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抱住男人婆的手臂,甜甜的朝那目瞪口呆的太后道:“我会疼老婆的。”

  阳光扭曲,风声颤抖。

  活春宫图1

  这yi次风中凌乱的不止是均嘉城小小的城主府。

  而是漠河的最高级别人物宫殿。

  须臾之间,只见周围矗立的宫女们齐齐石化,门口行走的公公们,齐齐僵硬。

  就是那宫殿外面的树梢上,那yi只只的雀羽,也噤声了。

  花儿颤抖,树叶凛乱。

  喔,这真是神奇的yi天。

  宫殿内,所有人都被轩辕玄的爱的告白和恩爱的举动,给震撼住了,不过太后到不愧是太后。

  姜还是老的辣。

  短暂的石化后,还是反应了过来。

  抬头,看着yi脸扭曲面色铁青,那唯yi还算女子特色的男人婆红艳艳的双唇。

  那上面汁水淋漓,亮晶晶的,丰泽的很。

  现下有开始往下滴落的状态。

  嘴角抽筋,太后深吸yi口气

  生硬的移动目光看向男人婆身边,yi脸甜甜笑着,抱着男人婆手臂的轩辕玄。

  那灿烂的小摸样儿,与面色铁青的男人婆,实在是迥异到了精彩纷呈。

  想她当了这么多年的皇后,太后,见识也不所谓不多,但是今日如此的情况,,她实在还是第yi次遇见。

  这yi大yi小两人,太喜庆了。

  “哈哈”

  yi想道这喜庆两字,漠河太后就忍不住了,大笑的声音打破静寂的空气,挥洒与大殿之间。

  “哈哈,这孩子好搞笑。”

  “哈哈”

  太后这yi笑,下面被石化住了的宫女太监们,也yi个个清醒了过来,顿时在也忍不住,齐齐大笑出声。

  yi时间,只听见太后西宫内,狂笑声声,直惊天地。

  让得殿外行走的人们,不由yi个个诧异。

  今儿个太后怎么这么高兴?居然连宫女太监都能如此放肆了。

  狂笑声声,殿内众人笑的前俯后仰,姿态全无。

  就在这笑声中,男人婆铁青着脸,扭头看着身边紧紧抱着她手,正笑的灿烂,大秀恩爱场面的轩辕玄。

  活春宫图2

  而轩辕玄也被这大殿中的群人哄笑,弄得有点莫名其妙。

  恩爱,这样难道不算恩爱。

  因此,在男人婆具有杀伤力眼神看过来的当口,也抬头看向男人婆。

  yi抬头,刚好,就见男人婆红唇上娇艳欲滴的晶亮的口水,汇聚成yi滴甘露,啪嗒,从她红唇上掉了下来。

  拉出长长的yi条丝线。

  轩辕玄见此立刻微微皱眉道:“怎么这么邋遢,口水都不知道擦,真丢我的人。”

  说罢,很厌恶的伸手,扯过男人婆的袖子,朝男人婆红艳的双唇,擦拭去。

  他不动手,不说话还好。

  他这yi开口yi动作,刚才看见口水滴下,硬是没敢笑过头的殿上众人,立刻轰的yi声,疯笑了起来。

  哈哈,这两人太逗,太逗。

  而男人婆那铁青的脸已经不能在铁青了。

  yi把扯过自己的袖子,男人婆狠狠的擦拭干净嘴唇上被轩辕玄敷上的口水,又被他嫌弃的口水。

  男人婆咬牙切齿,以yi种绝对肃杀的口气,从牙缝中憋出几个字道:“你给我坐好,在敢乱作举动”

  威胁的话没有说完。

  但是那尖尖的手指揪住的轩辕玄屁股上的力量,却让轩辕玄充分的领悟到了那威胁。

  轩辕玄顿时瘪嘴,满脸委屈的回瞪男人婆。

  yi边双手狠狠的抱着男人婆的手臂,掐,使劲的掐。

  不是要秀恩爱,然后就可以离开,就可以回家了吗?我如此辛辛苦苦的做足配合。

  你没好好配合好,这是你的错,怎么能怪到我头上。

  那黑漆漆的大眼睛,毫无保留的诉述着他的不满。

  看的男人婆头上青筋乱蹦。

  第yi次觉得,也许当初选了他做自己临时的丈夫,这是yi项错误到不能在错误的决断。

  她会因此至少少活十岁的,yi定会。

  “哈哈,哎哟”

  看着男人婆和轩辕玄的眼神无声交流,那情景怎么看怎么好笑

  活春宫图3

  yi旁的太后直笑的捂着肚子喊哎哟,好多年没这么开心过了。

  “太后,别笑了,别笑了,可别伤了身,呵呵。”

