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上了攻过来的黑衣蒙面人。

  身后,杜yi也飞跃而至,朝着被黑衣人砍杀的右相家人们冲去。

  “琉月。”右相yi见琉月露面,不由大喜,连忙就从两个贴身护卫的身边,挤到了琉月的身边。

  匕首横扫,杀场无敌。

  琉月yi边全神贯注于眼前的众多黑衣蒙面人,yi边沉声道:“是什么人?”

  “不知道。”右相摇着头再度贴琉月紧了yi些,好像是被这些黑衣蒙面人吓怕了。

  祸起萧墙4

  “你小心点,他们的武器上带毒。”紧紧的靠在琉月的背后,右相眼中闪过yi丝不同与刚才慌张惊恐的神情,很冷漠,很尖锐。

  yi闪而过,快的任何人都没有看见。

  “我知道,跟着我站好了。”琉月头也不回,匕首划空,yi手抓住右相的胳膊,带着右相快速的朝前移动,yi手挥舞着匕首,所过之处,无人可挡。

  琉月的杀伐,普通刺客那是敌手。

  被琉月扯住的右相,踉踉跄跄的跟着琉月快速的朝前冲。

  上了岁数,人又受伤,身形摇晃,速度跟不上琉月,脚下yi个晃悠,yi头就朝前面砍过来的长剑撞了上去。

  琉月见此匕首yi横,yi匕首就朝那砍过来的长剑迎去,同yi时刻紧紧拽住右相,朝着自己就是yi拉。

  胸前,顿时门户大开。

  手臂上力道yi紧,右相朝着琉月就撞了过来。

  就在这回扯的力道中,那带血的衣袖下yi柄锋利之极粹了剧毒的匕首,唰的从右相的衣袖中滑落了下来。

  右相五指yi扣,yi把抓住那带毒的匕首,反手快若闪电的就朝近在咫尺的琉月胸膛刺去,那里还有那老态龙钟行动不便的老态。

  而此时,琉月yi手拽住右相,yi手在抵抗那砍来的利刀,双手齐齐在外,根本没有力量来应付右相突然的翻脸,也根本没有意识到,她全力保护的人会对她动手。

  匕首划空,快速而来,那漆黑的刀刃,只要yi挨皮肤,定是见血封喉,华佗难救。

  天色漆黑,变故yi瞬之间。

  所有人的动作都静止了,齐齐朝这方看来。

  眼看那匕首就要插入琉月的胸膛,琉月突然身形yi动,仓促之间yi个后仰,整个身体几乎九十度朝后仰了下去。

  祸起萧墙5

  右相见此,连忙手中匕首去势yi变,转向狠狠的就朝下刺去,那股狠和猛,完全不是他yi个文臣所能拥有的,他是呼出了命去。

  脚下遁地yi踩,朝前yi踢,琉月身形朝下yi坠,yi个前空翻,三百六十度大旋转。

  应变之快,刹那晃花了所有人的眼。

  就在这短暂的晃动中,等众人在yi眨眼,眼前,琉月已经yi身杀气的抓住那带毒的匕首,横在了右相的颈项间。

  黑夜静寂,yi股逼人的杀气。

  低头缓缓看了yi眼自己的衣襟,胸腹上yi道利口,衣襟衣襟被割破了去,若是她晚得yi步,此时已经去见阎王了。

  “主人。”杜yi马鞭yi挥,从远处狂冲过来,yi身冰冷的杀气,几乎直上苍穹,差yi点就

  “快杀了她,快。”被匕首抵住脖子的右相,在yi瞬间的愣怔后,突然朝着黑夜扯开了嗓子。

  那yi脸的视死如归和决绝,让人心寒。

  周围的右相府重重楼影中,无数的寒箭升了上来,对准了灯火辉煌的包围圈中央,对准了琉月。

  那些刚才还与右相拼命厮杀的黑衣蒙面人,缓缓的退后,容入了右相的护卫人群中。

  万千利箭下,只有琉月和右相两人,还有那快速冲过来的杜yi。

  “快放箭,放啊”决绝之极的大吼响彻在漆黑的天幕下,那么视死如归,那么慷慨激昂。

  紧紧握住手中的匕首,此时的琉月冷的像冰。

  原来,他们是yi伙的,不是有人要擒拿右相,而是他自己设计来框她,设计以他自己为饵,来杀她。

  哈哈,好可笑,她居然要救的人就是要杀她的人。

  轩辕澈的外公要杀她,要杀她这个过几日就是他外孙媳妇的她。

  祸起萧墙6

  还这么的刚烈,这么的不惜与她玉石俱焚。

  好可笑,实在是太可笑了。

  面上yi片冰冷,双眼却已经泛上了血红,她做错了什么。

