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家人,是轩辕澈出生入死情同兄弟的人,是能够与她共进退的人。

  她不在是yi个人,她可以试着去相信他们。

  深深的吸了yi口气,琉月扫了yi眼秋痕等人,从牙齿缝中憋出yi句:“我尽量。”

  要覆盖心底深处那根深蒂固的念头,不容易,但是,她会去试着改变,试着接纳。

  “不会有下次,不会有下次。”扰扰头,从惊讶中回过神的彦虎,满脸崇拜的看着琉月,yi个劲的保证道。

  这地方花花草草都要吃人,下yi次,下yi次他家王妃坐着,他绝不站着,他家王妃站着,他绝不坐着,yi言yi行,他跟定了。

  琉月见彦虎满脸崇拜,却也没在多说什么,握着轩辕澈的手,转身道:“走了。”

  “不过,这是个好东西啊,等出去的时候挖点种子,叫想来偷袭的人,防不胜防。”秋痕yi边跟上琉月的步伐,yi边摸了摸下颚道。

  无声无息就被吃了,好东西。

  走在前面的琉月听言,翻了个白眼,冷冷的接过话道:“好啊,食人花至少要吞食吃过十条鲜活的生命才能开出yi朵花。

  十而有yi,也就是十朵花里经过不断的鲜活生命的供养,才能接出yi个绿色的小小果实!

  吃了无数过路的虫蚁鸟兽及人,也吞噬同时结果的另外九杖小果实。

  诡秘丛林11

  到百年的时候,食人花的yi枚绿色果实才会从绿到褐红再熟成滴血的赤红。那时就成了世间珍品。

  到时候,你就可以把它弄回去,杀人于无形了。”

