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还要去看孙女的电脑,这苦心呦”

  众人阵七嘴八舌的,我顿时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连忙干笑着应着众人:“应该的,应该的”随即小心翼翼的抬头去看我爷爷。他既然看了我电脑,我电脑里那些十八禁可不被他发现了?

  想想冥灵那个家伙,出现在我家就知道我电脑里什么玩意,完全是因为我知道我爷爷不会动电脑的,很多东西摆在桌面上,随便起了个毛邓科学价值观之类的名字就忘了,尼玛,爷爷绝对是误会了,直接就点进去了。

  “爷爷,这是误会,误会。我当时就看到名字那么正经,想要学习下前辈们的大无畏精神,谁知道下下来的那些视频全是那些狗男男,我真的不是有意的啊。”我连忙眨巴着眼睛看着我爷爷。

  忽然噗嗤声轻笑,我不用回头就知道是冥灵这个家伙,但是眼下我爷爷为大啊,我连忙挤出丝笑意摇着我爷爷的胳膊:“咱说正事,说正事。”

  我爷爷也不想再提电脑的事情,估计怕污了他的嘴,冷哼了声,沉默了半晌才看着我:“我和他是陈年旧事,不提也罢,但是他这个人本心不坏,只是有些疯魔罢了。”

  这陈年旧事的,听就是有故事啊!我顿时不怕死的又两眼放光,随即想到了勾建业提到的重数的事情,忍不住又开了口:“爷爷,重数是谁啊?”

  我貌似不经意的开口,就见我爷爷的脸色陡然变,整个人的气压都低了好几档,他目光冷淡的看着我:“你听谁说的?”

  直跟在我们不远处的柳奶奶听到这里,步子微微的顿了顿,我看他反应这么大,连忙把勾建业和勾伟业供了出来。

  我爷爷的脸色黑的简直就跟锅底样,他这个人平时都是云淡风轻的,般没什么大喜大悲的,看起来那就是个不动如山啊,这变脸变的这么快,我顿时有种踩到了雷的感觉。

  “老元,马上就要到据点了,你过来跟大家商量下。”柳奶奶忽然开口,我爷爷瞪了我眼,声不吭的走了过去,而柳奶奶则慢慢的靠了过来,眼中略微带着丝责怪悄声对我说道:“不是跟你说过,不要在他面前提养鬼的事情吗,更别说重数这个名字了。”

  我不由的委屈起来:“柳奶奶,他这越是藏着掖着的人就越是好奇么,你看他对冥灵那个态度,我就觉得,他既然以前也是养鬼的,就不能歧视冥灵啊。”

  柳奶奶闻言看了眼冥灵,冥灵对她的态度比对我爷爷好多了,竟然还微微的点了点头,看起来非常的有礼貌啊。

  柳奶奶见他如此,不由的笑了笑,但是脸上很快就升腾起了丝惆怅:“就是因为以前太好了,决裂的时候才会那么刻骨铭心啊。”

  “什么玩意?难道不止勾伟业,这重数也跟我爷爷闹掰了?”我不由的愣,我觉得我爷爷人缘挺好的啊,勾伟业那是品行问题,道不同不相为谋,掰了也就掰了,但是这个重数是为了什么啊?

  “老柳!”忽然我爷爷的声音不高兴的响了起来,柳奶奶随即脸色正,转身就走了过去,我心里暗叹,我爷爷这越是藏着掖着的,越是让人想要探究啊。

  过了会儿柳奶奶就走了过来,只字不提重数的事情,只是告诉我会儿到了营地的时候小心点,那里姚学金的人还有很多,别被抓住了什么把柄之类的,随即看向了洛洛。

  洛洛看到她似乎有些畏惧,估计是知道她跟应坤峰样是个鬼医,有些不敢靠近。柳奶奶见他这样,不由的声长叹:“真是造孽!”说着朝着洛洛走了过去,哪知道洛洛下意识的就往我身后退。

  我摸了摸他的头:“柳奶奶人很好的,跟应坤峰不样。”

  他还是有些怯怯,柳奶奶笑的非常亲切,冲他缓缓的伸出了手,僵持了许久,他看了看我,这才缓缓的伸过了手去。

  柳奶奶握住他的手,不由的伸手就摸了摸他的头,他个瑟缩,但是明显不那么抗拒了。

  “你别怕,我只是不想让姚学金发现你,所以会儿你就藏在前面的山路上就可以了,不用跟我们上去。”柳奶奶轻声的说着,眼中满是慈爱,洛洛呆呆的看着他,随即扬起双黑漆漆的眼睛看向我。

  我伸手摸了摸他的头示意他听话,随即看向柳奶奶:“姚学金不知道洛洛,你是怕他看到了洛洛,又想要利用洛洛?”

