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团伙中的yi人了。

  “这是琉月该做的。”琉月yi点也不居功。

  后金国主听言满脸赞赏,真是越看琉月越满意。

  当下笑着道:“很好,这救太子yi命,乃要算大功,不过你初来乍到,还没有什么功绩,已经贵为驸马,在要给你封官加爵的话,恐惹人非议,以后朝臣上你不好处,此事就先记着,以后自然不会亏待了你。”

  琉月闻言立刻站起身道:“这本”

  “流将军,不用推辞,这里都是自己人,这功是要赏的,我后金赏罚分明,有功必赏,有过也必惩。”太子辰飞yi句打断琉月的话,微笑着看着琉月。

  “对,就是这个理。”yi旁的后金丞相也笑看着琉月点了点头。

  年轻人,知人识趣,不居功,不错,不错。

  琉月见话已说道此处,当下也就不客气的道:“那臣叩谢皇恩。”

  “哈哈,这就对了,这才应该是你的性格嘛。”后金国主笑的满脸愉悦。

  寡言少语,冰冷狂傲,这才是琉月,那个天下第yi高手。

  却不知此性情非彼性情。

  辰飞见此笑着轻轻拍了拍手,殿后yi紫色长裙的女子,轻移莲步端着酒壶走了出来,低着头,满脸娇羞的朝琉月走来。

  山雨欲来5

  “将军,请满饮此杯。”轻柔的声音响起,温温柔柔的,几乎让人酥到骨头里去。

  当然,这绝对不包括琉月。

  琉月只觉得寒毛yi竖,看着眼前盛装打扮,yi看就不是侍女的女子,脸颊几不可见的抽动了yi下。

  端着酒杯的手,整个的横在了空中。

  辰飞见此顿时大笑,以为琉月是被美色吸引了。

  戏谑的看着琉月道:“琉月啊,本太子给你选的妻子,怎么会给你选错,你瞧瞧,我这十七皇妹配的上你吧。”

  周围的几大重臣听言,顿时也都齐声笑了起来。

  战乱年代,不拘那么多礼节,什么婚前不能相见,那也是因人而异,至于琉月这种可以栽培的朝臣,那礼节约束也是可以适当的放宽的。

  那十七公主听言越发的低下了头,脸颊几乎红的似火,脚下却微微移动,坐在了琉月的身边,满身温柔的为琉月布菜。

  清淡的幽香扑鼻而来,琉月嘴角yi抽,她讨厌香料,更讨厌这熏的乱七八糟,会让她失去对空气判断的味道。

  但面上却yi片淡然,淡淡的扫了yi眼十七公主,恩了yi声,点了点头。

  周围的群臣见此顿时笑的更加愉快了。

  那十七公主听琉月赞同,不由更加红了脸,神色忸怩。

  这么出色的人是她的丈夫呢,真好。

  灯火辉煌中,琉月yi身清冷,神色不卑不亢。

  那俊美无双的脸庞在璀璨的灯火中,越发的俊美脱俗,yi殿的人都被她比了下去。

  清贵绝伦,举世无双。

  跟着琉月进宫,此时等候在东宫大殿外的杜yi,远远的看着琉月的情景,缓缓的扭过了头。

  盘算着今日回去后要不要找前主人轩辕澈汇报yi下。

  山雨欲来6

  主人这男子打扮会引来无数的狂蜂浪蝶,深闺佳人,若是恢复女子打扮,更不知道要吸引多少文臣俊豪。

  这做男人,吸引女人,这做女人,会引来男人。

  不知道以后他的前主人,需要有颗多么坚强的心脏,才能抵御得了这样无视性别的吸引力。

  抬头看天,杜yi为轩辕澈的未来,鞠yi把同情之泪。

  “来来,在饮yi杯,琉月啊,再过七日就是你和十七公主的大婚,到时候这杯水酒定要喝个热闹。”兵部尚书大笑道。

  “自然。”琉月点了点头后,突然转过头看着后金国主,淡声道:“国主可要来?”

  话音yi落,殿内几人顿时都停止了交谈,看着琉月。

  国主亲自来主婚,这可不是yi般的荣耀,这琉月就算有功劳可以栽培,也未免狮子大开口了吧。

  后金国主闻言也看了琉月yi眼。

  见琉月平平淡淡,yi副并不知道这口开了多大的样子,后金国主突然就笑了。

  这海外来的琉月,果然涉世不深,心情虽然高傲却纯朴啊,那就图个热闹,无妨。

  当下笑了笑道:“好,到时候本王亲来给你主婚。”

  此话yi落,周围几大臣顿时对视了yi眼,没有多话。

  琉月则点点头道:“好,微臣扫榻相迎。”

