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动怒,淡淡的接道:“万里迢迢跑这荒野之地,太子所谓何物?”

  这话问的直接了。

  没想独孤夜却也不回避:“你所图的就是我所要的。”

  蓝色迷情4

  这密林中宝贝不少,但是能劳动两人亲自出马的,除了那两样东西,不可能有其他宝贝。

  轩辕澈yi听知道自己猜对了,当下yi挥衣袍站起,面色yi冷道:“既然如此,我们各凭本事,你走你的路,我过我的桥。”

  他要的无非就是独孤夜那句话,开玩笑,谁跟他们yi路,平白让他独孤夜占了便宜,他还没傻到这份上。

  甩开独孤夜,凭借琉月的本事,甩掉那群食人蚁完全不是不可能,他相信他的琉月有那个实力。

  话音落下,慕容无敌等齐齐站起身来,早就等这句话了,被这独孤夜引了yi群吃人不眨眼的东西追在后面,几人早已经是yi肚子火,此时当着独孤夜的面如此泾渭分明,看他独孤夜还好意思跟他们走。

  这个人虽然冷清,可却极傲然的。

  轻水等四人yi听,顿时齐齐停下撕啃,同时皱了皱眉。

  “大道朝天,我”

  “嗯。”独孤夜冷冷淡淡的话才开口,yi声轻微的呻吟突然打断了独孤夜的话,独孤夜身边那yi直看似沉睡,实则昏迷的女子苏醒了过来。

  抬起头,眉目如画,清幽淡雅,仿若芍药笼烟,纵然yi身狼狈,也不掩盖天姿国色。

  “青莲公主。”慕容无敌微微讶异出声。

  青莲公主,傲云国五公主,传言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是当代的奇女子,今日怎么跟独孤夜跑这地方来?

  起先yi直没注意这被独孤夜提在手中的女人,没想居然是她。

  “醒了。”独孤夜扭头看了yi眼青莲,淡淡的道。

  揉着眉头坐起来,青莲公主yi脸煞白,点点头道:“恩,这怪兽太咦,天辰国翼王。”

  诧异的对上轩辕澈的眼,青莲公主面上yi闪而过惊讶后,很快就平静下来,轻轻站起来朝轩辕澈点点头,微微施礼道:“青莲有礼。”

  蓝色迷情5

  仪态大方,不卑不亢。

  天辰国翼王名震天下,他日绝对是天辰之王,傲云公主虽尊,却也尊不到他头上。

  轩辕澈见此yi挥手,淡淡道:“无需。”

  yi边转头看着yi直没吭声看着远处的琉月道:“我们走。”

  琉月还没答话,那青莲踏前yi步,面色微动道:“且慢,翼王,今在此地遇上,有不有缘暂且不说,我们身后yi直有极危险的猛兽追逐,今番同处yi地,那怪兽想必翼王yi行也看见了,很是凶猛。

  青莲不才,于现下方才想起,在天逸杂谈里面,曾言有物渺小如蚁,成群结队,食yi切活物,所过之处,灭绝yi切,想来应该就是此物。

  密林森广,能遇上极是有缘,望翼王yi行慎重。”

  说罢,朝轩辕澈点点头,很是大方从容。

  此话yi落,轩辕澈顿时yi皱眉,这般言喻忠告,善意提醒,反倒显的他小气了。

  “多谢青莲公主提醒,我王和王妃自能应付。”秋痕朝着青莲yi拱手,接过话沉声道。

  青莲公主yi听微微动容,斜着头看了眼站在轩辕澈身旁,yi直没说话,看着远方的女子,这就是那名动天辰的小王妃?

  打量的眼还没有看透,yi直盯着前方的琉月,突然冷冷的道:“来了。”

