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西,就她今日想起了,挂着根鱼竿,跑这里钓鱼,沿途太监宫女的过往无数,还真没人敢质疑yi声。

  “主人。”慢条斯理的品钓中,杜yi无声无息的靠近了过来,附在琉月耳边低言了几句。

  轩辕澈开始动手了。

  “喔。”握住鱼竿,琉月笑眯眯的yi抬杆,yi尾肥大的锦鲤,活蹦乱跳的被钓了上来。

  “别人的东西不能贪吃,会丧了命的。”琉月拔拉着鱼竿上的锦鲤,笑的阴险冷酷。

  yi边伸手朝杜yi做了几个手势,杜yi立刻yi低头领命而去。

  她不怪轩辕易和陈贵妃等,他们各自站的角度不同。

  古时候yi夫多妻,以联姻稳固地位,拉拢关系,太普遍了,没有人会认为不妥,多yi个女人而已,但是她容不了,这yi次她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在有下yi次,就别怪她翻脸不认人。

  “翼王妃,王后请你去量大婚的喜服。”

  “好。”干脆利落,提着鱼竿就走,今日这尾锦鲤不错,去母后那里烧来吃了。

  八方汇聚11

  抢别人东西的下场,就该跺来吃了。

  桂子香味扑鼻,金秋好时节。

  天辰翼王和小王妃回归的消息快速的散播了出去,天辰国都立刻yi片欢腾,他们的翼王和那厉害的小王妃回来了。

  同时,那yi直被阻断了路无法进国都的雪圣国送亲yi行,也在这回归并要与琉月大婚的消息中,修好了路,朝着天辰国都而来。

  清风送爽,yi切看上去都很美好。

  “报,晋城八百里加急。”早朝上,群臣正在商议大婚之事,yi道焦急的禀报声打碎了这yi团喜气。

  “什么事?”站在轩辕易王座下的轩辕澈沉声道。

  “禀王上,南宋国遣来使南宋宰相陪同南宋国十四公主,前来天辰与翼王求亲,此时已经到了晋城。”

  此话yi落,朝堂上的众臣顿时面面相觑,怎么又来yi联姻的。

  轩辕澈眉头yi皱,冷下了脸。

  “送亲队伍,十万南宋兵马,已经调动至我天辰南边边关,离边关晋城仅仅三十里。”

  “十万送亲队伍,这是什么意思?”

  “威胁。”

  “好你个南宋国,居然敢威胁我天辰。”

  朝堂上的众臣在最初的惊讶后,顿时yi个个沉下了脸来,傲云,雪圣,后金,他们天辰惹不起,并不代表你南宋国,天辰惹不起。

  “报,洢水关八百里加急。”未等轩辕澈发话,yi道禀报声紧接着响起。

  轩辕澈顿时眉眼yi立,洢水关,他的几十万虎军镇守在那里,八百里加急,又是出了什么事情。

  “说。”

  “禀王上,傲云国拜帖。”不等轩辕澈发令,来将立刻快速展开读道:“今得悉天辰翼王海外而归,吾皇甚是欣慰,良才难得,不忍受损,大幸。

  八方汇聚12

  我傲云天辰乃友好之邦,虽隔山隔水,却心之所仰,欲结秦晋之好,今特命太子独孤夜偕同五公主前来与翼王轩辕澈yi结两国姻缘,缔造傲云天辰永世友好。”

  沉甸甸的拜帖,让本来就寂静的大殿,顿时只剩下yi片呼吸声。

  独孤夜,轩辕澈拢在袖袍下的手,五指成拳。

  “八百里加急?这是好”轩辕易yi话还没说完,立刻咽了下去,斜眼看了背对着他的轩辕澈yi眼。

  “流川上将军密奏,傲云国陪送护军,四十万,从傲云边关抵至陈国边境。”

  “什么?”此音还没落,右相登的yi下跳了起来,四十万送亲军队,这那里是来送亲,这就是,就是

  “陈国边关,该死的。”轩辕易也坐不住了,南宋十万,他们不放在眼里,这傲云四十万,却

  “澈儿,这”

  手yi挥,轩辕澈面无表情,只脸色沉的如水,冷冷的扫了yi眼殿外的蓝天,沉声道:“慌什么。”

  殿内有丝慌乱的群臣立刻沉静了下来,个个面面相觑,这是逼婚,但是怎么突然间两国都来逼婚来了,这是什么意思?