  “我有那点对不住你。”冰冷的声音,不带yi丝烟火气,只有那来自万年寒冰世界的冰冷yi片。

  听不出琉月的情绪起伏,只有那从来没有过的冷。

  右相此时满脸激动,在那灯火通明中,被映照的有丝血红,很狰狞,很恐怖,没有了才回来时候,对她的欢颜宠爱,没有那背后无私的支持,只有yi片厌恶和痛恨。

  看着右相的脸色,琉月有丝明了了。

  她也许问错了,她不该问的。

  这答案她应该很清楚,是的,应该很清楚的。

  扭过头,右相那威武的脸透着绝对的正气和狰狞:“都是你,若不是因为你,我天辰会是这个样子?我翼王会为了你不要江山?你这个狐狸精,你该死,我”

  愤怒之极的话,飘荡在漆黑的天幕中。

  让琉月的心整个的沉了下去。

  诸国都还没有攻来,天辰自己就乱了吗?

  “慕容琉月,今日本相就是陪上这条命,也要拖着你yi起下地狱,澈儿下不了手,本相来,为了我天辰,本相死不足惜。”

  斩钉截铁的话,铿锵有力,是那么震撼人心,那么的鼓舞人心,那么的正气昂然。

  满脸正气,是的,右相的脸上没有后悔,只有对天辰狂热的爱,只有视死如归的光荣。

  慕容琉月是要亡国的妖女,他拖着她yi起死,这是为天辰除了大害,他死的光荣,千秋功过中,他将会是天辰的功臣。

  心,被紧紧的纠紧了。

  琉月想笑,想反唇相讥,想痛扁到眼前这个人幡然醒悟

  但是,到最后却动不了手,动不了手。

  是悲哀还是怜悯,她已经有点不知道了。

  祸起萧墙7

  “杀了她,放箭啊”浩气长存的大吼,穿破云霄,那么的大义灭亲。

  周围重楼中,万千利箭砰的绷的更紧了。

  “右相大人,走好。”

  整齐而划yi的高声大喊,那么的尊敬,好似真正是为了人类的存亡,这个英勇的武士牺牲了自己,毁灭了魔王。

  寒箭,箭在弦上。

  “哈哈哈”在也忍不住,琉月就在这电光石火间,突然的纵声大笑,那清脆的笑声扶摇直上,在yi地寒光中,突兀之极。

  冰冷的杀气yi收,那倾国倾城的容颜上,绽放出无边的妖魅,无边的邪气,嘴角高高的勾勒起,眼波流转,在那亮如白昼的灯火中,勾魂摄魄,真正yi只绝世的妖精。

  邪气的嘴角勾起,琉月妖魅的转眼扫过所有重楼后的人,很困惑又很妩媚的道:“要杀我,好啊,我等着。

  不过,听说那傲云太子独孤夜要我呢,若是我就死在这里,他得不到人,不知道他会不会yi生气,还是灭了天辰呢?

  哎哟,这个那怎么是好,右相大人,天辰的大功臣,可就变成大罪人了,这可是琉月的罪孽了。”

  妖俏容颜,眼波飞转,那似笑非笑,似担忧非担忧的神色,简直吸引的人移不开眼睛。

  不过,此话yi落,周围的人顿时齐齐愣怔。

  这话

  是啊,傲云国太子就是为了抢夺琉月来的,琉月要是死了,这个

  yi瞬间,周边所有的人都迟疑了,连那yi腔正气视死如归的右相,也是yi愣。

  只想着除了琉月这个扰乱轩辕澈心思的大祸害,这个反而忘了

  就在这yi瞬间的动摇中,琉月妖魅的神色yi收,那抵在右相脖子上的匕首,狠狠的yi抵,面无表情的道:“这yi次,看在轩辕澈的面子上,我就饶过你,在有下yi次,天王老子来了,我也不认。”

  祸起萧墙8

  话音yi落,琉月五指yi扣,yi把抓住右相的后颈,朝着前方的人群临空就砸了去。

  人群顿时yi乱。慌忙来接被扔过来的琉月。

  而就在这yi瞬间,琉月yi个飞身不朝后退,反而朝着那重楼深深冲去。

  人影划空。快若闪电。

  同yi时刻,那冲至半路看着不好,立刻隐遁了下去的杜yi,从后方绕了过来,yi把火点燃了那隐藏在黑暗中的重楼。

  妖艳的火光立刻冲出了黑暗,躲藏在重楼里的弓箭手,不由yi晃,齐齐被逼出了身形。

  银月闪电,就这么yi打岔,琉月yi个飞纵,已经冲入了弓箭手阵势内。

  在想伤她,已经难如登天。

  手中匕首纵横,yi腔yi直忍耐的怒火,齐齐发泄在这黑衣重重中。

  很恼怒,将会成为她外公的人要杀她,他们把轩辕澈置于何地?他们把轩辕澈置于何地啊?

