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yi点也不惊讶,把yi切都归纳去琉月的血统去。

  血统,到底什么血统。

  大好的消息随着风刮过枯纱草原和枯纱十城,无数老泪纵横,无数兴奋狂歌,无数泪如雨下。

  生活,很艰难,但是以后会好,会好。

  枯纱百姓们,终于盼来了好的yi天。

  载歌载舞,昼夜欢腾。

  耶律琉月,至此后会成为这十城的神。

  奏表上书北牧王庭,枯纱草原,枯纱十城归。

  萧太后动作也快,通天河立刻开始动工,趁着河流还在冰冻期,好动工,若是解冻就不好处理时候,大规模的开始挖开那曾经被堵塞的河道来。

  枯纱草原,枯纱十城,无数平民百姓,牧民游族,在听着真的动工,不是安慰他们,不是骗他们的时候,整个飞了,疯狂了。

  不需要朝廷任何的指派,无数人从四面八方自告奋勇前来,加入到挖掘当中。

  通天河畔,开始给与无数的人新的向往。

  北方呼啸,遮挡不住这通天的豪情。

  安排好yi切,琉月率两万将士归。

  选出枯纱十城自己人统驭自己,港人治港,澳人治澳,这是琉月从邓小平那里学会的理论。

  北牧都城盛京。

  大气巍峨,充满了塞外的狂野和彪悍,盛京城严肃中带着铿锵的激|情,不是天辰的精美,不是傲云的厚重,所能够比拟的,那是yi种我行我素天下间的白云苍斗,激|情昂扬。

  杀鸡儆猴8

  红色地毯从都城门口直直铺到十里之外,北牧王耶律洪率领北牧群臣,亲迎北牧忠义王回归,只是没有萧太后。

  盛京百姓欢呼雀跃,齐齐挤在赌城门口,争相yi睹救王之人真容,这可是他们北牧天大的恩人啊。

  北风飞舞,盛京都城yi片欢声。

  “奉天神之喻,得诸神庇佑,绝世高手琉月救驾有功,恩比天高,又为北牧收复枯纱草原和枯纱十城,德才兼备,智珠无双,特赐耶律国姓,册封忠义王,王之义姐,忠义府yi座,良田”

  厚重的正式册封声伴随着飞舞的北方,扶摇直上青云,刮过北牧万里草原领土。

  繁星点点,银辉闪烁。

  盛京飞尘宫,yi片酒醉达旦,群魔乱舞。

  为琉月庆功和册封,北牧群臣齐上,最后落了个齐齐覆灭的下场,在北牧正宫飞尘宫中,醉的人事不知。

  北风吹过琉月火红的皮裘,琉月靠在大树上闭着眼睛,好像完全醉了yi般。

  “窸窸窣窣。”就在这份寂静中,yi阵轻微的声音响起,朝着琉月而来。

  杀气瞬间飞扬,yi匕首朝着闭着眼的琉月就刺了去,相当快捷,然匕首还没刺入琉月身上,琉月手yi翻,yi把抓住了那想杀她的人,唰的睁开了眼睛。

  入目yi身墨金色长袍的萧太后,正冷冷的握着匕首,那蒙着面的脸,在夜色中有点阴森。

  “为什么?”琉月抓住萧太后的手,冷冷的问道,这个女人从yi开始就有点冷漠,起先她还以为这太后本来就是这样的。

  后来,敏锐的发现这萧太后追逐着自己的眼,才有那份绝对的冰冷和憎恨之气。

  是的,憎恨之气,这个女人,这个北牧的萧太后憎恨她。

  隐藏的很好,但是却瞒不过对气息极度敏感的自己。

  杀鸡儆猴9

  暗讨自己没有杀了她全家,跟她没什么不共戴天的仇恨,怎么憎恨她?

  想不明白,也没有那个时间去想明白,只是没想这憎恨已经到要杀了她?到底是什么仇怨?

  萧太后的手被琉月挟持在手中,两人隔的很近几乎可以看清楚yi切平日看不清楚的。

  不用揭开看,琉月也可以很清晰的看见那白纱后面重重叠叠的疤痕,那白纱后隐藏的不是yi张倾国倾城的脸,而是yi张疤痕遍布的脸。

  “慕容琉月,或许本宫该叫你纳兰琉月。”冰冷的声音,带着冬日的寒气和阴森。

  琉月陡然听见这莫名其妙的言论,不由微微yi怔后身体突然的yi颤,紧紧的盯了萧太后yi眼,缓缓放开萧太后握刀的手:“你到底是谁?”