  那伺候太后的女官连忙劝道,却自己也忍不住。

  能在宫里混到贴身伺候太后这yi辈分上,都不是小角色,那眼力都是火眼金睛。

  男人婆和轩辕玄的小动作,怎么瞒的过他们。

  “这孩子那里来的,怎么这么可爱?”太后忍着笑,此时方上上下下打量了轩辕玄yi眼。

  初时没有注意,结果现在这么yi看,居然越看越好看,越看越可爱,这孩子怎么长的这么好。

  当下朝着轩辕玄就招手道:“来,过来,本宫好好看看。”

  轩辕玄见此立刻从椅子上跳下来,相当有礼貌的朝漠河太后躬了yi礼道:“宝宝给太后请安,愿太后青春常驻,身体安康。”

  那漠河太后yi听,顿时越发的喜欢,连连道:“来,来,过来。”

  yi边又朝男人婆笑道:“你教他的?真是聪明。”

  男人婆摇头,她什么时候教过他这些。

  不过显然太后没打算看她的反对,视线早就注意到轩辕玄身上去了。

  却不知道轩辕玄长就在深宫,他奶奶就是太后,这么顺溜的请安话儿,那是每天都要说,稀罕谁教。

  这轩辕玄要是放普通人家养,可能还什么都不知道。

  要是放入皇宫,那就如回了自己的家,如鱼得水呢。

  太后这yi高兴,立刻就把训诫男人婆自作主张的婚事放yi旁,变成了与轩辕玄的逗趣儿了。

  男人婆见此,也没办法,只好在yi旁看着。

  阳光烁金,太后西宫yi下午充斥满了欢笑。

  夜幕降临,群星闪烁。

  男人婆和轩辕玄没准回家,直接安排在太后寝宫的偏殿,歇息。

  没办法,太后被轩辕玄逗高兴了,不放人走。

  偏殿内,所有伺候的宫女太监都下去了,偌大的玉床上,男人婆和轩辕玄各占yi边,盘膝对坐,眼神交流着杀气。

  活春宫图4

  对视中,忍无可忍的男人婆率先打破了寂静。

  “我给你说了配合,配合,你在搞什么?不想走了是不是?不想跟我分道扬镳回你父亲那里去了是不是?”

  男人婆咬牙切齿。

  轩辕玄听言小眉yi扬怒道:“是你在搞什么,是你没有配合好,我努力做好丈夫的样子了,是你不跟我配合。

  我不想离开,是你不想离开才对。”

  瞧他丈夫本分,恩爱情分做的多好。

  是男人婆不懂配合,还敢说他,哼。

  男人婆听言气的直翻白眼:“好,好,我不跟你说什么丈夫本分这些,我只问你,你那么努力讨太后喜欢干什么?

  今日本来太后把我招来骂yi顿就可以走了,然后我们两个离家,各自游山玩水,快活。

  你道好,引得太后如此高兴。

  这下不放人了,你说怎么办?”

  轩辕玄yi听憋嘴了,这人可爱了被人喜欢也是yi种罪过。

  那叫他怎么办?

  他的可爱和长的好是天生的,总不可能毁了容变泼皮吧?

  轩辕玄纠结了,人长的太好,这也让人烦恼啊,怎么办啊?

  抓着黑头发,轩辕玄突然愠怒,都怪那个死没良心的轩辕玉,居然抛弃了与她同生共死的哥哥。

  死丫头,看他以后脱身了,怎么找她算账。

  还要那个夜夜,亏他长的那么好看,也不来救他。

  哼,他决定了,等他脱身,他yi定要妨碍和住址轩辕玉嫁给他的yi系列举动和想法以及措施。

  敢丢他不管,yi定要他们知道他的厉害。

  轩辕玄小牙紧咬,磨牙赫赫。

  而此时,已经远远追出几百里外的独孤夜,错过了宿头,正在荒郊野外的山顶略作休息。

  那日看见那两道有点熟悉的身形和感觉到熟悉的气息。

  就yi路这么追了过来。

  没想那两人果然速度奇快,功力高深。

  追了这么yi日yi夜,虽然没有把他甩开,居然也硬是没有追上。

  活春宫图5

  斜卧在山顶yi宽大的石头上,独孤夜抬头看了眼天上的明月,很美,很清冷,那份皎洁的月光,就如那远在天辰的女子yi样。

  而这两道身形也委实有点像yi直在她身边的两个人。

  独孤夜皱了皱眉,虽然他有点确定那两人的身份了,但是还是不敢肯定,光凭背影不能说明什么。

  不过,若真是那两个人的话。

  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难道说

  独孤夜缓缓的低头,看着爬在他身边正在石头上画什么的轩辕玉,眼中闪过yi丝深色。

  难道是跟着这两个孩子的?

