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用粒镉锞摹?br />

  你为鱼肉8

  久在深宫中的宫女太监们,谁不知道这是什么时候才会发出的声音,顿时如惊了弓的鸟,瞠目结舌。

  “嗯”

  “啊”

  潜伏在窗外的小花yi脸鼻血的倒下,小喜鹊满面羞红的逃走,而欧阳于飞却好整以暇笑的好似yi只狐狸,居然相当享受的靠在窗外的树梢上,当动情歌曲听。

  “啊”yi声拔高,埋伏在窗外夜色中的人齐齐绷紧了身子。

  “喔”yi地鼻血横流。

  今年冬天,真是个容易上火的季节。

  来势汹汹,傲云国主就在这yi地的嗯啊当中,领着独孤寒和傲云宰相,龙卷风yi般的冲了来。

  远远听着嗯啊交融,那脸已经铁青到无法在铁青了。

  眼中的焦急再也控制不住。

  不能碰她,碰不得,碰不得。

  那是个毒瘤,碰了她,死的不会是她,而是他们,是他们。

  yi脚狂猛的踢开独孤夜东宫的大门,傲云国主yi边狂冲而进,yi边大吼道:“独孤夜,不能碰”

  嘴里暴怒的话还没有说完,脚下动作太快已经冲进寝宫,yi眼扫到寝宫内的情景,傲云国主陡然yi愣,yi步站定,硬生生把到嘴边的那个她字,给咽了回去。

  身后,傲云宰相和独孤寒躲避不及,齐齐撞上前方陡然止步的傲云国主,几个人撞成yi团。

  目定口呆的抬头看着寝宫内的场景,撞成yi团的三个人,面色yi瞬间尴尬扭曲愤怒,完全纠结成了yi团。

  只见偌大的寝宫内,琉月和独孤夜坐在yi旁的高椅上,正面色温淡的端着酒杯,品着下酒菜。

  而在他们的前方,那精美的象牙床上,此时正有两个着身体,正在表演活春宫的yi男yi女。

  裸露的身体纠结在yi块,缠绕的好似yi条分不开的蛇。

  你为鱼肉9

  此时,也同样目瞪口呆的看着冲进来的傲云国主他们。

  尴尬,yi种浓重的尴尬在独孤夜的东宫里蔓延。

  嘴角缓缓的勾勒起yi丝嘲弄的笑容,琉月看着满脸尴尬的三个人:“啧啧,国主,你要是想看,夜自然会给你安排,你这样突然的闯进来,国主啊,你这个”

  “啊”琉月话还没有说完,那床上袒露着的女子,突然清醒过来,yi声杀鸡般的尖叫,几乎要掀破了这屋顶。

  虽然yi个是太监,yi个是宫女,做的也只是假凤虚凰的活春宫,但是

  “出去,出去。”傲云国主脸色铁青,此时也恢复过来,沉着脸大声的喝道。

  琉月见此yi直保持着笑容,也不阻扰他们下去。

  “国主,这可是教导嬷嬷特意吩咐的。”琉月把玩着手中的酒杯,笑的妖娆。

  可看在傲云国主的眼里,却是绝对的威胁。

  是的,威胁,今日她能给你看假的活春宫,明日说不定就会有真的,而且这消息要是传出去,他们傲云

  “寡人应了,应了。”暴跳如雷,傲云国主血都全部集中到脑袋上了,在来这么几次,他绝对会少活很多年。

  琉月闻言端着手中的酒杯,笑的妖魅的饮尽杯中酒。

  “太子殿下,这个女人根本就不爱你,她来就是为了以你为筹码来敲诈我们傲云。

  你知道她以你的命来交换,要了些什么东西,粮草三百万担,布襟yi百万匹,牛羊各五十万头,黄金三百万两,太子,她不是真的爱你,你不要中了她的药,傲云不能给她这些家底啊。”

  不明真正威胁在那里的傲云宰相,突然插话进来,朝着独孤夜就喊道。

  他以为,只要独孤夜清醒过来,不上当,琉月就拿他们没有奈何了。

  你为鱼肉10

  却不知道,这个时候就算独孤夜不上当,琉月想怎么样,也没有傲云说话的份了。

  独孤夜耳里听着傲云宰相的话,那清冷的眼动都没有动yi下,指尖缓缓的抚摸过手中的酒杯,转头看向身边坐着的琉月。

  琉月yi口饮尽杯中酒,嘴角含笑,却看也不看独孤夜。

  “太子”

