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天地间自然之美,超越yi切。

  在这分天然之美中,琉月和轩辕澈的楼船正悠闲的驶来,慢悠悠的,好似春来踏青yi般享受。

  “萧太后的消息还挺灵通的。”

  坐在船头藤椅上,轩辕澈把玩着手中的夜光杯,看着那yi坛通红似血的美酒,扬眉笑道。

  这才进入北牧海域没几日,萧太后派人送来的美酒就到了,显然他们的行踪,萧太后还真是yi清二楚。

  琉月坐在轩辕澈的身边,身子斜靠着轩辕澈,品了yi口手中的葡萄酒,举杯对着那金色的阳光。

  看着那阳光穿透夜光杯,里面的葡萄酒浩美如血。

  嘴角微勾的道:“正好,这酒感觉不错。”

  旁边围桌而坐的彦虎和秋痕听言齐齐笑了,彦虎深嗅了yi口杯中酒香,笑着道。

  澈月大怒4

  “可不是,这等闲暇时候,萧太后送来这个,真正是大和我们心意,我还盼着她在多给点呢。”

  秋痕闻言大笑:“葡萄美酒夜光杯,这听说可是漠河那边才有的好东西,yi瓶已经是难得之物,你还想多点。

  萧太后要是知道,肯定揍死你。”

  话音落下,边上的其他人顿时大笑。

  轩辕澈弯起嘴角笑看着桌上yi溜六只夜光杯,这乃yi套,精工细作,巧夺天工。

  比他天辰国库中收藏的那两只不知道好到那里去了。

  萧太后也真舍得,为了配这葡萄酒,弄来这么好的夜光杯。

  “这日子过的,悠闲啊,真舒服。”彦虎品着酒,yi边摇头晃脑的赞叹。

  秋痕见此笑了笑慢条斯理的道:“那就多悠闲两日,以后就没空悠闲了。”

  “这话怎么说?”彦虎诧异。

  秋痕把玩着酒杯笑看了不动声色的琉月和轩辕澈yi眼,笑眯眯的道:“皇子和公主殿下去了漠河。

  我相信凭他们的本事,等我们到了漠河过后,等待我们的绝对不是悠闲和称赞,定会是yi堆烂摊子。”

  此话yi出,彦虎哑言,轩辕澈和琉月则对视yi眼,眼中齐齐闪过yi丝无奈的笑。

  那两个混蛋,他们都有心里准备了。

  “陛下,皇后,飞鸽传书。”

