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听说了,说是没洞房,所以不确定到底举不举!”

  我听到这里不由的脸就有些红了,想想当初我好像是踹到过不该踹的地方的,难道真的留下后遗症了?

  第325章:番外3

  想到这里,我顿时满脸通红,当然如果鬼魂能脸红的话。我看着他们:“你们王爷不会真的不举吧?”

  我这么问众鬼忽然脸色变,我看着他们个个面目表情僵硬的,叹了口气:“没关系咱们就说说,这要是真不举啊,我良心建议你们可以跟崇将军说说,让他给王爷找大夫看看,对了,鬼界的大夫能治这个吗?”

  我认真的看着众鬼,众鬼全部都瞪大了眼睛看着我,似乎我瞬间就变成了吃鬼的恶魔样,我见他们这样顿时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了,紧接着个凉凉的声音就飘了过来:“本王举不举,夫人试试不就知道了?”

  我顿时个激灵,头也不回,转身就跑,但是跑下子就撞在了堵墙样健硕的身体上,我顿时干笑了起来,但是就是不敢抬头。

  冥灵冷笑了声:“夫人,你这是要去哪儿啊?”

  “额,我,我溜达,溜达溜达!”我干笑着转头就跑,他好死不死的又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我的内心是崩溃的,但是面上还是干笑着:“你说你走路怎么不长眼睛呢,这老挡道儿可不好,瞧这衣服都撞乱了。”我看着冥灵被我撞的有些乱的衣襟,伸手理了理,趁着他松懈的时候撒丫子就跑!

  冥灵这家伙是个小气鬼啊,这估计也非常不待见别人说他不行,我还是三十六计比较好。

  但是这里是鬼界啊,是冥王府啊,小气鬼的地盘是你想跑,想跑就能跑的吗?既然跑是不切实际的。哪不能跑怎么办?哄啊!

  想到这里我果断的抬起眼睛,这抬眼睛就发现他冷笑归冷笑,但是眼中那抹促狭简直是不加掩饰,我顿时觉得自己被涮了,立刻转头看向那群鬼,发现他们个个低眉顺眼的已经开始干活了,而崇门戚简直跟个监工样大马金刀的坐在椅子上,盯着他们干活。

  既然他不是真生气,我这底气下子就足了起来,登时瞪大了眼睛看着他:“我怎么会来这里的!”

  冥灵闻言嘴角淡淡的勾起了丝笑意:“本王也想知道夫人你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看你笑的这么猥琐,你定是已经知道是谁了,对不对?”我大睁着眼睛看着他,谁知道他的脸色下子就阴沉了下来,我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用错词了,连忙干笑了起来:“细节,细节,不要在意。”

  冥灵脸色微微好转:“应该是重数。”

  “重数!”我不由的愣,立刻张望了起来:“重数在哪里?”

  “不知道。”冥灵摇了摇头,正要继续说话,就见道黄铯的光芒从天空飘了下来,崇门戚立刻飞身就把纸条拿在了手中,展开看了下,立刻就走了过来:“王爷,鬼帝召见。”

  他这么说我顿时想起来秦千帆,不由的皱了皱眉头拍开冥灵的手:“这不就问个话么,怎么还没有问完啊?”

  冥灵见我皱眉,忽然伸手就抚上了我的眉心,帮我揉开了皱在起的眉头:“夫人这是在关心本王?”

  “这赤果果的关心啊,你心里知道就好,干嘛还要说出来。”我无语的伸手把他的手拉了下来:“你这没事吧?”

  “没事。”冥灵笑了笑,但是根据我长期的观察经验,他这可不像是没事的样子。但是还不等我说什么呢,冥灵已经面容严肃的看向了崇门戚:“照顾好王妃。”说着摸了摸我的脑袋转身就走。

  我把扯住他的袍子:“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噗嗤声,忽然个笑声响了起来,我顿时愣,连忙循声看去,结果就看到忙碌的小鬼们,他们个个面容板正的就跟雕刻看出来的样,没有丝毫情绪。我不由的挠了挠头,冥灵绿幽幽的眼眸闪了闪,随即转头看向我:“本王会尽快回来送你回去的。”

  “哎呀,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挠了挠头,总不能跟他说他不在我没有安全感吧。

  “那夫人是什么意思?”冥灵眼中闪过促狭,就连脸上都露出了丝戏谑的样子,看就知道他定猜出了我的想法,我顿时大窘,把甩开他的袍子:“赶紧去,赶紧去。”

  冥灵伸手摸了摸我的头就走了,他走我顿时垮下了脸,结果崇门戚的张脸就冒了出来:“王妃有什么吩咐?”