  辰飞听到此处也笑着插话道:“那我这个媒人,自然也要到场了。”

  琉月闻言轻微yi笑,仿佛比较高兴,那笑脸在灯火中,顿时晃花了几个人的眼。

  能得这yi笑,这去去又何妨。

  只高兴了旁边的十七公主,喜的脸都红了。

  只是没有看见那yi笑后的锐利和冰冷。

  星光璀璨,夜风轻扬。

  宾主尽欢,琉月醉的人事不知的从东宫回到了骠骑将军府。

  夜色中,原来潜伏在她的骠骑将军府四周的西厂中人,在她没察觉中,无声无息的消失了去。

  山雨欲来7

  后金,完全的信任她了。

  回到骠骑将军府,少不得yi阵忙乱后,杜yi方屏除了所有人,让醉的yi塌糊涂的琉月睡下。

  夜色弥漫,渐渐的yi切都静了下来。

  琉月yi个翻身,本来醉的人事不知的双眼,唰的睁开,那眼中那有yi点半点的迷糊,清醒的不能在清醒。

  翻窗而出,夜色中,琉月悄无声息的潜出了骠骑将军府。

  要出自己的将军府,还要如此偷偷摸摸的,估计也就琉月yi个。

  翻墙而出,那夜色下yi身暗红的人,早已经站在了街头拐角,微笑着朝她伸出了手。

  几步近前,伸手相握,两人对视yi笑,转身就消失在夜色中。

  五成商会郊外别院。

  两人才进入屋子,屋外风声劲急,已经有人暗夜如飞yi般前来。

  琉月顿时面色yi沉,反手就要迎上。

  轩辕澈却yi拉琉月的手,轻笑着晃了晃手指,朝琉月示意了yi下里间。

  琉月见此,立知这是轩辕澈在玩把戏,当下yi个闪身就闪入了身后的里屋。

  轩辕澈则依旧还是那黑小子打扮,见此慢条斯理的坐下,执起桌上的茶壶,缓缓倾倒了yi杯茶。

  “砰。”暗夜来人yi点也不隐藏踪迹,砰的撞开轩辕澈的门,yi脸杀气的冲了进来。

  “是你。”yi声绝对惊讶的呼声响起,来人好似相当震惊。

  靠在里屋门上的琉月听言,双眼陡然yi动,斐成列,居然来人是斐成列。

  望着震惊的难言的斐成列,轩辕澈缓缓举了举手中茶杯,淡淡的道:“斐厂主。”

  如此沉静熟悉,这那还是那拍卖场上,青涩焦急的黑小子。

  斐成列面上震惊之色yi收,手中剑光yi闪,yi剑抵在了轩辕澈的颈项上。

  呼呼的杀气犹如实质,屋内的灯火几乎都暗淡了yi丝。

  山雨欲来8

  反观轩辕澈yi脸平静,握着手中的茶杯,看也不看颈项上的长剑yi眼,悠闲自在的喝着茶。

  “解药拿来,否则老夫杀了你。”声色俱厉,夹杂着冲天的怒火。

  “有佛落花在手,还有什么解不了的。”轩辕澈慢悠悠的放下手中的茶杯,淡淡的抬起头看着眼前yi脸杀气的人。

  但见斐成列yi脸铁青,不说这话还好,yi说这话,那双眼几乎要喷的出火来,狰狞的摸样好似要把他剥皮抽筋。

  “拿来。”斐成列双眼血红,手中剑尖yi紧,就逼上了轩辕澈的颈项。

  佛落花,居然还敢提佛落花,那就是yi株毒花,yi株会要了他儿子命的毒花。

  这个黑小子,是他,居然是他,原来yi切都是阴谋。

  牙齿咬的咔嚓作响,斐成列双眼几乎要喷出血来,从yi开始这个黑小子就在算计他。

  “斐厂主手稳点,我死了不打紧,你儿子七天之后,肌肤yi寸yi寸腐烂,筋脉yi寸yi寸断裂,历经七七四十九天才死,这样的滋味,啧啧”

  轩辕澈微微摇了摇头,啧啧有声。

  斐成列听之几乎心都炸了,那手却开始抖了起来。

  他只有这yi个儿子,最钟爱的儿子,在天辰唯yi带出来的儿子。

  今日,从后金国主那里讨来了指甲盖那么小的yi丝佛落花,为他儿子斐严吃下,原以为马上就好,那想反而昏了过去,人事不知。

  他还以为是佛落花效果就该是这样,那知道是这黑小子在里面捣鬼。

  轩辕澈见此yi指弹开斐成列的长剑,斜斜的靠在了椅背上,慢条斯理的看着斐成列道:“佛落花,万年才得yi株,真当街边到处都可以捡啊。”

  说罢轻扬了扬眉,yi脸平庸,但是那妖娆风华却在不经意间露了出来。

  山雨欲来9

  斐成列yi听那牙咬的咔嚓作响,五指紧紧握成拳头,yi片静寂中,只有那骨头摩擦的声响。

  深深的吸了几口气,斐成列突然yi拍桌子坐下,面上恢复沉静,冷冷的看着轩辕澈道:“你叫我来,到底想干什么?”

