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风来到莫离身前,血爪挥。

  莫离朝血爪拳轰出,然而下刻面色变。

  却见血风嘴角噙笑,丹田内灵力瞬间抽离,注入右手。

  右手晶质瞬间变化,血爪蠕动,化作柄细剑,长度瞬间增长,眨眼间便缩短了与莫离的距离,朝莫离斩去。

  此时细剑已经到达莫离腰的右侧,只有指的距离。

  莫离左脚爆发,瞬步使出,猛然向右横移段距离。

  细剑依然不依不饶,朝莫离斩去。

  但瞬步争取来的瞬间已经够了,脚步轻点,瞬步瞬间切换成水游步。

  撕拉声,莫离腹部的衣服应声而破。

  如同泥鳅般,莫离与细剑擦身而过。

  随后莫离猛然向后退去,拉开距离。

  轻喘口气,刚才凶险无比,若不是对血色晶质早有防备,说不定莫离已经成为剑下亡魂。

  小腹衣物被细剑撕开,露出白嫩的肌肤,而其上丝细小的伤痕略微渗血。

  “若是有把剑,就好了”莫离不由得感慨自己是真的穷。

  右手挥,头顶上的树枝掉下,莫离将之握在手中,灵力震,树枝寸寸裂开。

  断裂的树枝散开,落在地上,而在莫离手中留下的,是柄木剑。

  血风面色冷:“你这是看不起我吗?很好,我会让你知道小看我的下场。”

  莫离很无奈,自己真没有这样的想法,这只是无奈之举。

  但血风并不知道莫离所想,就算知道,也不会有任何改变。

  急速向莫离冲去,血色细剑直接朝莫离刺去。

  由于血色细剑极长,所以在血风与莫离的距离还尚有截时,细剑的剑尖已经到达莫离身前。

  灵力涌出,覆盖木剑,增强其防御力,使之不至于击即碎。

  随后持剑向上挑,将血剑挑飞至头顶。

  莫离右脚爆发,瞬步使出,步便来到了血风面前,剑刺出。

  寸长寸强,但长武器最怕的便是被近身。

  如此浅显的道理,不仅莫离知道,血风同样知道。但对于他来说,却并不适用。

  血色长剑蠕动,瞬间缩短,在手背上形成道盾牌,挡住莫离的刺。

  莫离并无惊讶之色,显然早有所料,剑势不停,道剑影出现,朝血风斩去。

  血风冷笑,无论如何,凭柄木剑,无法击穿血盾,等你力竭之时,便是我反击之时。

  莫离剑站在血盾之上,没有丝毫作用,血风正欲还击,却见剑影之下,再次出现道剑影。

  眉头皱,灵力覆盖血盾,再次挡住这剑。

  然而想反击的血风却被莫离生生不息的剑势所压制,莫离道接道的剑影出现,斩在血盾之上。

  血风只感觉莫离斩下的力道越来越强,身体渐渐向后退去,脚下两道深深的凹痕出现。

  苦苦支撑之下,莫离的剑终于停下。

  第四十七章无奈被擒

  莫离微喘口气,持剑而立。

  血风狞笑声:“完了是吧,力竭了吗?现在,该我了。”

  莫离轻笑声:“哦,是吗?”

  莫离嘴角的笑意却让血风感到不安,没有贸然出手,紧紧地盯着莫离。

  右手动,木剑缓缓斩下,剑影渐渐重合。

  血风内心猛地跳,全身灵力涌出,盾牌瞬间变大,挡住全身。

  野火燎原,归。

  剑影道道消失,最终,只剩下把木剑斩下。

  木剑缓缓与血盾相触碰,瞬的沉寂之后,轰的声,木剑与血盾爆炸开来。

  两人皆是向后飞去,莫离手上木剑已经完全消失,右手血肉模糊。

  而血风手臂上的血盾裂开,中间破了个大洞,血风右手也是血肉模糊,汩汩流血。

  两人落在地上,面色苍白,望着对方。

  莫离很无奈,若是手中不是木剑而是灵剑,血风不死也要重伤。

  而血风却是震惊非常,个先天前期的小子有如此实力,若是成长起来还得了。

  两人各怀心思,喘着粗气,紧紧地盯着对方。

  就在此时,两人眼神闪,望向天空。

  道血色身影,急速朝两人飞来。

  正是血云。

  莫离的心顿时沉了下去,自己与血风只能维持均势,若是再来个

  而血风面色喜,狠狠地盯着莫离。

  见势不妙,莫离顾不得手上的伤,身影闪,朝天空飞速逃去。

  血风抽了抽脸:“跑得道挺快”

