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天颜宏烈见过某个人之后,第二天颜林芝就会去见那个人,他们的具体谈话,没有办法窃听到,他们没选的地方,都是些人很多的地方。”

  颜辰希的眼里闪过丝亮光,不知是夸奖还是讽刺的说道“看来他们两个这么多年,还是长了点智商啊。”

  对于颜辰希这样打击颜家的人,温泽宇早就见怪不怪了,而且颜辰希说的也没错,颜家里面的人,恐怕没有个人,能比得上颜辰希的智商。

  “继续盯着他们,有什么情报再来告诉我。”

  “恩裁,颜宏伟这段时间和高市长走的特别近,两个人除了商量颜熠然和高雪琳的婚事之后,貌似在打颜氏股份的主意。”温泽宇犹豫了会儿,还是亲自把这个消息告诉了颜辰希。

  这个消息他也是在白天才得到的,本来是准备告诉发邮件给颜辰希的,结果还没来得及,结果就被南梦旋的事情给耽误了,现在想起来了,他还是决定亲自说吧。

  听到这个消息的颜辰希,沉默了很长段时间都没有说话,隔着电话的温泽宇,根本不知道颜辰希现在在想些什么。

  尽管是隔着电话,温泽宇还是感受到从颜辰希身上,散发出来的阵阵寒意。温泽宇知道,颜宏伟和高市长,触碰到颜辰希的逆鳞了。

  “具体的情况知道吗?”颜辰希冰冷的声音问道。

  “不知道。”

  能查到这些情报,已经是费了很大的力气了,颜宏伟和高市长,可不像颜家的那些人,他们身边随时随地都有保护着,暗处还有保镖跟着,为了不被他们发现,每次都隔得比较远,他们的对话,是无所知。

  “呵呵我倒要看看,三哥和高老头,两个人加起来过百的人,还能做什么。”颜辰希的语气,犹如冬天刺骨的寒风,温泽宇听了,都忍不住的打了个冷战。

  “总裁,董事长那边”温泽宇欲言又止的说道。

  “老爷子那边,你能瞒多久就瞒多久,瞒不住了再告诉我。”颜辰希吩咐道。

  “恩。”

  挂掉电话颜辰希把就把手机扔到了地上,看着四分五裂的手机,颜辰希点情绪都没有。颜宏伟打颜氏股份多主意,他是直都知道的,他就当做没看到,任由颜宏伟在那蹦跶。

  可他万万没想到,颜宏伟居然会联合外人,来夺取颜氏的股份。这点颜辰希很生气,也恨不得弄死颜宏伟。颜氏是老爷子辛辛苦苦交给他的,他也答应了要给老爷子守好颜氏,至少他在的期间,不能让颜氏有任何损失。

  在他辛辛苦苦守护颜氏的时候,自家人居然引狼入室的想要夺取颜氏。

  第七十四章离开市

  ?颜辰希可以接受,自家人内斗,但却不能忍受,自家人居然联合外人。∽↗筆∽↗癡∽↗鈡∽↗文颜宏伟是从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呢?

  垂下眼帘的颜辰希,不禁陷入了沉思,好像是从颜宏伟出车祸之后吧,颜宏伟整个人就变了。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老爷子才心意培养他,让他成为了颜氏的接班人。

  颜宏伟自那之后就失去了继承权,因为他的身体担不住劳累,根本没有办法去管理颜氏,在所有有资格继承颜氏的人之中,颜宏伟是最早失去继承权的。这样的变换,换做任何人都没有办法接受。

  所以当初老爷子给颜宏伟,百分之十颜氏的股份时,他并没有什么意见,而且他们是母同胞的兄弟,他相信颜宏伟不会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

  现在看来他还是低估颜宏伟的野心了,百分之十怎么够他的胃口,也许在颜宏伟的心中,整个颜氏都他的。

  当年颜宏伟出车祸,看似是天灾,其实就是人为的,老爷子也不是没有追查过,都没有查到到底是谁做的。颜宏伟就是想报仇,都找不到对象,从那之后颜宏伟也开始疏远颜辰希,这样的疏远,别人是看不出来的,颜辰希可是很清楚的感觉得到。

  颜辰希不难知道,颜宏伟为什么疏远他。继承人之中,除了颜宏伟,就是颜辰项有资格了,这件事情最受益的人,就是颜辰希。颜宏伟怀疑颜辰希,颜辰希也理解。

  颜辰显己也在努力的查找那场车祸的证据,来证明给颜宏伟看,那场车祸不是他的做的。可不管他动用了多少人力物力,都始终差不多任何结果,切证据都显示,那不是人为的,就是天灾。

