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艘欢氨鹗埃找豢拷鹗也挥傻闹辶酥灞亲?“怎么有股怪怪的味道啊?”

  冥灵点了点头,随即拉着我就绕到了别墅的后面,这别墅的后面除了后门和院墙,楼之上全部都是通透的落地玻璃窗,隐约能看到里面的布局非常的欧式,看就是高大上的设计。

  我不由的咋舌:“你说这些人搞这些玻璃窗,冬天是挺暖和的,夏天还不得热死啊!”

  冥灵噗嗤声笑了出来:“夫人,你这话可有些酸。”

  “我也感觉到了我浓浓的仇富心理,这可真忧伤。”我嘴上跟他贫着目光却努力的想要透过那玻璃窗看到更多的东西,冥灵看着我这样子,不由的笑出声来:“夫人想看,直接跟本王说就是了。”

  “啊?”我愣,转头看向他,谁知道他伸手就揽住了我的腰,随即身形闪就飘到了那玻璃窗对面的树上,站在树上,因为是跟玻璃窗平行的,光照没有那么猛烈的话,几乎是可以看清楚那房间的。

  我不由的膛目结舌:“这都可以?”

  冥灵闻言伸手把我抱得更紧了:“夫人小心些,脚踩空了这可就要暴露了。”

  我满头黑线:“怎么觉得你这是光明正大的占我便宜啊?”冥灵闻言腰间的手似乎又紧了圈:“夫人其实可以更多的依赖本王的。”

  “我觉得我就差趴在你身上依赖你了。”我冷哼了声,手就掐在了冥灵的手上,这家伙分明就是处心积虑!

  冥灵闻言哈哈笑,手稍微的松开了圈,但是显然没有完全放开的意思,直接带着我坐在了树杈上。

  我看正好正对着那玻璃房,又有树叶遮挡,确实是个好地方,也就不计较他是不是故意的,朝着那房间就看了进去。

  这玻璃窗正对着的说是的房间其实开起来更像是客厅,宽敞的沙发,巨大的液晶电视,地板上铺着大块的地毯,看起来非常的有感觉。

  我在树杈上等了会儿,就看到个身影从里面穿梭了过去,定睛看,正是孙琴琴她妈,但是她妈的神情显然是不太好的,直接穿过了客厅走进了客厅里面的房子。她刚进去没多久,孙琴琴她爸也走了出来,张脸上也满是忧虑的神情,转身也走进了孙琴琴她妈进去的房间。

  第389章:发现孙琴琴

  我不由的声叹息,这闺女被绑了,爹妈这心里肯定非常的着急。

  正想着,冥灵抱着我的腰忽然紧,我皱了皱眉头:“怎么了?”

  “有问题!”冥灵沉声开口,我就看到道绿色的光芒飞快的从那个房间冲了出来,直朝着冥灵奔了过来。冥灵伸手那道冲过来的绿光顿时消散在了半空之中。

  我刚想问他什么情况,就见孙琴琴的爸爸满脸慈爱的从那房间里走了出来,转头看着房间,我不由的愣,这女儿被掳走生死不明的,这慈爱是个什么鬼?

  正想着,就见个轮椅被从那房间里推了出来,随后是孙琴琴的母亲,她的脸上也改刚才的愁云惨淡,也露出了疼爱的神情。

  我的心下子就紧了起来,个答案几乎呼之欲出,就在这个时候,孙琴琴她妈转过了那轮椅,将那轮椅朝着玻璃窗推来,我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嘴,生怕自己叫出来。

  没错,那坐在轮椅上被推出来的可不就是莫名失踪的孙琴琴吗!

  只见孙琴琴依旧是惨白的面容,整个人的神情有些僵硬,看起来有些怪怪的,但是目光却显然比之前看到的时候好了许多。

  孙琴琴她妈微微的蹲下了身子,面带微笑的跟她说话,但是孙琴琴并没有什么反应,孙琴琴她妈的脸上顿时就露出了抹忧伤,随即抬头看向了孙琴琴她爸,孙琴琴她爸慈爱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之前的忧虑,微微的摇了摇头。

  孙琴琴依旧面无表情的看着前方,情绪非常的少,但是她有些微呆滞的目光忽然透过那玻璃窗,似有所感的落在了我树叶之后的我的身上,不,准确的说是落在了我身后的冥灵身上。

  我连忙转头看向冥灵,就见他绿幽幽的眸子闪了闪,随即扬手,孙琴琴的视线应该是下子模糊了起来,所以她微微的低了低头,但是她这低头,她的爸妈连忙就走了上去关切起来,忽然他爸爸似有所感的朝着我这边看了过来,冥灵连忙抱着我闪身,她爸爸就看到了树叶阵晃动,但是并没有什么东西。

  孙琴琴的爸爸皱了皱眉头,随即继续关心孙琴琴,然后这下午,孙琴琴的爸妈都没有出去,全部都守在孙琴琴的身边。但是孙琴琴依旧是那么动不动的看着窗外,感觉生命都好像在无声无息的流逝般。

  我看着孙琴琴觉得着实可怜,忍不住转头看向冥灵:“你看她是个什么情况啊?”