  若是跟着这两个孩子,那这两人

  独孤夜眼神有点深,越发深深的看了yi眼正借着月光忙碌的轩辕玉,眼神扫过轩辕玉的小脸,无意识的扫过她正在忙碌的手中纸张。

  无意扫过那纸张上画的画。

  独孤夜还没收回眼光,就突然yi顿,然后再度看去。

  此yi眼专心看,便看清楚了。

  只见轩辕玉爬在石头上,正手那黑炭在纸张作画,那画画的活灵活现,很有画画天分。

  画面上,yi小小的的小孩,正四肢朝天,闭着眼睛倒在床上。

  而他的身边,立着yi个女人。

  独孤夜开始沉默,然后伸手取过画好的几张看去。

  下yi幅,女人爬在小孩身上亲亲。

  在下yi幅,女人脱光了,两人滚到yi起去了。

  那眉目画的极是清楚,yi眼就可看出是轩辕玄和男人婆。

  独孤夜哑言,半响才道:“你这画的是什么?”

  “画洞房。”轩辕玉挥汗继续,头也不抬:“哥哥的洞房娘亲没看见,我给她画回去。

  虽然后面的我没看见,但是我知道就是这样。”

  说罢,手下的那yi副出工,轩辕玄和男人婆正光溜溜的被翻红浪。

  独孤夜看着手中的纸张,不止嘴角抽,脸也开始抽,这画的,这画的活春宫啊。

  开新文了凤霸苍穹:王爷闹洞房欢迎大家捧场

  想要洞房1

  夜莺鸣叫,月儿羞颜。

  独孤夜看着手中的活春宫,在看看yi脸大方的轩辕玉,俊逸的眉头第yi次深深的纠了起来。

  这手中的春宫图,画的那叫yi个惟妙惟肖。

  这个这个

  这孩子是谁教的?这两人的父母是怎么回事情?居然教导这么小的孩子这些

  独孤夜看着手中的春宫图,yi时间完全不知道该怒还是该笑了。

  “夜夜,我画的好不好?”轩辕玉见独孤夜没开口,yi边取过另yi张纸继续挥毫作画,yi边朝独孤夜道。

  独孤夜听言脸孔抽筋,他是不是需要回答她yi句,天份不错。

  然后在鼓掌示意她继续发挥。

  深吸yi口气,咬牙,扭曲的脸孔回归原位。

  独孤夜冷着yi张脸,伸手,径直扯过轩辕玉手中继续的画作,没收轩辕玉的炭笔。

  轩辕玉书不及防,所有东西都被独孤夜收了去。

  顿时抬起小脸蛋,莫名其妙的看着独孤夜,眨巴着眼睛道:“夜夜?”

  “不准画,以后我不想在看见这样的东西。”

  独孤夜冷着脸,把那春宫图往怀里yi塞,抬眼冷冷的看着轩辕玉。

  这两个孩子父母没有教好,现在他接手了,他来教。

  这么点大的小孩,谁准他们懂这个的。

  不过,显然独孤夜并不是个教导小孩的优秀人员,循循善诱没有,独断专行到是有。

  轩辕玉听言顿时嘟起了小嘴,不满的看着独孤夜。

  看着那冷若冰霜却美的人神嫉妒的容颜,和那清冷的双眸中微微的恼怒和责怪。

  不满的轩辕玉突然脑海里灵光yi动。

  她明白了,她明白独孤夜为什么会没收她的画画了。

  当下,那小小的脸蛋上扬起灿烂夺目的笑容,轩辕玉爬起身来,伸出双手抱住独孤夜的颈项。

  然后眨巴着大眼睛,嘟起红艳艳的小唇。

  吧唧,就朝独孤夜的双唇亲去。

  想要洞房2

  独孤夜见此不由眉头yi挑,速度极快的微yi偏头,轩辕玉吧唧亲在了他的嘴角,没有碰上他的唇。

  眉头微皱,独孤夜正欲发话。

  轩辕玉就笑着抬起头来,歪着脑袋看着独孤夜道:“夜夜是不是也想像哥哥这样,和贝贝洞房。

  所以才不满贝贝画哥哥。”

  脆脆的声音岂出,瞬间让独孤夜到嘴边的话吞了下去。

  任凭独孤夜是经过大风大浪,纵然天地变色,也能面色不变的高手,也风中凌乱了。

  这话太具有杀伤力了。

  简直就是惊天地,泣鬼神。

  和她洞房

  独孤夜看着笑容满面的轩辕玉,第yi次觉得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这真的是yi真理。

  满脸灿烂笑容的轩辕玉,看着独孤夜愣愣的看着她。

  不由笑的越发的灿烂了。

  yi边用头顶蹭了蹭独孤夜的颈子。

  yi边在语不惊人死不休的道:“夜夜要是真的想,贝贝也行的,哥哥都行,贝贝肯定也行。”

  话毕,那小手居然开始解她的小衣扣。

  此话yi出,独孤夜别说风中凌乱了,已经凌乱不堪了。

  在看着轩辕玉的动作,独孤夜杀人的心都有了。

  这到底是谁教出来的两小祖宗?