  “我知道。”清清淡淡的开口,独孤夜打断了傲云宰相的话。

  知道?傲云宰相顿时yi愣后,突然又醒悟,他们的太子惊才绝艳,怎么会看不明白,那

  “这两日我很开心。”看着琉月的侧脸,独孤夜突然缓缓的道:“我很想它就是真的,很想。”

  他不笨,琉月对他的感情,他不会看不出来。

  只是,他贪恋这样的温柔,那怕它只是yi个假象,yi个只会维持几天就幻灭的假象,他也想紧紧的抓住。

  让以后,有个可以回忆的时候,有个可以让内心记忆的东西。

  yi生很长,但也许,刹那也可永恒。

  独孤夜放下酒杯缓缓的站起身,收回看向琉月的眼,抬头望了yi眼漆黑的天幕。

  “我知道你恨我,恨不得我死,但是,我绝对不后悔我曾经做过的yi切,我想要你属于我,那怕,不择手段。”

  冷风从大开的寝宫门外吹进来,烛影摇动,那yi袭金色长袍在寒风中微微拂动,飘逸而清冷孤高。

  指尖把玩着空空如也的空酒杯,琉月冷哼了yi声。

  想要她属于他,就不择手段的来抢,来拆散她,那怕她心中没有他,这样的深情她要不起,也不需要。

  转过头再度深深的看了琉月yi眼,独孤夜轻声道:“北牧天远yi方,你多保重,再相见时,我们就是敌人了。”说罢,轻叹yi声,缓步朝着殿外而去。

  情重,义重,但家国更重。

  你为鱼肉11

  琉月今日已经是北牧的忠义王,是他们敌人的王,为的是北牧,而不在是yi个中原七国的准王妃。

  而他,是傲云的太子,傲云以后的王,傲云,北牧,水火不容。

  这yi次,他放纵了他自己,他把他欠琉月的情,还了,以后,他们再见就是各为其主,是敌人了。

  灯影拖长那淡薄的身形,扯的越发的长了。

  yi身华贵,yi身孤高,yi身落寞。

  “好,在见时,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清冷决绝,琉月狠狠的摔下手中的酒杯。

  玉杯片片,碎裂yi地。

  今日,她只是来要粮,他日,等她北牧称霸边陲,独尊草原,那时候,她来就不是区区粮了。

  夜色浓郁,黑的透底。

  犀利的寒风呼呼的刮过,这寒冬腊月的天,冷的刺骨。

  整装,调集,开仓,运输。

  粮草三百万担,布襟yi百万匹,牛羊各五十万头,黄金三百万两,这不是yi个小数目。

  傲云都城几大国库,都开了。

  成群结队的牛羊赶出关外,人挑,马托,车拉,装满了粮草,布襟,黄金,那yi队紧接着yi队的傲云兵马,蜿蜒而行,几乎看不见尽头。

  傲云国都的百姓们惊讶了,这么多的兵士运载这么多的东西,这是准备到那里去?这是要做什么?

  而滞留在傲云国都的其他几国欲参加独孤夜大婚,册立正妃仪式的重臣,却非普通百姓的无知,这么多的东西朝着关外的方向运去,这难道是要议和,送给北牧?

  虽然,装载的东西都被包裹的严严实实,但是,识货的人,自然能够从车轮的痕迹深浅中,看清楚运的是什么东西。

  送给北牧?天,这东西是不是

  yi时间,天空中信鸽南来北往,无数的消息朝着四面八方而去。

  你为鱼肉12

  傲云边关深蓝关外,停驻了五日,粮草已经告炊,五十万北牧兵马弹尽粮绝。

  “怎么办?yi颗粮食也不剩了?”托比木脸色沉的滴的下水来。

  韩飞,阔巴力,脸色沉重,闻言yi声不吭,他们只带了这么多粮食,这几乎是把枯纱十城剩下的粮草全部带来了,现在yi颗也没有,忠义王那方又没有动静,难道要他枯纱十城兵马和百姓,全部饿死在这里?

  “今天是约定的日子,在等等,若是忠义王还没有消息”韩飞沉吟了yi瞬间。

  “天马上就黑了。”托比木咬牙。

  “我们带兵攻进去,我们的势力,肯定能抢”

  “大将军,信,信,忠义王的飞鸽传书。”托比木的话还没有说完,副将突然从远处满脸狂喜的冲了过来。

  抢上前快速yi扫,韩飞凝重的脸瞬间狂喜,yi个翻身上了马背,狂吼道:“儿郎们,接粮去。”

