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

  莫离面色平静,微微点头。

  嘶!

  陆陈年倒吸了口冷气,心头震撼无比。

  他也得到了龙凤令,但结果却是连登上龙凤榜的资格都没有。

  不只是他,千千万万个大陆年轻辈皆是如此,毕竟能登上初榜的名额,仅仅只有百个。

  而就是这顶尖的百人之中,那排名第的人竟然就坐在他的面前!

  陆陈年低下了头,有些不敢再看莫离,他怕自己受不了刺激。

  “公子!”

  就在此时,陆海天脸焦急的踏进了院子,在见到莫离之时脸色喜。

  本以为要打扰到莫离的修炼,没想到莫离已经出关了。

  莫离见得陆海天脸焦急模样,眉头微皱:“什么事如此慌张?”

  陆海天脸色变,有些焦急道:“公子,段坤的人来元宗了!”

  第六百六十五章偷梁换柱

  莫离脸色凝,缓缓站起身来:“段坤的人来了!不是还有十个月才到收取灵石的时候吗?”

  段坤定下的取灵石时间,乃是年次,从开采灵脉开始到现在,也才过了两个多月,远远没有达到约定的时间。

  陆海天神色也是不解:“我也不清楚,按理来说没有到那个时间段坤也不会想起来我们这小小的元宗。”

  莫离眉头微皱:“来了几人?”

  “只有人,现在宗主正在接待那人。”

  陆海天试探着问道:“公子,您要不要?”

  莫离略微沉吟:“走。”

  段坤的人来到元宗,想必跟灵脉有关。

  现在元宗乃是莫离的地盘,那灵脉也自然而然的被莫离当成了自己的东西,对于有意染指自己灵脉的段坤的人,莫离自然要去搞清楚他来此的意图。

  “公子,跟我来!”

  陆海天快步前行,莫离与陆陈年紧跟其后。

  片刻之后,莫离三人来到元宗宗门大殿。

  然而此时大殿之内,却是只有赵灵的身影,没有见到熊平义以及赤霄宗的人。

  现在元宗的高层,仅仅只有三人。

  宗主熊平义,大长老陆海天,二长老赵灵,所以元宗的大事便由三人定夺。

  当然,这是在莫离不开口的情况下。

  “公子,那段坤的人说要看下灵脉,宗主正带着他前去灵脉查看。”

  赵灵快步走到莫离身前,微微行了礼:“公子,来人乃是段坤的弟弟段成,涅槃二重天的强者。这次他受段坤的嘱咐前来查探灵脉,似乎是想做什么事情。”

  莫离眉头微皱,略感棘手。

  若是段坤执意对灵脉有想法的话,现在的莫离与元宗是无法抗衡的。

  陆海天提议道:“公子,我们要不要?”

  莫离摆了摆手:“不用,等他们出来就行。”

  就算段坤想要对灵脉做什么,也不会是现在,否则他也不会派人前来查探灵脉的情况而是直接动手了。

  反而若是莫离急急忙忙的过去,稍微露点纰漏出来,反而会让段坤的人对他产生怀疑。

  莫离脚步动,来到了陆海天与赵灵的身后,静静的站立。

  莫离此举只是为了表明他只是个弟子,站在陆海天两人身后乃是极为正常的事情。

  很显然,这是莫离刻意的掩饰自己的身份。

  大殿内的几人皆是知道莫的用意,因此也是顺着莫离的意思演下去。

  陆海天与赵灵直接坐在了椅子上,莫离与陆陈年两人分立两旁,就如同普通的弟子般。

  哒哒!

  片刻之后,两道脚步声快速传进了安静的大殿之中。

  莫离目光闪,望向了门口。

  两道人影前后走进了大殿,为首之人正是熊平义,而在熊平义的身后乃是名中年男子。

  男子身着袭青袍,面色冷淡至极,对于熊平义略显难看的脸色没有丝毫的反应。

  显然,这男子就是段坤的弟弟,段成。

  段成踏进大殿,平静的目光从几人身上扫过,没有任何波动的将目光收了回去。

  无视。

  段成扫而过的目光,几乎无视了莫离几人。

  淡淡的高傲在他那平静的脸上散发而出,这是从骨子里对众人的无视,对元宗的不屑。

  因为他有这个底气,有这个实力,也有这个能耐。

  不论是他背后的段坤与赤霄宗,还是他自身的涅槃二重天强大实力,都完全不必将元宗放在眼里。

  若不是灵脉这东西,恐怕他到死都不会知道还有个小宗门叫元宗,他也更不会与元宗产生任何的联系。

  陆海天与赵灵站起身来:“宗主,段大人!”