  到底是谁?

  他yi定要杀了他们,这简直就是教坏下yi代,简直就是。

  “不过,夜夜什么时候娶贝贝,贝贝”

  手起掌落,轩辕玉头yi歪,缩在独孤夜怀里昏睡过去了。

  独孤夜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的手掌,眼中眉心的黑线已经纠结的无法在纠结了。

  对于已经超越了他思维和底线的事情。

  孽杀在摇篮状态才是真理。

  伸手提着被他打昏的轩辕玉,独孤夜迈着充满了杀气的脚步,开始朝均嘉城的方向走去。

  他去找轩辕玄,等找到轩辕玄,他yi定把这两人带到深山野林去教育,绝对不能在让这两小的父母找到他们。

  想要洞房3

  太过分了,这孩子教的

  他都快抵挡不住,要吐血了。

  夜色飞扬,星光灿烂,好天,好夜。

  独孤夜提着被他打昏的轩辕玉走了。

  那山顶后,被他追了yi天yi夜的云召和摩羯悄悄的伸出了脑袋。

  独孤夜果然厉害,抱着个人差点就追上他们,要不是摩羯就是这漠河的地头蛇,道路熟悉。

  恐怕还早就给他追上了。

  看着独孤夜远远的消失。

  云召和摩羯对视yi眼,两人同时狂笑出声。

  “哎哟,好yi个轩辕玉,哈哈,好,好”

  “名师出高徒,这两小子我喜欢。”

  云召和摩羯捧腹大笑。

  这么多年,就算当年轩辕澈兵临城下,独孤夜也没皱过yi丝眉头,冲动如斯,今日居然yi掌打昏三岁小孩。

  他们近在咫尺都没那个心情顾及,充满杀气的返回了。

  这样的失态,实在是千年难得yi见。

  轩辕玉,这本事太大了。

  “我需要考虑是不是要原封不动的把这些消息传给琉月?”云召撑着大树,yi边笑的直流眼泪,yi边道。

  “轩辕澈和琉月会气死的。”

  摩羯yi边大笑,yi边中肯的给出了答案。

  云召摸去眼角的眼泪,很深沉的道:“可是我们被憋出内伤,这样严重的事情,需要找人与我们yi起承担。”

  摩羯作势沉思,然后装模作样的点头道:“此话有理。”

  “那就全盘告诉?”云召微笑。

  “作为父母,有权利知道自己孩子的yi举yi动。”摩羯大义凛然。

  话音落下,云召和摩羯对视yi眼,那眼都弯的几乎找不到缝隙了。

  “至于欧阳于飞那里?”眉眼弯弯中,云召眼中闪过yi丝属于狐狸的j笑。

  摩羯双手抱胸,裂开yi口雪白的牙齿:“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恩,果然是我的知己,那这消息就不给他传了。”云召扭头望着南方海域方向,嘿嘿的j笑。

  想要洞房4

  摩羯见此也轻笑了起来。

  黑夜如梭,明明清朗温润的笑声,却让人心底发寒。

  欧阳于飞要是知道轩辕玄和轩辕玉两家伙在这里出这样的事情,保准二话不说转头就溜了。

  开玩笑,这样的事情,琉月和轩辕澈绝对会杀了他,绝对。

  看热闹重要,性命可更重要,那家伙可聪明的很。

  既然如此,那适当的隐瞒,有的时候是很有必要的。

  夜色弥漫,有信鸽朝琉月和轩辕澈的方向而去。

  而速度比琉月他们快,本来也航行在琉月前面的欧阳于飞,却什么都不知道,此时正催促着航船快点,他要去看热闹。

  阿弥陀佛。

  正所谓天作孽由可活,自作孽,不可活也。

  这真是个美丽的夏天。

  漠河皇宫很美丽,同时也很热情,特别是多了轩辕玄之后,那皇宫简直五彩纷呈,热闹极了。

  今日这个皇太妃过来请安,明日那个长公主长殿下过来游玩,后日这个郡王那个大妃的进宫。

  美名其曰给太后请安,实则不过是抓着这yi对年龄差距比天大的夫妻,笑闹。

  yi时间,轩辕玄简直在这漠河皇宫中炙手可热。

  这个亲yi口道可爱。

  那么抱yi下道真乖巧。

  几日下来,轩辕玄几乎被皇宫中的人物蹂躏了个够。

  除了那不知道去那里了的皇上。

  见此情况,皇宫中的人是高兴了。

  轩辕玄和男人婆几乎要气疯了,这般热闹下去,他们就是在这皇宫中在住yi年估计都走不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