  这次颜宏伟会和高市长联姻,他直以为,颜宏伟是在给颜熠然安排,毕竟颜熠然在颜氏没有股份,也没有什么管理能力,所以必须有个人支持颜熠然,让颜熠然以后可以颜氏乃至市站稳脚。

  但他万万没想到,颜宏伟的算盘可不止这个,居然想联合高市长,来夺取颜氏的股份。

  如果颜宏伟自己个人在暗地里做这些,颜辰希不至于这么生气,他生气就生在,颜宏伟居然不顾颜氏的安稳,引狼入室。

  高市长是什么人?只怕颜氏都满足不来他的胃口,如果不是因为上面有人压着他,他怎么会甘心在市当这么多年的市长,早就去了京城。

  颜宏伟和高市长合作,无非就是腹背受敌,他要是成功了,颜氏保不保的住是个问题;他要是失败了,颜氏肯定也会元气受损,不管结果到底是什么,最后受益的人都会是高市长。

  颜辰希猜的出来,颜宏伟这样做,无非就是孤注掷,他还是不甘心,就这样把颜氏让给他,所以才会这样选择。∝筆癡鈡文

  “颜宏伟,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你能赢,还是我能赢。”颜辰希低沉的声音,在寂静的书房缓缓响起。

  颜辰希这晚都没有去休息,就在书房坐了个晚上,直到晨曦的眼光,透过窗户洒落在地上,他才抬起眼眸,看向外面的朝阳。

  就在这个时候,阵声音引起了颜辰希的注意,听到外面关门走路的声音,颜辰希直到,南梦旋肯定醒了。

  整晚都没有休息的颜辰希,眉目之间泛着丝丝疲惫,可他却没有任何休息的心思。缓缓站起身子,舒展下筋骨,颜辰希就走出了书房。

  他并没有走下楼去看南梦旋,而是回了房间冲了个凉水澡。

  而楼下的南梦旋,正在厨房里面找吃的,她本来还想继续在睡会儿,可实在饿得受不了,她就爬起来了。

  南梦旋可怜兮兮的看着冰箱,这么大个冰箱,居然没有吃的,颜辰希他难道都不吃东西的吗?南梦旋疑惑的想到。

  没有东西吃的南梦旋,只要喝水充饥,坐在沙发上的南梦旋,不停的喝着水,直到把肚子喝涨了,她才停下来没有喝。也就是这个时候,洗完澡的颜辰线下了楼。

  颜辰希湿润的头发,软软的趴在头顶,整个人身上还散发着股湿意,不难看出他是刚洗完澡出来。

  南梦旋看着颜辰希,问道“有吃的吗?”

  颜辰希愣了下,随后说道“没有。”

  南梦旋闻言更加沮丧了,她真的快要饿死了,她已经超过二十四小时没有吃东西了。

  颜辰希也看得出来南梦旋饿了,对南梦旋说道“走吧,我带你出去吃东西。”

  说完就率先走了出去,南梦旋赶紧跟上了,这个别墅小区,都快要靠近郊区了,所以人烟很少,要吃东西只能去市内,等颜辰希把车子开到市内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了。

  颜辰希带南梦旋来到他常来的地方,南梦旋点了大堆吃的,使劲的塞着。

  坐在她对面的颜辰希,看着南梦旋犹如饿死鬼的吃相,忍不住的皱了皱眉头,提醒道“吃慢”

  南梦旋那里还管颜辰希说了什么只管往嘴里塞着东西,看着南梦旋吃东西,颜辰希终于也感觉到了饿意,这才稍微吃了

  等南梦旋心满意足的吃完之后,桌子上的食物已经没有多少了,她揉了揉圆滚滚的肚子,舒服的眯了眯眼睛,那样子像极了直慵懒的小猫咪,可爱的忍不住想要摸摸她的头。

  “吃饱了?”颜辰希问道。

  南梦旋点了点头,回满血条的她,感觉到能吃饱喝足,是件多么幸福的事情。

  “走吧,我送你回去。”颜辰希说道。

  南梦旋赶紧站起来,跟着颜辰希离开了。颜辰希把南梦旋送回了家,在南梦旋下车的时候说道“你个人的时候,不要走太远。”

  闻言,南梦旋愣了下,想到了昨天的事情,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

  “你不要担心,我会派人保护你,只要你不到偏僻的地方去,不会有问题的。”颜辰希安慰道。

  “你不用派人保护我,我不喜欢有人盯着我,我感觉不舒服。”南梦旋只要想到,每天走到哪里,后面就有几双眼睛看着自己,就浑身起鸡皮疙瘩。

  颜辰希拒绝道“不行,你不要任性,如果要是再出了昨天的情况,我不保证,我还能再救你次。”