  “应该是刺激太大,脑子有些转不过来了。”冥灵看着窗户里的孙琴琴说着,我不由的皱了皱眉头:“哪咱们怎么办啊?对了,你刚才说有问题,是什么出了问题?”

  我忽然想到之前消失的那抹绿光,连忙转头看向冥灵,冥灵绿幽幽的眸子微微的沉:“那屋子里面有东西!”

  “有东西!”我心中紧,手下意识的就抓住了他的胳膊:“哪种东西?”

  “恩,反正不是人类的东西。”冥灵目光中闪过探究的神色:“但是担心打草惊蛇,光芒感觉不出来到底是个什么。”

  他这么说,我不由的紧张起来:“难怪这孙琴琴的爸妈看起来有些不大对劲呢,感情真有秘密啊!”我沉吟了阵,转头看向孙琴琴的爸妈,就见他爸爸接了个电话,随即就叫了她妈妈,她爸爸有些为难的看了孙琴琴眼,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两个人前后的就出了门自己开车出去了,他们走,我看了眼冥灵,冥灵冲我点了点头,然后我们就朝着那屋子走了过去。

  但是还没走近门口,冥灵就伸手道道的绿光飞了出去,其中道飞向了门口右上方的个角落里,它这么飞我才看见,那里面竟然有个针眼大小的小孔,分明就是个摄像头,我不由的咋舌:“有钱人就是小心啊。”

  说道这里,我猛然想起来看着冥灵:“难道孙琴琴被抓就是被那东西抓住的,所以小区的监控里才什么都查不到?”之前小区监控里那扇自己打开的门,应该就跟冥灵这个绿光的作用差不多。

  冥灵点了点头:“如今看起来很有可能,会儿进去的时候小心些。”说着率先就朝着门口走了过去,我连忙压制住自己的气息,反正看孙琴琴爸妈那副样子,这里面的东西肯定也不是好东西,身道家气息很容易出麻烦。

  这门锁对于冥灵来说简直是视若无物啊,冥灵伸手拧,那门就咔哒声开了,冥灵推开门,顿时股难闻的气息从里面下子冒了出来,可不就是我们先前靠近这屋子就闻到的那种气息么。

  想到这里,我不由的捂住了自己的鼻子看着冥灵,这中气息般人是闻不到的,只有我们这种有些门道的才能嗅到。想到这里,冲着冥灵比了比手势让他小心,谁知道他的嘴角扬起了丝冷笑:“没关系,能散发出这样的气息,可见这东西并不厉害,否则不会这么大动静。”

  他这么说我也反应过来了,确实,真正厉害的鬼物浑身散发的那都是阴气或者邪祟之气,但是这么股难闻的味道冒出来,可见里面的东西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克制和压制,所以道行应该不高。

  这么想,我刚才还紧绷的神经顿时就变的轻松了些,走的脚步也大了起来,连忙靠近了冥灵。

  冥灵伸手拉着我的手就走了进去,因为刚才那道绿光是从二层冒出来的,可见那东西应该也是在二层的,想到这里,我们直奔二楼,到二楼,冥灵忽然比了个噤声的姿势,我连忙停步,学着冥灵的样子竖起了耳朵。

  紧接着阵哒哒哒的声音就冒了出来,这个声音很轻微,要不是仔细听,根本就听不出来,我们寻声看去,就看到孙琴琴还是面对着玻璃窗外的树坐着,而那个哒哒哒的声音正是从孙琴琴爸妈最早出来的那个地方传出来的。

  我看着那扇紧闭的木门,询问般的看向了冥灵,冥灵冲我点了点头,随即好几道绿光无声无息的顺着地面就朝着那扇木门靠了过去,然后股作气嗖嗖嗖的全冲进了那屋里,与此同时冥灵几乎是猛然跃起,直冲向那门内。

  他是直接穿门而入的,我身道家之气也不再压抑,陡然爆发了出来,立刻冲了出去,却不是紧随冥灵之后,而是冲到了孙琴琴的身边。

  旦里面有变故的话,最先遭殃的应该就是气运低又手无缚鸡之力的孙琴琴,所以保护她就是我的责任。

  我们两个分工明确,我到孙琴琴的身边,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道家之气的影响,孙琴琴刚才还呆滞的目光微微的动了动,随即转头看向了我,我伸手在她面前晃了两下,她的眼珠子竟然也跟着动了动,我心中动,立刻在她身边念起了清心咒。

