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看着独孤夜yi字yi句的道:“被你击下山涧,几月时间休养中,我好好想过,如斯深情得之我幸,不能相负,yi等伤好就昼夜兼程而来,而你却”

  说道这琉月脸上浮现yi丝自嘲的笑容,缓缓摇摇头:“罢罢罢,终究镜花水月yi场罢了,当不得真。”

  说罢,琉月嘴角高高的扬起yi抹笑容,很骄傲,但是却丝毫也掩饰不了那笑容下的悲凉和伤心,仿佛被独孤夜真正伤了心了。

  转过身,琉月yi挥袖袍,抬步就走。

  仿佛如yi只骄傲的孔雀,就算兵败,就算不如人意,也不愿折了那高傲的翎羽。

  满华堂的朝臣宾客听到这里,yi个个从震惊忙乱到呆若木鸡,脸色更是同那染缸中出来的yi般,赤橙黄绿青蓝紫重复的不断交替。

  我为刀俎2

  那种扭曲程度,非yi般人能够做到。

  有没有搞错,这天下谁不知道天辰翼王妃与现在的天辰王,情深如海。

  当日,他们太子立邀五国强逼天辰王相让,天辰轩辕澈也宁为她对上五国联军,也没说yi个肯字。

  而这慕容琉月yi腔豪血也只为那轩辕澈而流。

  今日,怎么的yi下就变了道了?

  不能相负?千里迢迢赶来傲云抢婚?喜堂之上剖白内心情意?这这

  所有人震惊了,不敢置信了。

  瞬息之间慌乱没有了,只有那无边的寂静和扭曲,所有的视线都集中在了大殿最中间的琉月和独孤夜两个人身上。

  就连傲云国主和王后,也嘴角抽筋,对视yi眼,不知其想。

  琉月扭头就走,不在做任何的停留。

  才行得yi步,手臂yi紧,独孤夜的手已经紧紧的抓住了她的胳膊,那大力的力量,几乎要捏碎她的手骨。

  没有回头,yi身倨傲。

  脸色却依旧凄苦。

  紧紧抓住琉月的手,独孤夜看着那火红的背影,那如枯槁般的眸子扬起了神采,缓缓的有了风韵。

  这是他心中的人,这是他思了念了想了爱了,费尽手段也要得到的人,今日既然来了,不管是出于任何的考虑,他都不会让她走。

  “我说出的话永远算数,只要有你,这天下女子不娶又有何妨。”冷冷清清的话,却挥洒出独孤夜往日的居高自傲,风华过人。

  “你”此话yi落,那南宋国送亲而来的亲王,顿时脸色大变,唰的yi声立了起来。

  这是把他们南宋国置与何地。

  而那yi脸喜气的南宋国十yi公主,更是气的脸色发白,yi把抓住身上的喜袍,踉跄着,满脸悲愤和着泪水,转身就朝堂外跑去。

  我为刀俎3

  “快去安抚,快去。”傲云王后见此连忙yi个激灵清醒过来,边连声的吩咐,边快速的起身追了过去。

  yi边大声道:“夜儿,还不快追。”

  急跑而过,新妇和王后快速的穿过琉月的身边,出了华堂。

  周围几个大臣浩命也连忙追了出去,只唯独站立在大堂中央的琉月和独孤夜纹丝不动。

  “岂有此理。”南宋国亲王脸yi瞬间难看的犹如钟馗。

  华堂之上,气氛瞬间紧绷了起来。

  “亲王别怒,小孩子气的话,孩子气的话。”傲云国主眉头紧皱,yi下站了起来,yi边微笑的安抚南宋国亲王。

  yi边朝独孤夜喝道:“说的什么混账话。”

  气怒的吼声,独孤夜充耳不闻,在傲云,或者在这个天下,只要他愿意,他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没有人能够违背他的意思,那怕是他的父王,这傲云的王。

  紧紧的握住琉月的手,独孤夜坚决如铁。

  把堂上yi切动静都看在眼里的琉月,脸色没有怎么变,嘴角却流露出yi丝几不可见的嘲讽笑容。

  “你这个不要脸的”抡起拳头就要朝琉月扑来的南宋国亲王,愤怒之极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远处yi连串的禀报声打乱了大殿本来就混乱的气氛。

  “北牧忠义王恭贺”

  “北牧忠义王恭贺”

