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以刚好接她个正着,否则,她就是不死金身,从那么高的地方坠下来,也无力回天。

  现在看来,恐怕不是无意中救她,而是因为知道是她,所以才出手,难道就因为她能够有那个实力让他们敲诈?

  不信。

  心中念头闪动,嘴上却没多言语,面无表情的低头看向小喜鹊递上来的纸单。

  很好,很不错,清楚的记录着她什么时候用了什么药,这个药有多贵,她吃了多少。

  yi笔yi笔,记录的清清楚楚,而且,每yi笔后面都按有她的手指印,这yi下就算她想赖,估计这就会成为呈堂证供,找状师打到皇帝面前,也要认账的证据。

  破茧成蝶4

  要钱么,那就yi切好办,她也不希望欠人任何恩情,以钱还之最好。

  “跟我走,不会赖你们yi分yi厘。”收起手中账单,琉月转身就欲朝山谷外的方向走去。

  她在这里待了太长的时间,她早已等不下去了。

  “去天辰找轩辕澈?我劝你还是不要去的好。”轻笑的淡淡声音,立刻打断了琉月的步伐,顿住了脚步。

  眉间yi厉,琉月缓缓的转过身,眯起眼看着yi派悠闲的于飞,浑身笼罩起yi丝隐隐约约的杀气。

  现在露出本来目的了,什么意思?

  于飞见此yi点怕意和变色都没有,慢条斯理的从怀中取出yi本皱巴巴的书,朝琉月摇了摇:“你带来的。”

  琉月眉眼yi皱,那本书

  她记得她yi直紧紧的撰在手中,原来真的yi直撰在手中。

  “你还确定你要找他帮你还债?还要把他牵扯进来?”欧阳于飞慢条斯理的翻着手中的古书,笑容不减。

  “血族嫡系子孙,啧啧,权力巅峰的人物,真叫人羡慕啊,我这珍贵药材给的不冤,你绝对有能力偿还。”

  砸砸嘴,于飞慢悠悠的继续道:“可放纵其十八岁成年方迎归,你还有两年,我算算你要是回轩辕澈那里去,这两年时间够那个什么轩辕澈死几十次,那什么天辰国能灭多少次。”

  掐指估算,于飞摇头晃脑好似yi代神算。

  “算什么啊算,人只有yi次生命,还能死多少次。”小花瘪瘪嘴,走至于飞身边,手指点在那古书中yi页上道:“血族嫡系子孙,不得妄自嫁娶外族之人,若违背,灭族之祸。

  好个护短的地方,不找自己人,反杀对方。”

  “拳头硬就是王道,你有本事抗议去。”小喜鹊嘴角翘上了天,摆明看花玉龙不起。

  花玉龙顿时挥舞着拳头:“你有本事你”

  破茧成蝶5

  耳间听着几人事不关己的谈话,琉月拢在袖中的手,缓缓的握紧。

  她没有忘记这个地方,但是,这只是yi本古书,也许就是yi个传承千年下来的无敌传说,也许这就是yi个天方夜谭,也许不过是有些人拿起鸡毛当令箭,以yi本书要她退却,当她是傻瓜?

  “你到底是谁?”双眼微沉,琉月盯着yi派自若的欧阳于飞,冷冷的道。

  这本书若落在普通人手里,绝对是当天方夜谭看,而不是相信,这个欧阳于飞却拿来跟她说,他到底是什么人?

  拍了拍手中的古书,欧阳于飞勾了勾嘴角笑道:“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不巧,我正好去过这地方,略知道那么yi二。”

  挥洒随意,好似他去的也不过就是个普通城镇yi般的地方。

  琉月yi听顿时眼中yi沉,他去过?

  不等琉月开口,欧阳于飞那双狐狸眼中,微微扬起了yi抹正色,看着琉月道:“前有五国攻伐,后有他们虎视眈眈,琉月,不用我提醒你那天辰轩辕澈此时处境的危险。

  五国,或许他可yi争,他们,他连yi拼之力都没有。”说到他们两字,于飞点了点手中的古书。

  “这样吧,我曾经救过他们中的yi人,得了他们yi点酬谢,给你看看,你自己估量yi下双方的势力比对,再行定夺。”

  说到这,于飞yi扬手,把手中的古书朝琉月扔了过去,同时附带的上面yi粒小指甲盖那么小的白色药丸。

  “吃下去。”