  就在围桌品酒的四人齐齐无语的当口,杜十yi出现了,手中拿着的是杜yi和云召同时传来的消息。

  轩辕澈和琉月闻声同时伸手,yi人取过yi件,开始展开观看。

  “不知道这臭小子又”琉月展开云召的信件,yi句微笑多与无奈的话还没说完,声音嘎然而止。

  紧接着那微笑的脸,开始以yi种很缓慢,但是却绝对危险的姿态,开始缓缓的沉了下来。

  yi脸微笑等着琉月和轩辕澈笑骂两小的秋痕和彦虎,见此缓缓的坐直了身体。

  看着琉月的脸色以绝对缓慢但是却绝对清晰的颜色转换。

  澈月大怒5

  淡青色——深青色——桃红色——火红色——月白色——冰白色——浅黑色——锅底黑

  秋痕和彦虎惊恐了。

  他们见过琉月盛怒下的脸色变幻,那是直接过渡。

  却从来没有见过琉月如此具有显著颜色转换,却缓慢的反而越发让人感觉到寒毛直竖。

  这样的脸色变幻

  秋痕和彦虎开始屏气凝神,凭借他们的经验,这绝对是三十级海上龙卷风的爆发前兆。

  “砰。”而就在他们两对琉月的惊恐中,先前嘴角还微勾,yi副心情极好的轩辕澈。

  此时面色不动什么表情都没有。

  真的,没有什么面沉如水,没有什么脸色铁青,而是yi种空白,完全空白的表情。

  但是,轩辕澈握在手中的夜光杯碎了。

  秋痕和彦虎瞪大了眼,看着那碎裂在轩辕澈手里,却被他的内力包裹着没有掉下来。

  反而被轩辕澈以捏泥土的姿态,缓慢的,翻来覆去的捏。

  只见那夜光杯被残忍的损坏成了粉末。

  不正常,太不正常了。

  危险,绝对危险。

  彦虎和秋痕对视了yi眼,各自严密戒备。

  他们从来没有看见他们的帝后是这种表情,这

  “砰。”轩辕澈yi巴掌把手中的飞鸽传书拍在了桌面上,冷酷异常的站起身,沉声喝道:“提速,三日内必须给寡人到漠河。”

  三日,彦虎和秋痕顿时跳了起来。

  这至少还有上千海里,三日怎么可能?难道皇子和公主出事情了。

  当下也顾不上犯上,立刻取了轩辕澈扔下的飞鸽传书看去。

  “成亲”诧异的声音。

  “洞房”声音拔高。

  “恩爱”声音尖细如针般刺耳了。

  “春宫图”万物寂灭,只余那直破苍穹的尖厉嗓音。

  彦虎和秋痕捧着那飞鸽传书,风中凌乱了。

  就在这凌乱中,琉月缓缓的起身,面无表情的yi拳头砰的yi声砸下,那檀木桌和桌上的夜光杯,立刻全被碎成了残渣。

  琉月继续面无表情的转身离开,只那海风中传来冷酷之极的大吼:“欧阳于飞,不把你碎尸万段,我他妈跟你姓。”

  第2000章:男人本色1

  悠闲如踏青般的船只从惬意游玩的慢速,到快如利剑的急冲,只是瞬息之间的变化。

  但见那蓝天白云底下,碧波荡漾之中。

  那精美的楼船,以yi种诡异的杀气和恐怖的速度,破开巨浪,朝着漠河的方向狂驶而去。

  阿弥陀佛,愿上帝保佑所有将被这艘船的主人,波及到的人和yi切生物。

  怎么说,上天也是有好生之德的。

  而这个时候,欧阳于飞也收到了云召的飞鸽传书。

  本来云召是不给欧阳于飞传信的,免得这个人太精明,跑了。

  不过后来仔细斟酌了yi下。

  为了避免收到消息后,来的太快的琉月和轩辕澈没有抓到罪魁祸首,因而迁怒他们,这就是很不好的事情了。

  因此下,云召相当好的择其精要给欧阳于飞传了yi封信。

  “被抓去成亲?三天后大婚?”

  斜靠在船尾,欧阳于飞看着手中收到的飞鸽传书,yi张嘴几乎直裂到耳边去。

  “哈哈,这感情好,有好戏看,有好戏看,船夫快点,加速,三天之内给我到漠河港口。”

  欧阳于飞激动了,这可是从来没有看过的好戏呢。

  怎么能够少了他,怎么能够。

  当下yi边催促船夫,yi边挥毫回信,千万别阻止,等我来,我马上就要到了,谁阻止了这大婚,我跟谁急

  飞鸽飞旋,冉冉而走。

  欧阳于飞yi腔喜悦,坐立难言。

  却不知道云召肯定不会阻止,也肯定会等他的,开玩笑,没有欧阳于飞到来,这好戏怎么开场啊。

  小船,乘风破浪,快速前进。

  三天,这真是yi个好数字。

  前方迎接他的肯定是yi个分外隆重,分外隆重的典礼。

  就不知道是拨皮还是抽筋或者剁成丸子了。

  夏日天白,美丽异常。

  话说琉月轩辕澈和欧阳于飞收到飞鸽传书,以同样的速度两样的心情,昼夜兼程的狂冲而来。

  第2001章:男人本色2

  而显然,轩辕玄完全没有感觉到yi点杀气逼近的危险,此时,正满面微笑的从沉醉中醒来。

  不知道该说这轩辕玄是天生可以喝酒的酒神?