  就在此混乱时候,那yi声接yi声的禀报声远远的快速传递了过来,yi众禁卫军摸样的人,满头大汗的冲了过来,他们的速度委实慢琉月太多了。

  大殿中正混乱,此时在yi听这北牧忠义王的名号,虽然不知道这忠义王是哪位,但是那北牧两个字,傲云群臣却是熟悉的不能在熟悉的了。

  当下,脸色又是齐齐yi变。

  我为刀俎4

  这才上演了华堂抢亲,怎么北牧又来了,天,这么多的好事情,今日聚集到yi起了。

  领头狂冲而来的禁卫军首领,yi指指着被独孤夜紧紧抓住的琉月,上气不接下气下气的高声道:“北牧忠义王恭贺太子大婚”

  吓,大厅中的人唰的齐齐瞪大了眼珠,那大的几乎要落下来。

  慕容琉月是北牧的忠义王,这又是怎么回事?这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情啊。

  所有人,乱了。

  感觉到扣着自己手的五指紧了紧,琉月收敛了嘴角那抹几不可见的笑容,yi脸平静的转过身来,看着黑蓝的犹如大海的双眼,缓缓道:“北牧忠义王耶律琉月,拜会。”

  轰,傲云国主头大了。

  原来此耶律就是彼慕容,这两个人原来是yi个人。

  率领五十万北牧大军气势汹汹而来,不要告诉他这个琉月就是来抢亲的,她她是有备而来的。

  轰,扑过去的南宋国亲王僵硬了,北牧忠义王,这

  深深的看了琉月yi眼,独孤夜没有说什么,只是抓住琉月的胳膊,大步出了华堂。

  同时扬声道:“二十二是好日子,我要大婚,迎娶我的正妃。”清冷的声音远远飘扬起,又是yi重磅炸弹。

  相携而走。

  把yi地的混乱,yi地的震惊扔在了脑后,扔在那华堂之上。

  琉月见此笑了,任由独孤夜抓着她远去。

  北风凌厉,华堂静寂。

  本来yi场傲云太子婚事,在这冬风中莫名其妙的落寞,但是那火热的消息,却随着那狂飙而上的东风,瞬间传遍九州大地。

  昔日的慕容琉月,今日的耶律琉月,远从北牧而来,抢亲来了。

  昔日天辰翼王轩辕澈的倾心相爱的爱人,来抢傲云太子独孤夜的亲了。

  今年,这精彩的事情太多了。

  我为刀俎5

  难道这爱恨,也能如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这样的话来概括?

  这算不算是见异思迁的最佳典范?

  还是说只要真正是yi片深情,定然能打动yi切,那怕对方是顽石?那怕对方有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爱人?

  只要锄头挖的好,没有墙角挖不倒。

  这风言直飞天际。

  让这冬日热闹的不行。

  傲云太子东宫。

  yi丛梅花林正开的灿烂芬芳,那红的如血的梅花在白雪遍地中,为这银白世界妆点上勃勃生机。

  梅林下,琉月yi身火红,身边站着yi身白色的独孤夜。

  远远看去,人几乎融入了如斯美景中,如画。

  “天冷,身体还没好,别冻坏了。”脸上扬着灿烂的笑容,琉月相当温柔和自然的,伸手为独孤夜拢了拢领子上的裘皮。

  独孤夜低头看了眼yi脸灿烂笑容的琉月,眉色深深,却最后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缓缓伸出手,拉了拉琉月的皮裘,轻声道:“你也yi样。”

  微笑温润,并肩相携,共观梅林。

  余晖洒下,夕阳如火。

  “天色已晚,该休息了,别太累,明日你想去哪里,我陪你。”

  “好啊,那去观星台?”

  “好,只要你想。”

  巧笑嫣兮,款款深情,并肩而归,共入东宫。

  似水的温柔,灿烂的容颜。

  无声的诉说着款款深情。

  游观星楼,赏九露台,行庸置宫,眠花接楼。

  白鹭交颈,鸳鸯成双。

  前方两人并肩弄情,后方这般的柔情蜜意,点点滴滴事无巨细都进了傲云国主的案头。

  傲云国主气的眉头直竖。

  傲云王后气的几乎要昏倒。

  南宋亲王气的更是要回南宋提兵跟傲云拼了。

  yi团焦头烂额。

  夜色降下,梅林深处。

  我为刀俎6

  欧阳于飞把玩着手中的红梅,负手游览,白日不来,晚间时候才至,这人的兴致跟普通人真是不太合。

  “公子,这样不好吧,她跟那个独孤夜住在yi起,这”小花眉头紧紧的皱起。

  话没说完,但是这意思清晰之极。

  “对,她是你的未婚妻,这般跟那个男人公子,你可不能眼睁睁看着她就”小喜鹊眉头也整个的扭曲成了yi团。

  原本以为琉月就是领军来打仗的,那里想到她yi来就抢亲不说,现在居然跟那个独孤夜同进同出,好的仿佛蜜里调了油,仿佛想让天下人都知道他们有多恩爱似的。

  完全忽视了她是来傲云抢掠的。

  这简直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当他们公子是摆设啊。

  先有yi个轩辕澈要死要活的,现在又来yi个独孤夜,这琉月到底把他们公子这个正牌未婚夫放在什么地方?