  两字yi落,所有人都是yi惊,连还坐在地上yi直没动的独孤夜也yi跃而起,十几人同时转头朝后看去。

  yi片黑色滚滚而来,被他们甩开很远路程的食人蚁,再度追杀上来了。

  “走。”yi字冷抛,琉月转身就朝前奔去。

  眼角都没给那青莲公主yi个,在绝对的危机面前,保命才是最重要的,谁理你什么女人。

  轩辕澈,独孤夜,同时起步,齐头并进跟着琉月就跑。

  蓝色迷情6

  什么桥归桥,路归路,在骤至的危险面前,那就是屁话。

  他们家青莲是博学,可眼前这个琉月好像更是实际派,没什么夸夸而谈,却每行yi步都有她的理由,跟着她,没错。

  轩辕澈顿时瞪了独孤夜yi眼。

  独孤夜却犹如不见,无视。

  两人,心思叵测,却齐头并进朝前跑。

  在这密林当中,若是有机会灭了对方,那简直是yi太完美的事情,神不知,鬼不觉,除yi心腹大患,还有什么是比这好的。

  但是,此时两方人马力量相当,不能全灭就不要动手,否则后果绝对的无法预料。

  因此,轩辕澈和独孤夜,都存着不好的心,但是却轻易绝不动手。

  反而,齐头并进的成了yi路。

  “公主,快,跟上。”轻水yi扯青莲的袖子,塞给青莲yi青碧植物,自己扛起几根,朝前就跟了去。

  那青莲公主见独孤夜轩辕澈,天涯慕容无敌等这些个傲视天下的男人,居然想也不想就跟着那小王妃跑,不由微微眨了眨眼。

  这是怎么的?她怎么昏迷醒来,就都转了性了。

  心中做此念想,脚下到也快,身形yi晃,就跟了上去。

  青莲公主,不会武功,却有yi身不俗的轻功,这也是独孤夜敢带她来的原因之二。

  飞纵而逝,yi群人朝前疾奔。

  “月,有没有什么解决它们的办法,这样跑不是个事?”轩辕澈边跑边朝琉月道。

  这样跑,人总有疲劳的时候,何况这密林危机四伏,yi个不小心,就要交待在这里。

  跑,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彻底的清除身后的危险,才是最根本的。

  琉月头也不回的道:“有,yi把火烧了。”

  此话yi落,轩辕澈,独孤夜,同时沉默。

  蓝色迷情7

  yi把火,很简单,随时都可以放,不过这是连绵万里的千砀山,如此密集的从林和树木枯叶,yi点火,那山风yi起,万里火焰,他们估计就是生出翅膀,也飞不出去。

  “火不行,水,激流大河?”独孤夜冷冷清清的插口道。

  小河灭不了它们,那么大河,波涛汹涌的河水,就算灭不了它们,也会冲去他们身上的气味,没有了气味,这些东西应该掉头而返了吧。

  “三日之内,不会有大河。”

  冷漠而铿锵,yi丝犹豫都没有。

  轩辕澈,独孤夜,同时眉眼微动,琉月怎么知道三日内没有大河的。

  却不知道琉月对雨林很是熟悉,从空中的味道,从地面散发的气息,从土质的软实,以致树木的生长,都可以辨别这yi片区域的地势和河流,那种不是博览群书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可以相比的。

  “前方十里左右会有瘴气,注意。”深深的嗅了口空气,琉月突然大声喝道。

  “是。”秋痕,彦虎,立刻高声答道,就连慕容无敌也应了yi声,在武将的心目中,实力决定yi切,辈分高低全是次要。

  紧跟在几人身后的青莲听言,好生诧异,几步抢上轩辕澈身前,与琉月并肩,诧异的看着琉月道:“你怎么知道?”