  纳兰,海外那方势力的国姓,他们中的姓氏。

  “连轻。”萧太后站定在琉月身前yi步地方冷冷的道。

  言后也不等琉月说话,紧接着道:“对了,你应该不清楚这个名字,流落在外十六年,想来你的未婚夫还没有把那里的yi切都跟你提起。”

  yi语说道这,萧太后身上突然扬起yi股滔天的怨气和愤恨,而这无疑是承认了,她也来自琉月母亲的地方。

  “未婚夫?”琉月敏锐的听见萧太后话里最重要的yi点,有点诧异,谁?

  萧太后看着诧异的琉月,眉间微蹙:“少装蒜,欧阳没跟你说?那你跑我北牧干什么?”

  “管他什么事?我来北牧是为了对抗我的敌人?”反射性的话语出口,琉月突然yi顿,双眼yi沉:“你的意思是说他是我未婚夫?笑话,他怎么可能是我未婚夫。”

  沉静,yi瞬间的沉寂。

  两人都在问对方,对方都没有回答,好似问错了,又好似问对了。

  杀鸡儆猴10

  眼,深深的在陡然皱起眉的琉月身上打量,萧太后沉默半响,突然扯开很远话题的道:“你为什么到这里来?你要对付谁?”

  问的很是直接和冰冷。

  琉月皱着眉头也同样深深的打量了萧太后yi眼,这话问的蹊跷,在看看萧太后脸上的伤和那提起那里的怨气,琉月突然决定赌yi把。

  “有人仗势欺人,以杀死我丈夫胁迫我远离我的丈夫,我来,就为有yi天毁灭他们。”

  铿锵而带着绝对杀气的话,让萧太后瞬间眼中诧异之色陡显,那样的决绝和斩钉截铁,无需多语,已经可以说明yi切。

  夜色浓郁,然而萧太后那yi身的憎恨和愤怒,却缓缓的消弭了去,消散在夜空下。

  走上两步,萧太后掀开琉月后颈的衣襟,看了眼那鲜红的胭脂,仿佛确认了什么后,突然笑了,有丝狰狞的笑了:“好,好。”

  满怀畅快的笑,让琉月yi下沉下了脸,她跟澈分开,她说好。

  感觉到琉月的愤怒,萧太后放开手退后yi步,盯着琉月的脸似乎喃喃自语的道:“他纳兰氏也有今天,好,这就是他们强要拆散人的代价,这就是他们的代价。”

  看着有点疯癫却又很平静的萧太后,琉月越发的皱了眼:“拆散人,他们也拆开了你?”

  若不是这样,萧太后为何会说出这样的话。

  不等琉月揣摩完毕,萧太后突然yi把扯开面上的白纱,露出yi张伤痕遍布,完全毁容的脸,在着夜色中恐怖犹如鬼魅。

  “是,为了那岛上的死规矩,他们杀了我的丈夫,毁了我的容貌,迫我们yi家三口生死永隔。

  既然不准我们嫁外人,为何当初要故作慷慨的让我们游玩至十八岁,造了因,灭了果,哈哈,哈哈,哈哈。”

  杀鸡儆猴11

  yi连笑了三声,神态不激狂,但是那笑却让人从骨子里发寒。

  也是yi个伤心人,也是yi个同命相连的人,也是yi个可以联合的帮手,琉月瞬间清楚了。

  三声笑后,萧太后整个冷静了下来,缓缓的罩回面上的面纱,看着琉月道:“你和谁?”

  “天辰国主,轩辕澈。”

  “天辰国,轩辕澈,听说过。”当年出门游历的时候,听说过那个天辰天才,不过那时候他还小的很。

  “想覆灭他们,为何选择我草原?”没有多余的话,萧太后问的直接。

  “我还有两年,中原已经格局已成,只有草原尚有yi拼之力,还有,yi种直觉。”琉月回答的也耿直。

  她有yi种很好的感觉,yi种直话直说比虚伪编纂更好的感觉。

  闻言,萧太后果真点了点头,突然yi笑:“很好的直觉,中原人都是yi群孬种,yi个千年前的霸主,yi个海外冥岛就让他们怕的屁滚尿流,哼,无用之极,奴性,你选择草原来对了。

  草原人只服自己,冥岛,千年霸主,他们听都没听说过,服从他们,简直就是笑话。

  当年,若不是可汗和我没多大的本事,才叫他们得了手,杀了我丈夫,要是今天,谁也杀不了我丈夫,谁也休想在我北牧染指北牧可汗yi根头发。”铿锵有力,夹杂莫可言语的悲愤。

  琉月听言眼中yi亮,这意思是草原本就可抗衡他们,抗衡冥岛?

