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也就没事了,你还要对他爱答不理。小孩子记仇,你冷落他,他自然记恨你。”

  金启明后悔的低下了头:“我当时也就是好奇。”

  我扫了金世泽眼:“看见没,这就是叶公好龙,学道术的事情你自己想想,别到时候跟他样。”

  金世泽笑了,满脸阳光般的温柔,男神气场爆棚:“我可不是叶公好龙,元小姐放心。”

  “那现在怎么办,不看可不知道情况,也不知道能不能对付。”

  我无语的转头,始终觉得道术跟个韩范帅哥不搭调。

  “表哥,要么你给我钥匙,我跟元小姐去看好了,顺便你还缺什么我也帮你带过来。”金世泽看见自家表哥的模样,顿时不忍心让他冒险了。

  金启明如获大赦,感恩戴德的把我们送出了酒店,我看他气色很不好,好在酒店人来人往阳气重。

  想了想,我还是掏了张黄符给他。

  第65章:偶遇

  金启明拿着符茫然看我,我叹了口气。

  “你最近气运低,最近应该是倒霉不断的。但是你还好好的,手上那些珠子倒是黯淡了许多,应该是最近帮你挡了不少灾,如今上面的佛气都失效了。

  这符你拿着,虽然不如高僧加持的玩意厉害,但是古曼童也算小鬼,小鬼怕道士,这上面都有我爷爷的气息,时半会应该不会动你。”

  金启明闻言脸顿时抽,连忙接过,眼中满是惊慌,我叹了口气看了金世泽眼:“走吧。”

  路上开着车,金世泽还不忘跟我废话。

  “元小姐,古曼童最近很火啊,去了泰国的好多都买佛牌啊古曼童的,但是也有好多人都觉的养古曼童就是养小鬼,这两个之间是有什么区别吗?”

  我看着车窗外,想了半天:“古曼童和小鬼也说起来也就念之差。想要分清楚,就要确认自己的古曼童到底是不是真正庙宇龙婆所出。

  制作古曼童的手法其实就是泰国降头术的基本控灵术,跟道家控鬼术殊途同归,但是最大的差别就是心法与法门。

  泰国真正庙宗所出的古曼童过程非常慎重严谨,被龙婆们挑选的婴灵会受到佛门三皈依化解心中怨气。

  这些灵魂多是零岁到十二岁早夭的孩子,他们因为年纪太小,死了只能变成游魂,孤苦伶仃,四处飘荡,非常可怜。

  龙婆会跟他们事先沟通好,父母给他们供养,让他们有家可归,不会挨饿受冻,而他们保护供养自己的父母,也为自己积攒功德,好早日投胎,这其实是个互惠互利的关系。

  真正庙宗的龙婆或者阿赞他们会严格挑选,不愿意帮助父母的婴灵,他们定不会用它来做古曼童。”

  “那怎么还老是听到有供养古曼童出事的新闻?”金世泽听到这里,来了精神。

  我觉得他实在是有些兴奋过头了,别人碰到这种事情,跑都来不及的好吗?歇了会,这才继续开口。

  “在泰国本来就分为黑白巫术,黑巫师里的阿詹或者古巴为了制作出强力的古曼童,会在制作过程中,加入各种尸料,尸油指骨,还有尸肉骨灰等,跟白巫师背道而驰。

  黑巫师挑选灵魂上,会找那些死的凄惨无比的孩子,更不会让他们接受什么佛家皈依。这种制作出来的古曼童,只能法师自己用秘法来养,般人根本不能控制,很容易出事。这种用秘法供养的,就已经不能称为古曼童,而是小鬼了。”

  “也就是说是不是养小鬼,要看这东西到底是谁做出来的了?古曼童会惹事,也是因为出事的那些人,养的其实已经不是古曼童而是小鬼了?”金世泽总结。

  “恩,是这个意思。”我点了点头,就见金世泽轻车熟路的开进了大片别墅区。

  小桥流水,假山环绕,也真是风景秀丽,清雅的很。我不由咋舌,在北方搞出这么大片南方园林建筑,可见住在这里的非富即贵啊。

  我以为李丽梅的别墅已经算是不错的了,但是看到金启明家的别墅,我才知道什么叫小巫见大巫。

  “你表嫂难道是千里耳啊?这隔了这么远,都能听到隔壁吵架?”我看了看两栋别墅之间的距离,少说也五十米呢,她表嫂的耳力真是非凡啊。

  “就是因为这样,才会觉得奇怪啊,我表嫂般情况下还真听不到的。”金世泽耸了耸肩。

  难怪金启明说隔壁小夫妻从没吵过架呢,这隔了这么远,就算天天吵,你也听不见,能听见才有鬼呢!