  琉月话音落下,秋痕整个脸都扭曲成了yi团,慕容无敌摸了摸鼻子,彦虎则同情的看了yi眼秋痕,快速的跟上琉月。

  走在前面的轩辕澈见此,顿时大笑出声,握紧了琉月的手,琉月的心情在开始没有在黑暗下去了。

  见轩辕澈笑的高兴,琉月摇摇头,正想说什么,突然yi阵嗡嗡声飞速的靠近了过来。

  前yi刻还在几十丈以外,下yi刻就靠近了几乎十几丈,好快的速度。

  琉月眉头yi皱,眼珠快速的转动了两下。

  食人花开的时候,会散发出yi种特殊的味道,吸引南来北往的昆虫,想乃是有什么昆虫被吸引过来了吧。

  心中念头才yi闪过,那嗡嗡声越发的靠近。

  近的所有人都听出来,飞速而来的是什么东西了。

  “大黄蜂。”轩辕澈脸色yi变,扭头朝前方yi看。

  只见那高大的树林间,远处铺天盖地的黑色正飞速的朝着这个方向涌来,几乎遮挡了那yi方天际。

  看起来几乎有指头粗细的黑色蜂子,铺天盖地。

  “这边。”琉月脸色yi沉,抓住轩辕澈纵身调头就朝另外yi个方向跑去。

  黄蜂尾上针,那可是毒中毒,被刺中个yi针两针无所谓,被这么密密麻麻的黄蜂包围,不死,没天理。

  yi步才冲出,腰上瞬间yi紧,紧接着整个人yi下被压在了yi个宽阔的胸膛上,身形飞纵朝着前方激射而出。

  耳边风声呼呼的吹过,琉月可以很清楚的感觉到轩辕澈的速度。

  “放开。”被轩辕澈紧紧的压在胸膛上,琉月口鼻完全被遮挡住,说的话也含含糊糊的。

  她不是弱者,她能够自己应付。

  诡秘丛林12

  想当年她纵横丛林的时候,轩辕澈还在那里,她那需要被保护。

  “别乱动。”耳边轩辕澈的喝声传来,紧接着腰上的力量越发的紧了紧,整个头面完全被轩辕澈护卫在了胸膛上。

  耳边黄蜂声越来越大,几乎可以听的清楚那翅膀扇动的声音。

  人在快,又岂能有飞行的动物快。

  头面被轩辕澈紧紧的护卫在怀里,整个人被轩辕澈搂在怀中,被压抑住呼吸的感觉很不好受。

  那胸膛很硬,yi点也不柔软,很不舒服。

  但是,却那么炙热,炙热的让人心都能暖起来。

  感觉到轩辕澈倾心相互的心意,琉月缓缓停止了挣扎,放任自己紧紧的被轩辕澈护卫在怀里。

  那胸膛很硬,但是却能够让她依靠,那胸膛不柔软,但是,却可以为她撑起yi片天。

  原来被人保护的感觉很好。

  她从来没有被人保护过,只有她去保护别人。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她,佣兵界的第yi把交椅,不需要人保护,她就是第yi,没有人可以保护她,更甚者没有人敢提这个词,第yi,这岂会需要保护,那是亵渎。

  然而,她不是不想依靠,只是没有人依靠,久而久之,也就完全的傲然独立,也以为自己是不需要依靠任何人的,不需要任何人的。

  只是今日,这感觉该死的好,不关身手的问题,不是不能应对的问题,只是那yi瞬间的反应,那yi瞬间以她为先的感觉,被人捧在手心的感觉,真是该死的该死的好。

  嘴角微微勾勒出yi丝笑容,这个人,真是让她越来越放不下了。

  “笨,放开我,我给你指路。”灿烂的笑颜挂在嘴边,琉月闷声道。

  这丛林他们又不熟悉,乱跑什么。

  她很享受被轩辕澈保护的滋味,不过有yi瞬间就好,现在可不是柔情蜜意的时候。

  诡秘丛林13

  “不用,我找到路了。”低沉的声音响起,轩辕澈抱着琉月如飞yi般而过,身旁黄蜂声嗡嗡大响。

  有伤害,他来就好,不能伤了他的琉月。

  势如闪电,在树梢yi晃而过,急如奔月。

  黄蜂在几人身后黑压压的yi片狂追而来。

  金色阳光下,但见密林中几人在前方风驰电缆yi般划空而去,姿态飘逸,而他们的身后yi大片恐怖的黄蜂,铺天盖地追来。

  疾风中yi阵河水叮咚的声音传来。

  有水,琉月耳朵yi竖,有水就有生路,黄蜂在称霸天际,也下不了水。

  心,顿时就落了,看来轩辕澈不笨,闻的出水息的味道。

  心中正做此念,身上陡然yi凉,轩辕澈已经抱着她,猛的冲入了水里。

  噗通连声,口鼻间瞬间yi片泥土鱼腥味道。

  这yi入水,轩辕澈方微微放松了搂着琉月的手,在水下朝琉月打了几个手势,拽着她就朝前登水而去,身边跟着慕容无敌等三人。

  口鼻间yi片泥土气息,水势浑浊,琉月抬头朝水面看了yi眼,黑压压的yi片,好像晚间来临了yi般。

  无声的yi笑,琉月低头踩水,现在她心情很好。

  就让它们飞,饶它们yi命,下水,可不是唯yi解决它们的道路。

  水波荡漾开去,重重叠叠,水势更加的浑浊了。

  琉月感觉到身边水流的不断冲撞,突然眉头yi皱,脚下没有踩到水底,按道理水势不会如此浑浊,为何?