  琉月没有多做疑问,想她死,不救她就可。

  势力比对,好,她倒要看看那里有什么手段。

  没有多余的言语,欧阳于飞从袖子里取出yi手指大小的瓷瓶,解开后,就那么朝地面上倾倒了有两滴左右的水珠。

  透明莹润,无色无味,就如那晨起的露珠yi般无二。

  破茧成蝶6

  露珠跌落在地上,琉月只觉yi眨眼的功夫,以于飞为中心点,所有的草木成放射性的枯萎了下去。

  百花凋谢,草木枯萎。

  重重叠叠,前仆后继。

  冰冷的脸上快速的升腾起惊骇,琉月看着眼前的场景,第yi次真正的说不出话来。

  那是yi种看的见的枯萎,那是yi种几乎如波浪yi般朝前翻滚的浪花,那么清晰的夺去所有的生命,所有的碧绿。

  所过之处,高达十几丈的树木快速的落叶缤纷,碧绿的叶子洋洋洒洒从天际飞落下来,顷刻之间,只剩下光秃秃的树干。

  那在百花丛中嬉戏的蝴蝶,蜜蜂,飞鸟,就好似遇见yi堵无形的墙壁,纷纷从空中跌落了下来,失去了生命的痕迹。

  枯萎的范围越来越大,越来越广。

  几乎yi眨眼的功夫,本来还鸟语花香,蝶飞蜂舞的神仙府邸,完全归成了yi片死寂。

  视线所及之处,只有枯萎的花草,只有灭绝的鸟蝶,只有那浓重的萧索。

  所有这方天地中的生命,在瞬息之间被夺去了生命,剩下的只有死的静寂和荒凉。

  只是两滴水,十里之内,寸草不留,灭绝yi切。

  握紧的拳头中yi片冰冷,那是冷汗。

  好厉害的毒,好无视yi切的厉害,琉月缓缓扫了yi眼视线所及的地方,yi片枯萎,yi片萧瑟。

  要是这样的毒下到天辰的地盘上,下到皇宫中

  琉月打了yi个冷战,这样的速度和力量,有什么可以抵挡。

  这还只是赠送给救了他们中人yi命的回报,小小手段而已,就已经有如斯的厉害,若

  那天辰,那轩辕澈

  缓缓闭了闭眼,这样的能力,难怪能让几国惧怕如斯,现在的他们怎么是对手。

  “这只是最普通的,他们那里有身份的人手都有,慕容琉月,千年势力的传承,不是等闲。

  破茧成蝶7

  曾经的天下霸主,既然能看着他们的地盘上群雄并起,划国称王,而不屑yi顾,这不是他们惧怕了,而是他们yi定有那个能力收拾局面,所以任由七国在中原大地纵横。

  这是yi种绝对的嚣张和自信,它不是yi个人可以扳倒,不是yi个势力能够对抗得了的。

  我不想我的药费找不到人收,三思。”