  南梦旋被噎住了,埋怨道“要不是你,我怎么会被人盯上。”

  “你上去吧。”

  南梦旋下子就明白,颜辰希这是在拒绝她之前的要求,同时也是在告诉她,他是不会撤掉那些人的。

  愤愤不平的南梦旋,也懒得在和颜辰希说话,打开门就走下车了,关车门的时候,用了很大的劲,让人都忍不住的为颜辰希的车子心疼。

  看着南梦旋的身影消失之后,颜辰希才缓缓开动车子离开。

  南梦旋回到家里,刚坐下就收到了条短信。

  看到短信的时候,南梦旋下子就愣住了,双手都忍不住的颤抖,只因为这条短信,是颜熠然发过来的。

  自那日颜熠然找过颜辰希之后,整个人仿佛就成了潭死水没有了生机。对颜宏伟安排他什么时候回学校,他也丝毫没有反对,老实的就跟个木头样。

  今天就是颜熠然要回学校的日子了,在临走的时候,颜熠然还是决定跟南梦旋发条短信,虽然他恨南梦旋的变心,可始终没有办法我忘记她,也没有办法放心。

  “梦旋,我走了,你好好的照顾自己。小叔不是你的良人,望你三思而行。”

  看着这样简简单单的句话,南梦旋的眼泪止不住的滑出了眼眶,放声了哭了出来。

  她没想到在这样的情况下,熠然还会记得关心她,她以为熠然这辈子都不会再原谅她,也不会再和她有任何联系了。

  南梦旋想的其实没有错,颜熠然发的这条短息,无非就是给自己最后次,放纵的机会。从今天之后,他和南梦旋就真的是两个人世界的人了,他们不会再有任何牵扯,会有属于彼此的人生。

  在这刻,南梦旋突然很想见到颜熠然,很想告诉他所有事情的真相,她立马拨打颜熠然的手机,当南梦旋满怀希望等颜熠然接起电话的时候,传到她耳朵里的,却是个机械没有感情是声音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南梦旋呆住了,手机从手上滑落到沙发上,呆滞的眼眸之中,泪水再次决堤了,顺着脸颊落到沙发上。

  南梦旋没想到,在她鼓起勇气终于想对颜熠然解释的时候,上天已经不给她这个机会了,熠然已经不会有机会,听到她的解释了,她也没有第二次这样的勇气了。

  机场的颜熠然,并不知道这切,他拎着行李箱,时不时的向身后看去,仿佛转身就可以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可每次的转身,换来的只是次又次的失望。

  站在颜熠然身旁的高雪琳,看着颜熠然的举动,心里有点苦涩,双手紧紧的捏着,像是努力在控制着什么。

  良久之后,高雪琳的嘴角扬起个淡淡的微笑,提醒道“熠然,我们该上飞机了。”

  闻言,颜熠然回过神,不再朝身后看了,心也终于死了,说道“走吧。”

  颜熠然和高雪琳起走进入了安全通道,在走进飞机的那刻,颜熠然的心猛地抽搐了下,这突如其来的疼痛,让颜熠然忍不住皱紧了眉头。

  高雪琳注意到颜熠然的神情,关心的问道“熠然,你是不是不舒服?”

  颜熠然摇了摇头,说道“我没事儿,不要担心。”

  高雪琳仔细的观察着颜熠然,确认他的确没事才放心,她看的出来,颜熠然其实并不想离开,他的心里还挂念这南梦旋。

  可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她已经不能放手了,颜熠然未来的妻子,注定只会是她,不会是其他人。

  第七十五章陌路相隔

  ?自颜熠然离开已经过了半个月了,南梦旋也安静的过了半个月的生活,就好像颜熠然离开的消息,她从来不曾知道过。→筆→癡→鈡→文

  那日南梦旋没有打通颜熠然的电话,犹豫了之后,还是跑去了机场。只可惜她去的时候,颜熠然已经登机了,不管她在机场怎么寻找,始终没有办法找到颜熠然的。

  伤心之余的南梦旋,在机场个角落,默默的哭泣着,开始还会有人围观她,可时间久了路过的人,顶多看两眼也就离开了。

  南梦旋不知道在机场坐了多久,等颜辰希寻来的时候,她就像个没有灵魂的娃娃,呆呆的坐在原地,双眼空洞的望着前方。

  这样的南梦旋,让颜辰希没由来的有点害怕,怕南梦旋受不了,再次把自己封闭起来。

  等颜辰希把南梦旋带到医院的时候,南梦旋不知怎么的,下子就回过神来了。颜辰希还是不放心的,带南梦旋检查了番,确认南梦旋真的没事儿了之后,才把南梦旋带回来家。

  本来还很生气的颜辰希,这下子也不敢再刺激南梦旋,只能自己忍着。

  这半个月的时间,南梦旋每天不是上课就是做兼职,没课没兼职的时候,她就个人坐在家里发呆,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开始看南梦旋发呆,颜辰希就会担心,南梦旋是不是自闭了。可当他叫南梦旋的时候,南梦旋就回过神来,仿佛之前发呆的不是她样。