  熊平义目光略微望了眼两人身后的莫离,目光闪。

  段成直接坐到了椅子上,淡淡的望向熊平义:“熊兄,你觉得如何?”

  熊平义脸色有些阴沉:“段大人,这件事我个人无法做主,请容我们商量商量!”

  段成脸色淡然:“你随意。”

  熊平义似乎在强忍着什么,轻声道:“过来下。”

  莫离目光微闪,与陆海天几人同走到了大殿的另方。

  陆海天轻声道:“怎么了?”

  熊平义叹了口气,声音有些低沉:“灵脉有危险!他想抽取灵脉!”

  莫离脸色微变,眼中冰冷的目光闪而逝。

  陆海天两人也是脸色怒,强行压抑着心中的怒火,低声道:“段坤不是需要这灵脉吗,将灵脉抽取出去将会大大损害灵脉的效用,对他来说岂不是巨亏?”

  灵脉抽取,便是从完整的灵脉之中强行抽取大截出来。

  这大截,也许只有点,也许占了总长的半,甚至于将灵脉完全抽出。

  但不管怎么做,都会对灵脉造成不可挽回的破坏,这是最为愚蠢的做法,将会浪费灵脉半以上的功效。

  只要不是脑袋有病的人,是决计不会采用这种手段的。

  莫离皱眉问道:“他为何要如此做?”

  熊平义轻声道:“两年之后便是赤霄宗老祖的三千岁寿诞,作为下代最有可能接班的人,段坤自然要尽可能的找到能上得了台面的贺礼。”

  莫离声音冷:“所以段坤抽取灵脉是为了当做贺礼,不让他掉落面子!”

  陆海天脸色很不好看:“用灵脉去赢得欢心,还真是大手笔!”

  熊平义点点头,有些无奈:“没错,只要能得到赤霄宗老祖的欢心,他哪里会在意灵脉会成为什么样子,更何况这灵脉对他来说本就是意外之喜,用来换取赤霄宗老祖的欢心也是极为值得。”

  几人心中都是颇为气愤,以及不满与不甘。

  这灵脉乃是他们元宗的东西,现在却被段坤掌握在手上,他们甚至无法说出拒绝的话。

  熊平义继续道:“这次段成的到来,便是为了检测灵脉该如何抽取,另外他已经让开采灵脉的那几人离开了,说是要保证最完美的灵脉,以达到最好的效果。”

  莫离略微沉吟:“若是抽取灵脉,将在什么时候开始?”

  “两年过后才是寿诞之日,段坤想让灵脉多多蕴养番,将会在寿诞来临之际也就是差不多两年后的时间,再进行抽取,所以他将开采灵脉的人都遣散了。”

  灵脉埋于地下,与周围的大地形成完美的融合,将会源源不断的吸收大地与空间之中的灵力来蕴养自身。

  虽然短短两年的时间很难让灵脉有什么提升,但段坤想要的不过是让灵脉处于最完美的状态而已。

  莫离点了点头:“答应他。”

  陆海天脸色变:“公子不可,灵脉旦被抽取,将会失去原本的效用!”

  莫离平静道:“即便我们不答应他,你认为他不会动手吗?”

  陆海天声音滞,已经知道了答案。

  莫离淡淡道:“还有两年的时间,在想到办法之前我们只能答应他们,至少要让灵脉处于我们的眼皮底下,否则这灵脉可就真的与我们无关了,甚至还有可能引来段坤的追杀。”

  陆海天脸皮抖,段坤的追杀,赤霄宗的追杀,他元宗可承受不起。

  莫离望向熊平义:“去告诉他,我们答应了。”

  熊平义叹了口气,随即调整了下脸上的情绪。

  他走到段成身前:“段大人,就按您说的办。”

  段成淡淡点头,没有丝毫意外之色,也没有丝毫的欣喜之色。

  因为这本就在他的意料之中,是再为正常不过的事情。

  段成站起身来,扫了眼熊平义:“放心,你们为大哥做事,日后少不了你们的好处。”

  熊平义陪着笑点头:“自然自然,我们定然心为段大人做事。”

  段成满意的点点头,随即想到了什么似的。

  他望了眼不远处的莫离几人:“李玉是哪个?”

