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祭师的冷笑,冥岛王尊快速转过身来。

  yi脸沉重和无奈的看着以连飞和欧阳族长为首的冥岛众人。

  有点沉痛的再度道:“不要去相信圣祭师的话。

  本尊说过,这件事情本尊yi定会给你们yi个满意的交代。

  先退下去,退下去。”

  “哈哈”听着冥岛王尊的话,圣祭祀的大笑声层飘而起,比那秋风还要冰寒和尖锐。

  “不,今日我们yi定要听他亲口说。”

  连飞yi摇头,死死的瞪着充满了黑暗气息的圣祭祀。

  他从没违背过冥岛王尊。

  但是这yi次,他yi定要知道答案,yi定要。

  “王尊,抱歉。”

  而欧阳族长同样以干净利落的话,拒绝了冥岛王尊。

  “哈哈,王尊,看来你养的狗也不听你的了。

  既然他们自己要死个明白,本祭祀又何必在怜惜。”

  圣祭师yi步站定在白玉桥梁的另yi头,看着冥岛众人的眼中,充满了冷酷和疯狂。

  “你给我闭嘴。”

  冥岛王尊yi声怒喝,声如惊雷的打断圣祭祀要继续的话。

  同时转身朝着连飞等人道:“回去,都回去,算本尊求你们,先回去,先回去。”

  此话yi落,所有愤怒和焦急的冥岛众人齐齐愣了。

  冥岛王尊,他们的王,他们至高无上的王。

  曾几何时如此放低身段。

  曾几何时如此求过他人。

  而现在,他求他们回去,他求他们先离开这里。

  这里面

  以连飞为首的冥岛众人,看着冥岛王尊那满脸的苦涩和焦急,沉痛。

  第yi时间有点发愣。

  而此时,站在另yi边山崖上的琉月等人。

  却齐齐挑了挑眉,对视了yi眼。

  冥岛王尊此时此地如此维护圣祭师。

  看来这其中的猫腻,恐怕非等闲。

  他们知道冥岛王尊并不干净。

  事实真相3

  不过先前的想法,顶多认为圣殿是主,而冥岛王尊只是没有阻拦而已。

  不过,现在如此情况看来。

  也许,他们的猜测还是有着偏差。

  琉月,轩辕澈,云召,摩羯,没有开口。

  最后才来的独孤夜和连轻也没言语。

  几个人站在山崖上静静的看着。

  秋风飞过,明明金阳耀眼,却冰寒而无yi丝温度。

  冥岛众人震惊过后,那本来看向冥岛王尊依旧尊敬的目光,此时开始缓缓的变质。

  冥岛王尊如此维护圣祭祀。

  看来,这婴孩陨落之事,王尊可能也脱不了身。

  冥岛众人的心开始沉了。

  他们敬仰的圣祭祀是个魔鬼。

  而现在他们崇拜的王尊,也许

  那充满了猜疑,愤怒,失望,悲痛,重重情绪闪现在冥岛众人的脸上,直直射向冥岛王尊。

  冥岛王尊见此,苦在心里,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为首的连飞和欧阳族长对视了yi眼。

  各自在对方的眼中看见了质疑和心惊,以及破釜沉舟。

  缓缓转过头,连飞看着冥岛王尊,极缓慢的道:“不,我们不会回去,今日定要个水落石出。

  不管前面阻拦的是任何人。”

  声音很缓,但是却刚劲的没有yi丝转圜的余地。

  摆明了,今日决不罢休。

  若是冥岛王尊在阻拦他们,那么也就别怪他们不忠。

  听着连飞此话,不等冥岛王尊做出反应。

  白玉桥梁另yi边的圣祭祀已经狂笑出声。

  “王尊,他们不领你的情,你想做个好人,只可惜到头什么都不是。

  好,那么想知道,本祭祀就”

  “圣羽,你想害我冥岛永无翻身之日?你就这么想毁了这里的yi切?”

  尖利的大吼声,破坏了圣祭祀到口的原因。

  冥岛王尊此时的眼已经血红。

  “欧阳,连飞,不要在追问,不要在追问了,那结果。

  事实真相4

  不是你们,或者不是我们整个冥岛所有人。

  能够承受的。”

  冥岛王尊的厉喝声方才落下。

  那yi直站在冥岛王尊身边,却保持沉默的银家族长,看着欧阳族长和连飞突然开了口。

  那声音,充斥和无边的痛和伤。

  刚要反驳的连飞,听言不由眉头紧紧的皱起。

  太过哀伤,太过沉痛。

  银家族长知道内情,肯定知道。

  但是,到底是什么样的内情,居然让本也跟着逼宫的银家族长,在这最后的关头,软了口?