  柳奶奶点了点头:“姚学金急功近利,什么东西到了他眼里都是助他上位的阶梯,洛洛这样定会被姚学金送进实验室或者用来引诱应坤峰出来。洛洛年纪还小,要是不小心被刺激着发了凶性,只怕姚学金最后会下死手。”柳奶奶说道最后,似乎有些心有余悸的样子。

  我不由的皱了皱眉头,这倒确实是姚学金能干出来的事情,不由的皱紧了眉头:“这个人这么讨厌,上面提拔他的人难道都是瞎子吗?”

  柳奶奶被我的话逗乐了,微微的扬起了嘴角:“好了,洛洛听话就行了,会儿到了地方,你可别把什么都写在脸上啊。”

  柳奶奶叮咛了几句,这才离去。我转头看向冥灵:“这个肌肉男是有后台还是咋地啊,只准他冲我凶神恶煞的,还不准我甩脸子了?”

  冥灵伸手就捏了捏我的脸,我把拍开他的手:“你嘛呢,没看到我正生气了么,还占我便宜的。”

  谁知道冥灵的双手好死不死的又伸了过来,捏着我的嘴角就使劲儿的向两边拉去,眼中还满是揶揄和促狭的笑意:“夫人还是笑起来比较可爱。”

  “可哎爱泥你煤妹!”我被他捏的说话都不利索了,虽然不疼,但是我觉得我的尊严再次受到了挑衅,伸手就去抓冥灵的手。

  冥灵不由得笑出了声来,终于放开了我的手:“夫人,你又忘了。”

  “忘你妹!”想到他肯定又是什么你没有小姑子之类没营养的,我就脑袋疼。

  我揉着自己的脸,要不是前面人多,我真想把冥灵抓起来吊打顿!虽然就算没人,我也打不过他,但是脑补总是要有的啊,阿精神有时候也挺好用的!

  “还不跟上来!”我们俩闹腾的功夫,已经跟我爷爷拉开了距离了。我爷爷大老远的喊着,那锋利的眼神再次落到了冥灵的身上,我那个胆战心惊啊,连忙跑了过去,生怕他们两个打起来。

  很快到了营地,按照柳奶奶的要求,洛洛藏在了山坡下面。因为这些人都是站在爷爷这边的,所以都当做没有看到洛洛,而营地就在山坡上面。

  我苦命的又爬了截山道,终于爬到了顶层,就见山坡顶上是片巨大的空地,上面扎了许多露营的帐篷。不得不说站这里简直有种登高望远,览众山小的感觉。

  我是最后爬上去的,我刚上去,就看到我爷爷和肌肉男面对面的站着,两个人身后各自都站了些人,气氛十分的不妙。

  看到我,姚学金冷笑了声:“元师傅真是个好爷爷啊,到哪儿都不忘带着自己的宝贝孙女。我就纳闷了,这么好的天分,干嘛不送到组织里再深造,以前还老是藏着掖着呢?”

  他这么说,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看向了我的。能在这里的,都是懂行的,立刻就有人发现了冥灵,脸色顿时精彩起来,有的人惊惧,有的人怀疑,姚学金见此脸上就露出抹得色,看着我爷爷:“元师傅,您这常年在外的,为了我们组织鞠躬尽瘁的,可别后院失火,您这宝贝孙女再被鬼王给拐跑了,那您这脸可就丢大发了。”

  第290章:姚学金作死

  他这么说,他身后的人顿时就捂着嘴低着头的,幅强忍着笑意的模样。我那个气啊,顿时就火冒三丈有没有,这个肌肉男,看到我的时候就拿我爷爷说事,看到我爷爷的时候就拿我说事,他这是诚心作死么!

  但是想到柳奶奶的话,我顿时只能忍,冥灵急不可见的拍了拍我的肩膀以示安慰,但是绿幽幽的目光之中已经暗含了杀机看向肌肉男。

  肌肉男以及肌肉男伸手的人都感觉到他的肃杀,时间竟然都噤若寒蝉。毕竟冥灵可不是我爷爷,他们以前也找过冥灵的麻烦,冥灵又是鬼王,立场本身就不同,个不高兴收拾他们顿那是轻轻松松的。

  我爷爷看着肌肉男,脸上倒是没有丝毫的变化,那叫个淡定,顿时把肌肉男的气势给比下去了。

  “此事你决策失误,平白损失六条性命,我们决定离开。”我爷爷淡然的开口。

  “元师傅,饭可以乱吃,话可不敢乱说。你怎么就知道这定是邪修组织故意引我们上钩的计划呢?也许邪修组织只是进入不了墓岤,就想要炸炸,看看能不能找到突破口呢?我的决策并没有失误,只是那几个同志比较倒霉,刚好赶上了罢了。”姚学金本正经的看着我爷爷,幅你屎盆子别乱扣的模样。

  我爷爷漆黑如婴儿般的目光淡定的看着他:“随你怎么说,我已经决定下山了。”我也说着转身就走,他身后的那几个人也连忙跟上,边走还边瞪着肌肉男:“你们的命是命,我们的就不是了吗?”