  口口声声为了天辰好,为了轩辕澈好。

  到底为了什么好,他们心里有数。

  “不好,妖女要冲出去了。”

  “放箭,放箭”

  “哎哟”

  yi片慌乱,yi片惨叫。

  陷入在人群中的琉月还有谁能够射的中,还有谁能够阻止得了她的离开。

  黑发临空,前yi刻妖魅如妖的容颜,此时yi片铁血冷酷。

  满腔的怒火,生生在黑衣重重中杀出yi条血路,闯了出来。

  红色火光飞跃,把这yi方黑夜渲染的张力十足。

  “主人。”杜yi几个飞纵从另yi方跃了过来,冰冷的容颜中蕴藏着担心。

  “走。”yi摔袖袍,琉月看了眼那跃过火焰,朝着她冲来的黑衣人和右相府侍卫,冷冷的扔下yi个字。

  秋风飞扬,火焰妖娆。

  掀起那黑色的衣襟下,不为人知的颜色。

  祸起萧墙9

  眼角横扫,已经扭过头准备离开的琉月,突然停下了脚步,重转头朝火光明艳的方向看去。

  那耀入白昼的火光下,那躺在火焰旁的蒙面黑衣人衣襟被火势和秋风微微吹拂了起来,露出了下面衣襟的yi个角。

  铁黑的颜色,角边带着点红色。

  轰,琉月yi眼扫见,整个脑子轰的yi声,炸了。

  铁衣军服,那是禁军的颜色,那是禁军的服饰。

  拳头yi下握紧,要杀她的不仅是右相,还有

  “主人。”杜yi眉头yi下就皱了起来。

  禁军分两势力,yi股归轩辕澈执掌,只有很小的yi部分是归王上轩辕易掌管,那是轩辕易的贴身力量,就是轩辕澈也命令不了。

  而现在这有红色边角的禁军势力,那是轩辕易的

  难怪训练有素,难怪yi个文臣的右相,那里来的这么多高手,原来是有人给与了他权力,给与了他帮助。

  握着匕首的手几乎咔嚓作响,轩辕易,轩辕易。

  满天妖火,不大,却熏的琉月几乎眼红如血。

  她不怪他们,她不怪他们,他妈的,她怎么可能不怪他们,她那里对不起她轩辕易,那里对不起他天辰。

  她yi直没吭气,是怕轩辕澈不好做,yi个个还真把她当软柿子捏了。

  唰的转过身,琉月什么话也没说,朝着天辰皇宫的方向就冲了去,是可忍孰不可忍。

  夜色越发的浓郁了,初秋的风并不寒,可此时却有点渗人骨头的寒。

  天辰皇宫天陈宫中。

  “轩辕澈,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轩辕易yi下站了起来,满脸的不敢置信和愤怒。

  轩辕澈也刷的yi下站起身,眉眼中全是寒气:“我在说yi次,这件事情我会解决,天辰是我的,琉月也是我的,这两个,我yi个也不会让,yi个也不会放,我自有我的安排。

  祸起萧墙10

  父王,你好好做你的王上,有我在,天辰绝不会亡。

  你最好也别在暗地里做什么手脚,我没动手,月儿没过问,并不代表我们就什么都不知道,父王,你别逼我。”

  阴冷的话让轩辕易打了个寒战。

  “这话就此作罢,若是在让我听见yi次,父王”

  “王爷。”轩辕澈决绝的话还没说完,彦虎突然无视天陈宫门口的守卫,快速冲了进来,附耳在轩辕澈耳边快速的说了几句。

  “砰。”轩辕澈刹那之间yi脸狂怒,手yi翻,yi掌击打在身边的案几上,那檀木案几立刻被碎裂成几块。

  “好,好,真是我的好父王,好外公。”

  森冷之极的扫了yi眼轩辕易,轩辕澈转身大步就朝外奔了去,黑红色的身影带着yi身的杀气和狂怒。

  轩辕易yi屁股坐在龙椅上,那yi眼,含着多少的怒,就含了多少的心伤,他的王儿

  “唉,澈儿,父王是为了你好。”伸手支着额头,半响后,轩辕易深深的叹息了yi声。

  “与其以后等感情在无法割舍的时候失去,不如今日就这么罢手,那样,孩子,你会好受点。”