  悲愤只是yi瞬间,萧太后注意到琉月眼中的亮光,冷冷的yi笑道:“就算当年我和可汗不及他们远以,来杀我丈夫的也yi个都没有活着回去,我北牧勇士万里追杀,死伤无数,终让他们yi个都别想活。

  这么多年,冥岛明知道我在这里,却在不敢来犯,就是这道理,敢杀我草原的人,是要付出绝对的代价。”

  杀鸡儆猴12

  热血了,琉月拳头紧紧的握了起来:“我需要你的帮忙。”

  萧太后听着琉月毫不拖泥带水的话,没有第yi时间回答。

  当日,她第yi眼看见琉月的时候,她就认出了她,纳兰水的女儿,这张脸就是凭据。

  而且,身边还有欧阳于飞,冥岛第二大姓,早就指给纳兰水女儿的未婚夫,以后冥岛的王。

  他虽然没有见过她,但是,她见过他,虽然那时候他还只有十几岁。

  这两人结伴而来,必是有所图。

  因此,她分外紧盯他们,想把这不知道她是谁的两人,笼络在北牧,无声无息间干掉他们。

  只是,她的主意还没有打好,今日朝堂之上,居然库杂木这个蠢材,大力赞扬琉月怎么能干怎么好,居然奏请执掌北牧南院军机兵权。

  yi头脑草包的北牧群臣居然yi个个拍胸脯叫好,让她下令。

  若琉月执掌她北牧军权,她的北牧不是整个的要落在她的手里,又落在冥岛的手上。

  不,她绝不甘愿,。

  因此,今日动了杀机,本以为那么多人已经灌醉了琉月,却没想居然被她抓了个正着。

  “冥岛跟我有他无我,我跟它永远都是敌人。”琉月注视着萧太后微皱的眉头,突然出声道。

  萧太后听言挑起眼角看着琉月:“永远都是敌人?你还不知道你的身份,所以说的出这话。”

  “不,我知道,纳兰是冥岛的国姓,皇族yi脉。

  但是,这又怎么样?我不稀罕荣华富贵,权倾天下,我要的只是与我心爱的人长相厮守。

  冥岛越是赋予我绝对的权力,越是会破坏我,打压我,这样的身份,我不稀罕,也不要。”

  没有斩钉截铁,很平淡,但是就是这样的平淡,却让人听出了那深入骨髓的厌恶和决心。

  萧太后听到这深深的看了琉月良久,琉月也yi动不动与萧太后对视,火花四溅,静寂无声。

  半响后,萧太后缓缓的缓缓的笑了:“不,你不知道你的身份,你要是知道,你就应该明白,你本身就是yi样对付冥岛的利器。”

  磨刀傲云1

  琉月yi听不由yi愣后眼中在yi亮:“还请太后指点,我对那里不熟。”

  萧太后微微挥了下长袍,身上的气息恢复成平稳,笑了笑,眼中射出yi丝锐利,抬头望着夜空缓缓的道:“冥岛传承千年,皇室血脉只能与岛上人通婚,保持纯净。

  很多年前就已经血脉交替太近,生不下后代,或者生下来就有问题。

  就因为这yi点,所以冥岛后来规定,岛上人可以与外人通婚,可以生育子女。

  若是后代好,那么就接入岛上培养,若是不好,就遗留在外。

  岛上普通人通婚后可以选择岛上住或者外面住,只是yi旦选择,就不准在返回。

  只除了岛上三大姓氏绝对不能在外安家,yi定要回到岛上,回岛后在以宗族之长论定婚嫁,不得违抗。

  那我连姓是岛上仅次于欧阳的大姓,所以,我可以在外面玩,可以嫁人,可以生子,但是绝对不能与我的丈夫白头到老。”

  说到这后,萧太后顿了顿,低下头来看了琉月yi眼,眉眼中都是幸灾乐祸的笑:“而你,知道为什么你本身就是对付冥岛的利器?

  因为,纳兰皇室yi脉,这yi代所有后人除了你母亲纳兰水生下你之外,在无yi所出。”

  yi话说到这,琉月眉眼yi下就亮了,炯炯有神的看着萧太后道:“只有我yi个,那这意思”

  “对,若你没有了,这纳兰皇族就此断了这香火,灭了这根,任凭他千年传承,也要死尽灭绝。”

  萧太后笑了,充满怨恨和幸灾乐祸的笑了。

  难怪不准她成亲,难怪那么大动静要杀轩辕澈,要灭天辰,全是因为就她这么yi个独苗了,所以不能让外人采摘了去,只能留给自己人。

  哈哈,不能让外人采摘了去。

  磨刀傲云2

  yi件太过被人在意的宝贝,在别人刀剑齐上的围剿中,又何尝不是yi个反击的利器。

  琉月笑了。

  看着琉月的笑,萧太后勾了勾嘴唇,看样子,琉月是真的不屑这顶天权力高峰,真的要与之对敌到底了。

  “不过,也因为就只有你yi个,所以他们绝对不会放手,没有万全的把握,绝对不要泄露了你的心意,否则,就算覆灭了yi切,后悔的只会是你。”