  虽然她并不知道。

  相对于小花和小喜鹊的愤怒,欧阳于飞却yi派悠闲,闻言嘴角勾勒起浓烈的笑容,把玩着手中的梅花。

  “仔细看着吧,你们跟她还是差远了。”轻笑出声,欧阳于飞笑着把玩着手中的梅花,慢条斯理的在梅林中闲逛。

  她对轩辕澈那yi腔深情,他是见识过的,这么快就见异思迁,别人信,他不信。

  既然不是见异思迁,那么就有可能

  缓缓抬头望了yi眼黑漆漆的天幕,琉月啊琉月,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恩恩爱爱,蜜里调油。

  出双入对,好的不能在好。

  那傲云国主的案头上,快速的堆积起yi指高的报备。

  无数的消息,朝着四面八方传递开来,傲云就是想遏制也制止不住,几日时间,已经在整个中原天下传的沸沸扬扬起来。

  陈国,不,现在的天辰云汉关。

  我为刀俎7

  “什么,月出现了?”轩辕澈yi下从鎏金大椅上跳了起来,面上洋溢起无法言喻的幸喜。

  执掌情报的杜yi点点头,眉间却有点皱。

  “终于有她的确切消息了,走,我去接”

  “王,你等等。”轩辕澈激动的话还没说完,yi旁的秋痕嘴角抽了抽的伸手制止住轩辕澈。

  满脸兴奋,但是没有忽略几个手下今日的齐齐不对神色,轩辕澈沉凝了yi瞬间,皱了皱眉,沉声道:“是不是出了什么事?说。”

  “到没出什么事,只是”秋痕迟疑了yi瞬间,憋了憋气,望着沉下脸来的轩辕澈。

  伸头也是yi刀,缩头也是yi刀,反正都是要说,干脆竹筒倒豆子,噼里啪啦yi点保留也不敢有的快语说了出来。

  “就是这样。”秋痕话语落下。

  yi室静寂,连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见。

  秋痕,杜yi,彦虎,齐齐看着面色僵硬的轩辕澈,各自低头。

  傲云抢亲?与独孤夜言爱?

  成双成对?蜜里调油?

  轩辕澈yi阵脑袋嗡嗡作响,头瞬间就大了,yi时间好似有万千的麻雀在里面叫嚣,涨的头大如斗。

  身形陡然的yi晃,几乎yi屁股坐在身后的大椅上。

  怎么会,他的琉月怎么会爱上独孤夜?

  他的琉月与他如此情深,怎么会傲云抢婚?

  不,绝对不是这个样子的,有问题,yi定有问题,难道

  “她失忆了?”皱着眉头,轩辕澈从牙缝中崩出了几个字,除了这yi条,他无法想象琉月为什么会那么做。

  彦虎咽了yi口口水:“据传言看,没有,很清醒。”

  很清醒,既然很清醒,为什么要这样做?

  轩辕澈紧紧的握紧了拳头,难道有什么难言的内情,或者是琉月有什么图谋?

  我为刀俎8

  他太清楚他的琉月了,在清醒的状态下,她绝对不会背叛他,绝对不会,他们的感情是经的起考验的,绝对能。

  何况,对方是那个与她有大仇的独孤夜。

  对,yi定有内情。

  “她yi定有她自己的盘算。”轩辕澈yi瞬间激荡的心情,微微的平稳了yi下。

  秋痕听言依旧紧紧的皱着眉头,压低了声音道:“据说,她亲口说的,独孤夜势大能保护她,而王你做不到,所以她”

  “住口。”秋痕的话才说至yi半,轩辕澈yi声厉喝,立刻打断了秋痕的据说。

  “月是什么样的人,你们难道不清楚,保护她?哼,这天下就算别人都信了,你们就不能信。”声色俱厉,轩辕澈狠狠的扫了yi眼低着头的三人。

  “是。”秋痕,彦虎,立刻大声应道。

  他们也很想相信他们的王妃,只是这传言太有理有据,而且那么多人看见,包括他们天辰的探子,这不叫他们相信,实在是

  “王上,独孤夜已经发话,腊月二十二和王妃,那个大婚”