  “报,赵国开启边关,雪圣国三十万大军进入赵国,言在为七公主添置嫁妆。”

  轩辕易yi个寒战,雪圣国也来了。

  “借口,这是借口。“右相面色都青了。

  联姻,那里需要如斯多的军队前来,这联姻是借口,他们要联手攻打天辰,这是要攻打天辰国。

  “对,是借口,南宋和傲云雪圣他们是yi家的。”

  “天,陈国和赵国借道,那么这两国可能也”下面的话,兵部侍郎有点说不下去了。

  三国以至,两国开道,还有后金yi国。

  “报,傲云国太子亲笔书信,八百里急送翼王亲启。”

  兵部侍郎话音才落下,又是yi道禀报声响起。

  “拿上来。”轩辕澈眼中yi片冷酷,独孤夜,三国其至,除了独孤夜还能有谁动的手脚。

  秋风飞扬,所有的消息好像准备好的,yi起涌向了天辰。

  这天,要乱了。

  江山美人1

  yi纸烫金软帖,上面只有几个字。

  人性是自私的。

  六个字,六个没头没脑的字,却让轩辕澈陡然握紧了手,烫金软帖在那铁怒中,化为蝴蝶,零散的飘落了下来。

  朝堂上的众臣见此都不敢说话,只有点惊恐的看着yi身冰冷的轩辕澈。

  片刻间,yi地的沉默。

  那传信而来的令兵,见此咽了咽口水,不敢看yi脸冰冷的轩辕澈道:“傲云国太子还有口信,护送亲兵,可进可退,端看翼王yi念之间。”

  话音落下,轩辕澈的神态越发的冰冷了,周围的群臣却齐齐提了口气,这真是逼婚的?

  “还没见过逼婚的,不过,这么说来便好解决,翼王娶了就是,我们天”右相松了口气的话,还夹在嘴边,轩辕澈那满身杀气的yi眼,顿时让右相把话噎了下去。

  “本王说过,今生只娶yi人。”冰冷的话,夹杂着绝对的坚定。

  提了口气的群臣听言,无不皱起了眉头,只娶yi人,这

  “王儿,这事情恐怕不是”轩辕易咳嗽了yi声,缓缓的开口。

  轩辕澈未待轩辕易把话说完,手yi挥,直接打断轩辕易的话。

  冰冷而肃杀的眼光缓缓的扫过下方的群臣,眼中冷光yi闪,轩辕澈眉眼中全是铁色:“虚张声势,就能把你们吓成这个样子,我天辰还能指望你们辅助,称霸天下?”

  绝厉的话语,让皱眉的群臣yi下咽下了气去,个个默不作声。

  “哼,三国几十万军队想攻我天辰,调兵遣将,仓促之间,你们告诉本王,这仗怎么打?”

  冰冷的声音,除了冷,还有绝对的沉稳。

  这yi声冷喝下,群臣立刻面面相觑起来,他们陡然yi听三国几十万军队要开拔他们天辰,以yi敌三,天辰那里是他们的对手,自然就慌了。

  江山美人2

  这翼王轩辕澈这话yi问,倒提醒了他们。

  雪圣国。傲云国,南宋国。

  只南宋与他天辰接壤,其他两国要想攻打过来,必须跨过天辰国前的赵国和陈国的境内。

  越境攻打,这不是yi时半会就能筹措的事。

  后备,军需,不是凭空就能够落下来,几十万人马也不是凭空就能飞过来的。

  那需要精密的筹划,岂是说打就能打的。

  能位列三品以上官员的,脑子都不会坏到那里去。

  这yi念转换间顿时明白了过来,这极有可能就是四个字,虚张声势。

  “那万yi”轩辕易揉了揉眉头,眼中还是有yi丝担忧,既然三国都已经开始动,难道真就是虚张声势?

  为了嫁yi个公主过来,做这些虚张声势干什么?保不准是真的想攻打,那联姻只是yi个借口而已。

  “没有万yi。”轩辕澈背负双手,转头看了yi眼坐在龙椅上的轩辕易。

  复转头俯视着下方的群臣,沉声道:“这件事情,本王自会解决,来人,传令边关四大守将,整军严防,启战争准备。

  众武将出列,随同本王商议,余者,退朝。”

  冰冷的命令声下,朝堂上yi众武将立刻大声应道:“是。”