  到底,冥岛出了什么事。

  让他们的表情,沉痛如斯?

  连飞握着利剑的手,开始有点打颤。

  站在冥岛王尊另yi边,在这样的场合下,根本没有立场开口的欧阳于飞。

  此时也深深的叹息yi声。

  转头对上他父亲的双眼。

  缓缓摇头道:“父亲,不要在问了,以后我会跟你说这原由。

  但是,现在,不要在逼问了。

  那结果,真的会毁了整个冥岛,毁了整个这几世人。”

  说罢,欧阳于飞再度摇了摇头。

  不破不立,破而后立。

  这是他最初的想法,初生牛犊不怕虎,很冲动,也很敢做。

  但是,他从来也没有想过要摧毁所有的人。

  他只想让他们明白,想改善这里,想重塑yi个冥岛。

  想给已经腐朽到骨头里的冥岛,换来新生。

  而不是毁灭,不是这最严重的毁灭。

  这般的所有人都在这节骨眼上聚集在yi起。

  打乱了他的计划。

  若是真被知道这事实后的真相。

  他们会崩溃,会疯了的。

  欧阳族长看着深深长叹的欧阳于飞。

  那双眼中有着明了yi切。

  有着因为明了这yi切,所以才会颠覆这yi切的隐忍和不惜背叛的决绝。

  欧阳族长缓缓的五指握成了拳头。

  他明白了,明白了。

  欧阳于飞早就知道内情。

  所以,他选择了背叛,他选择了来推翻冥岛。

  事实真相5

  选择把真相暴露在了所有冥岛人的面前。

  他知道的,他从始至终都是知道的。

  而这样的真相让他选择了背叛和推翻,

  以不惜成为冥岛的叛徒,背负所有人的憎恨,来为他们揭露事实。

  单丝,却也在这节骨眼上的时候,让他们不要在追问。

  因为那结果他们承受不了。

  这这到底是因为什么?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

  欧阳族长的身体开始颤抖。

  那内心的不安越来越大,或许这逼问出来的答案,真的

  对视yi眼,欧阳族长和连飞,有了yi瞬间的犹豫。

  他们身为yi家大族长,有见识有分寸,并不是太过鲁莽的人。

  这yi次如此的激愤,主要是被这禁地的秘密,激怒的太甚,震撼的太大,以致怒气冲天,几乎疯狂。

  但是,他们还是有着理智。

  特别是在此时这等的情况下。

  见王尊,银家族长和欧阳于飞,居然都那样说。

  不由,有那么yi点犹豫了。

  抬眼,看着面色沉痛,但是那眼中却是为了冥岛。

  想维护冥岛的决绝的冥岛王尊。

  在看看白玉桥梁对面,那满面嘲讽,眼露疯狂的圣祭师。

  连飞和欧阳清楚的看见了,圣祭祀眼底的笑,那种对于将要毁灭的笑,将要带着所有人下地狱的笑。

  他想毁灭冥岛的yi切。

  他想破坏这yi切。

  那是yi种竭斯底里的疯狂。

  两人看清楚这yi点后,不与yi同的打了yi个寒战。

  也许,是他们太过鲁莽了。

  这么几乎全岛的人都集中过来。

  若是逼出yi个他们意料不到的答案。

  那就不是他们逼宫,而是自讨毁灭。

  yi旦意识到这yi点,连飞和欧阳族长再度对视了yi眼。

  既然欧阳于飞和银家族长等都知道,那么私下告诉他们也好。

  对则在思考灭了圣祭祀。

  不对的话,那也先有了yi个缓冲。

  事实真相6

  连飞沉吟了yi瞬间后,咳嗽yi声后看着冥岛王尊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先退到碧晶宫下”

  “不,不退,绝对不退。”

  “不退,死也不退。”

  然而就在连飞话才言半句,还没说完的当口,他身后静立等待的冥岛众人立刻就叫了起来。

  个个激愤难挡。

  “不退,今日就在这里把话说个清楚,为什么,我们要知道为什么?“

  “对,说什么先退,我们退下了你们就可以肆意商量对我们的应付,我们不要应付,我们要真相。“

  “是,要真相。“

  “真相,蒙蔽了我们这么久,我们的孩子,我们的下yi代全部死在你们的手上。

  我们不需要在篡改的谎言。

  我们要绝对的真相。”

  “要珍惜,不退,不退“

  “”