  这咒言出,我隐然是带着真言之力的,浅淡的金色光芒晕染开来,孙琴琴的目光下子就清明了不少。就在这个时候,忽然阵砰的巨响,紧接着道红色的光芒忽然从紧闭的门里冒了出来,朝着孙琴琴就冲了过来。

  我心中紧,连忙转身金光咒就冒了出来,巨大的道家真言之力直冲那红光,那红光顿时阵萎靡,紧接着,冥灵的绿光下子冲了出来,我连忙收回了道家之力,就见冥灵的身形闪,伸手就把捏住了那抹红光,随即手上微微用力,那红光砰的声,陡然四散开来,好像砂砾般消失在了空气里。

  “除掉了?”我看的这里心中松,连忙走到了冥灵的身边。

  冥灵伸手揽过我的腰点了点头,我连忙拍开他的手:“怎么情况,先说正事。”

  冥灵刚要张口说话,忽然停住了,锋利的眉眼下子就射向了孙琴琴。我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就发现孙琴琴的眼睛似乎已经正常了起来,她眨了眨眼睛看着冥灵,忽然伸手指着冥灵:“你你”

  我不由的愣,指着冥灵:“你能看见他?”

  孙琴琴忙不迭的点头,但是眼中突然释放出种异样的光芒,直勾勾的盯着冥灵,我不由的伸手在她的面前晃了晃,她的眼睛却是动不动的,依旧直视着冥灵。我不由的阵不爽,捅了捅冥灵的腰:“她怎么能看见你的?”

  冥灵绿幽幽的眸子微微的转:“应该是刚才那红光冲出来的时候,虽然没有靠近,但是因为你的道家之力我的鬼力加上红光,三方交错,冲击了她的天眼,所以她就能看见了。”

  他这么说我顿时明白了过来,转头看向孙琴琴,却见她依旧直勾勾的盯着冥灵,我没由来的阵叹息,拉着冥灵就坐在了沙发上:“那红光怎么回事?”

  “夫人你不觉得那红光很眼熟吗?”他说这话的时候,忽然带上了夫人两个字,我不由的皱了皱眉头,转头看向孙琴琴,果然就见孙琴琴直勾勾的目光下子就暗淡了下来,不由的转头,看着冥灵满意的点了点头:“表现很好嘛。”

  第390章:粗糙的神像

  “那有没有奖励?”冥灵双绿幽幽的眸子里满是笑意的看着我,我心中动,冲着他的脸上吧唧就亲了口:“行了吧。”

  冥灵似乎没想到这么顺利,眼中的笑意缓慢的晕染开来,像只偷腥的猫,我以为他已经很满意了刚要继续,谁知道他无耻的又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嘴。

  我看他这样,不由的拉过他小声的嘟囔了起来:“你这样也太伤人家姑娘心了吧。”虽然知道他是有意表明跟我的关系好让孙琴琴死心,但是孙琴琴这刚受了这么大的刺激,我们这么秀恩爱好像不太好吧。

  “跟本王有何关系?”冥灵霸道的脸上露出了锋利的神情,似乎别人怎么看怎么想,跟他点关系都没有

  我看着他这样的目光,心里就好像有无数的小手在不停的撩拨着,忍不住伸手扳过他的脸就亲了上去!

  果然啊,这喜欢个人的心情,就是恨不得让全世界都知道这个人是我的,他是最棒的,我们在起就是最幸福的事情,管你们怎么看。

  所以也稍微理解下那些看起来秀幸福的,可能他们当时是真的觉得很幸福呢,就比如现在我就恨不得拿个扩音器满世界的广播冥灵是我的人!

  冥灵显然是看出了我的情绪,伸手摸了摸的头,眼中的笑意盎然,我努力压制住自己狂喜的心情看着冥灵:“那红光是什么?”

  “你不觉得那光芒有些眼熟吗?”他这么说我不由的仔细回想刚才消散的那道红光,猛然抓住了他的手:“是不是那个魔罗供修会!”

  冥灵绿幽幽的眸子里闪过丝赞许的光芒随即点了点头:“就是魔罗供修会。”

  “虽然有些相像,但是感觉还是有些差距啊。”我仔细的想着刚才那道光芒以及之前市的魔罗供修会的情况,这两者比市这简直就是小儿科啊。

  冥灵点了点头:“我刚才进去看到了那尊邪神像,做工也确实不如市的那个。”

  他这么说我不由的皱了皱眉头:“难怪老大说魔罗供修会埋伏了许久,果然是上哪里都有啊。”

  冥灵点了点头,我忽然拍脑袋猛然转头看向了旁神情有些木然的孙琴琴。孙琴琴估计刚才被我和冥灵秀恩爱闪的有些瞎,看到我看她看她,愣了分钟才反应过来,声音有些怯怯的看着我:“怎么了?”

