第 3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灭,云召屏退了左右,像是要睡了。

  仰头凝望yi眼弯月,才过树梢,这么早?

  不是好人7

  “等yi下。”轩辕澈无声的朝琉月比对了yi个口型。

  这么早就睡觉,对于习武之人来说太早了,些许防范。

  琉月回了轩辕澈yi个眼神,她理会得。

  两人匍匐在八角勾梁上,静静的屏息着。

  月色清亮,隐隐约约。

  正在屏息中,那已经熄了灯火的东亭,暗夜里突然人影yi晃,极准的躲避过巡逻的yi队队士兵,快速的隐没入黑夜里,朝着宰相府正院而去。

  躲避在八角勾梁上的琉月和轩辕澈,把这看的清清楚楚,两人同时对视yi眼,齐齐勾了勾眉梢。

  这是什么意思?

  看那黑影背影有点像云召,又不是很像,从这东亭出来直奔正院,有什么需要云召白日不能光明正大的进入,还需要晚上玩这yi手段的?

  眼珠急速的转动,轩辕澈突然yi拉琉月的手,拽住琉月反身就朝那黑影追了去。

  他到想看看这赫连云召要干什么?

  过碧湖,掠假山,不大功夫,琉月和轩辕澈已经追着那道黑影进入宰相府正院后,yi个看起来像是祠堂,又不像祠堂,但是极精美肃穆的地方。

  隐隐约约的月光洒下来,在暗夜里跳动,勾勒出丝丝魅影。

  避过巡逻的人,潜伏于楼面之上。

  轩辕澈轻手轻脚的揭起屋面上的琉璃瓦,与琉月各凑了yi只眼睛在露出来的缝隙里,朝下看去。

  yi地阴柔的夜明珠光芒。

  殿内镶嵌着婴儿拳头大小的夜明珠,把个殿内照耀的恍惚若见。

  yi间书房,摆满了书籍画作,很普通。

  不过看上去没什么人气,不像是经常做事的书房,没有任何的人行走痕迹,反而像是个供奉的书房。

  琉月见此眼珠微动,云召找什么要找到这南宋宰相的书房里来?而且这书房不建在正院居中,居然建造的这么偏僻,怪癖。

  不是好人8

  而她身旁的轩辕澈却不同于琉月的没眼水,幽亮的夜明珠光芒中,那四面墙边上挂的壁画,无yi不是传世之作,yi眼看上去就知其不下百年历史。

  屋中yi书yi木,都不是此时之物,看那年轮和风格,最迟也应该在四五百年之前。

  这四五百年前的东西保存的这么好,这地方?

  轩辕澈眉眼微深了起来。

  黑影晃动,在幽亮的夜明珠光芒中,那黑影不断的在周边的墙壁上敲敲打打,摸来摸去,看起来是在寻找机关要道。

  手法很是专业。

  “丝。”伴随着黑衣男子的不断触摸,突然间yi声轻微的轱辘声响起,无缝的墙壁上,yi副画缓缓的升腾起来,露出墙壁后的yi块空隙。

  琉月和轩辕澈越发凑紧了看去。

  但见那黑衣人快速的打开那画作后的墙壁空隙,露出里面yi红玉珊瑚树,在夜明珠的光芒下,那红玉珊瑚树璀璨夺目,几乎晃花人眼。

  就算琉月不识货,也知道此乃珍品中的珍品。

  难料黑衣人只看了yi眼,没见其他之物,眼露失望,动也不动那珊瑚树,快速按下机关,重新掩了这珊瑚树,再度寻找起来。

  “这家伙找什么?”斜眼,琉月以眼神询问轩辕澈。

  轩辕澈晃晃眼,他那知道。

  两人正无声交流间,远处侍卫巡逻的声音再度行了来,那黑衣人立刻yi个翻身,悄无声息的出了大殿,隐入了黑暗之中。

  遮瓦返身,追着那黑影而去。

  眼见着那黑影进入了东亭在没出来,看样子,今晚是不会在有其他动作了,琉月顿时与轩辕澈对视了yi眼,齐齐抽身退开。

  有古怪,今晚先不动手,看看在说。

  “他要找什么东西?这地方有什么值得他找的?”回到西院,琉月皱眉不解的道。

  不是好人9

  南宋宰相府,有的不过就是些什么朝廷要事,在机密也机密不到哪里去,这云召要是想挖点南宋的机密事情,到皇宫中住不是最好,最方便,跑这里来干什么?

  这家伙到底想找什么?