  轰然大波,此起彼伏的响起,愈演愈烈。

  连飞,欧阳族长有理智,还知道yi点厉害。

  但是普通的冥岛民众如何知道厉害,如何分析出形势。

  他们只知道他们要真相,今日他们已经冲到了这里。

  那么不给他们yi个罪魁祸首,不给他们yi个交代,就绝对不走,就要毁了这里的yi切。

  没人去计较冥岛的未来。

  他们有的不过是自己的悲喜和伤痛而已。

  群龙的头,yi旦压不住群龙,那后果是相当严重的。

  民众们开始暴乱,开始朝着冥岛王尊等人毕竟。

  开始愤怒的朝着王尊等人叫吼。

  声势惊天。

  护卫着冥岛王尊的银家铁卫,几乎已经退到了白玉桥梁的头上。

  冥岛王尊甚至已经被逼到白玉桥梁之上。

  此时,退,已经不可能,已经不可能。

  连飞和欧阳再也压不下暴露的人群,气氛开始疯狂,局面开始混乱。

  这下,不仅连飞和欧阳面色开始难看。

  冥岛王尊,左右护法,银家族长,百官,等等人,

  事实真相7

  脸色都已经开始灰白,铁青了。

  “哈哈,想知道,好,本祭祀就让你们得偿所愿,好好给本祭祀竖起你们的耳朵听清楚。”

  就在这没有办法抵御的暴乱开始中。

  站在另yi头桥梁上的圣祭师,突然狂笑出声。

  黑发随着那秋风在山涧凌厉的飞舞,整个人给人yi种血腥的疯狂,那种死也要拖着所有人下地狱的疯狂。

  开始暴乱的民众,听到这响彻天地的狂笑声,立刻平静下来,赤红着眼看着狂笑的圣祭祀。

  “圣羽”

  冥岛王尊全身都在颤抖,那叫声几乎频临崩溃。

  凄厉之极。

  同yi刻,银家族长和欧阳于飞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事情,再也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金阳当空,却冷的刺骨。

  而这yi次,圣祭师根本没有理会冥岛王尊的历吼。

  冰冷而泛着血腥的双眼,扫过面前夹杂着各种愤怒神色的冥岛众人。

  圣祭师的嘴角高高的勾勒起。

  那满含幸灾乐祸神色的表情下,圣祭师冷笑着开口:“想知道为什么?想知道为什么本祭祀要处死你们的孩子?

  想知道本祭祀为什么会如此不留情。

  那是因为,你们犯了罪。

  你们得罪了天神。

  天神降下了惩罚,在报应你们,报应你们。”

  冰冷入骨的声音,引起yi阵马蚤乱,冥岛民众们握紧了拳头,摆明了不相信圣祭师的话。

  圣祭师见此也不恼,只冷笑着接着道:“本祭祀为什么要杀了那些婴孩。

  那就是因为天神降下惩罚,让他们都是残缺的。

  都是坏掉的,都是扭曲的。”

  此话yi出,顿时掀起轰然大波。

  “你胡说,根本不是那样”

  “胡说,胡说”

  “定是你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是你的错,不是孩子们,不是”

  “”

  耳里听着民众愤怒的不相信声,圣祭师冰冷之极的yi笑,

  事实真相8

  扬起手,啪啪的拍了几声。

  就见那掌声下,圣殿的大门打开。

  几个剩下的圣殿护卫,推着yi辆蒙着黑布的囚车yi般的东西走了出来。

  视线被这囚车吸引过去冥岛众人。

  停止了叫喊,定定的盯着那囚车。

  没有转头,圣祭师手yi挥,那囚车上的黑布唰的yi声被扯了下来,露出下面的情景。

  yi眼扫到那囚车中的情况。

  所有靠前的冥岛民众顿时齐齐倒吸yi口冷气。

  有的甚至惊恐的朝后退了两步。

  只见那黑布下的囚车中。

  几个蠕动的,看上去像是孩子的东西在爬动着。

  但是,他们却没有yi个是健全的。

  缺胳膊,断腿,已经是好的。

  其他的,有的四肢皆无在囚车中蠕动着。

  有的脸完全是扭曲的,鼻子没有,只剩下yi个大洞,嘴巴完全的塌了。

  有的大大的脑袋犹如簸箕,但是那身体却只有婴孩般大小。

  看上去有些年龄了,却口水,鼻涕,沾满了yi身。

  痴痴呆呆的傻笑着。

  那桀桀的声音,任凭此时这么多人站在这高处,也不由让人感道背脊生寒,毛骨悚然。

  人,怎么可能长成这样?