  额,这还真是有鬼呢!我连忙晃了晃脑袋,不让自己再想写乱七八糟的。

  忽然股熟悉的阴凉感从我身后冒出,我怔,就感到肩头沉,个脑袋就搁了上来,不用回头我都知道是谁。

  “你怎么来了?”我转头诧异的看向冥灵。

  冥灵眼中也闪过丝奇怪,但是很快被揶揄填满了:“我也纳闷呢,看来我跟夫人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啊。”

  “会你妹!你好歹是个鬼王,做鬼没皮没脸就算了,每天这么油腔滑调的真的好吗!”我不由阵吐槽。冥灵好歹挂了个鬼王的名头,怎么每天这么副无赖嘴脸,真不知道其他鬼王跟他是不是个德行。

  啧,青玉好像也是这个德行啊,想到他在百鬼聚阴阵里求婚的模样,我不由个哆嗦:“你们鬼王都是怎么选的?”难道鬼王选拔是看谁无厘头,看谁无赖?

  估计我的脑洞太大,冥灵没有反应过来,想了半天:“选鬼王,自然是看实力的,有什么问题吗?”他绿幽幽的眸子盯着我。

  我想到那个崇门戚不由个哆嗦,那家伙看起来都比冥灵厉害的样子啊。果然是因为冥灵受伤了,所以才改走无赖路线了吗?

  “元小姐,你跟谁说话呢?”已经走到别墅门口的金世泽奇怪的看着我。

  冥灵绿幽幽的眸子飘到了金世泽的身上,目光中满是打量。

  “你,你想干什么?那边可是个大好青年,你离他远点,免得他跟着你倒霉。”我瞪着眼睛看冥灵。

  冥灵微微勾起了唇角,手揉了揉我的脑袋:“放心,他的体质,我可影响不了。”

  “什么意思?”我愣。

  “总之他天天跟我在起,也不会受影响就是了。”冥灵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我皱了皱眉也懒得深究:“周丽芬的事情有消息了吗?”

  这才是正事,每个午夜梦回,总是想到丁老头那张脸,想到他的魂魄都落入了恶人之手,我的心里就充满了歉意和不安。

  似乎是感受到了我的不安,冥灵又伸手,将我抱在了怀里:“崇门戚在查了,估计不久就有消息了。”

  我心中略安,忽然发现,自己怎么已经开始习惯被冥灵抱了!这个习惯真不好,把推开他。

  冥灵被我推开,似笑非笑的看着我:“夫人又害羞了?”

  “害羞个毛线!说,你到底来干什么?”我果断的转开话题。

  冥灵脸上的笑意更大,却没有戳破我:“这里是本王的地盘,本王有事没事来转转,有什么问题吗?”

  我愣,对啊,这整个省都是冥灵的地界,古代还有王爷巡查封地呢,他如今是个鬼王,来走走也是正常。不过,真的这么简单?

  “元小姐?”金世泽眼中的疑虑更大,已经走向了我。

  我连忙跑了过去,金世泽这才停住脚步:“元小姐,没什么问题的话,我开门了啊?”

  我走到大门口,切如常,并没有什么阴气冒出来的感觉,点了点头:“开吧。”说完还忍不住转头看向旁的冥灵,冥灵正看着开门的金世泽若有所思。

  我心里顿感安慰。有个鬼王帮忙撑场,什么孤魂野鬼都要靠边站了好嘛。

  门开了,里面的摆设走的是古风,水儿的实木桌椅,古色古香的。我刚进去,就感到有道目光,似乎看向了我。

  我连忙打开天眼,却觉得那道目光倏然而去,我仔细的扫视了屋子遍,并没有发现什么东西,但是有股弱小的气息确实存在过。

  “这个应该就是表哥请的那只吧。”金世泽说着,我走到他跟前,就看到尊古曼童的雕像,充满了浓重的泰国风情,那个艳丽的颜色,看得我有些发毛。

  但是我仔细看着那尊雕像,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再看雕塑面前摆放的糖果汽水都已经霉变了。

  养古曼童的人都知道,供奉给古曼童的食物,旦他们吃过,都会出现变质的迹象,可见那只叫乐乐的古曼童是真的存在的。

  “元小姐?”金世泽紧张兮兮的看着我。

  “它现在不在。”我冲着金世泽说着,转头看向冥灵:“刚才还能感觉到它的视线,它是不是看到你就怕的跑掉了?”