  “不知道他要找什么,不过,这宰相府你也不要小看。”轩辕澈摸着下巴,脸色微正的道。

  “喔?”琉月抬头看着轩辕澈。

  摸着下颚,轩辕澈缓缓道:“南宋立国五百三十yi年,第yi代皇后就出于这现在的南宋宰相李氏yi脉,同yi期李家还有几位开国功臣,算是伴随着南宋国皇室yi脉打下天下的氏族。

  荣耀之盛,普天之下恐怕在无别家。

  后期,经历这四五百年,几度浮沉,在出了几位皇后,也有差点yi脉断绝之日,能撑到今日在为南宋宰相,恐非常人。

  而刚才我们去的地方,恐怕就是李氏开国皇后曾经住过的地方和书房。”

  琉月听之轻扬了扬眉,延续了四五百年还没灭亡,可见必有过人之处,四五百年琉月突然心中yi动。

  那古朴的书房,看上去就算她不识货,也知道年代久远

  难道云召

  琉月眼中突然yi亮,定定的看着轩辕澈。

  轩辕澈见琉月反应过来,点了点头压低了声音道:“极有可能,据说开国皇后为李氏留下的有东西,不过具体有没有,是什么,无从考证,李氏这么几百年间差点死绝都没有拿出来过,也没人找到过什么,不知真假。

  不过,他既然在找,除了从这里想,我想不出来到底还有什么东西,值得他来动手。”

  眉眼轻动,琉月舌尖舔了舔下嘴唇,突然道:“看来云召也不是个好东西。”明面上来联合,暗地却

  不过,她喜欢。

  不是好人10

  “走,去瞧瞧另yi位。”yi扬头,琉月嘴角勾勒起yi抹邪笑。

  轩辕澈见琉月如斯样笑,又不在提怎么对付云召,心中yi动立刻明白了琉月打的什么主意。

  不由也是yi笑,伸手刮过琉月的鼻尖:“就你精明。”

  说罢,两人携手而出,掠过暗夜,朝朝城郊外的和尚庙而去。

  月色隐隐,丝丝黑云从天幕中飘来,遮挡了那明媚的月色,天地间,yi片隐隐约约。

  朝城郊外和尚庙。

  yi座普普通通的寺庙,在夜色下看去,很是残旧和破损。

  yi重叠院铺展开去,孤孤零零的矗立在天地间,几乎就比那路边修葺的寺庙好上那么yi点半点。

  琉月看着眼前的破庙,高高的扬起了眉头。

  独孤夜这个人她了解的不多,但是绝对也不少。

  那个人,可不是个随便哪里都能住都能睡的人,那yi身的孤高自傲,与这破庙融合在yi切,琉月突然有yi种实在不相称的感觉。

  这独孤夜是脑子秀逗了,跑来住这里?

  那南宋国主更是有问题,居然也准了?

  心中腹诽,脑子却转的快,扭过头看着眼前盯着破旧寺庙没有说话的轩辕澈,琉月叹了yi口气,朝轩辕澈无声的比划道:“这又是什么地方?”

  独孤夜脑袋不会秀逗,南宋国主也不可能让傲云国的太子,住这样路边的野庙,这地方不是藏龙,那定是卧虎了。

  “南宋开国国庙。”轩辕澈看着那破旧的寺庙,无声的扔出六个字。

  琉月听言伸手按了按眉心,就知道有问题。

  “最初南宋国祭拜天地,盛放南宋皇室列代皇族的宗庙,因百年前yi场大火,烧了去,便选了新址,重建现在皇宫旁边那座宗庙。”

  不是好人11

  声音在琉月的耳边响起,轩辕澈的传音入密。

  走上yi步,轩辕澈指着那破旧的寺庙顶端的那yi石头匾额,琉月借着隐隐约约的月光,模模糊糊的看见那石头匾额上,亲提的两个大字,国庙。

  “虽然破败,但国庙就是国庙,南宋开国国主亲提的匾额,非其它可以比拟,乃是圣地。”轩辕澈收回手。

  难怪南宋国主能让独孤夜住这里,这也算身份地位的象征了。

  “走,进这个准备耍什么把戏。”提步就朝前走。

  国庙是国庙,独孤夜住这也说的通,不过有了云召的前车之鉴,琉月也不相信独孤夜就是尊崇南宋开国国庙,所有舍弃了皇宫大内,跑来住这里。

  有问题,绝对有问题。

  心中盘算着,琉月yi步就跨入了国庙的界碑之内。

  眼前瞬间景物yi花,刚才还是月光隐隐约约,乌云遮挡,寺庙yi片破旧荒凉。

  陡然间转换成荷塘月色,片片荷叶在眼前飞舞,yi池荷叶在脚边随着夜风起伏跌宕,香味恍惚,池水就在脚边荡漾,前方那里还有什么寺庙,那就是yi片莲花田。

  琉月陡然yi惊,连忙停步不敢乱动。

  幻境,绝对是幻境,她吃过这样的亏。

  yi步停下,琉月还没开口喊身边的轩辕澈,手臂上突然yi紧,人整个的朝后就被扯了过去。

  yi步退后,眼前景色快速变换,不是那破庙残垣是什么。

  yi指指着界碑前的土地,琉月快速道:“有”