  熊平义心头凛,随即笑道:“李长老没有在宗内。”

  段成眉头扬:“那他的徒弟在哪?”

  熊平义心头有些疑惑,但却依旧是答道:“章扬也跟着李玉长老起出宗了,说是有什么要紧事要做。”

  段成眉头微皱,声音有些不耐烦:“他自己要求的事情都忘了吗!”

  熊平义壮着胆子问道:“不知道段大人所说是什么?”

  段成脸上有些不满:“李玉向大哥提了个要求,他的徒弟将会跟着天德学习,这次我来此除了灵脉的事情之外,便是要带走他的徒弟。”

  熊平义面色凛,难怪之前李玉和章扬如此跋扈,原来是章扬即将找到靠山。

  段成刚才的意思便是,日后章扬便会跟随段天德,段天德自然成为了章扬的靠山。

  但李玉与章扬已经死了,他拿什么回复段成。

  就在熊平义准备糊弄过去之时,脸色微微变。

  随即他抬起头,朝段成笑道:“段大人,虽然章扬不在,但李玉的亲人在这里,段大人可以带他前去。”

  这时候,莫离突然走到了段成的身旁,微微躬身道:“段大人。”

  段成扫了莫离眼,眉头微皱:“你叫什么?李玉是你什么人?”

  莫离轻声道:“在下李默,是李玉叔叔的侄儿。”

  段成略微沉吟,随即朝门外走去。

  “跟我走吧。”

  第六百六十六章入赤霄

  莫离与段成离去之后,陆海天与赵灵终于是绷不住自己阴沉的脸。

  两人愤怒的望着熊平义:“为何要让公子去赤霄宗,赤霄宗可不是元宗,稍有差池将会让公子处于危险的境地!”

  熊平义无奈道:“这是公子的意思,我也不能违背。”

  赵灵依旧脸怒色:“就算是公子的意思,你也应该将他拦下,我们是公子的下人,只要对公子不利的因素都要尽可能的排除掉,就算公子怪罪下来我们也必须去做!”

  熊平义无奈苦笑,他如何不是与两人同样的想法。

  在得到莫离的传音之时,他便极力否决,但莫离直接下了死命令,他也无法违逆莫离的命令。

  陆海天轻叹了口气:“公子应当有自己的想法,只是不管怎么说任凭公子人进入赤霄宗太过危险了。”

  熊平义目光微闪:“公子可不是常人,凭借公子的能力,就算是赤霄宗想必也无法让公子有真正的危险。”

  几人都是点点头,心中对莫离充满了信心,即便对面是他们直以来都仰望的赤霄宗。

  陆陈年面色有些不甘:“只是,太委屈公子了”

  熊平义点点头:“让公子假扮成李玉的侄儿,确实是有些委屈公子。”

  陆陈年摇了摇头,拳头微握:“我指的是,段天德。”

  几人脸色震,望向了陆陈年。

  陆陈年声音低沉:“段天德何德何能,能让公子屈尊当他的随从!”

  熊平义叹了口气,陆陈年说的并没有错。

  而陆海天和赵灵两人面色突然有些怪异,他们可是知道自己的儿子以前最崇拜的目标就是那八大天骄,现在那八大天骄之首段天德在他的口中,竟然如此不堪。

  不过两人心中也是很清楚,并不是段天德太弱,而是莫离太强。

  莫离用短短两个月的时间,便是彻底颠覆了陆陈年以往对于天骄的概念。

  在见识了莫离的实力与天赋之后,不仅仅是陆陈年,就连他们都是已经对其他所谓的天骄以等闲视之。

  毕竟他们的主人可是东榜第,以灵府境领悟剑意的绝世天才,更是以做出了以灵府境战败涅槃境这等不可能之事。

  大陆上,年轻辈谁人能比!

  陆海天心头热,高声道:“尽管公子只是为了隐藏身份才不得不这么做,但这也是段天德的福气,日后等公子站上大陆之巅的时候,那段天德有此经历已经够了。”

  陆海天扫了在场几人眼,拳头微握:“而我们作为公子的人,是何等的荣幸!”