  还是身体具有醉酒免疫力的强悍体魄。

  总之,从沉醉中醒来,轩辕玄没感觉到yi点醉后该有的头疼发软的,反而像睡饱了,精神抖擞之极。

  睁开黑漆漆的大眼睛,轩辕玄伸了yi个懒腰坐起。

  然后动作定格,轩辕玄保持着伸懒腰的姿态,大眼睛眨啊眨的看看四周,望望墙壁

  四面精铁栏杆,地下稻草两把,外面刑具森然。

  “这是什么地方?”轩辕玄诧异了。

  没道理他睡了yi觉后就自己跑这里了?他记得他没有梦游症状的啊,这是怎么回事?

  “天牢。”隔壁房间传来yi冷淡的声音,男人婆。

  轩辕玄听言眨巴了yi下大眼睛,转过头去看着隔壁牢房里的男人婆,见男人婆靠在墙壁上,正没什么表情的看着他。

  “天牢?”轩辕玄yi骨碌爬了起来。

  小脸蛋上惊讶极了,怔怔的看上去有点失魂落魄yi样。

  男人婆见此不由微顿了yi下,就想站起来朝轩辕玄走去,这孩子还太小,就算聪明点,也没见过这样的世道,估计是怕了。

  “怎么,知道怕了?”

  那想男人婆还没站起身过去安慰,轩辕玄的另yi边隔壁传来yi嘲讽的声音,轩辕玄转头,红衣女人。

  只见那红衣女人盘膝坐在稻草上,正以手臂支着下颚,冷冷的看着他,眼光中有杀气。

  要不是这个混蛋,她怎么会在这里。

  身为长公主,被下到天牢,还是那么委屈的罪名,想想都冤,红衣女人越发对轩辕玄没好气。

  感觉到红衣女人的杀气,在看看这摆设,轩辕玄明白了。

  这事儿放其他孩子身上,肯定不明白。

  但是,他是谁啊,天辰皇子,未来的太子。

  对于天牢这样的地方,他还是懂的。

  第2002章:男人本色3

  摸摸小脑袋,轩辕玄憋着嘴巴,眼珠咕噜噜转的看着天牢,那小摸样让人看不出来深浅。

  隔壁的男人婆见此起身走过来道:“长公主,你别在吓他了,毕竟他还这么小,能懂什么。”

  “小,他个王八蛋,他”

  “这就是天牢啊,也不怎么样嘛。”

  就在男人婆劝慰,红衣女人发怒的当口,眨巴着眼望着天牢陈设的轩辕玄开口了,yi语立刻惊住两人。

  红衣女人和那男人婆,顿时住口,看向轩辕玄。

  拍了拍小手,轩辕玄黑漆漆的大眼睛开始放光,满脸喜悦的小跑到牢门前,摸着那精铁铸就的铁栏。

  极高兴的东摸摸,西摸摸道:“我还从来没见过呢。”

  天牢,他可是早就闻名了,不过就是没机会见识yi下,他爹和他娘都不准,他也就没办法。

  没想居然在这里见识了,真不错。

  看着满脸喜悦的轩辕玄,红衣女人和男人婆沉默。

  他们怎么忘记了,这小混蛋从来都没有正常过,他们以正常人的思维来判断他,实在是大错特错了。

  yi地寂静。

  片刻后,轩辕玄对栏杆没兴趣了,小脑袋从铁栅栏的缝隙中伸出去,东看看,西看看。

  嘴里还振振有词的道:“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样子的呢?”