  冥灵不置可否:“是个小东西,不足为惧。”冥灵说的风轻云淡,我满头黑线,有个鬼王撑场是好啊,但是这小鬼都吓跑了,还怎么沟通,怎么让它不要去伤害金启明全家啊。我果然还是太天真了。

  “元小姐,你是在跟你家养的那只说话吗?”金世泽怯怯的抱着胳膊看着我,副有些冷的样子。

  “你家养的那只?”冥灵闻言,眼中抹揶揄,伸手又环住了我的腰:“本王什么时候变成家养的了?”

  “玩笑,玩笑,不要在意。”我死命的掰着他的手,满脸讪笑,随即看向金世泽:“今天它不在了,我们改天再来看看吧。”说着,拽着冥灵就往屋外跑。

  “你好歹是个鬼王,能不能不要这么动手动脚的,多有伤风化的!”

  “本王动自己的夫人有什么问题吗?”冥灵仰着张刀削般锋利的脸,说的理直气壮。我顿时无语,跟只无赖鬼说这些,果然是自找没趣啊!

  见我挫败,冥灵就高兴了,嘴角眉眼都是笑意:“夫人你来,就是要收拾那只小东西?”

  “你刚才有看到它了,它长什么样子,多大?”我顿时好奇起来。按理说,小鬼么,有李丽梅家里那只鬼娃娃在前,我对小鬼的印象已经差到了极点。但是如今可是泰国出品啊,地域差别,不免好奇。

  第66章:追到酒店

  “夫人喜欢小鬼?”冥灵扬了扬眉毛。

  “也不是喜欢,就好奇。”我连忙摆手,我怎么能喜欢小鬼呢,开玩笑。

  “其实夫人不必好奇,只要你我洞房,你自己也会生出来只,到时候有什么不明白”冥灵侃侃而谈,我整个人如晴天霹雳。

  “冥灵,你去死!”我勃然大怒,想到日后我儿子闺女的都长了身青色的皮肤,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为夫已经死了很久了。”冥灵“好心”的提醒。

  我顿时恼羞成怒,推了他把,转身去找金世泽。真是鬼嘴里吐不出象牙!

  等我们出来的时候,冥灵已经不见了。我心里顿时松,尼玛冥灵这个色鬼,真是不放弃任何调戏姐姐我的机会,那张嘴怎么就那么贫呢!

  “元小姐你没事吧?”金世泽小心翼翼的看着我。

  我这反应过来,被冥灵气的有些挂相了,连忙摆手:“没事,没事。”

  “元小姐跟你家里养的那只吵架了?”金世泽继续小心翼翼。

  “额,算是吧。”我挠了挠头,算是吵架吧。

  “元小姐真厉害啊,还能跟鬼吵架。”金世泽不无羡慕的说着。

  我整个人都不好了:“你就那么喜欢跟鬼打交道啊?你明明自己也很害怕的样子啊!被鬼缠着可点都不好玩。”

  金世泽却笑了:“我从小就喜欢看这类的东西。害怕那是人的本能,但是不能遏制我的兴趣啊。只要我学会了道术,我不怕了,自然对他们还是好奇和想要探究的。”

  我摇了摇头:“敬鬼神而远之,你表哥就是你活生生的例子,你不要被喜好冲昏了头。有命那才叫喜好,没命了,那就是作死啊。”

  “元小姐家里不是也养着那么只吗?我看你现在也挺好的啊?”