  今日,入夜,正当他不知道怎么处理斐严的情况时候,他那石头堡垒中,居然莫名其妙多了yi封信。

  yi封揭露斐严服用了那yi点佛落花,不但不见好,却反而变的更莫名其妙的样子的来由。

  佛落花,那里是什么佛落花,那完全是假的,假的。

  “爽快。”轩辕澈见此冷冷yi笑:“这才应该是西厂厂主的风范。”

  “废话少说,你到底想干什么,说。”斐成列脸色青的不能在青。

  在朝廷上混了这么久,也不是白混的,他跟这黑小子无冤无仇,这明显设计来匡他,绝对不会是跟他有什么过节,定然是有他们办不到,要他出面办理的事情。

  不过,要是让他知道,这对面的人,是与他有血仇的轩辕澈,不知道他会怎么想。

  撑起身,轩辕澈很悠闲的为自己斟了yi杯茶,轻轻品了yi口,缓缓的道:“早就该这样直接了,好,我也不跟你废话,那三国山河图你给我拿来,我就饶斐严yi命。”

  “什么?”斐成列yi听轩辕澈此话,面色瞬间大变yi下就站了起来。

  “你到底是谁?天辰?陈国?赵国?你是哪国的人?”斐成列面色整个的扭曲了起来。

  这已经不是私人恩怨,这是要他出卖他的国家,要他当j细啊。

  轩辕澈看了斐成列yi眼,冷冷的yi哼:“看来厂主这么几年缩在西厂里,脑子生锈了。”

  被轩辕澈重重的讽刺了yi句,斐成列不由咬紧了牙,缓缓的重新坐了下来。

  山雨欲来10

  他是问的莫名其妙了,谁会给他说他是哪国的,就算说了,也必定是假的。

  “不行,换yi个。”

  “可以,你回去给你儿子收尸吧。”

  轩辕澈品着手中的茶,回答的也相当的干脆。

  斐成列面色顿时越发的难看起来,紧紧的盯着轩辕澈,如果眼光可以杀人,轩辕澈早已经万箭穿心。

  轻轻吹了口漂浮在茶面上的茶叶,轩辕澈看也没看斐成列,缓缓的道:“后金在好也不是姓斐的,今日有用是西厂厂主,他日无用阶下囚,儿子,可只有yi个。”

  轻飘飘的话不带任何的重量,却压的斐成列yi瞬间yi口气憋在心里,怎么也松不下去。

  是的,儿子只有yi个。

  若不是因为儿子就只有这yi个,他会甘冒如此危险孤身赴约。

  儿子,他只剩下这yi个儿子了。

  冷冷的对持,屋中陷入yi片死yi般的沉寂。

  半响,斐成列重重的出了yi口气,面上好似yi瞬间老了好几岁。

  伸手揉了揉眉心,沉声道:“山河图没有在我那里,前几日秘库被人闯入,国主就把山河图收入了皇宫。”

  “我知道。”轩辕澈yi点也不质疑斐成列的话。

  若不是因为他没有在他的秘库中找到,他怎么会来玩这yi手请君入瓮。

  琉月不熟悉阵法,可不代表那样普通的阵势,可以困的住他。

  斐成列yi听不由骇然的看了yi眼轩辕澈,后金国这么多代厂主打造的堡垒,居然在无声无息间就被人入侵,还yi丝痕迹都没察觉到,这

  短暂的骇然过后,斐成列又收敛了脸上的神色。

  早该想到了不是,在看见那出现在他的床上的信的时候,就该知道,他今日面对的应该早超过了他的认知。

  山雨欲来11

  “我说过,我要那份图,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我只要结果。”轩辕澈把玩着手中的茶杯,冷冷的看着斐成列。

  不管你是偷,是抢,是调包,还是怎样,反正只要结果。

  无形的威压散发出来,整个屋中的空气,在不知不觉中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

  斐成列打了个寒战,紧紧的盯了轩辕澈yi眼。

  半响,yi咬牙像是下了决心,唰的立起看着轩辕澈道:“好,我应了,不过我的儿子若有半点损伤,就别怪我鱼死网破。”

  “yi手交钱,yi手交货,只要你图到,解药自然就到。”轩辕澈扫了yi眼斐成列。

  冰冷的眼中寒光yi闪,再度道:“记住,七天,你只有七天的时间,时辰到了没拿到,不用我多说,拿来的是假的,也不用我多说,斐厂主这么精明的人,自然知道下场如何。”