  大殿之外,莫离已经跟随着段成离开了元宗。

  元宗之外,偏僻的平原当中,段成望向不远处已经关闭的落神涧,淡淡道:“倒是没想到落神涧周围还有个小宗门,不过也许就是因为落神涧的关系,这小宗门才会拥有灵脉这等宝物。”

  言语之间,没有丝毫对元宗的重视,有的只是对元宗的好运气的感叹。

  对他来说,元宗这种宗门随手可灭,灵脉这等宝物被元宗所持有那就是暴殄天物。

  略微的感叹之后,段成右手轻挥,艘不大不小的灵船悬浮于天空之中。

  “跟上来。”

  淡淡声,段成闪到了灵船之上,莫离也是紧随其后。

  段成走进了船上唯的个房间之内,留下了句话:“从这里到我赤霄宗要五日的时间。”

  莫离无奈笑,只能坐在船头。

  灵船快速前进,段成进入了房间之内也不知道在干什么,没有丝毫动静。

  莫离也是静静坐于船头,进入了修炼状态。

  只是让莫离有些摇头的是,这艘灵船似乎有些不行。

  飞行的速度飞船的空间以及稳定性都远远不如他的大殿。

  看来灵船在中大陆也是稀有物品,莫离暗暗想到。

  灵船前行,莫离与短程路无话。

  五日之后。

  莫离缓缓睁开眼睛,望向前方。

  云雾缭绕之中,道道气势恢弘的建筑若隐若现。

  段成从灵船的房间中走出,静静的望着灵船不断靠近前方。

  莫离站起身来,也没有说话。

  “下船,只要进入了宗门之内,非特殊情况不许飞行,否则后果自负。”

  在临近之际,段成对莫离淡淡声,随即飞离了船上。

  莫离微微点头,也是离开了灵船。

  段成将灵船收起,两人朝着前方而去。

  段成边走,边对身后的莫离说道:“在宗内无事不得大声喧哗,不要随意乱走。”

  “还有,这次能让你来我赤霄宗,是你叔叔用那道灵脉所换来的,更何况是让你跟随着天德,这是你几辈子修行来的福分。”

  莫离在段成身后微微低头,恭声道:“多谢段大人提醒,我定会铭记在心!”

  段成脚步停,停在了幢巨大的房屋大门之前。

  “天德乃是东域八大天骄之首,想要做他随从的人不知几何,你最好将这个机会把握在手里。”

  他轻轻推开了大门:“进去吧。”

  莫离微微点头,跨进了房门。

  段成淡淡的望了眼莫离的背影,关上房门之后,转身而去。

  对于这个他带来的人,段成并不在意。

  本就是因为李玉的功劳所随意赐下的赏赐,若是这人合得上段天德心意,那便留在赤霄宗,乖乖的做段天德的随从,若是不合段天德的心意,不管是驱逐还是杀了,都无所谓。

  莫离微微打量周围,夜明珠铺缀在天花板上,地面乃是温暖的玉石所搭建,可以说这个房屋颇为的奢华。

  “你是谁?”

  声冷喝响起,名绿衫女子凝视着莫离,身上气息隐动,似有言不合便对莫离出手的迹象。

  “在下李默,姑娘是?”

  女子面色更寒:“你来到我的地方居然还问我是谁!”

  莫离眉头皱:“这里不是段天德公子的住所吗?”

  女子冷哼声:“这里自然是天德少爷的住所,我是他的侍女,自然也住在这里!”

  第六百六十七章醒神池

  莫离恍然,随即对着女子拱了拱手:“我是段成大人带来的,日后与姑娘样,也是跟随天德公子。”

  绿衫女子狐疑的打量了莫离眼,随即冷笑声:“真是什么人都想挤进天德公子的门!”

  莫离眉头微皱,那女子却是已经转过身朝内部走去。

  “不要乱动这里的东西,等天德少爷回来之后,才能决定你到底能否留在这里。”

  女子消失在眼前,莫离微微摇头,找了张椅子随意的坐了下来。

  虽然对这女子的性子颇为不喜,但莫离还是不至于与她产生什么冲突。

  在这座空荡的房屋之中,莫离静静的等待着段天德的回归。

  这等待,便是足足三日。

  吱呀!

  房门缓缓打开,段天德的身影走了进来。

  莫离睁开眼睛,中断了自己的修炼。

  “你是谁?”

  段天德眉头皱,望着自己房屋之中那不认识的男子。

  莫离微微低头:“天德公子,我是段成大人带来的,让我日后跟随您。”

  段天德眉头挑:“成叔倒是记得清楚,为我填补个空缺。”

  随即他面色淡然的打量了莫离眼,微微点头:“天赋倒是不错”

  莫离的年轻与他散露而出的灵府后期的境界气息,即便是在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