  欧阳于飞拍了拍双手,朝后靠在了那光秃秃的大树干上,看着琉月。

  耳里听着欧阳于飞的话,琉月拳头握的咔嚓作响,以yi点而观全面,她清楚了他们之间的距离,是的,相差的太远了。

  她若是回归去轩辕澈的身边,那么等待他的

  原来,有些事不是自己坚持不放手,不是自己以为携手就能面对yi切风雨,就能够面对yi切风雨的。

  爱情,是两个人的事,这是她曾经的以为。

  只是,她错了,她被那从来没有得到过的爱,冲昏了头脑,爱情,从来都不是两个人的事。

  帝王家的爱情,本掺杂了太多的东西。

  是她,愚蠢了。

  琉月望着长空,面无表情,实在是看不出来她在想什么。

  欧阳于飞也不催,就那么微笑着看着她。

  良久,yi股不但不衰弱,反而越来越汹涌澎湃的气,缓缓的从琉月的身上散发出来,让于飞微微动了动眼。

  在锐变,yi种曾经的壳在破碎,在长出新的东西。

  这好像如yi只幼虫的蝴蝶蛹,在恶劣的环境下,不但没有死去,反而破茧成蝶了。

  是的,破茧成蝶。

  在本应该认命的当口,在本应该妥协的岔道,在本应该绝望的时候,那气息不但不黯淡,反而临空了。

  金光耀眼,yi地枯萎,但是那屹立在枯萎草地上的琉月,却隐隐约约散发出让人无法逼视的锋芒。

  破茧成蝶8

  “多谢。”深吸yi口气,琉月突然yi派平静的低下头来,朝于飞道了yi句,转身就朝另yi个方向走去。

  是的,他们的势力很强,让她看清了,此时的她回到轩辕澈的身边去只会是负担。

  她不喜权力,无谓地位,江山天下都不在她眼里。

  她眼中心上只有yi个轩辕澈,她只想要这个人好好的疼,两人好好的在yi起。

  然而天怨人妒,偏要破坏他们,那么为了轩辕澈和自己,她使不得也要拼尽全力去争了。

  鹰击长空,非要缠缠绵绵如蜂蝶,远目苍穹,她该搏击的是这万里长空,而不是只会在轩辕澈身边儿女情长,小家子之气的博弈。

  她不是燕雀,她不是祸水,她要做雄鹰,要与轩辕澈携手yi起翱翔这九天之上。

  所以,她决定了。

  这天下,她也要来分yi杯羹。

  双雄联手,何惧你六国虎视眈眈,千年传承霸主余威。

  “这就对了,去那里我们的钱就有人咦,不是那个方向。”小喜鹊叽叽喳喳的看着琉月,正喜欢钱找到地方付了,结果就见琉月并不是朝他们想的方向去,不由咦的yi声。

  于飞yi直保持着温淡的笑容,见此眉眼微讶,看着琉月的背影,眼中光芒闪动。

  本以为说服她放弃和回归,没想好像起了反作用。

  伸手揉了揉眉心,欧阳于飞突然yi笑,反作用就反作用,无所谓,正好他也闷的慌,当下yi扬手道:“收拾,跟上。”yi边说,yi边抬步就朝琉月跟了上去。

  秋风飞扬,丝丝冰冷,丝丝刚硬。

  今日破茧成蝶,乾纲独断,没有任何人料到他日是如何的威震天下,天地激荡。

  出南宋,走赵国,沿途不需要琉月去打听,所有当日的现在的yi切消息,全部被收纳在了脑海里。

  破茧成蝶9

  天辰翼王妃坠崖,生死不知,雪圣傲云两国太子滞留天辰。

  天辰改朝换代,新王即位。

  天辰以陈国胆敢犯其边关为名,出兵征讨,同时手握傲云国太子独孤夜和雪圣国太子赫连云召,制衡傲云国和雪圣国不敢轻举妄动,南宋国见此自然是也按兵不动。

  在联合与雪圣国有大仇的后金国,yi举出兵,横扫陈国而去。

  天下烽烟四起。

  没有做任何的停留,琉月把yi切听在耳里,看在心上,万般滋味无法言喻,忍yi时,得yi世,中原几国就交给轩辕澈了。

  两人的感情,两人yi起守护,共掀开这天下风雨。

  现在,她要去做更重要的事。

  无数信鸽在天空往来穿梭,其中yi只,却带着不yi样的消息。

  我很好。

  简简单单三个字,却带着有人梦寐以求的消息。

  “嗤。”yi声利箭破空,yi只信鸽从天而落,yi莽撞大汉,yi把扯下那信鸽上的消息,看也不看的扔进旁边的火堆,手脚麻利的就开始对信鸽开膛破肚,yi边哼着小曲。

  食物,遍地都是,还是信鸽最美味。

  熊熊的火堆中,那简简单单却让人梦寐以求的消息,快速的消融,湮灭了去。

  四人的行踪没有停留,高居庙堂之上的轩辕澈依旧高居,yi步之差,渺万里之远。

  踪足北上,出傲云,踏茫茫大草原而去。

  没有了南宋国的暖暖春日,越是北上这天气就越冷的如冰,那呼呼的北风刮过,几乎让人冷的冻结成冰棍。

  “我讨厌这样的地方。”yi身白色皮裘,于飞皱着眉头纵马行走在茫茫大草原上。

  “我没让你跟。”琉月yi身火红的皮裘,头上戴着同样火红色的狐狸皮帽,整个看起来就像是yi团火,衬着那倾城绝艳的容颜,风姿卓越。

  破茧成蝶10

  yi路甩不掉欧阳于飞,只能让他跟着。

  “结账,我就不跟。”于飞手捅在袖子里,回答的理直气壮。

  琉月听言懒的理会他,就让他在身后与小花和小喜鹊,叽里咕噜的抱怨。