  波涛荡漾,暗流从远处重重而来。

  不对,这水道有主,这水下面有东西。

  念头才yi转间,暗波汹涌,无数水箭从四面八方射了过来。

  河水瞬间开始剧烈的翻滚,就如那煮沸的水,整个的四溅开来,yi片杀气在河水中荡漾,合围而至。

  狭路相逢1

  拽着她手的大手顿时yi紧,轩辕澈也发现了。

  无声的摇摇头,轩辕澈还是对这雨林不了解,这条河也敢跳。

  反手回握了轩辕澈的手yi下,琉月快速的在轩辕澈的手心里划过几字,另yi手匕首yi扬,yi个翻身就朝那射来的水箭对了上去。

  黑漆漆的水影,逼射而来。

  “轰。”水花四溅,yi庞然大物脑袋yi扭破水而出,张开血盆大口,露出里面白森森的牙齿,朝着琉月凶猛之极的咬来。

  那铁黑色的身影在水面骤然yi划,那黑压压的黄蜂顿时轰的yi声,四散而飞,好像是知道这家伙的厉害yi般。

  鳄鱼,雨林中攻击力最为惊人的物种之yi。

  森严利口当头而来,琉月眼中闪过yi丝冷笑,身形yi缩,yi下沉入鳄鱼的身下,手中匕首狠狠yi划而出,对上了鳄鱼下颚颈项的部位。

  yi匕首刺入,手腕反向yi扭,鲜血瞬间弥漫而出,这里可是鳄鱼嘴薄弱的弱点之yi。

  早在很多年前她就已经摸的极透彻了。

  yi匕首绞杀,琉月看都不看死前发狂的鳄鱼,斜身yi拍水势,转身就对上了另yi条冲过来的鳄鱼。

  而在她的身后,同yi时间,只听砰的yi声大响,yi条鳄鱼被身后的轩辕澈,yi脚踢中腹部,狠狠的踢出水面,飞向半空。

  骇的还停留在天空中的黄蜂,瞬间飞逝,消失的无影无踪。

  也不知道黄蜂怎么怕鳄鱼,按道理说这本是两个完全不想干的物种,谁也威胁不了谁。

  匕首划水而过,在那冲过来想要撕去琉月半边身体的鳄鱼下颚快若闪电的yi划,那yi口咬下来几乎有千斤之力的巨口,被琉月整个的切下了下颚。

  神兵利器,这可是琉月特意打造的。

  狭路相逢2

  手掌在这条狂乱的鳄鱼背上yi撑,琉月yi个翻身就冲出了水面。

  眼光扫过,水面波涛滚滚,无数的鳄鱼正朝着这个方向而来,几乎覆盖了整个这yi片水域。

  那铁黑色的盔甲,在淡淡的光芒中,显的无比的阴森。

  “该死的,这是什么东西?”身后yi声破水声响,轩辕澈满身水花的冒了出来。

  “妈的。”同yi刻,慕容无敌,秋痕,彦虎,齐齐从水中冒出了头来,手中剑光乱颤,身边无数尖牙利口。

  几人都是yi脸微骇,这样凶猛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怎么从来都没有看见过。

  血盆大口,临空狂扑。

  四面八方的鳄鱼飞射而来,那红彤彤的眼睛,散发着看见猎物的幸喜。

  匕首划空,琉月手中的匕首,对上铁身甲胄的鳄鱼,几乎如切豆腐,只见匕首挥动,血色快速的在琉月的身边荡漾了开来。

  双掌yi合,轩辕澈yi把抓住咬过来的血盆大口,双手搬住上下颚,狠命的yi撕。

  只见瞬间剧烈的水花中,那条鳄鱼被轩辕澈,生生用手给撕成了两半。

  而还没等他扔下手中的鳄鱼尸体,左右两方两条鳄鱼已经急冲而至,白牙森森的朝着轩辕澈张口就咬。

  轩辕澈眉头yi皱,手在腰间yi摸,软剑腾空,yi剑刺入右方袭来的鳄鱼,同时左掌yi掌夹带七分内力就朝左方冲来的鳄鱼击去。

  只听砰的yi声大响,两条鳄鱼倒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在了水面上。

  而就在他同时击打两条鳄鱼的间歇,yi条隐藏在水面下的鳄鱼,此时已经急冲至轩辕澈的脚边,张口快如闪电的就咬了下去。

  轩辕澈感觉到水里的动向,顿时暗叫yi声不好。

  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那条潜伏过来的鳄鱼,突然yi阵抽筋就朝着水下沉了下去。

  狭路相逢3

  而就在那条鳄鱼的方向,琉月从水底冒了出来。

  “小心点。”背对着轩辕澈冒出水面,琉月沉声喝道。

  话音落下,不等轩辕澈有任何的反应,琉月突然手中匕首yi横,yi匕首朝着正背对着她激战的秋痕扎去。

  同yi刻,秋痕的背面yi条几乎有三丈长的鳄鱼,砰的从水里冒了出来,朝着秋痕的背心就咬了去。

  匕首划空,yi匕首狠狠的刺入,鳄鱼才抬头,琉月的匕首已经对准了它。

  “夫人。”yi剑削去咬中自己手臂的鳄鱼,秋痕百忙中回头朝琉月叫了yi声。

  眼中yi片感激。

  琉月看见秋痕手臂受伤,那血色正冒出来,不由yi皱眉,快速道:“朝岸上跳,快点。”

  鳄鱼闻不得血腥,要是闻着了,想摆脱它们就更加难了。

  此河流不大,凭借他们的轻功跃过去,应该没有问题,否则,等大批的鳄鱼全来了,想脱身恐怕就没那么容易。

  话音落下,琉月yi个翻身潜入水里,在出头已经摸到了轩辕澈的身边,双腿yi勾勾住轩辕澈的腰,琉月翻身头朝下,厉声道:“跳。”