  琉月斜眼扫了抢上前的青莲yi眼,懒的理会。

  “味道。”身后,独孤夜冷冷的扔出两字。

  瘴气,瘴气,那是气,是从空中散发出来,有味道可以辨认的,这并不是很难判断。

  “我知道,可是这在十里外啊。”青莲回头看了yi眼独孤夜。

  十里外,有什么瘴气可以蔓延到十里外啊,这太离谱了吧。

  独孤夜听言沉默,这yi点,他也很想知道。

  “月。”轩辕澈此时轻轻叫了琉月yi声,其实他也很想知道。

  蓝色迷情8

  “环境,树种,年轮,土壤,空气。”琉月听轩辕澈喊她,当下直接扔下了这几个字。

  瘴气,不是只有桃花瘴等花树,腐烂沉寂很多年才有,瘴气分很多种,取决的环境也是多种多样。

  生成的瘴气也是多种,有致幻的,有迷情的,有夺命的,yi草yi木不同,瘴气也就不同,不过yi种瘴气几乎不生成两种特性。

  这里树木种类只有yi种,无不是百年以上的年轮,那种香气淡淡约约的散发出来,人畜罕至,落叶堆积,十里之内必有瘴气出现。

  就如那土壤,从湿润程度,可以推断出前方有没有河流,这是yi个道理。

  只是,非普通人能够了解罢了。

  身后,轩辕澈,独孤夜,青莲,听着琉月扔出来这几个字,不由齐齐沉默,眼珠快速的转动出来。

  跟在他们身后的秋痕轻水等人也默不作声的琢磨起来。

  琉月这话毋庸置疑是经验之谈,这样的经验累积出来的结论,可不是那么都能听见,可以学习的。

  十里距离,迅疾而至。

  前方yi片淡淡的天纱蓝,很清淡,很飘渺。

  yi股淡淡的香味传来,相当的清雅,甚是好闻。

  “可能有迷情作用。”琉月嗅了口那香味提点道。

  动作yi致的把手中早握着的药物塞进嘴里,琉月等五人yi丝顾及都没有,就朝瘴气里冲去。

  独孤夜敢来也不是没准备,当下指尖yi弹,几粒药物立刻射入了轻水等四大统领的手中。

  同时身形yi晃,就卡在轩辕澈身前,给轩辕澈前面的青莲递了yi颗药丸。

  轩辕澈见此速度微微yi慢,方便让独孤夜闪过去。

  就这yi让yi进中,并肩的琉月和青莲,齐头并进的独孤夜和轩辕澈,顿时变成琉月独身在前,青莲和独孤夜随后,轩辕澈落后yi步的菱形梯队。

  蓝色迷情9

  淡蓝烟雾飘扬,丝丝淡淡,看起来完全没什么障碍。

  疾步冲进瘴气,几个转身间,琉月只觉眼前突然yi变,那薄薄的淡蓝色瘴气,整个的浓郁了起来。

  顷刻间就变成了深蓝,整个的笼罩在周身。

  眼前yi片模糊,就如那冬日早间的大雾,瞬息之间就伸手不见五指,眼前只有yi片浓郁的蓝色。

  琉月不由微微皱眉,看来此瘴气比想象中还厉害,如此的浓郁。

  脚下不停,琉月反手yi把就抓住身后之人的手臂,拽着他就往前冲,其他人她管不了,轩辕澈她可随时都不能放手。

  不过小小瘴气,慕容无敌等人已经预先准备了解毒药,冲出来应该也没有什么大问题。

  瘴气越来越浓,浓的几乎让人眼前yi片蓝色,什么也看不见。

  那种沉甸甸的感觉,很是不好。

  紧了紧抓着轩辕澈的五指,把轩辕澈抓紧了。

  五指yi收拢,琉月突然心头yi惊,不对,这手感不对。

  yi步停下,琉月飞速的使劲捏了捏被抓住的手,不对,这不是轩辕澈的手,不是。

  她对轩辕澈太熟悉了,这手指yi握紧,立刻就感觉出了差错。

  “轩辕”张口就呼。

  声才出,yi手立刻迅速之极的捂住了她的嘴,同yi时刻琉月也感觉到脑海yi晕,瘴气被吸入了点进入身体。

  紧紧的yi皱眉,琉月推开捂住她嘴的手。

  该死的,怎么是独孤夜,那冰冷的手,那么快的反应速度,除了紧跟着她的独孤夜,不做第二人想。

  甩开抓住独孤夜的手,琉月凝了凝眉,突然蹲下朝地面摸去。

  不能出声,要指明自己在什么地方,也不是就要声音不可。

  摸索着地面,yi地枯叶腐汁,yi块石头都没有,yi处硬地都没有。

  蓝色迷情10

  眉头越发紧皱,琉月站起身,脚尖点在yi地枯叶上,不断的打着拍子,yi下yi下有规律的以脚点在地面。

  树声的沙沙声立刻响起,yi声接着yi声。

  周围风吹过瘴气中的树木,带起yi地沙沙声,却也淹没不了那规律的击打声。

  十声,五十声,yi百声

  没有应答,这轩辕澈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按理说他就跟在后面的,这几步的差别,能远到什么地方去?

  琉月皱了皱眉头。

  就在皱眉中,yi旁yi直静止不动的独孤夜,突然伸过手来在她手臂上划动,先出去在说,五个字清晰的反应出来。

  眉头深深皱起,不爽,不过独孤夜这话也没错,先出去在说,这瘴气这么厉害,还是先走,凭借轩辕澈的本事,不怕他找不到路出来。

  心中闪过此年,琉月满身不爽的抬步朝前走去,身旁独孤夜亦步亦随的跟上。

  而就在琉月感觉到抓错人的时候,身后的轩辕澈也发现,眼前瘴气yi浓之时,他疾步冲上拽住的琉月,不是琉月。

  那种芊芊十指,纤细白嫩,那里是琉月的手,那么有力,那么坚韧。

  立刻摔下握住的手就朝前急冲几步,身前却什么人影也没有,这几步之差,前面的琉月跑哪里去了?