  而yi众文臣见此,齐齐躬身,朝着殿外走去。

  居然就这么听了轩辕澈的话,而忘记了他们的王还坐在龙椅上,还没开口呢。

  打发走群臣,轩辕澈朝轩辕易躬了躬身,随带领着yi众武将就朝御书房而去。

  轩辕易坐在龙椅上,摸着眉心,眉头没有展开。

  大殿外秋色温润,yi地深绿,这应该是yi个收获的季节。

  “什么意思,雪圣国,傲云国,南宋国,起兵要攻打天辰?”琉月坐在案几前,听着杜yi的话,yi下皱紧了眉头。

  江山美人3

  “说不定。”杜yi第yi次没给出准确的答案。

  琉月皱着眉头,手指轻轻的在案几上敲打。

  “这独孤夜好卑鄙,他就是想拆散王爷和王妃,以军力威胁我们必须娶他们的公主,这天下什么时候有这样的事情,嫁不出去了是不是。

  哼,真当我们天辰好欺负,我们王爷是孬种,他奶奶的。”彦虎气的yi脸杀气。

  轩辕澈承诺只娶琉月yi个的时候,他们都在场,这独孤夜如此做,不摆明了就是来拆散他们王妃和王爷的。

  依他们王妃那脾气,他们王爷真要娶了别的公主,那肯定是玉石俱焚的场面,也是他们王爷失去王妃的时候。

  “不止是这样。”琉月摇摇头,满脸琢磨。

  威逼着娶妻,凭这样就想拆散她和轩辕澈,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真逼上门来,yi刀杀了,他们还能怎么样,远在傲云和雪圣南宋,还跑来怎么着了。

  所以,独孤夜既然动了这么大的本钱,那就断然不止是想轩辕澈娶他们的公主,以这样没水准的手段来拆散他们。

  这调兵遣将,独孤夜定有其他的想法,这联姻就是个幌子。

  他们到底想做什么?

  难道真的是想借机围攻天辰?琉月皱起了眉头。

  “王妃,你放心,王爷说了,他只要王妃yi个,管他什么公主兵马的,王爷自会应付,独孤夜顶多就是个虚张声势,不足为惧,王爷让王妃不要担心,先睡。”

  紧跟其后进来的秋痕,恭恭敬敬的朝琉月言了几句,忙又转身行了去。

  连带彦虎也快步的跟了过去。

  屋子里静下,只剩下琉月和杜yi。

  指尖敲打着桌面,琉月看了眼窗外,夜很黑,从来没有过的黑,星空中yi颗星星都没有。

  夜色如墨,让人不心安。

  独孤夜到底想做什么?

  江山美人4

  日子如飞yi般过去。

  琉月没有去问轩辕澈要不要帮忙,这个阶段她也没什么可帮的,她的血影卫是杀手。

  杀人,探听消息,绝对的yi流。

  只是,独孤夜这人只知道来了,具体到了那里,不知道,没有任何的消息,就算想杀了他,都找不到人,藏的很深。

  至于大军,那就真不是她的长处了。

  不过,独孤夜要嫁公主,总有露面的yi天,她不急,她有的是时间,等的起。

  只是,从杜yi那里得到的情报,让她越来越静不了这个心。

  那离天辰国都只有三十里的赫连云召,走走停停,停停走走,快接近yi个月,居然还没走完三十里,就那么拖着。

  而他背后的雪圣国几十万兵马,却以惊人的速度,yi个月时间直接穿过赵国,开始朝天辰东面边关逼近。

  她派的人监视着云召,云召却yi丝异动都没有,悠闲的做他的被监视人。

  而在这yi月时间里,那本来以为是虚张声势的傲云国,几十万兵马,居然真的过了陈国,朝着天辰的边境压来。

  然而,那独孤夜却连人影都还没有见到。

  据收到的消息,他和青莲行的很慢,十日前就从陈国进入了天辰国境,却十日功夫yi百里都还没有走到。

  行踪诡秘难测。

  同yi刻,那南宋国十万大军,压在天辰南边边关前,移动的很慢,但是却在yi步yi步逼近天辰国。

  三国逼近。

  而就在这三国逼近的同时,yi直按兵不动的赵国和陈国,也动了。

  没有什么公主要嫁,也没说什么出兵攻打。

  只放出话来,两国王上要来观礼,带上yi些随身卫队。

  而这随身的卫队,就是二十万兵马。

  那本来就驻扎在天辰和赵国,陈国,边境的大军,也开始逼近了。

  江山美人5

  天辰,三个边关兵士齐集,森严的气氛,直冲苍穹。

  天下风云,朝着天辰汇聚而来。

  只除了那yi直没有动静的后金国,不过这后金国摆明了看戏,反而就连要向雪圣国出兵的动向也没有了,安静,相当的安静。

  相对于几国的逼近,那yi直说的是虚张声势的轩辕澈,却在第yi日接到禀报的时候,就已经调动了边境的军队。

  既然他认为是虚张声势,为什么会yi早就调动军队,这意思

  琉月不懂打仗,几国间的合纵连横,瞬息万变,她也不是很关心,她只关心她的轩辕澈。

  只是这些时日满天乱飞的消息,让她这个不关心局势的人,也开始关心了,而关心的结果就是,感觉很不好。

  “月儿,走什么神?”绑好琉月腰上的腰带,陈皇后看着眉头紧紧皱着的琉月,轻声道。

  琉月瞬间回过神来,淡淡应了yi声:“没什么。”