  “备马。”脸色深沉,轩辕澈眉眼yi竖,yi挥战甲快步就朝大门外走去。

  他不相信外人的话,他只相信他自己。

  他要去找她,他要亲自到底是什么事。

  大婚,岂有此理,大婚。

  “王,现在我们正兵发赵国,如此紧急关头”彦虎的话还没有说完,轩辕澈已经走远了去。

  “流川,周成”远处轩辕澈的冷喝响彻在天际,他天辰不是非要他坐镇,才能够打仗的。

  寒风呼呼的刮过,刺骨而冰冷。

  四骑在这寒风中朝着茫茫北方,朝着傲云国,飞骑而去。

  寒,天色正冷时候。

  “报,北牧五十万兵马已到我傲云深蓝关”

  我为刀俎9

  “报,北牧屯兵深蓝关下”

  “报”

  满天黄昏下,傲云正殿上傲云国主,脸色几乎沉的如雪,皱眉道:“来而不攻,她到底要干什么?”

  “单骑进我傲云抢婚在前,兵马屯兵在后,她想做什么?”傲云宰相也紧紧皱着眉头。

  这个耶律琉月率领如此多的北牧兵马而来,却只在边关扎营,动也不动,难道真是只是为了抢婚来的?

  大殿中几大重臣对视了yi眼,齐齐摇头。

  傲云国主伸手点着龙案,眉眼中yi片沉色。

  若突然而来,北牧这么多兵马,定然能够袭击他傲云个措手不及,然而这琉月居然只是单骑进入他傲云,现在与他的独孤夜浓情蜜意个不休。

  好像就真只是为了独孤夜而来,好像就是要普天下的宣扬,她有多喜欢独孤夜yi般,完全没有任何的其他动作。

  这只要没有动作,在给他傲云两天时间,所有的布置就会到位,到时候就算是北牧倾全力五十万兵马而动,他傲云也绝对不会让他们来去自如,定给他们个迎头痛击。

  yi片沉默。

  思之不透。

  片刻后,傲云宰相突然开口道:“既然她不动,我们也不逼,任由他们去,到时候,我们准备妥当,就”话没有说完,傲云宰相只比了个yi手划下的手势。

  看着这个手势,傲云国主双眼中利光yi闪。

  这个琉月是很厉害,东边不亮西边亮,居然脱离了天辰又搞到了yi个北牧的王,。

  不过,就算她在厉害,还是没有南宋国yi国之力强,等没有危险的时候,他们自然就

  对视yi眼,大殿中的几大重臣,齐齐露出yi丝狞笑。

  “啊,王兄你看。”就在这笑容中,亲王独孤寒突然yi脸惊恐的指着龙案边角恐慌之极的大声道。

  我为刀俎10

  声音止不住的整个颤抖起来,像是惊恐之极。

  正殿上几大重臣和傲云国主见此,不由莫名其妙又心下戒备的齐齐侧头看去。

  yi见下傲云国主瞬间脸色大变,轰的yi下站了起来,手指颤抖的指着那案几上的东西,说不出话来。

  那龙案的角落上,正端端正正的摆放着yi杖拥有极其深厚历史年轮的金牌令箭。

  金牌令箭。

  “他们是他们”独孤寒整个眼睛都凹凸出来了,黑色的眼中全是惊恐。

  “他们他们”傲云国主僵硬的扭了扭头,从牙缝中憋出两个字,却不成句。

  “国主,怎么了?”傲云宰相见此,不由诧异的起身走上前去,取过那案几角落上的金牌令箭。

  yi仗普普通通的金牌令箭,虽然观起表面很有些年省,看上去制作的也相当精美,应该是杖帝王令。

  但是这是傲云国,谁家的帝王令能够对天下最尊的傲云国主发话?为什么他们国主和亲王,却好像看见鬼yi般,惊恐的话都说不出来。

  取过金牌令箭,傲云宰相看了眼压在金牌令箭下的鎏金字帖,伸手取过,翻开,递给傲云国主。

  傲云国住此时深深吸了口气,从看见那金牌令箭的震惊下,恢复了点肃容,接过yi目十行。

  顷刻间,只见傲云国主双眼yi翻,朝后就倒。

  “国主”

  “皇兄”

  傲云宰相和独孤寒惊的面无人色,齐齐朝着昏过去的傲云国主搀扶去。

  是什么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