  “你爸妈是魔罗供修会的人?”我看着她,她闻言又是愣,随即茫然的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看她这么副茫然的样子就知道她什么都不知道,随即换了种说法看着她:“你爸妈房间里供奉的那个神像是哪里来的,你知道吗?”

  我这么说她恍然明白了过来,惨白的脸上,双眼睛微微的动了动,随即看向我:“年前我爸妈突然请回来的。”说的时候眼神偷偷的看了冥灵眼,但是冥灵显然没有看她,她微微的低下了头,随即转头看向我:“冒昧的问句,你们是?”

  我心说这姑娘也是执着啊,这我们都表现的这么明显了,她还是要句话死心么?想到这里,我刚要张口说冥灵是我男票,谁知道冥灵忽然冷声:“她是本王的王妃。”

  他这说法在穿越的同时又有些高大上,我不由的笑了笑,看着孙琴琴:“就是他说的。”

  孙琴琴眼中闪过丝讶然,随即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冥灵,最后微微的低了低头沉默了起来,气氛下子变得尴尬了起来,我刚想要说几句打破这尴尬的时候,谁知道孙琴琴忽然抬起了头,她的眼神已经彻底的恢复了正常人的样子,只是脸上还呈现出种病态的惨白,她苍白的冲我笑了笑:“你们刚才说什么魔罗供修会的,是不是跟我爸妈有关系?”

  我见她这会儿说话的神情坦然了许多,也没有再往冥灵身边看,可见是个率直的姑娘,确认冥灵有主之后,就不会再做任何逾越的举动,也是利落。想到这里,我对她不由的高看了眼,冲着她点了点头:“如果我们没有猜错的话,你的爸妈应该是这个组织里面的会员。”

  “这个组织很可怕吗?”孙琴琴字眉微微的皱了起来看着我。

  我看着她:“牺牲些东西,得到些东西,但是相信我,你现在得到的只是昙花现,而你真正所付出的却很有可能是健康乃至生命。”

  孙琴琴恍然的点了点头,眼中不由的担心了起来:“哪我爸妈他们”

  她话还没有说完,我就听到咔哒声开门的声音,我立刻转头看向冥灵,冥灵冲我点了点头:“孙琴琴他爸妈。”

  他这么说我看向了孙琴琴,噔噔噔阵急切的脚步声响了起来,然后孙琴琴爸爸的脸就露了出来。他先是看到了神智几乎正常了的孙琴琴脸上顿时露出了欣喜的笑容,刚要说话,目光转就看到了我,本来欣喜的神情下子僵死在了脸上。

  “你怎么在这里!”他面色不喜的看着我,我摊了摊手看着他:“我也很想知道被绑走的孙琴琴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家里。”

  我话音落就听到声:“琴琴!”随即就看到孙琴琴她妈满脸惊喜的冲了过来,把抱住了轮椅上的孙琴琴。

  孙琴琴见她妈妈这样,眼眶红,顿时眼泪就滚了下来:“妈妈。”说着伸手就抱住了她妈妈,两个人顿时抱头痛哭。

  孙琴琴的爸爸看到眼前这副情况,不由的摘下了眼睛,伸手擦了擦眼睛,这场面看的人着实有些心酸,我转头看着孙琴琴她爸:“我们是不是应该换个地方聊聊?”

  我这么说,孙琴琴的爸爸立刻带上了眼镜,眼中闪烁出抹戒备的光芒。

  “爸爸,是他们救了我。”孙琴琴忽然从痛哭中抬起头来,泪眼婆娑的看着自己的爸爸:“要不是他们,我肯定就被你屋子里那个东西吃掉了!”

  孙琴琴这绝对是神助攻啊,她这么说,她的爸妈神色顿时都难看了起来,她妈把拉过孙琴琴:“你在说什么!”

  “我看到那红光要吞我,是他们救了我!”孙琴琴指着我们认真的看着她爸妈,她爸爸听到这个,连忙转身就冲进了冥灵先前进去的屋子,我看了冥灵眼,冥灵冲我扬了扬嘴角,我回了他个微笑,随即就看到孙琴琴他爸满脸铁青的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个黑漆漆的邪神像。

  还真不是我吐槽,如果市的邪神像精雕细刻像是工艺品的话,那么市这邪神像长得委实有些像清仓甩卖的木质玩具了。隐约的能看到鼻子眼睛和衣服的纹路,至于面容和神情什么的压根看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