  心中微焦,步伐越发加快,几个闪动间,除了身后紧跟过来的青莲,那里有什么其他人影。

  轩辕澈心知他肯定与琉月走错方位了,虽然大方位没有变动,但是可能岔了。

  “她不会出事。”紧跟上来的青莲以指尖在轩辕澈背上书下几字,轻拍了拍轩辕澈的后肩。

  轩辕澈自然知道凭借琉月的本事,不会出事,不过就是不爽没跟琉月走至yi路。

  当下收敛了不舒服,辨别了yi下方向,抬步就朝前走去,身后青莲公主立刻跟上。

  蓝色迷情11

  瘴气yi瞬间极致的浓郁过后,渐渐的就开始淡薄了起来,微微显露出里面的人影。

  而那淡香却越来越浓郁,几乎如那酒,熏人欲醉。

  那股幽幽的香味,带着勾引,带着迷惑人心的味道。

  从鼻息间荡漾而来,丝丝缕缕的钻入,任凭琉月等吃了解毒药,依然被熏的脑袋发昏。

  看着瘴气淡薄中现出来的独孤夜,琉月就有点冒火,该死的,怎么抓住他了。

  狠狠的瞪了yi脸清冷的独孤夜yi眼,这个人为什么走在他的身后?她的轩辕澈跑哪里去了。

  瞪视中,琉月突然发现yi向清冷的独孤夜,脸颊上隐隐约约浮现yi丝红晕,yi丝被这瘴气逼的微红的色泽。

  这样本淡然的色泽,浮现在冰山yi般清冷的独孤夜脸上,却有点瑰丽的无法言喻的味道。

  冰山上盛开的红莲,足以倾国倾城。

  这男人确实长的不错,琉月心头突然冒出这么yi念。

  念头闪过,琉月陡然皱了皱眉,这个时候,怎么想这些有的没的,看来是迷情香味的作用引致的。

  心中yi下警戒,琉月转身就朝前快步走去。

  丝丝香幽的瘴气弥散在四间,山风吹过,少了那浓郁的熏人欲醉的浓香,再度转换成yi种清香。

  yi种沁人心脾,在不知不觉中会被人完全忽视的香味,那么美好,那么的引人入胜。

  脸颊越来越红了,身体升腾起yi股燥热,很缓慢,几乎让人察觉不到。

  独孤夜很好看,特别那眼黑中带蓝,就像夜晚的大海,那么深邃,那么浩瀚美丽,就跟上轩辕澈那黑中带红的眼yi般,yi个可以沉溺yi切,yi个可以燃烧yi切。

  不过,她还是喜欢她的轩辕澈,独孤夜在好看也yi边去。

  身后脚步声响起,琉月微微侧了侧头,眼角处轩辕澈正快步而来。

  蓝色迷情12

  琉月yi愣,猛的眨眨眼,面前的人怎么是轩辕澈?轩辕澈不是跟自己没走到yi路,怎么走至yi路了?

  眨眼,在眨眼,旁边没有独孤夜的身形,是轩辕澈跟上来了。

  面前的人真的是轩辕澈,那人影微微晃动,有点朦胧,有点虚幻,但是真是轩辕澈。

  热,越发的热了,心痒的犹如蚂蚁在咬yi般,恨不得扑倒眼前这个人。

  看来浓烈的瘴气散去,轩辕澈找上来了。

  琉月心中yi闪此念,是轩辕澈啊,那就没必要控制自己了,迷情就迷情。

  “澈。”轻轻的低叫yi声,琉月转身朝轩辕澈伸出手,凑上前就去亲。

  对象是轩辕澈,自己客气什么。

  而此时,抬脚跟在琉月身后的独孤夜,本极力控制着身上的燥热,保持着神智清醒朝前走。

  突然间,见本来yi脸冰霜的琉月yi下转过头来,笑眯眯的伸过手来,那身子yi下就靠了过来,不由yi愣。

  那股从琉月身上散发出来的草木清香,好生舒服,那浓郁的女儿香,可以醉倒yi切人

  那么美丽妖娆。

  独孤夜心中重重的yi撞,yi下捏紧了手。

  这是他在心中念了三年,yi直没有宣出口的人。

  这般妖娆的朝他绽放笑颜的女人,勾起了自己深藏在心底的yi切。

  清醒的神智,轰yi下,全部销毁在那勾魂yi笑中,那极力控制的燥热,瞬间燎原。

  他要她。

  yi步上前,独孤夜yi把搂住琉月的腰,俯身就朝那凑上来的殷红双唇迎了上去。

  周围淡淡的蓝色瘴气漂浮着,细腻的幽香盘旋在这yi方天际,那么婉约,那么青碧,那么能勾起心底所有的欲念和热火。

  而在这淡蓝前方,漫天的黑色正如潮水yi般而来,杀气腾腾。

  双唇越贴越近,那大手整个的揽在了琉月的腰部,yi丝属于独孤夜独特的冰冷,从手心传递到琉月的腰间。

  弱水三千1

  淡淡的冰冷,瞬间渗透入肌肤。

  在那方炙热中,几乎渺小的让人完全忽视。

  却激的琉月陡然yi惊。

  如斯冰冷,不是轩辕澈的温度。

  迷茫的眼中瞬间yi清醒,眼前那张倾国倾城,与自己咫尺之近的脸,哪里是轩辕澈的脸,那是独孤夜。

  天,不是轩辕澈。

  迷情的眼顷刻间yi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