  天清碧蓝,黑烟滚滚而朝深蓝关去。

  远处,深蓝关口,车马牛羊蜿蜒而出,黑压压的布满那yi方天地。

  都城九宫门口,琉月如来的时候yi般yi身火红。

  今日本该是傲云太子独孤夜大婚的日子,可惜没有新娘也没有新郎。

  看着最后yi批粮草珠宝出了国都,琉月灿烂yi笑,翻身上马与欧阳于飞就欲朝前而去。

  yi直立在城门口,看着yi切却从头到尾未发yi声的独孤夜,此时突然看着就欲远行的琉月背影大声道:“琉月,我想问你最后yi句,那日你言不在爱轩辕澈,是不是真的?”

  yi提马缰,琉月头也不回大声道:“是。”

  “什么?”琉月是字才yi出口,城门后,与琉月完全两个背道而驰的另yi个方向,四骑正飞纵而来,那当头的男人yi声暴吼,几如如凭空打了yi个炸雷。

  罗刹妖艳,俊美无双。

  不是那昼夜兼程赶来的轩辕澈是谁。

  痛和表白1

  握马缰的手陡然yi紧,琉月心中yi沉,轩辕澈。

  他怎么来了?

  他怎么这个时候来了?他此时应该在千里之外的天辰啊。

  是因为听见她来的消息,所以千里迢迢的来了吗?

  心中瞬间百味杂陈。

  与琉月几乎是并肩而行的欧阳于飞,见此眉间缓缓酝上yi抹淡色,微笑着看着琉月。

  眉色深深。

  纵马如飞而来,轩辕澈满脸铁青,千里迢迢昼夜兼程而来,没想见面第yi句话,居然就是不在爱他。

  该死的,岂有此理。

  “你给我转过身来。”yi声马嘶,轩辕澈勒马站定在琉月身后,看着琉月的背影,脸沉如水,就是yi声大吼。

  寒风静静,此地yi片无声。

  所有人的眼光都注意到了背对着轩辕澈的琉月身上。

  缓缓转身,yi身红色皮裘,在阳光下散发着耀眼的色泽。

  扬头,淡淡目光锁定眼前怒火焚天的轩辕澈。

  下巴上有微微的青色,妖魅如罗刹的脸,此时带着萎顿带着风霜,带着愤怒。

  但是那双眼却亮的惊人,亮的几乎可以消融yi切。

  那里面夹杂着愤怒,但是更多的却是欣慰,是安心,是无尽的喜悦。

  那里面的无悔深情,让这方雪色天地,都在那双眼下,灭了颜色。

  她的轩辕澈,她的轩辕澈啊。

  几乎有点痴的看着眼前这个满身风霜的男人,几个月不见,本来以为不想,不念,不会失态。

  但是,真正对上,才知yi切都是假话,那藏在心中浓浓的思念,早已经侵入了骨髓,汇集成了海洋。

  贪婪的看着那俊朗的天怒人怨的脸,原来思念已经如斯之深。

  寒风飞舞,yi地无声。

  定定的望着身前的那yi身火红,梦中百转千回的脸,眼中的愤怒,早在琉月转身的yi瞬间,就已经消失了远去。

  痛和表白2

  她还好好活着,还在着。

  没有什么比亲眼看着她能让他如斯喜悦,能如此心安。

  他的琉月好好的,好好的。

  手捂上心窝的位置,轩辕澈眼中光芒四射,整个人洋溢起无法言喻的灿烂气息。

  缓缓朝琉月伸出手,轩辕澈眼光如炙:“没事就好。”

  千言万语,几月生死分隔,千里迢迢昼夜兼程而来,见面时,却只化为这yi句话,只化为这短短的四个字。

  没事就好。

  心暖温润,寒冬腊月却掩盖不了那心底的滚烫。

  心暖了去,面却淡漠了下来。

  嘴角缓缓的勾勒起yi丝微笑,琉月缓慢的扬眉,脸上浮现yi丝淡淡的笑容:“我当然没事,多谢天辰王关心。”

  平淡而客气,没有深情没有狂喜,只有那与普通人yi般的生疏。

  轰,轩辕澈只觉得脑海中yi响,发出乱麻yi般的嗡嗡声,这不应该是琉月该对他说的话,这不该是他的琉月的口气。

  “你说什么,过来。”面色yi沉,轩辕澈打马就欲朝琉月身边靠近。

  琉月见此脸色yi沉,手yi挥,身后北牧随身护卫,立刻腰刀yi晃,yi下拥立在琉月的身前,对轩辕澈比上了利刀。

  轩辕澈见此面色yi变,面上瞬间升腾起yi股怒气。

  “天辰王,你我早已经成为过去,还是不要太熟络的好。”淡淡的声音响起,琉月说的慢条斯理,却如yi腔冷水淋的人透骨的凉。

  她跟他不熟?不熟?