  “嘘。”轩辕澈yi指立刻按上了琉月的双唇,阻止了琉月要说出口的话,这般寂静的天地,在小的声音也能传的很远的。

  “独孤夜在的地方,你不能鲁莽。”耳边声音响起,轩辕澈紧紧握住了琉月的手。

  独孤夜善布阵,此处并没有什么侍卫守护,定然是有万全的东西,她怎么忘了这点。

  绕绕头,琉月朝着轩辕澈yi笑,乖乖的任由轩辕澈拉着她朝前走去。

  不是好人12

  对于这什么五行八卦,她实在是没有任何的办法。

  脚下快速的移动,眼前景色飞速的变换。

  琉月看的眼花,干脆闭了眼任由轩辕澈拉着走,乐得把所有yi切都交托到轩辕澈的手里。

  盏茶时分,yi步站定,轩辕澈轻握了握琉月的手。

  琉月感觉到立刻睁开了眼睛,眼前破庙耸立,隐隐约约的光线从里间透了出来,虽残破,但是那份肃穆和大气却越发的逼人了。

  回头看了眼寸尺之地,依旧yi片荒凉,堆积了几块乱石,他们走了这盏茶时分,居然走的没有十米之地远。

  瘪瘪嘴,无言,不知道厉害不厉害,回头,紧跟着轩辕澈就朝寺庙内飞闪而去。

  庙虽破,格局还在,外间残破,里间到是巍峨肃穆。

  夜已经静了,庙中所有的人都已经睡下。

  风起飞舞,只剩下丝丝静夜气息。

  琉月和着轩辕澈如飞yi般在寺庙上掠过,也许是独孤夜自持国庙外阵法厉害,庙内还真没什么护卫,为琉月和轩辕澈减少了不少的难度。

  yi个飞身隐入正殿门前那高大的树梢上,琉月和轩辕澈居高临下的看着正殿中的那人。

  yi身金黄华服,yi头黑发随意束缚在脑后,背负双手站立于正殿第yi尊金佛之前,yi身的孤傲,yi身的清冷。

  那份冰洁几乎与冷月争辉,除了独孤夜在无他人,只是越发比原来冷了。

  背对着殿门,独孤夜凝望着那高大的金佛,好似入定yi般,yi动不动,周围丝毫声息也无,静的听的见清风的声音。

  琉月,轩辕澈屏住了呼吸,这独孤夜看佛出了神,难道真要出家?

  凝立良久,就在琉月以为独孤夜不会动的时候,独孤夜突然伸手抚摸住了金佛的左脚,手中使力就欲往下压去。

  琉月,轩辕澈见此,不由微微探头齐齐看去。

  树梢微动,yi片绿叶擦着琉月的头落了下去。

  有人,独孤夜双眸瞬间yi凛,手势动作立时停顿,看也不看袖袍朝后yi挥,yi利器闪电般朝琉月和轩辕澈的方向射出,同时身形yi转,唰的转过头来。

  螳螂捕蝉1

  yi片落叶冉冉从树梢落下,飘与地面之上。

  什么人也没有,什么异样也没有。

  眼微微的眯了眯,独孤夜看了眼穿过树梢钉上远处石墙的利器,缓缓走过那高大的树下,伸手从石墙中取了下来。

  很干净,没有血迹,没有划痕,什么都没有。

  伸手拢去那干净的利器,独孤夜回身在扫了yi眼茂密的大树,看来是自己敏感,听岔了。

  深深的看了yi眼那燃着油火的大佛,独孤夜凝立了yi瞬间,转身,没有在上去开启任何的机关,离开。

  感觉不对,虽然身边没有人,但是他就是有yi种有人监视他的感觉。

  金白色的身影缓缓消失于夜色之中,远远而去。

  树梢上,绷紧了身体,屏气凝神的琉月和轩辕澈见此,方长长的松了yi口气。

  伸手摸了摸脸颊,那上面还有yi丝寒气,yi丝利器刮过的寒气。

  好快的速度,若不是她反应快,立刻微侧了侧头,那利器恐怕就不是擦着她的脸颊过去,而是射中她的头面了。

  低头扫了yi眼大树下的那片落叶,琉月抬头与轩辕澈对视了yi眼。

  好险。

  压抑下心中yi瞬间的忐忑,琉月和轩辕澈看着独孤夜走远,不复重来,顿时yi个翻身从高高的树梢上跳下。

  “去瞧瞧。”朝着轩辕澈比了个口型,琉月轻手轻脚就朝那大殿中的大佛走去,独孤夜是想找什么?