  我想了想,立刻转身跑到了之前坐在我身边的那只鬼的身边,谁知道那只鬼见我,立刻低头就差跪倒在地了,我看这八卦是没得聊了,转身看着崇门戚:“以前黄云天不是说有个阴气泉水么,去那里看看吧。”

  崇门戚点了点头,在前面带路。想想上次冥灵被肌肉男伏击受伤之后,他那鞍前马后的样子确实是忠心耿耿,再想到小鬼们说的他生前就是冥灵的副将,我顿时来了兴致。

  “你以前就跟着冥灵啊?”我看着崇门戚。

  崇门戚五大三粗的脸上满是严肃,点头说了声是的。我伸手拍了拍他的胳膊:“别这么拘谨嘛,大家就是随便聊聊天啊。”

  “是的。”崇门戚又是低头回答,我顿时无语,他这个人不太适合聊八卦啊,但是他既然直跟着冥灵,冥灵的事情肯定知道的清二楚,不能八卦就强制八卦!

  秉承着这种精神,我咳嗽了声看着他:“你是时候跟着冥灵的啊。”

  崇门戚皱了皱眉头:“夫人说的是什么时候?”

  “就是没死之前,没死之前你不是冥灵的副将嘛。”我看了他眼,他点了点头:“属下从小就跟在王爷的身边。”

  他这么说我不由的瞪大了眼睛:“难道你们是青梅竹马!”

  崇门戚闻言脸色顿时黑,我立刻反应过来自己好像又说错话了,顿时拍了拍自己的嘴:“说错了,说错了,你们为什么从小就在起啊?”

  “我家道中落,是娴贵妃收留了我们家,所以我从小就跟在王爷身边了。”崇门戚似乎想到什么,粗狂的脸上忽然有了些情绪的变化。

  “娴贵妃?难道是冥灵的妈妈?”我顿时瞪大了眼睛看着崇门戚,没想到连冥灵他妈的消息都能挖出来。

  崇门戚点了点头,我这心里蓦然的有些虚啊,不由的左右张望着:“哪那位娴贵妃该不会现在还住在冥王府里吧?”

  崇门戚的神情不由的有些伤感了:“并没有,娴贵妃生行善,死后就轮回往生了。”

  我心里头顿时松,但是松之后又被崇门戚说的有些伤感,冥灵这家伙看起来是只好鬼的根本原因应该是她妈就是个比较善良的人,虽然也不知道怎么个善良法吧,但是你看崇门戚这么五大三粗的人,提起她都是幅快要哭的样子,应该是非常好吧。

  想到这里我点了点头,忽然转头看向崇门戚:“哪他爸爸呢?”他妈是贵妃,他爸肯定就是皇帝了啊,啧啧,皇帝听起来就拉风啊!

  崇门戚闻言皱了皱眉头,脸色也有些不好了,当即看向我:“王爷特别不喜欢有人提起此人,所以劝王妃句,说话还是要注意。”

  他这么截然相反的两个态度顿时让我想起了宫闱深深的狗血剧,再想想,冥灵以前说过他有鲜卑血脉,虽然混血什么的帅帅哒,但是在那个时代好像叫杂种额,这话还真难听,但是这是冥灵自己说的,可不赖我!

  想到这里,我又挠了挠头:“他妈妈是鲜卑人?”

  崇门戚的脸色有些惊讶:“王爷连这都告诉你了?”

  我干笑了两声:“有什么奇怪的吗?”

  崇门戚摇了摇头:“王爷般从不提及生前的事情,若是跟你提及,说明他是信任你的。”说道这里,他估计觉得自己这话说的有些不太对,连忙看着我:“当然王妃也是自己人,自然值得信赖。”

  我其实也没想太多,但是他这么说,我就想到当日在山里,冥灵说自己是杂种的时候那种自嘲,让我这心里下子就有些酸酸涩涩的。

  “算了算了,咱们回去吧,我不想去看了。”我忽然停住了脚步,这心情不好,看什么都没兴趣了。

  崇门戚愣:“这就不去了?”

  看着他这副反应,我酸涩的心里忽然想到了个更加酸涩的问题:“冥灵生前结婚了吗?”冥灵这好歹是个王爷的,古代的时候结婚又早,他这应该到十五就结婚了吧,想到这个,我顿时瞪大了眼睛看着崇门戚。

  崇门戚老实人啊,完全看不懂女人心思啊,看到我这样,顿时有些紧张了:“王妃,您这是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我心里不舒服!”看到他这么实在,我也难得实在了回,但是崇门戚这都听不懂,竟然张罗着想要去找大夫。

  我敢发誓,崇门戚是人是鬼绝对都是单身狗!我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我没事,逗你玩呢,你紧张什么啊。”

  “王爷紧张的,我自然也得紧张。”崇门戚老老实实的说着。

  我听到这话顿时觉得非常的受用,但是想到不知道多少年前,崇门戚很有可能也对着另个女人这么说过,我这心里就有些哇凉哇凉的,想要问问他冥灵生前的老婆长啥样,但是又觉得有些不太合适,问了反而显得我小气。

  第326章:番外4

  哼,姐姐我是小气的人吗!