  红衣女人听言大大的翻了yi个白眼,冷哼yi声道:“劝你不要想,进了天牢还想出去,你”

  yi话还没说完,红衣女人哽住了。

  在她哽住的目光中,轩辕玄相当从容的从铁栅栏中挤了出去,站在了他的牢房外。

  男人婆见此转身,面壁而坐。

  红衣女人则在惊讶过后,转头,撞墙。

  他们的天牢设计的很好,器材也很好,无坚不摧,牢固异常。

  但是,很显然,他们忘记了尺寸这个东西。

  这天牢是按成年人的尺寸铸就的,轩辕玄的尺寸太小了,对与成年人连yiyi只大腿都挤不出去的缝隙,对于他,相当于巨缝了。

  第2003章:男人本色4

  于是,漠河天牢至建成以来,第yi次迎来了yi位被押解到牢房的罪犯,光明正大满怀喜悦的开始参观起来。

  这真是没有不惊悚,只有更惊悚。

  “yi般,yi般。”良久过后,轩辕玄在从牢房外挤进来,yi边摇晃着小脑袋,yi边评价道。

  还不如他在吃人的那老巫婆房间里看的武器多,没什么水准,让他大失所望。

  而对于轩辕玄来去自如和参观后的评价,红衣女人和男人婆保持了沉默,她们不想在受打击了。

  只是出去后,yi定要上折子建议,天牢重修。

  yi定要制造的蚊子都飞不出去才行。

  “吃饭了。”

  就在男人婆和红衣女人的沉默中,外间的大牢门开来,几个狱卒提着饭盒走了进来。

  天牢很大,轩辕玄等三人待的地方不过是yi个偏角而已。

  皇家天牢,进来的无不是皇室中人,yi进来就很少有人出去,因此狱卒们也丝毫不给长公主等人面子。

  把三个破烂的大腕重重的放在三人的牢房外,转身就走,连多余的话都没有。

  红衣女人是懂这些的,因此虽生气但是还是没有发怒。

  她这事犯的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罪估计是要受,死可能不会,当下与男人婆对视了yi眼,齐齐叹息yi声,伸手朝那简陋的饭菜端去。

  “天牢的饭耶。”而就在她们才伸手的当口,转了yi圈早就饿了的轩辕玄早已经扑了过去,端过那有他脑袋大的破碗。

  黄白黄白的米饭,上面散着几根黄不拉几看不出来本色的菜,看上去很是恶心。

  不过轩辕玄很高兴,天牢的饭,传说中的东西,可不是他想吃就能吃到的。

  当下不顾红衣女人和男人婆看着饭菜脸都青了的神色,直接挖起yi勺子就yi口咬了下去。

  “嘎嘣,嘎嘣,哎哟”

  兴奋的小脸转为阴沉,轩辕玄伸手捧住腮帮子,双眼湿漉漉的,红了。

  第2004章:男人本色5

  “怎么了?”男人婆见此诧异道。

  轩辕玄闻言满脸委屈的看着男人婆,yi口吐出口中的饭,左手指着吐出来的饭,yi手伸入口子指着小牙巴道:“我的牙动了疼”

  男人婆顺着轩辕玄的手看着被他吐出来的东西,伸手揉了揉眉心,眼中荡起yi股笑意。

  那被吐出来的东西中,yi颗小指头大小的黑石头,正横陈与其上。

  “哈哈,活该,活该。”红衣女人在yi旁看见,顿时大笑,活该啊。

  轩辕玄见此小嘴直瘪,恨恨的哼了yi声,转过头不理会两人,按按牙齿继续进攻那饭菜。

  难得吃yi回,yi定要尝尝味道。

  “嘎嘣,嘎嘣,吱”轩辕玄停筷,大眼睛看着停在面前的筷子。

  只见黑漆漆的筷子上,yi条分外青翠的大青虫,正挂在他的筷子前端,此时已经被人拦腰啃去yi半。

  里面白白的屎尿正缓缓的流淌出来。

  轩辕玄沉默,嘴里有股怪味。

  “这天牢的饮食还不错,菜里居然有肉。”沉默半响后,轩辕玄缓缓的开口。

  yi旁正挑着捡着吃饭的男人婆和红衣女人齐齐诧异:“有肉?”怎么她们碗里没有?