  “就是,你怎么不派你的人去送死!”

  “出了事还不承认,我们怎么摊上这么个领导。”

  众人七嘴八舌的说着,姚学金的脸色顿时就不好了,他个箭步的就闪到了我爷爷的面前:“元师傅,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你看不到?”我爷爷淡定的看着他,幅你是眼瞎了吗的模样。

  我靠,我也是服气我爷爷了,这不动声色的还能传递出这种信息,我简直要拍手称快了。众人似乎也领会到了这层意思,看到肌肉男的脸色下子黑了下来,个个都强忍着笑意。

  姚学金恶狠狠的瞪了那群人眼,随即沉着脸看着我爷爷:“这次行动是我主要负责指挥的,元师傅,你这么特立独行,是不是有些过份了?”

  “你是行动负责人,我是行动指挥,你先前不顾我这指挥的建议,此刻反而跟我提你负责人的身份。小姚啊,你爸爸的脸可不是怎么给你丢的。”我爷爷面色不变,依旧慢慢的说着,说道最后,漆黑如婴儿般的眼中大有深意的看着姚学金。

  他这么说,我顿时愣,不是说着姚学金是实打实的布衣出身,步步爬到现在的位子上来的么,还号称不靠任何人呢,我爷爷突然这么改口,怎么听着肌肉男这货也是个有背景的呢?

  我爷爷这话出,众人顿时也是愣了起来,估计跟我反应是样的,看向肌肉男的眼神都多了抹探究,估计都在猜测他爸爸是谁。

  姚学金的脸色顿时更加的难看起来:“元师傅,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爷爷见他还这么冥顽不灵的,不由的摇了摇头,也不再搭理他,转身就走。

  姚学金知道用身份根本就压不住我爷爷,随即就将目光挪向了我爷爷伸手的那群人,目光锋利的看着他们:“元历年不服从上级指挥,我决定取消他参加此次行动的权利,难道你们也想要公然抗命!”

  姚学金说道最后,目光中竟然满是威慑的看着我爷爷身后的人,那些人顿时脸色阵铁青,柳奶奶倒是毫不在意的走到了我爷爷的身边。姚学金脸色沉:“柳医生,你这么做,为柳回堂想过没有?”

  卧槽,我整个人都要怒了啊,他这个时候竟然拿柳回堂来威胁柳奶奶,他是有病么,现在是什么时候,是被邪修组织摆了道的时候,他不赶紧想对策,在这里闹内斗,闹势力划分,他的脑袋是让门挤了吗?

  想想当初牺牲了的那个线人,想想那些为了大义而英勇无畏的人,再看看这姚学金,我忍不住握紧了拳头,就要走上去狠狠地揍丫几下,冥灵却把拉住了我的手:“别冲动。”

  他低声的说着,凉凉的温度从他手中传来,我终于缓缓的松开了拳头。瞧我这暴脾气,我这要是不管不顾的冲上去了,他少不得又用我做文章来挤兑我爷爷,他奶奶的,这就是个小人啊,可不能让小人抓到了把柄。

  我努力平息自己的怒火看向柳奶奶,谁知道柳奶奶笑了笑:“回堂已经大了,跟什么人,做什么事,他自有分寸,已经不用我操心了。同样,我做什么自然也不用他负责。”柳奶奶说着,就走到了我爷爷的身后。

  我想想柳回堂如今已经跟姚学金心生间隙了,要是他知道她这么对待柳奶奶,估计跟姚学金决裂也不过就是分分钟的事情了。

  柳奶奶这过来,姚学金估计要气的吐血了,他脸色已经有些狰狞的看向了其他人:“你们呢?”

  那些人之前还有丝迟疑的,但是看到柳奶奶的举动,顿时各个都硬气了起来:“我们是想要为大义,为百姓安危献身的,但是我们不想沦为你向上爬的踏脚石!”

  “就是,你根本没有把同志们的性命放在眼里。”

  “就算日后你针对我们,最起码我们还有命在,今日要是跟了你,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莫名其妙的死了。”

  “我们的同志朋友因为你的错误指挥死了,你竟然点都不关心,反而在这里抢主控制权!”