  yi边匕首挥动,连连对上周围扑上来的鳄鱼。

  轩辕澈听言左掌立刻朝身旁yi剑砍翻的鳄鱼身上yi压,yi个借力就从水里拔了出来,脚下在冲过来的鳄鱼身上狂点,纵身就朝岸边跃去。

  琉月头朝下,双腿紧紧的勾住轩辕澈的腰,手中匕首晃动,直直与轩辕澈脚下踩上的鳄鱼们对上。

  轩辕澈见此,yi丝后顾之忧都没有,飞纵而去。

  几个飞纵间,轩辕澈已经凭空从河中央给跃入了岸上。

  如此短短的时间,他们居然还给微微湍急的河水,冲到了河下游中央去。

  yi个飞身落地,琉月yi个后空翻就跳了下来。

  狭路相逢4

  而轩辕澈却根本没停,手中利剑狠狠的划过眼前的大树,只见剑光闪动中,几块木条已经削成。

  yi剑反扫,轩辕澈看也不看,反手临空就把削成的木条朝后方的河岸中击打过去。

  “踩着过来。”冷酷的大喝,绝对的命令。

  木条破空,堪堪落在身后正从水里跃起的秋痕,慕容无敌,彦虎,等三人的脚下,丝毫不差。

  yi脚踩定在轩辕澈投掷过来的木条中,三人顿时飞纵着就朝岸边扑来。

  每yi纵身要落之时,轩辕澈的木条已经提前yi步破空而来,落在三人的下方,高高在河水之上。

  下方的鳄鱼只能望洋兴叹,根本碰触不到。

  秋痕等的武功有多高,能不能从攻击凶猛的鳄鱼们身上跃过来,没有人比轩辕澈清楚。

  他还是和琉月yi上yi下跃过来的,他们三人那根本不用想。

  飞纵而过,片刻后慕容无敌等三人狂冲上岸。

  “我的老天。”yi步登上岸,不及歇息yi口,彦虎回头看了yi眼身后的河流,顿时惊骇的张大了嘴。

  远处密密麻麻的鳄鱼们已经狂冲而至,这yi整个河面,此时黑压压的全部都是那铁灰色的大家伙。

  若是他们在晚上yi步,此时恐怕面对的就不是那么几条鳄鱼了。

  而他们刚才所在的水位,此时河水剧烈的翻滚着,无数的鳄鱼正在追逐受伤的同伴。

  那尖利的牙齿,那白森森的利口,凶猛的撕去受伤同伴的身体,激烈的拼抢着。

  血色四溅,那混红在那yi份水色间,快速的蔓延开去。

  浓浓的血腥味,弥漫在这yi方整个空间。

  远处,越来越多的鳄鱼正凶猛而来,战团在不断扩张,不断的加大。

  眼角抽了抽筋,慕容无敌摸了yi把脸上的河水,这么大yi把年纪了,还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家伙,如此铁血无情。

  狭路相逢5

  “走,它们会上岸。”站定在草地上的琉月,扫了yi眼翻滚的水面,抬步就朝后面的高坡跑去。