  随后立马跟上莫离,而在后面,血云见两人陆续离开,也是跟在两人身后。

  “这两人都受了伤,应当不能使用之前追上我的秘法。若是拼持久,我有优势。”莫离思索道,如今想安然离去的方法只有个,让身后两人灵力耗尽,莫离打定主意,与两人打持久战。

  然而血风却已经料到:“这小子定然是想与我们打持久战,若只有我们两,说不定真让你跑了。”

  随即嘴角露出丝冷笑:“但你想不到,这个方向是去连云山脉的方向。”

  三人未曾言语,化作三道流光,在天空急速划过。

  时间缓缓过去,三人依然全力前行。

  莫离脸色苍白,即便是有着灵力经脉以及五脏的完美五行,都让他感觉快要支撑不住。

  望了眼身后的血风,脸上毫无血色。

  莫离脸无奈,身后两人本来早就应该不行了,当时莫离心里阵高兴。

  但接下来,两人却是从戒指拿出了回气丹,这才能追到现在。

  血风面露苦涩:“太低估这小子了,他个先天初期的人怎么支撑如此久,若不是有回气丹,早已被甩掉。”

  随后眼神亮:“到了。”

  从高空俯瞰下去,面前群山环绕,巨木丛丛,股古老的气息散出,正是连云山脉。

  “这是,连云山脉。”前面那熟悉的山势映入眼中,莫离当即认出这是不久前自己来过的连云山脉。

  神识中血风丝如释重负的眼神以及泛起的冷笑,让莫离心中略微有些不安。

  莫离眼睛缩,却见血风拿出枚血色玉牌,狠狠捏碎,随后面带讥讽的笑看着自己。

  眉头紧皱,却不见有任何变化,莫离不知道血风在搞什么鬼。

  连云山脉中心。

  在片高大巨树中心,棵远超它们的参天巨树伫立。

  仔细看,这棵巨树的根系朝周围蔓延,而周围的巨树竟然都是他的根系。

  任何棵树都需要至少十人才能环抱,个根系就如此巨大,可以想象这棵处于中心的巨树何等壮观。

  枝叶繁茂,遮住了天,没有丝阳光能照的进来。

  而在这棵树的主干上,有个巨大的洞。

  洞里面竟然是座宫殿,竟有人在这棵巨树中建立宫殿。

  大殿之内所有东西,皆联通着巨木,都由巨木主干做成。

  而在大殿中心,座高高的椅子中,有着道人影。浑身肌肉凸显,壮硕的身体中不时散发出股凶悍的气息,似乎要择人而噬。

  而在其下方,也是坐着道人影。

  此人头白发,就连眉毛都是白色。苍白的脸上,嘴巴却鲜艳如血。

  老者语气恭敬的朝男子说道:“妖王大人,这交易您可满意。”

  男子挑了挑眉:“可以。”

  老者大喜:“多谢妖王大人。”

  紧接着,老者忽然眉头皱,望向外面,仔细感知。

  “这是血风那小子手上的血牌,就在不远处。该死,好不容易跟这个难缠的妖王谈好,偏偏这个时候发来信号。”

  随后望向男子:“妖王大人,小徒突然有点事,可否等我片刻,盏茶的时间内,我定然会来完成交易。”

  男子无所谓的挥挥手:“去吧。”

  老者行了礼,急速离开。

  老者离开后,男子眼中的散漫消失不见,丝精光闪过:“这老头儿身上血腥味好浓,应该是魔宗血之脉的人。用这么多精血丹换连云山脉的灵物,宁愿吃亏也要得到这批灵物,不知道他们打的什么算盘。”

  随后耸了耸肩:“哎呀懒得想了,你们人类再怎么折腾,也与我无关,答应给我的分不少就行。”

  血风将玉牌捏碎之后,却没有丝变化,莫离心中不解,但血风定然不会做无用之事,心中隐隐有些不安。

  下刻,莫离瞳孔缩。

  前方不远处凭空出现道人影,人影由虚影渐渐凝实,竟然因为速度太快而产生丝幻影。

  莫离心中危险感觉大增,脑海中闪,想起了血云血风两人谈话,师傅在连云山脉和妖王谈事。

  莫非,这人是他两的师傅。

  身后两人已经是极强,他们的师傅又该强大到什么地步。

  莫离头皮发麻,不能再前进了,身体骤然停下。

  血风面露笑容,大喊到:“师傅,把他抓住。”