  轩辕澈陡然yi愣,眼中璀璨的光芒瞬间消融了去。

  指尖把玩着袖口上的皮裘,琉月温淡的眼,没有漏过轩辕澈眼中yi闪即逝的受伤。

  眉眼微垂,敛去了那眸子中的深色。

  “你什么意思?月,你怎么了?”紧紧皱着眉头,轩辕澈不敢置信的看着琉月。

  痛和表白3

  “没什么意思,我已经有了未婚夫,在跟别的男人靠太近的话,我的未婚夫会吃醋的。”

  说罢,琉月yi转头,朝着身边的欧阳于飞灿烂的yi笑,伸过手去拉住欧阳于飞的手。

  “什么?”不敢置信,完全无法置信,这是怎么回事情?

  这才几个月没见,为什么yi见面,月居然对他说她有了未婚夫,不能跟他靠近。

  笑话,这真是天大的笑话。

  她的丈夫是他,是他轩辕澈,绝对不是别人。

  “王妃。”身后紧跟着轩辕澈冲来的秋痕面色yi沉,忍不住的出口朝琉月吼道。

  先要嫁独孤夜,他们不说了,现在居然当着他们王的面,扯出yi个未婚夫来。

  他们王有那点对不起她?为什么要如此伤害他们的王,这曾经跟他们的王出生入死,上穷碧落下黄泉也不离不弃的王妃,是不是疯了?

  “王妃,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彦虎也忍不住了。

  只有杜yiyi声不吭,纵马走至琉月的身边,静马尾随,她是他的主人。

  相对于轩辕澈等人的愤怒和不敢置信,琉月身边的欧阳于飞也微微诧异,扭过看着琉月握过来的手。

  见欧阳于飞转过头来看着她,琉月笑的妖娆的道:“难道你不愿意做我的未婚夫?”

  妖娆的笑,勾魂摄魄,可以晃花世间所有的眼。

  欧阳于飞听琉月如此样说,眼中yi闪而过yi丝沉思后,立刻就笑了,风流倜傥,绝世无双。

  轻轻握住琉月的手,欧阳于飞大笑道:“自然愿意,我的未婚妻。”

  声音温润,飘渺清幽,但是却借着这呼呼的北风,飞扬开来,传遍整个这傲云城门,落入在场的所有人耳中。

  靠在城门上的独孤夜见此,缓缓的转过身,朝着城门内走去。

  痛和表白4

  今日,不止他yi个伤心人。

  yi方骤惊,yi方骤喜。

  欧阳于飞身后的小花和小喜鹊,见突然之间转变如此之大,不由也愣怔了片刻,喜悦了。

  连连道:“本来就应该是未婚夫妻嘛。”

  “对了,对了,这就好了,这天下,只有我家公子和少夫人,才是天生yi对,这下好了”

  “”

  喜悦之声在这呼呼北风中,风飘而去。

  “住口,月你”轩辕澈整张脸铁青,几乎无法自持的身形在马上yi晃。

  这绝对是琉月在做戏,绝对有她的考量,他要相信她。

  yi定是的,yi定是的。

  只是,千里奔波而来,满心狂喜,到头来却是如斯地步,就算坚强如他,就算他信任依旧,却也受不住,受不住。

  “天辰王,我们后会有期。”见轩辕澈脸色铁青,琉月像是不想在多言,朝轩辕澈客气的点了点头,yi勒马,转身就掉头朝着关外的方向而去。

  欧阳于飞见此笑笑,也紧跟而上。

  “慕容琉月,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太过分了。”秋痕满脸狂怒。

  “不行,你给我们说清楚了才能走。”彦虎也激动了,拍马就要朝琉月追去。

  不能就这样两句话就打发了他们去,不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情?到底出了什么事?

  身形稳坐,毫不留恋。

  轩辕澈看着那转身决绝的身影,好像就要那么走出他的生命,不,不能让她走出,不能。

  纵马就要朝前冲出,没想才yi抽马身,轩辕澈突然身形yi晃,yi口鲜血缓缓顺着嘴角而下,身体朝后就落了下去。

  “王,王”

  “王上”

  秋痕和彦虎瞬间吓的脸都白了,急抢而上。

  琉月听着秋痕和彦虎突然间声音无比的惊恐,不由转头看了yi眼。

  痛和表白5

  眼前的人,脸色瞬间就苍白如纸,嘴角那yi丝鲜血缓缓而下,那高大的从来都不会低下的身子,此时正倒了下去,而那眼却定定的盯着她,盯着她。

  心,瞬间紧的无法在紧,几乎要从心口中跳出来。

  抓着马绳的手,狠狠的握紧,那力道几乎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