  “你竟然还用亲人相威胁,真是寒了人心!”

  那些人义愤填恿的说着,本来坚定的站在姚学金身后的人,听到他们这么说,估计也想到了姚学金的些作为,脸色唰的下都变得惨白了起来,有几个脚步都有些虚了,几不可见的向后退了几步。

  姚学金敏锐的觉察到气氛的转变,眉头之间全是烦躁,恶狠狠的看着他们:“不听话就滚,你们这个个不服从指挥的独立分子,回去全给你们记上过!”

  我听到他这么说简直忍不住要呵呵他脸了,他到底懂不懂为官之道啊,我这没进过官场的都知道讨好上级的同时要安抚手下,他这直接就无视手下的权利,这个时候竟然还敢这么恶声威胁,我真想冲他竖起大拇指,真是作的手好死啊!

  果然他这话说,众人立刻就蠢蠢欲动起来,早前跟我爷爷在起的那波人毫不客气的全走到了我爷爷的身后:“元师傅,我们走吧。”

  “跟这种势利小人,没话说!”

  “我们走,大不了老子不干了!”

  “不干了!”这下,群众的情绪下子被煽动了起来,姚学金那边本有几个人看到这里,终于忍不住赶紧跟在了我爷爷的屁股后面。

  我知道姚学金刚才就是怕我爷爷这批人煽动他的人情绪,才巴不得我们赶紧走呢,却不知道他句话简直比我爷爷的人说十句都管用。

  这些人过来,立刻又有两个人走了过来,姚学金幅要吃人的模样瞪着他们,他们惶惶的有些不敢看姚学金。

  这个时候我爷爷二话不说的,就已经往下坡走了,他走,这些人立刻齐刷刷的跟上,我也连忙跟上。到了半山腰的时候,有人忍不住还是开了口:“元师傅,我们真的就这样回去了吗?”

  “我们这样回去也没有完成任务,要是姚学金使绊子怎么办?”

  “他老是巴结着上面那些人,前几次,咱们这可都是吃了暗亏的”有人似乎想到了什么事情,脸色就有些不太好了。

  我叹了口气,想想我爷爷那也是业内等的牛逼人物了,但是他这样的人般都清高,估计在组织那个鱼龙混杂的地方,混得只怕没有姚学金吃的开,这次,要是没点儿作为,只怕回去也不好过。

  想到这里,我不由的越发厌恶起这个组织来。

  那个人这么说,众人顿时都有些怏怏,我爷爷依旧淡定的看着他们:“行的端,坐得正,对得起自己的心就可以了,他就是再打压,事实摆在这里,他纵然巧舌如簧又如何?”

  我爷爷这么说,众人顿时心里舒坦了分,想想这事本来就是姚学金领导失误,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呢,还有六个同事的灵魂在那里飘着呢,这都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没有道理不处置姚学金,反而要处置他们啊!

  但是话虽然是这么说的,想到姚学金刚才的话还是不免有些余悸,毕竟总负责人是他。

  我爷爷完全看出了众人的想法,看着柳奶奶:“给我。”

  柳奶奶闻言将递了过去,我爷爷拿着在旁打了个电话,过了会他就走了回来,将还给柳奶奶,目光淡然的看着众人:“现在总负责人是我了。”

  第291章:前往第九个墓

  “什么。”

  “真的!”

  “元师傅什么时候说过假话!”

  “对啊,元师傅向来言九鼎的。”

  就在这个时候,就听到姚学金在山顶上,冲着我爷爷大喊了起来:“元历年,你打我小报告!”

  他这么说,众人闻言顿时阵冷哼:“什么小报告,这是实话实说。”

  “再让他当负责人,不知道多少兄弟要丧命了。”

  “怎么就还有脸在那里喊呢!”

  我听到这里,顿时大快人心啊,不由的凑到了我爷爷的身边,用胳膊肘撞了撞我爷爷:“爷爷,你可真是深藏不露啊!”个电话就抢了主负责人的权利,这可真是刷新了我的认知啊,我爷爷也不是那么点都不通人情世故的人啊。

  我爷爷淡淡的看了我眼:“有什么深藏不露的,大家拿命拼出来的和平,自然有人看在眼里,记在心上。”

  他这话说的可有些门道啊,我挠了挠头,随即默默的挪到了冥灵的身边,小声的看着他:“我爷爷这什么意思,是说真有个跟他志同道合,又很牛逼的后台吗?”

  冥灵绿幽幽的目光冷冷的扫了我爷爷眼,随即冷哼了声:“满口大道理。”

  我这才想起来,这货跟我爷爷不对付啊!想到这里,我不由的又朝着他挪近了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