  老者缓缓抬起右手,莫离心中跳,巨大的危险笼罩身体。体内灵力轰然爆发,从来没有如此拼命过。

  速度比刚才更胜筹,莫离感觉自己的丹田因太过暴力的抽取灵力隐隐作痛,但他管不了那么多了,巨大的危险之下,莫离脑海中只有个字,逃。

  老者见莫离逃跑,嘴角微微翘起,自言自语到:“跑得掉吗”

  抬起的右手握,右手前面的灵气顿时开始压缩,相距甚远的莫离爆发的身体骤然停,再无法前进分毫。

  莫离惊骇无比,这是什么力量。

  周围灵气压缩如固体,将自己死死的禁锢住,功法疯狂运转,想吸收周围灵气,却没有丝毫作用。

  老者右手挥,莫离凝固的身体开始倒飞,直接来到老者身边。

  莫离用尽了所有方法,没有丝毫作用。

  力量的差距让他绝望,无力的感觉充斥全身。

  短时间内晋入先天,并直接成为外榜强者,战斗从未败过,虽然不说,但莫离心里确实有点骄傲。

  但今日,莫离再次体会到无力的感觉,心中的骄傲与得意再无分毫。

  这时候血风已经来到老者身边,恭敬的行了礼:“师傅。”

  老者点了点头,皱眉看了眼莫离:“个先天初期的小子你们都搞不定,还要我出手?”

  血风面色红:“师傅,这小子有些诡异,手段不少,而且,战力不比我低”

  老者眉头皱,神识笼罩莫离。

  眼睛亮:“好强的身体,光凭身体便足以匹敌先天后期,再加上灵力增幅,倒是能跟你斗斗。这小子应当是体修,难怪境界这么低。”

  随后不解道:“但他只有个人,你们两个先天巅峰。对了,血云呢?”

  “血云受了重伤,刚才在疗伤,所以来的慢些。”

  老者眉头紧锁:“不可能,这小子的实力不可能在你们两人联手下重伤人,你将事情好好给我说遍。”

  血风抹了抹头上的冷汗,将事情道来。

  良久,老者了解了事情的所有。

  惊讶的看着莫离:“返魂铃无效,迷魂针无效,灵气光球无效。”

  这时候天边又出现了道流光,正是血云。

  此时血云腹部的伤痕已经愈合,但气息衰败,伤势并未完好。

  血云直飞到老者身边,嘲讽的看了眼颓然的莫离,随后恭敬的行了礼:“师傅。”

  老者点了点头:“这小子的事先放放,回去再探探他的秘密。你们跟我来,先将交易完成。”

  随后三人带着莫离朝深处而去。

  第四十八章将他留下

  莫离丝毫没有反抗之力,只能随着三人前行。

  随着不断前行,妖兽出现的频率越来越大,到最后,几乎随处可见。

  这些妖兽凶狠的盯着莫离四人,却得到命令,没有上前。

  莫离庆幸当时自己没有过多的深入,否则早已成为妖兽的食物。

  心中也不禁感慨风千雪竟然能从这里全身而退,自己离她的差距犹如深渊。

  终于,四人来到了最中心处。

  血风和血云惊讶的看着眼前的巨木,显然未曾想到妖王宫殿竟然建立在其中。

  宫殿外两名凶悍男子望向四人,眼露不善,若非妖王大人命令,两人早就扑了上去,将这些人类撕碎。

  感受到守卫身上传出的杀意,血风和血云肌肤冰冷,不敢对视。

  莫离也是心里跳,这两人身体传出的气息太过冰冷与强大,震慑人心。

  老者似乎察觉不到守卫身上传出的气息,面色如常,带着莫离进入了洞口。

  见老者迈入宫殿,两人紧紧跟在老者身后。

  进入宫殿,那两道让他们头皮发麻的目光消失不见,两人松了口气,但下刻,两人全身鸡皮疙瘩泛起,刚刚放松的心不由自主的紧绷。

  整个宫殿都笼罩在股强大的压力之中。

  两人朝前望去,个壮硕男子懒散的坐在高椅上。

  感受到两人的目光,男子眼神随意扫,望向两人,两人身体顿时僵直,眼中男子消失不见,头巨虎携带着滔天凶威朝两人扑来,两人惊骇欲绝,却无法动弹。灵魂与身体上的双重压力,让两人内心生不起丝毫抗拒的想法。

  好在下刻男子收回目光,眼前巨虎消失。身体松,两人喘着粗气,全身被冷汗浸湿,心中不可遏制的产生出恐惧,不敢再看男子眼。

  眼光扫过莫离,莫离也是心神巨骇,但金色识海光芒闪,灵魂上的压迫瞬间消失。但即便只是身上的压力,也让莫离极为难受。

  男子眼神闪,微微惊讶,没想到个先天初期的小子能承受自己的威压,虽然只是自然流露出来的气息。

  老者走到男子身前,行了礼:“妖王大人,这是我两个劣徒。”

  随后望向血风两人,呵斥道:“还不快行礼!”