  这样的南梦旋,让颜辰希很放心不下,要带南梦旋去看心理医生,南梦旋死活不愿意,颜辰希不敢逼得太紧,最后就不了了之了。

  颜辰希每天都会来南梦旋的家里住,只不过这次不样了,他不在霸占着卧室睡了,他把卧室给了南梦旋。而他就把客厅的沙发扔了,换了张大的沙发,而且还可以放下来当床,不然以他的身板,在那小小的沙发里,晚都睡不了。

  南梦旋对颜辰希的态度,也发生了些改变,这些改变颜辰显己也不知道,到底是好还是坏。以前南梦旋很讨厌他在她家里,每次都想办法赶他走,现在的南梦旋,不会再赶他走了,直接转而无视他。

  不管颜辰希说什么,她还是会听,只不过听进去几分,估计只有南梦旋自己知道了。

  这天,南梦旋上完课回来了,在楼底下就遇到了来找她的夏子琳,南梦旋也有半个月没见到夏子琳。

  南梦旋开心的笑了,朝夏子琳走过去,问道“子琳,这段时间过的怎么样。”

  夏子琳的眼里洋溢着明媚的亮光,神采奕奕的说道“很好,过不了多久,我就可以出师了。”

  闻言,南梦旋替夏子琳高兴,说道“真的啊!子琳,你真厉害,等你出师了,你可要亲自做点,给我尝尝。”

  夏子琳口应道“好,等我出师了,你想吃什么我就给你做什么。”

  “行,我们言为定哦。”

  “我说话算话,你就坐等我出师好了。”夏子琳信誓旦旦的说道。

  这样的夏子琳,是南梦旋从来没见过的,以往的夏子琳,都被繁重的生活涤,压得快要喘不过气。虽然她表现的很乐观,其实心里面直很苦。

  现在看到夏子琳这样自信,容光焕发的像是脱胎换骨般,让南梦旋惊讶的同时也为她高兴。

  “对了,梦旋,昨天哥哥给我打电话了,我能感觉得到,哥哥清醒了许多,不再像以前那样了。”夏子琳激动的说道。

  闻言,南梦旋吃惊了,她急忙问道“是真的吗?”

  “恩恩,是真的,你知道嘛,以前哥哥只会叫我子琳子琳,这次哥哥居然叫我妹妹了,而且他还对我说,辛苦我了。”夏子琳激动的眼泪都快要落出来了。

  昨晚夏子琳接到子远的电话时,先是有点吃惊,随后就是欣喜。在通电话的过程中,她明显的感觉得到,哥哥的神识清楚了很多,说话不再像小孩子般了。在快要挂电话的时候,她清楚的听到了‘妹妹,辛苦你了’。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她愣了很久才反应过来,虽然那个时候电话已经挂断了,可是丝毫也不影响她激动的心情。她抱着电话又哭又笑,就像患了神经病样。还她在家里面,要是在外面,别人还不知道在怎么看她。

  “子琳,你总算苦尽甘来了。”南梦旋感叹的说道。

  她不知次想过,要是子远辈子都没有办法恢复,子琳是不是要拖着子远过辈子。可现在终于好了,子琳有了自己喜欢的职业,子远也有了痊愈的希望,这切对子琳来说,都是上天的恩赐。

  显然夏子琳也有这样的想法,悠悠的说道“梦旋,以前的日子,对我来说就好像场梦。或者说,是现在的幸福,对我来说,更像场梦,就怕梦醒了,什么都回到了起”

  南梦旋安慰道“子琳,不要想太多了,现在切都好起来,就证明老天对你还是不薄的。”

  “谢谢你梦旋。”夏子琳真心的感谢道。

  梦旋的家境也不比她好得到哪里去,可次有困难的时候,梦旋总是二话不说的就帮她,这次她能去做点心师,虽然说是颜辰希帮的忙,但要是没有梦旋,她也不会遇到颜辰希,也不会有今天的这切。

  “我们之间还说谢谢吗?”南梦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