  这里还区别对待。

  轩辕玄转头,小脸很正色:“我疼老婆,分老婆yi半。”

  说罢走到男人婆的牢房栅栏前,把筷子上的青肉放在了男人婆的碗里。

  男人婆看看轩辕玄因为疼她分给她是肉,在看看轩辕玄嘴里那正挂在轩辕玄牙齿上的另yi半的肉。

  突然觉得她有中风的前兆。

  把yi半青虫分给男人婆,轩辕玄端着碗又走到红衣女人的牢房门口,看着红衣女人道:“爹爹教导,男人要爱护女人,另yi半肉我分给你。”

  说罢,伸筷子从牙齿上扯下那半截菜青虫,塞到了红衣女人的碗里,然后抱着碗回到他的牢房中央。

  短暂的静默后,立刻,yi阵呕吐声蜂拥而来,响彻天牢。

  第2005章:处死玄玄1

  幸灾乐祸后的风中凌乱,让男人婆和红衣女人在没有了吃饭的兴趣。

  宁可饿死,也绝对不吃轩辕玄因为疼她们和爱护她们的,超越他这个年龄的壮烈分肉。

  烛火暗淡,牢房阴影。

  冷冷清清,凄凄惨惨。

  “公主,你说我们会被定为什么罪?”凌乱过后,男人婆和红衣女人yi致决定忽略轩辕玄,把他当不存在,以免她们有想杀人的冲动。

  红衣女人听男人婆这么问,身体靠在身后的墙壁上,想了想道:“估计不会是什么大罪。

  你也清楚,这乱敲皇钟绝对是杀头的大罪,断不可能轻判。

  要是真要定我们的罪,那绝对是”

  红衣女人没有说完,只用手在颈项间yi抹,做了个问斩的姿态。

  男人婆点点头,没有出声。

  确实,这事情定位下来绝对只有杀,否则不可能服众。

  不过,她们两yi个是太后的女儿,yi个是太后的内亲,又是如此的莫名其妙状态下动的皇钟。

  那么,虽然现在她们两看不见,但是外面肯定已经有人开始为她们活动,开始想办法,不是帮她们减轻罪名。

  就是另外找人做替罪羔羊。

  这yi点是皇家的惯例,因此她们两还真不用怎么愁。

  男人婆虽然生的粗壮,但是心却比其他人都明白。

  想明白这yi点,男人婆沉吟了yi声后道:“你觉得,咦,替罪羔羊”yi话才开口,男人婆突然想到什么似的yi下面色僵硬了起来。

  “怎么?”红衣女人顺着男人婆僵硬的眼光看过去。

  只见她们中间那牢房中,小小的轩辕玄正爬在茅草上,满脸不知道从那里来的兴奋,正捉茅草里的虫。

  那小摸样看着蕴藏满了天真和可爱。

  红衣女人见此眉眼微动,突然有点明白了。

  她们两不是皇族就是皇亲国戚,可保证无忧。

  但是轩辕玄不是,他就是yi外来人

  第2006章:处死玄玄2

  虽然美其名曰是男人婆的丈夫,不过谁都知道那不过是yi个笑话。

  而今天这事,他绝对是主犯。

  若是太后他们实在找不出yi个好的措辞的话,来赦免她们无罪的话。

  那么这个轩辕玄绝对会成为被牺牲的对象,代替她们处死的罪魁祸首。

  红衣女人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

  她虽然喜欢捉弄轩辕玄,但是,没想过要他死。

  况且,若是轩辕玄真在这里死了的话,那他的父亲独孤夜那里,别在说她追求他,恐怕会直接称不死不休的局面。

  牢房的气息更阴沉了起来。

  “你也别想的太坏,他毕竟还是小孩子,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