  血风两人激灵,连忙深鞠躬:“参见妖王大人。”

  男子不在意的挥了挥手,依旧是副懒散的语气:“行了,把东西拿出来吧。你要的东西我让下面去收集,个月后再来取。”

  老者并无异议,显然早已说好。取出枚戒指,灵力包裹下,飞向男子。

  男子接过戒指,查看下,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收起了戒指。

  老者却是脸皮抽动,极为肉疼的看着男子将戒指收了起来。

  男子扔给老者枚令牌:“这上面有我的气息,来取灵物之人手持令牌,便不会被妖兽攻击。”

  老者点了点头,接过令牌:“月之后就由我的两个劣徒来取,这次与妖王大人的合作很愉快,我们就先行告辞了。”

  转过身,老者带着三人便准备离去。

  就在这时,男子懒散的眼神忽然精光暴涨,带着惊讶的神情望向四人的背影,不,准确来说是莫离的背影。

  男子改懒散气质,威严的声音从口中传出:“等下。”

  老者脚步顿,转过身来,望向男子:“妖王大人,还有什么事吗?”

  男子指莫离:“这个人留下,你们走。”

  莫离愣,惊愕的看着男子,为什么要自己留下。

  血风两人面色急,这小子决不能留下。

  老者也是眉头皱:“妖王大人,这小子我们有用,能否换个条件。”

  男子摇头:“我只要他。”

  老者面色阴沉下来:“妖王大人,强行找我们要人,这么做,不妥吧。”

  男子大笑声:“不妥?又如何。”

  随后声音寒:“若是不留下他,今日你们也别走了。”

  恐怖的威压从男子身上弥散出来,朝几人笼罩而去,但独独错开了莫离。

  血风两人身体凉,微微颤抖,比之前更加恐怖的感觉笼罩心头。

  老者神色愠怒,青筋鼓起。

  若是其他人,他早已出手,但眼前男子,他却不敢得罪。

  而且身上的威压也让老者知道,自己与男子的差距有多大。

  深吸口气,老者袖袍挥,脸色冰冷:“好,这小子就留给妖王大人,希望妖王大人答应我们的事情也要做到,否则,即便是连云山脉,我等也要来讨教讨教。”

  男子眼睛眯:“你这是在威胁我。”

  老者面色不变:“不敢。”

  男子望着老者,似要出手,老者额头渗汗,他知道自己连妖王招都接不下。

  气氛剑拔弩张,几人大气都不敢喘。

  下刻,威压消失,男子哈哈笑:“既然我答应了,便不会出尔反尔,我们可不是你们人类。”

  身上松,老者心里也是吐了口气,冷哼声,也不言语,望向血风两人:“还愣着干嘛,走。”

  两人都快要哭了,今天的经历他们实在不想再经历次。

  望了眼莫离,血风欲言又止:“可他”

  老者瞪眼:“他什么他,还不快走!”

  两人唯唯诺诺,跟在老者身后,急速离开了连云山脉。

  路上,血风松了口气,终于离开了那个鬼地方。

  随后望向老者:“师傅,那小子身上定然有秘密,就这样交出去了,我心有不甘啊!”

  血云也是气愤无比,本来还想好好收拾顿莫离,以泄心头之恨,如今却无法完成愿望。狠狠地点了点头:“对啊,师傅,就这么放过那小子,要是他将我们的事情说出去怎么办?”

  老者面色冷青:“不交还能怎样,跟那头畜生打架?若真是这样,我们没个能逃掉。更何况,跟血祖的灵物比起来,这小子根本算不得什么。至于会不会说出我们的事,不用担心,你们认为在妖王手里,这小子还有逃出去的机会吗?妖兽向来仇视人类,可不会白白救他。”

  老者说的话很有道理,两人认同地点了点头。

  顿了顿,血风又道:“这莫离本来是最后人,如今被留下,还得再抓人。”

  老者沉思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