  既然是同yi战线,那么就是朋友,萧太后语重心长的道了yi句。

  笑微微凝顿在脸上,琉月深深的吸了yi口气后,朝萧太后笑了笑道:“我明白。”

  忍yi时,得yi世,这本就是她以前想过的。

  只是,从现在开始,她要忍的更不动声色,更深的不能让任何人看出这神情去。

  抬手伸了个懒腰,琉月扭了扭头。

  冥岛,既然如此,那yi切就要换个方面来看了。

  看着琉月慵懒的伸了个懒腰,胸有成竹,萧太后笑的分外的愉快起来,以他们王族的直系亲人,毁灭他们的yi切,这真让人舒爽,无比的愉快,无比的向往啊。

  今夜寒风飞舞,却谁敢保证明日不是yi个大好的天气。

  日子飞速的过去,转眼年关就要近了。

  这日,北牧朝堂上。

  “太后,今年冰冻三尺,比任何yi年都还要寒冷,几大草原草根都挖掘不上,趣京,联涪城,山城,连带那yi方的草原,几乎什么存粮都用尽了,还有几十万人没有吃的,形势相当不乐观。”

  北牧丞相萧臣,yi张国字脸相当的威武,年岁与慕容无敌相当,但是那彪悍,却远非慕容无敌可以比拟。

  此时却皱着眉紧接着道:“更不说本就枯寂的枯纱草原和枯纱十城,完全没有粮食供给挖掘河道的兵士,难不成让我们几万士兵饿死在那里?

  磨刀傲云3

  太后,你要拿个主意。”

  话音yi落,满朝文臣武将都严肃了起来。

  往年这个时候,若是没有了粮食,就跑到傲云国或者相近的雪圣国打个秋风,抢掠yi番粮草回来,凑合着也能过个寒冬。

  而今年,由于出外巡视与匈奴这yi对,然后又收城,谈判,改河道的,这yi弄下来,根本就没有时间和精力去抢劫不说,还要支付出太多的粮草。

  纵然以后这河道这枯纱草原和十城会繁荣起来,但是目前的问题若是无法解决,谁还能等待他们繁荣。

  人都饿死完了。

  高坐在上的萧太后蒙在面纱后的脸上看不出面色,不过那紧皱的眉头却也说明了她的忧心。

  沉静了片刻,萧太后突然转头看着站立在右手第三位的琉月,开口道:“忠义王,你有什么办法?”

  此话yi出,朝堂上的所有人立刻齐齐朝琉月看来。

  琉月微微yi怔,没有粮食?这个她能够想什么办法。

  她可不会种水稻,虽然她知道袁隆平的杂交水稻很好,可她不是研究粮食出产的专家啊。

  眉速的转动。

  草原荒芜,但是绝对可以利用,开坑荒田种植植被和耐旱瓜果,她知道后代有很多东西适合生长在这样的环境里。

  但是,要解目前的燃眉之急,显然还是不大可能,那都需要慢慢来的。

  第yi时间没有说话,琉月只是皱眉沉思。

  立于左手边第二位的库杂木见此,yi抖战袍大声道:“没粮食就去抢,我亲自去,我就不相信了,赶在年关前我从傲云国手中抢不来东西。”

  没策略就动手,种不了就偷,就抢,这可是草原的彪悍作风。

  傲云国,琉月yi听这三个字,眼中陡然yi亮,库杂木这yi句话反而提醒了她,万事不能从yi个方向来看。

  磨刀傲云4

  “看来,也只能”萧太后皱了皱眉,如此出兵太仓促了,但是没有粮食,更加不好过,草原靠着天吃饭,冬季是最不好过的。

  “太后,我去。”萧太后答应的话还没有说完,琉月突然上前yi步,笑容满面的高声道。

  萧太后见琉月如此笑容,显得智珠在握,不由微微顿了顿后,神情到松了点下来,看着琉月道:“你有什么好的想法?”

  琉月笑眯眯的道:“好想法没有,既然我北牧不好过,自然也不能让其他人好过,傲云国那么富裕,救济下我们穷人,实在是应该的很。”

  萧太后听琉月这意思还是要出兵,不过那脸上的笑,却诡异的很。

  当下沉吟了yi瞬间,琉月这个人鬼精的很,心中谋略也深,既然她也说要出兵去抢,那么自然她有万全的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