  高达四丈,yi踏在供台上赤脚都几乎有yi个成|人大小,身上早已经没有了往日的亮彩,灰白而残破。

  摸上独孤夜刚才抚摸的那大佛脚趾,琉月照着独孤夜刚才的样子,双手yi使劲就朝下压去。

  yi压,没动静。

  二压,还是没动静。

  螳螂捕蝉2

  琉月见此瘪了瘪嘴,抬头看着站在身边,正仰头看着那巨大佛像的轩辕澈,拽了轩辕澈yi把,示意轩辕澈来。

  估计是她没有内力,所以这佛像不理会她。

  轩辕澈深深的看了yi眼大佛,低头走至那裸露出来的脚趾处,细细打量了半响后,朝琉月皱了皱眉,指着那佛像脚趾yi细微的凹缝处,无声的道:“不行,还需要东西。”

  这不是简单的机关,不是光按压就行的,独孤夜手中当时yi定还有其他的东西,只是他们没有看见。

  见轩辕澈如此样说,琉月龇了龇牙,难怪独孤夜就这么走了,原来是他自信没有人能够动得了这机关。

  “那就这么算了?”仰头,琉月看着轩辕澈比了比口型。

  今夜,本欲找云召和独孤夜的霉气,不想反而遇见两个人神神秘秘的,yi个人这么做,不做他想,两个人都这么有问题,那不多想恐怕就不可能了,这绝对是有预谋的。

  傲云和雪圣联手,偷偷摸摸入要与之联合的南宋国,这光想就让人兴奋,琉月的好奇心完全被挑了起来。

  抬头看着yi脸面色不动,隐有沉思的轩辕澈,琉月的眸子充分的表露出,绝对就不能这么算了的意思。

  轩辕澈看着琉月明显不甘心的表情,沉吟的脸突然微微yi笑,轻朝琉月眨了眨眼无声的道:“静观其变。”

  静观其变,琉月见轩辕澈如此样说,眼珠咕噜噜yi转,明白了轩辕澈的意思,顿时扬起yi抹j邪之极的笑意。

  他们来,不就是为了挑拨傲云,雪圣,南宋,三国之间的关系,现在看来不需要他们挑拨,这暗中的勾当就已经存在了。

  那么,何必他们劳师动众的动手,只需要稳立yi旁,隔岸观火,到时候在最关键的地方帮他们yi把,给他们吹吹风,加加火,不就好了。

  螳螂捕蝉3

  黑漆漆,黄巴巴的两张脸,在幽亮的油火下,笑的比外间的冷月还阴。

  远远走开的独孤夜,突然打了yi个寒战,身上莫名其妙起了yi层鸡皮疙瘩,独孤夜抬头望了眼星空,这个时节怎么还会冷?

  月上中空,夜色幽静。

  明日定然晴空万里。

  接下来的几日,琉月和轩辕澈也不动手,也不急躁,悠闲的好似真的是来南宋参加百花会,观光yi般。

  让没有与他们在yi起,却暗地接受消息的秋痕等人,完全有点莫名其妙起来,不知道琉月和轩辕澈打的什么主意。

  白日里游山玩水跟着欧阳于飞到处乱晃,招摇无限,夜里翻墙爬窗,做那梁上君子。

  琉月和轩辕澈倒是挺有做贼的天分,yi次也没被云召和独孤夜抓到。

  不过,这几日跟踪下来,独孤夜和云召把那国庙和宰相府的禁地,都翻了个底朝天了,还是什么都没有找到。

  让暗中跟着的琉月都不耐烦起来。

  这两个人到底在想得到什么东西?

  这日上,碧空耀金,万里无云,碧蓝的天空蓝的比那海水都纯净,凉风轻轻的拂过,带起春天的香气,难得的yi个温度适合的好天气。

  国庙殿后yi片桃花林。

  万株桃花竞相开放,那桃红yi色在这yi片天地间展开,美的夺了所有山色的呼吸。

  微风吹过,花瓣随风飞扬,点点洒洒,飘渺无尘。

  林中,几人围石桌而坐,甚是惬意。

  “落英缤纷,难得居然有如此花林,万株而无yi独树。”把玩着手中的白玉酒杯,欧阳于飞望着花林yi脸的赞叹。

  万株桃花中yi株其他杂树,杂草都没有,如斯美景,纵观天下也没有yi处,把个并不出彩的桃花,衬成了天下yi绝。

  螳螂捕蝉4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