  鳄鱼可是水陆两栖动物,虽然上岸的鳄鱼,没有多大的攻击性,不过也懒的应付,在这丛林中,能保留yi份体力就保留yi分。

  不用琉月多说,轩辕澈等已经看见了那朝岸上爬来的鳄鱼,顿时二话不说,跟着琉月就朝那高坡上跑去。

  高坡,说起来也就是yi土坡,不过在这yi方之间,视野之广,还是可以yi览周围环境的。

  高坡上,琉月迎风站着,扫了眼四周,没有危险,这处不错。

  当下,回过头拉着轩辕澈,细细的打量,现在才有空,也不知道刚才那群黄蜂有没有伤到他。

  “没事。”轩辕澈见此伸手yi边为琉月拧干头发,yi边笑了笑。

  黄蜂快,他见机也不慢,虽然yi头扎进了鳄鱼河,到是没有被黄蜂给追上。

  琉月看了看轩辕澈,确实没伤痕,当下点点头道:“你休息yi会。”边说边转过身,迎风站着。

  随时随地观察周围的yi切,在危机来临之前,做出最敏锐的反应,这才是丛林中的生存之道。

  轩辕澈伸手搂住琉月,突然笑了笑道:“坐会吧。”

  琉月听出轩辕澈话语里的笑意,不由微微转头,有什么好笑的?

  眼光扫过,还没看见身后的轩辕澈,已经扫到旁边站着的三人。

  只见慕容无敌和秋痕还算面无表情,可彦虎则yi脸可怜巴巴的看着她,累的个气喘,却硬是不敢坐下。

  三人脸上都被黄蜂叮了几个包,不致命,不过甚是难看,这么眼巴巴的看着她,怎么看怎么感觉有点可怜。

  琉月见此心中已经明白过来,嘴角顿时扬起yi抹似笑非笑,拉着轩辕澈道:“好。”yi边坐了下去。

  狭路相逢6

  对面的彦虎,秋痕,慕容无敌,见此立刻齐齐的坐了下去。

  琉月都坐了,看来此地没危险了。

  琉月看见三人yi致的动作,微微勾了勾嘴角。

  轩辕澈见此笑着yi边把琉月的头发给她盘上去,yi边道:“这下我的属下都惟你命是从。”

  话声佯装怒气,可那带笑的眼,却述说着他yi点也不介意。

  琉月舒服的靠在轩辕澈的身上,听言回头给了轩辕澈yi个弯弯的笑脸。

  “我很高兴。”搂抱着坐在他怀里的琉月,轩辕澈压低了声音在琉月的耳边道。

  他的琉月救秋痕的那yi幕,他看见了。

  琉月在改变,在开始重视身边的人,这yi点,他很高兴。

  在轩辕澈颈项上蹭了蹭,微微眯了眼的琉月像yi只猫。

  边上的慕容无敌看着靠在轩辕澈怀里的琉月,长长的叹息了yi声,他居然连他孙女都不如了,悲惨啊。

  不过,他这孙女怎么厉害的这么没边。难道是继承了那处的优良血统?

  饶了饶头,算了,反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