  轻轻的几乎喃喃自语的低喃,没有人能够听见。

  叹息半响,轩辕易手腕微动,yi道金牌令箭从衣袖里滑了下来,重重的落在了地上,在静寂的天陈宫中,绽放出清脆的响声。

  轩辕易打了个冷战,看着脚边的金牌令箭。

  相当的精美,不新,带着点陈旧,带着点历史的年轮。

  但是仅仅yi只金牌令箭,却散发着无与伦比的肃穆和威严,那不是天辰所拥有的,也不是七国所能拥有的。

  那是

  俯身捡起地上的金牌令箭,轩辕易紧紧的握在了手里。

  祸起萧墙11

  在看见琉月真面目的那yi天,他就知道迟早这yi天要来,只是没有想到这么快。

  原本还想琉月给轩辕澈留下个孩子,还想两小可以好好的恩爱几年。

  却没想到,这个节骨眼上,他们来了。

  他们来了。

  “王上,休息吧,夜已经深了。”首领太监轻轻的走了进来。

  轩辕易抬头看了眼天陈宫外的天空,夜,已经很黑了。

  浓重的水汽在空中蔓延,今夜好似要下雨。

  “你下去吧,寡人在等人。”轩辕易重坐回来高高的龙椅,缓缓的道。

  那太监首领闻言,微微鞠躬轻轻的退了出去。

  今夜,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夜色弥漫,天幕漆黑重重,乌云笼罩住夜空,本应秋高气爽,群星闪烁的天幕,黑的沉重,黑的压抑。

  疾奔而来,迅猛而去。

  两道身影在漆黑的天幕下,yi左yi右,仅仅隔了yi条街道,yi个朝着皇宫冲来,yi个朝着右相府冲去。

  擦身而过。

  在那漆黑的天幕中,朝着两条不同的方向,越行越远。

  水汽,越发的浓重了。

  越过重重精美宫殿,琉月满身杀气的冲入灯火辉煌的天陈宫。

  “砰。”yi脚踢开虚掩的天陈宫大门,琉月yi脸铁怒的对上天陈宫中,那高高在上坐在龙椅上,好像正等着他的轩辕易。

  “你来了。”轩辕易抬起头看着yi身怒火的琉月。

  握紧了手中的匕首,琉月逼进天陈宫,血色的双眸冷冷的看着yi派平静的轩辕易:“我有那点对不起你天辰?对不起你轩辕易?别人都还没打进来,你就要杀我,啊,你就要杀我。”

  铁血的容颜,带着绝对的愤恨,那里面最深处却夹杂着yi抹伤怀。

  “流言蜚语,我可以不计较,小动作小闹腾,我也当没看见,为了自己的家国,愤怒下的情绪波动,我能够明白也清楚。

  祸起萧墙12

  我不跟你们闹,也不跟你们对着干,我等,我等轩辕澈安抚了天下,我等你们消除害怕,静下心来。

  委屈,咒骂,我受了,我相信我会和轩辕澈迎来风雨过后的彩虹。

  但是我没想到,居然迎来的是你们的利箭,你是轩辕澈的父王,你叫他情何以堪,情何以堪。”

  冰冷的声音,yi字yi句,却字字都是那尖锐的刺,刺伤了别人,更伤的却是自己。

  紧跟在琉月身后的杜yi,紧紧的矗立在天陈宫门口,把守着这里,今日就算他的主人翻了天,他也会跟着冲。

  “不要激动”

  “不激动,他妈的,今天让我杀了你,我看你激不激动。”琉月银牙几乎咬的咔嚓作响。

  轩辕易见此站起身来,看着琉月缓缓道:“你跟寡人来,寡人给你看样东西,你就会明白。”

  说罢,也不等琉月多言,起身使劲按了yi下龙椅的扶手,那高高的白玉台后,yi阵咔嚓声响,后面的墙壁缓缓露出yi道门来。

  轩辕易当即转身当先走去。

  琉月见此强制按捺下yi腔怒火,跟着轩辕易就朝那暗门中走去。

  轩辕易都不怕,她怕什么。

  她倒要看看到底什么东西,让他们非要杀了她?到底她会明白什么?

  yi道深深的阶梯铺陈下去,沿途柔和的夜明珠光亮,把yi切都照耀的纤毫毕现。

  很小巧的yi座密室。

  没什么繁复的陈列,也没有什么珠光宝气的宝贝,更加没有什么灵丹妙药,金沙银粉,很简单,甚至很简陋。

  进入密室,琉月还没有注意到其他东西,眼光就被密室最当中的yi幅画像吸引住了目光。

  美目盼兮,巧笑嫣兮,倾国倾城的美人正坐卧青松下,小桥流水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