  圣祭祀看着呆滞的众人,眼中闪过yi丝疯狂。

  手yi挥,那推着囚车出来的第yi个护卫,翻开yi本厚厚的计册。

  冰冷的声音响彻在这yi方天地间。

  “何家长孙,与丙辰年冬收入圣殿抚养”

  边读,身边的护卫边从囚车中提出来yi个全身长满白斑,四肢皆无的人。

  “不,不可能。”

  此孩子yi提出来,那冲在最前面之yi的yi个老年人陡然yi声惊呼,脸孔上扬满了愤怒。

  “这孩子绝对不是我的长孙,我的孩子圣殿说了,资质好,被圣殿收纳成护卫培育。

  绝对不可能是他。

  你们不要想弄这么yi个孩子出来糊弄我。”

  圣祭师听着此言,眼中闪过绝对的冷笑

  事实真相9

  双手抱胸,好似高傲的不屑接他的话。

  而那翻阅着本子的护卫。

  则yi把抓住那孩子的脖子,把他的脸对向众人。

  “眉心有朱砂印记,确认。”

  冷冷的声音伴随着那脸颊的扬起。

  认识何家人的几人,立时脸色大变。

  这孩子虽然四肢皆无,但是那脸孔却还干净,这活脱脱就跟何家那媳妇,yi模yi样,yi个磨子印出来的。

  没有什么比这更具有说服力。

  那何家老年人,面孔抽筋,脸上的神色几乎已经无法用笔墨来形容。

  而他身后的儿子和媳妇,则同时yi声惊叫,齐齐接受不了的昏了过去。

  周围的冥岛众人立刻死寂了下来。

  那样的四肢皆无的情况。

  不是以毒药养成这副德行。

  也不是什么压迫手法能够把孩子折磨成这样。

  那是先天,是先天的因素。

  这yi点,所有人还看的出来。

  “李伟家的女儿,甲午年收于圣殿。”

  yi个眼斜口歪,明明甲午年离今年已经十年,却任然只能在地上爬动。

  笑起来口水鼻涕yi起流。

  典型是脑子有问题的孩子。

  “风城家的儿子,未几年收于圣殿”

  “三余家的儿子,丙辰年收于圣殿”

  “何风家的女儿”

  冰冷而没有yi丝感情波动的声音,在天地间响起。

  伴随着yi个yi个被推出来的奇形怪状的孩子。

  空气中弥漫起yi股死寂。

  yi种浓重的几乎让人窒息的情绪,围绕在冥岛众人的身上。

  冥岛这yi方,为首的连飞和欧阳族长。

  眼中的惊骇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他们身后昏倒了好些人。

  那些都是在冥岛上有头有脸的家族,都是这几个孩子的父母亲人。

  这这怎么可能?

  本来以为那么优秀的孩子,是值得家族骄傲的孩子。

  现在却是这个样子,这真相

  而冥岛王尊和欧阳于飞,银家族长,此时却已经不再沉痛和哀伤。

  事实真相10

  取而代之的则是深深的,深深的叹息和认命。

  连飞和欧阳族长见此,全身都开始颤抖。

  这真像的盒子也许他们不该去揭开,那里面的魔鬼会吞了他们,会吞了冥岛所有的人。

  看着面如死灰的众人,圣祭祀脸上笑分外的畅快。

  缓缓冷笑着道:“这不过是几个有代表性的,本祭祀养在殿里,就是防着你们这yi天。

  本祭祀就让你们看看,你们的孩子到底是什么样。

  他们不是聪明乖巧,不是健美活泼。

  他们就是这个样子,就是这样的猥亵。

  他们是白痴,他们是弱智,他们长的比猪狗都不如。”

  尖利之极的冷笑声,让这话好似来自地狱,让人承受不住,承受不住。

  “不,不是的,不会”

  “不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站立不稳,直面这样的冲击的首当其冲的冥岛众人,开始不断的摇头,不断的退后。

  这跟他们想的不yi样,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而站在欧阳于飞身边的灵玉和篱落,则感受到了圣祭祀的尖锐和那囚车里的惊恐,紧紧的抓着欧阳于飞的袍子。

  看着面色灰白却还固执的不想相信的冥岛众人。

  圣祭师手yi指,直指立在欧阳于飞身边的灵玉和篱落,桀桀笑道:“看着没有。

  十几年前的弱智,虽然心智有问题,还能长的好。

  但是,那脸那身已经有痕迹,那已经磨灭不了。

  而十几年后的今天,他们已经长不大,只能长成猪狗都不如。

  哈哈,你们不是想知道为什么。

  这就是为什么,我冥岛不要yi群猪狗不如的东西。

  这样的废物,要来有什么用?

  你们说啊,要来有什么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