  想到这里,我转身:“回去回去,我要睡觉!”何以解忧,唯有睡觉!觉睡过去天大的事情都记不得了。

  回到屋里就看到那个面色惨白的丫鬟噗通声就跪倒在我面前:“王妃,你可回来了。”

  “快吓飞我们了。”那两只幅哭的要死的模样,但是鬼又没有眼泪的,所以她们这副样子看起来就像是假哭样,分外可乐。

  我强忍住笑,转头看向崇门戚:“我个人就行了,别找丫鬟伺候了,你也知道,我在上面的时候向来都是个人的。”

  崇门戚还想要坚持,但是被我说了两句,终于带着两个丫鬟走了,她们这走我彻底清净了,不由的又想到了那个挨千刀的事情,顿时闷闷不乐起来,坐在了桌子上,拿起那茶杯就要喝水,就听到吱呀的声。

  我皱了皱眉头也没回头:“不是说了,不用管我的嘛,我”

  “你什么?”个我不太想听到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我下子跳了起来,转头就看到重数那张中二脸。

  “你,你怎么来了?”我伸手指着他,有种自己是不是眼花了的错觉。

  “要不是老子你怎么会在这里?”重数幅大爷样儿的坐在了我之前做的位子上。

  我先是愣随即反应过来:“是你!”

  重数瞥了眼:“下来趟,耳朵都聋了?”

  “没有,没有。”我干笑着坐在了他的对面:“我就是搞不懂你为啥要弄我下来。”

  重数瞥了我眼:“因为你爷爷惹我生气了!”

  “啊?”我不由的挠了挠头:“我爷爷惹你生气了,管我啥事啊?”

  “他不喜欢你跟冥灵在起,我就偏要你和冥灵在起,你这都看不出来嘛!”重数白了我眼,幅看白痴的样子。

  我的内心是咆哮的,我这分明就是躺枪啊,躺枪,爷爷,你说你找了只什么鬼啊,养鬼也要养冥灵那样的,重数这简直就是中二少年,问题学生啊!

  我心里哀嚎着,但是重数显然并不打算就此作罢,伸手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个酒葫芦,我看着他:“你该不会是要借酒消愁吧。”

  重数瞥了我眼:“老子是那种作践自己的鬼吗?”

  我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他圈:“还真不是。”你只会作践别人!我心里说着,就见重数拿起了桌上的两个杯子,倒了两杯酒,顺手就将杯放到了我的面前:“这可是好东西。”

  我不由的摇了摇头:“我爷爷从来不让我喝酒的。”

  哪知道我这话说,他顿时眼睛就亮了:“所以才要你喝!”

  “额,这样不好吧,我也不会喝啊。”我把酒推到了他的面前,他跟我爷爷这梁子结的是有多大的,以至于他要这么虐待我来找平衡。

  “骗你的。”重数再次看白痴样看着而我:“这酒对灵魂大补,要不是看在你是小年的孙女,求老子老子也不会给你喝。”

  他说道小年的时候我顿时打了个哆嗦,但是看着他那含着几分威逼的眼神,我不由的缩了缩脖子:“真的?”

  “假的!不喝拉倒!”重数顿时勃然大怒,满脸都写着你竟然敢怀疑老子,你这个愚蠢的人类!

  “喝,喝,您老别生气。”我连忙干笑着,伸手就去拿酒杯。虽然重数这个家伙嘴比较坏吧,但是可以看出来对我爷爷还是很不错的,就是性格别扭了点,看他样子死的时候也就是个中二少年,有脾气是正常的。所以我还是相信他的。

  想到这里,我拿过了酒杯,用舌头舔了舔,啧啧,甜丝丝的,我不由的抬头看向他:“这是果酒啊?”