  说罢yi挥手淡淡的道:“恭候你的佳音。”

  斐成列此时仿佛破釜沉舟,定下了决心,面上也没有什么犹豫不决的神色了,也不多话,yi转身就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中。

  后金国重要,称霸天下也重要,但是他的儿子更重要。

  七天,七日后却正是琉月大婚的日子。

  看着斐成列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下,轩辕澈嘴角缓缓勾勒出yi抹冰冷的笑,那是猎人捉住狐狸,却并不在第yi时刻杀死,要好好玩弄的笑。

  冰冷彻骨,血腥冷酷。

  天辰翼王冷血无情,这并不是传言有虚。

  琉月推开门靠在房门上,看着轩辕澈的笑容,抬头望了眼黑夜。

  她可以想象,当斐成列知道他面对的人是谁的时候,在为谁做事的时候,那种惊恐骇然的神情,那种死了都会后悔不已的绝望。

  yi定相当的美好,她期待着。

  山雨欲来12

  “狐狸。”靠在门边看着轩辕澈,琉月眼中涌现出灿烂的笑容。

  轩辕澈听言浑身的冷酷尽收,笑着站起身来,走至琉月身前,自然的拥住琉月笑道:“yi剑杀了多没意思,让他出手,我们省时省力。”

  琉月听之笑着靠在轩辕澈的胸膛上,老j巨猾,不过自己真喜欢这老j巨猾。

  没有问轩辕澈会不会真给解药,无妨,轩辕澈给了,还有她嘛,反正轩辕澈饶过,她可没说饶过。

  “对了,那佛落花怎么弄的?”琉月抬起头看着轩辕澈,她对这个极有兴趣。

  轩辕澈听言顿时哈哈大笑,搂着琉月坐至床头,笑道:“佛落花,那有什么佛落花,不过是清牵花而已,长的与佛落花极是相似,不过yi则是药中珍品,yi则剧毒无比。

  我起先也分不清楚,在海外第yi次见的时候很是激动了yi下,最后才知道那是毒花。

  这次回来的时候,就弄了些这些东西带回来,没想正好派上用场。”

  佛落花有冰则可以长久的存放,后金国就算得到了这花,yi时半会也不会着手调配,万yiyi个配药药材不够好,那就毁了这万年难得的佛落花了。

  因此,他算准了,斐成列yi定会讨过来yi小点给斐严用,其他的则不会动用。

  其他人,中不中毒无所谓,斐严,yi定要他毒上加毒,让斐成列这只缩在乌龟壳里的家伙,自己送上门来,任他宰割,已解他心中之怒。

  轻笑着解释,轩辕澈那眉眼在琉月的眼中,真正像是yi只狐狸,不,不是狐狸,是狼,狡猾的狼。

  不过,她喜欢。

  “对了。”轻笑声中轩辕澈突然搬正琉月的脸,上上下下的仔细打量起来,没说起海外到还忘记了,此时yi说起,才突然想起这事。

  琉月见此扬眉道:“怎么?”

  山雨欲来13

  好生看了琉月几眼,轩辕澈微微扬了扬眉道:“我怎么觉得你长的和有个人很像。”

  那日刚回来的时候,夜色中没有看太清楚,也因为情绪太激动,忽略了琉月的容貌。

  前两日拍卖场中看见,才细细的打量了yi翻,这才瞧出有点苗头。

  “像别人,你不说她像我。”琉月yi挑眉,瞪着轩辕澈。

  轩辕澈顿时失笑:“应该比你大。”

  “谁?”琉月瞪着轩辕澈。

  轩辕澈想了想,在看了看琉月的侧脸,沉吟道:“不知道,我只看见yi个侧脸,隔的也远,不过就是感觉你两有点像。”

  琉月见轩辕澈并不是心中有了什么想法,纯粹就是因为像才出此言,当下浑然不在意的挥了挥手道:“像就像。”天下人相像的多了。

  yi边yi指头点着轩辕澈的胸膛,沉声道:“记好了,我的。”

  要是因为像就给她起了什么别样心思,那看她怎么收拾他。

  霸道的话顿时让轩辕澈大笑了起来,好霸道,不过,他真喜欢这味道,三年都没感觉这滋味了。

  他的小王妃,依如昨昔啊。

  当下也yi指指着琉月道:“记好了,我的。”

  琉月伸手握住那手指,轩辕澈反手握住琉月的手,暗红对上黝黑,yi切尽在不言中。

  室内,yi片柔情蜜意。

  那像不像,像谁,早已经抛诸脑后。

  七日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