  陈皇后见此深深的看了琉月yi眼,微笑着道:“这yi身喜服很漂亮,在过十日,我们的月儿肯定是最漂亮的王妃。”

  “母后。”琉月感觉到陈皇后的温柔,轻轻喊了yi声。

  陈皇后听言伸出手揉了揉琉月的头顶,温和的道:“别多想,澈儿既然说他能应付,那就yi定能应付,我们天辰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琉月听言抬头看着陈皇后。

  yi直没有说过她,yi直没有给过她任何的脸色,在听到轩辕澈只娶她yi人的宣言后,接受的最快,最支持的人,她的母后。

  她知道,这yi个月五国上百万军队逼近天辰边关,宫中气氛很浓重,见着她的人,都绕道走。

  就因为轩辕澈那yi句我只娶yi个,就因为她那yi句,我很小气,所以,很多人认为是她影响了轩辕澈,让天辰面对如斯的困境,抱怨声她没听见,不代表她不知道。

  江山美人6

  而这抱怨声中,只有陈皇后yi直如昔。

  清冷的眼蕴满了深情,那是对母亲的爱。

  “为何不反对?”爱中也夹杂着疑惑。

  陈皇后听言拉过琉月坐在她身边,微笑着道:“因为澈儿是我的心头肉,只要他好,他高兴,我就高兴,我希望他幸福。”

  摸着琉月的手,陈皇后叹息yi声道:“帝王家无情,自古皆然,我的澈儿难得拥有这样好的妻子,难得拥有这样yi份真挚的感情,我这个做母亲的很高兴和欣慰。

  孩子,后宫多妃嫔,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这里,太多的勾心斗角,太多的尔虞我诈。

  母后也不想这样yi份美好的深情,在这样的环境中消磨殆尽,既然澈儿铁了心,母后就绝对支持到底,不管前面是多大的风雨,你们两个携手,yi定能够闯过去。”

  温柔的话,荡漾起琉月心底无边豪情,重重的yi点头,琉月反手握住陈皇后的手:“嗯。”

  简短的yi个嗯,却铿锵有力之极。

  嘴角勾勒起yi丝微笑,陈皇后抚摸着琉月的头顶。

  yi时间,两个人都没有说话,yi片寂静,却yi室温情。

  “喂,听说没有,五国大军马上就要攻打我们天辰国了?”寂静中,旁边小厅中有宫女的声音隐隐约约的传来。

  “怎么没有听说,据说边关的人都开始逃命了,全是因为那个妖女。”

  “可不是,若没有那个妖女,我们天辰怎么会有今天,五国围攻,天辰恐怕要亡国,到时候我们都要成亡国奴。”

  “就是,我给你说,你别跟别人说,我是听二皇子他们说的,那傲云国太子明面上是送和亲的公主来,其实是看中了那妖女,这yi次联合其他四国,就是为了夺那妖女。

  而我们王爷不知道被那妖女迷的怎么神魂颠倒了,居然硬是不给,还不娶其他的人,白白给了惹怒了那傲云国的太子,所以才”

  江山美人7

  “乱说些什么,没有王妃,天辰那有今天,还不做事。”正说着,yi声老嬷嬷的喝声,立刻没有了那压低的声音。

  妖女,她居然是妖女?

  琉月此时连生气都有点生气不起来了。

  伸手摸着额头,沉住气,沉住气。

  若不是她当日拼尽全力去救轩辕澈,若不是她在轩辕澈走后镇守边关三年,硬是不让陈国赵国逼近yi步,天辰,那里有今天,那里有今天。

  而现在她居然是妖女,是yi个普通宫女嘴里都能喊出来的妖女。

  “孩子,别气,千万别放在心上,母后会好好处理,绝对给你yi个交代。”陈皇后脸色此时也很难看。

  “我去休息yi下。”琉月压制着怒气,起身脱下喜袍,快速的走了出去。

  在不离开这里,她怕她会冲过去,杀了那宫女。

  快步冲出,差点yi头撞倒正走过来的杜yi和秋痕。

  “王妃,怎么了?”秋痕见琉月脸色很不好看,顿时出声道。

  压抑了下心中的怒火,琉月沉声道:“出宫,逛街。”yi边说,yi边当先就朝宫门的方向走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