  重数瞪了我眼:“喝。”

  我缩了缩脖子,大口的喝了起来,不过这酒还真是好喝啊,酸酸甜甜的真跟果酒样,三两下的杯见底,我发现我啥感觉都没有,顿时觉得这玩意估计就跟饮料样,不由的伸手把杯子递了过去:“再来点。”

  重数幅不愿意给的模样,但是看着我殷切的看着他,皱了皱眉头还是给我倒了杯,我哧溜声直接给喝光了,我又伸手,他瞪了我眼:“这酒后劲儿可大着呢!”说着果断的拿起酒葫芦转身就闪了。

  我撇了撇嘴:“小气就小气,说什么酒劲儿大,这玩意儿就跟饮料样,有什么后劲儿的,我这不是好好的嘛。”我嘟囔着就起身,结果腿下子就有些软了,我不由的皱了皱眉头,随即摇了摇头,结果眼前的东西都有些花了,我心里顿时惊,这感觉可不太妙啊!

  想到这里连忙连滚带爬的就爬到了床上,喝多了没事啊,睡觉睡觉起来啥事没有!想到这里我连忙闭上了眼睛,脑海里迷迷糊糊的就睡过去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好像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我睁开眼睛就看到冥灵脸色有些不好,但是,这个冥灵脸色不好,这为什么两个冥灵都脸色不好呢?冥灵不是只有个吗?怎么忽然就变成了两个,我去,还有第三个,我不由的揉了揉眼睛:“你,你什么时候也学会影分身之术啦!”

  三个冥灵起皱了皱眉头:“你喝醉了。”

  “喝醉了?我压根就没喝酒,哪来的醉啊!”我嘟嘟囔囔的说着,三个冥灵的脸色顿时都有些无奈,说着随即就起身。

  我看他要走,连忙爬起来,伸手就去扯他,但是衣裳没抓牢,手下子就滑到了他的腰带上,我心里惊,抬起头看就发现三个冥灵变成两个冥灵,正满脸促狭的看着我:“夫人你这是做什么?”说着他忽然低下了头,张帅脸下子就靠近了我:“还是说,夫人你想要做什么?”

  他的声音低沉又有磁性,嘴角邪邪的扬起,张帅脸顿时在我眼中放的老大了。这要是搁以前,离得这么近,说话又这么魅惑的我准儿的脸红脖子粗,但是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看着两个模样的冥灵,姐姐我竟然不害羞了啊!

  想想平日里他总是这么占我便宜,我顿时表示不服,把就松开了他的腰带,他幅果然如此的模样,起身就往外走,结果我下子就跳了起来,猛的就冲了过去。

  冥灵身子个趔趄向后倒去,但是我还在他后背呢,他连忙伸手,把我翻了个个儿,随即自己摔倒在了地上,而我因为他之前翻身,啥事没有。

  这个时候我觉得脑子又有些晕乎了,不由的摇了摇头,看着他竟然躺在地上,看着他就要站起来,我顿时学着他刚才的样子,下子把他摁倒在地,自以为很邪气的扬起了嘴角,抬腿,屁股就坐在了他腰上:“你说,你以前的老婆现在在哪里?”我也不知道我大脑怎么当机了,莫名其妙的就冒出来这句。

  但是这句冒出来之后,我顿时觉得心神松快啊,瞪着眼睛看着冥灵。

  冥灵想要起身,被我手又给按回去了,我有些晕乎乎的伸手指着他:“不说,不说,不准起来!”

  “夫人,你醉了。”冥灵双绿幽幽的眼眸淡定的看着我:“谁给你喝酒了?”

  “我没喝酒!”我胡乱的挥了挥手,把拉起他的衣襟:“小样儿还给我转移话题,你说不说!”

  “说什么?”冥灵下子就变成了三个,三个冥灵无奈的看着我。

  “又玩影分身,影分身了不起啊,火影看多了吧!”我晃了晃脑袋:“你生前,的,的那个,那个什么来着,哦,那个老婆,老婆呢!”

  冥灵绿幽幽的眸子闪了两闪:“夫人很在意这个?”

  “必须的啊。”我不假思索的回答着。

  “为什么是必须在意的呢?”冥灵眨着双绿幽幽的眼眸,嘴角却已经扬起了笑意。

  “严肃点,说正事呢!”我不高兴的拍了拍他。

  三个冥灵立刻变回了平时的样子,本正经的看着我:“为什么要去在意那些有的没的?”

  “喜欢个人当然要在意了啊!”我迷迷瞪瞪的说着,随即又摆了摆手:“错了,恩,错了,喜欢只鬼,是鬼不是人,恩,是鬼!”

  冥灵绿幽幽的眸子下就定住了,似乎有些什么东西在他的眼中肆意着,但是他就是不说话,我看他不说话,顿时就不高兴了:“怎么了,想到你以前的老婆啦,她现在怎么样?”

  “本王除了夫人之外,没有别的女人。”三个冥灵下子浓缩成了个冥灵,本正经的看着我。

  我摇了摇头,个瞬间又变成了三个:“胡说。”我拍了他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