  寒冬的风呼呼的刮过,北方大草原上yi片衰草连天,苍茫四顾,不见任何生机。

  “前面就真出了傲云国的边界,在往前走就是北牧和匈奴的境内了。”看着前方龙盘虎踞的万里边关城墙,于飞抖了抖眉头。

  中原以七国为霸,但是中原以外的北方大草原上,还有无数的异邦,蛮夷,其中由以北牧,匈奴,势力最为之大。

  每年,冬日时节,荒芜大草原上颗粒无收,肥草枯萎,河流冻结,缺衣少食。

  因此,每每这个时候,关外的彪悍就完全的体现了出来。

  穷寇犯边,烧杀抢掠,围攻中原腹地上富的流油的七国,而傲云和赵国还有后金的yi部分地方就首当其冲。

  每年的损失不在少数。

  因此,三国联手,各自修筑万里围墙,烽火报信,以抵御北方诸势力的彪悍,这些年也稍有成绩。

  没有说话,琉月的反应是更加催动坐下的马匹,朝着茫茫关外而去。

  中原七分,局势已成,要在两年内有所建树,以铸势力抗拒那方势力,无疑杯水车薪。

  而这关外万里江山,才是肥肉中的肥肉。

  以北方游牧民族的彪悍,若关外yi统,挥军直入傲云,破开七国联防,在联合天辰,这中原还有谁敢拭其锋芒。

  中原,关外,yi统,挟两方雷霆之威,就算你神秘宗族有多厉害,也要你俯首称臣。

  寒风呼啸,容颜倾国。

  她不会回去跟他们斗,yi个人抗拒yi个千年传承下来的势力,螳臂档车而已。

  破茧成蝶11

  榴莲在硬,老子拿石头砸,我看你开不开。

  在绝对的力量下,所有反动派都是纸老虎。

  北风冷冽,鹅毛大雪纷纷而下,环境极为恶劣。

  yi月时间,琉月yi行整个的深入了大草原的腹地,凝目望去,到处都是冰雪,到处都是光秃秃的土地。

  “这地方我不喜欢。”于飞在yi次重声,走了yi个月,见到的人影没几个,这个地方实在让他喜欢不起来。

  没有吭声,琉月突然yi跃而下,走至前方俯身看了眼面前的雪地,眉间微蹙。

  “怎么,有问题?”于飞见此正了正脸色,扫了yi眼周边,什么也没有,除了积雪就是枯草根。

  “三天前有人经过。”琉月冷冷的冒了句,转身上马,纵马前行,yi气呵成。

  于飞微微诧异的看了眼琉月,三天前有人经过?

  他怎么看不出来,这就挖开点雪就能看出来了?

  这么多年,踪迹道路五行八卦,他说第二,没人敢说第yi,今日居然也会走眼?稀奇。

  挑挑眉,欧阳于飞继续跟上,既然有人过,那么前方yi定有人了。

  身后,小喜鹊和小花对视yi眼,盯着那雪地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纵马疾奔,朝着雪地里的印子追去,有人走,前方必有城池。

  寒风刺骨,呼呼刮过。

  yi夜时间吹去了那漫天的乌云,吹开了那鹅毛般的大雪,居然天光放晴,阳光从厚重的云朵中露出个头,难得的在这冬日里,洒下暖洋洋的阳光。

  雪色融化去,大草原剩下yi片枯根,再也看不出来有没有人经过这里。

  因此下,琉月只能估计着方位,朝前行走。

  yi行四人,快速而去。

  “前方有人。”上得yi处高坡,小花远目yi眺,顿时满脸喜气的道。

  破茧成蝶12

  前方碧蓝的天边,好似有人在缓缓的移动,距离太远看的不是太真切,不过是真的在动。

  “我去问路。”操着yi口匈奴话,小喜鹊快马加鞭就冲了去。

  这么多年,走南闯北,什么没学到,yi口四方话却是说的极顺。

  琉月见此也不阻止,策马尾随在后面,这手上没有全球定位系统,在这荒芜的大草原上走迷路,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穿越过高低起伏的大草原,琉月还没靠近那远远而来的人,突然yi把勒住了马匹,身边同yi刻于飞也yi把勒定了马。

  两人齐齐从马上站起了身,眺目朝前仔细的看。

  只见天边滚滚层云涌动,yi溜黑绿色在草原上飞速而来,不是yi个人,也不是yi个商队,靠,整整yi方黑漆漆的匈奴兵,铺天盖地而来。

  而在他们前方冲的最远,速度最快的小喜鹊,此时已经yi脸苍白的反身冲了回来,yi边摇手大吼道:“是军队,是军队。”

  大草原上碰上大规模的军队,这可不是好事情。

  琉月当机立断yi勒马绳,掉头就走,朝着另外yi个方向疾奔而出。

  身后欧阳于飞和小花二话不说的掉头就跟,远处小喜鹊yi边狂吼,yi边如飞yi般而来。

  四人如流星赶月,飞速而去。

  身后,铁蹄赫赫,横跨整个这yi方草原而来,杀气腾腾,怕不下有几万匈奴兵。

  疾奔而跑,速度奇快,转眼就把那黑压压的匈奴兵给扔了远去,大规模的行径,总没有轻骑来的快。

  “好了,好了,身后没有人了。”花玉龙yi跃而下马背,耳贴在地面凝神听了yi听后,笑咪咪的站起身来。

  “这么冷的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