  “我现在点都不好啊!”我皱眉,虽然冥灵还好,但是平静的生活真的是离我远去了。

  金世泽似乎有些不高兴了,这番言语里多了丝硬气。可见对他这个喜好,真的是相当的执着啊,都不愿意听别人说它不好。

  “元小姐身在福中不知福”金世泽的语气更加生硬了。

  我不由阵头疼,他平日里表现的风度翩翩的,时刻幅男神的模样,都让我忘记了他是个正常人了,修养再好,也有自己的情绪。

  “这么说吧,我是被我爷爷逼着学道术的,我对这东西压根不感兴趣,但是我爷爷说天资太好,不学会暴遣天物,也是对天道的不敬。

  然后学了我就碰上了刚才那只,骗我冥婚,如今有事没事缠着我,说不定哪天心情不好了,就需要大补,把我给吃了。每天都不知道明天在哪里的,你觉得这叫福?”

  我看着金世泽,其实我没觉得被冥灵缠着多不好,但是我好歹会点道术,遇上冥灵和那些小鬼也不是全无反击能力。

  但是金世泽就是个普通人,我不想看他以为爱好招惹上麻烦,得不偿失,不得不这么劝解他下。

  金世泽显然没有料到冥灵很可能要吃了我,刚才还有些棱角的面容瞬间就恢复到了往日的温和。

  “对不起元小姐,我说的有些过了。但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他又跟了句。

  我看劝解他有戏,故意把冥灵说的很可怕的样子。哼,让冥灵吃我豆腐,我就用他来吓唬人好了。

  “你家里那只既然要吃你,为什么到现在还没动手?他就不怕你爷爷回来了?还是说他在等什么?”金世泽忽然开口。

  “等什么?”我怔,看向金世泽,金世泽边开车边说话,脸色却已经开始有些凝重了。

  “我们娱乐圈很乱,元小姐可定也知道,所以我也见过了不少阴谋诡计。按照元小姐所说,除非有定的目的性,否则放着嘴边的肉不吃,根本就不像你口中那位鬼王的作风。

  所以,要么就是他在放长线,钓大鱼,要么,就是他现在不能吃。元小姐你刚才不是说他受了伤吗?你又说你自己大补,中医不是有个说法叫虚不受补吗?”

  “你想说明什么?”我心里有些冷。

  金世泽已经开到了酒店,停下了车,认真的看着我:“元小姐,我觉得那只鬼王是虚不受补,才会暂时养着你,帮着你,等到他力量恢复,就会毫不客气的吃掉你!”

  “不,不会的!”我下意识的反驳他,冥灵不会的,不会的。

  “为什么不会呢?”金世泽依旧认真的盯着我。

  我时语塞,是啊,为什么不会呢?他直都在强调我是他的夫人,其实也是在强调,我定会被他吃掉这个事实吧。

  也不对啊,他几次三番的救我,而且,他也帮我查丁爷爷的事情,难过的时候还会安慰我,他似乎已经忘记要吃我了。

  等等,想到这里,我心里喜,难道他已经打算放弃吃我了?

  “天星,跟鬼做交易,总是要提防着被欺骗。虽然那只鬼王现在没有对你做什么,但是谁知道他是不是在麻痹你?等你大意了,然后乖乖的送上门去给他吃?”金世泽不知我所想,非常担忧的看着我。

  “我直想要接触鬼怪,这自然是我的喜好,但是并不代表我觉得他们都是好的。鬼之所以称之为鬼,就是因为他们已经不是人了,他们会将人性中的丑恶变本加厉的放大”金世泽继续补充。

  我有些呆愣,我没想到他这么想要靠近鬼学习道术的人,最终目的竟然是探究,而非盲目的喜欢。

  见他如此,我觉得自己的担心有些多余了,金世泽还是有理性的。至于他分析的冥灵的问题,他又没跟冥灵接触过,怎么知道冥灵不是个好鬼!

  “我先回去了。今天它没出现,但确实是存在的,过两天,我们再。”我说着就推开了车门,不想再跟他讨论冥灵。

  “这里不好打车,元小姐你等我下,我很快回来,到时候送你回去。”金世泽连忙阻拦。

  我摇了摇头:“没事的。”说着就跟门口的服务员说了声,立刻就有辆出租开了过来。

  金世泽眼见如此,也不好说什么。我上车,就有些不高兴,金世泽这人说话太不靠谱,根本就没见过冥灵,张开闭口都是冥灵坏话,虽然我刚才是说的过分了些,但是冥灵好坏也不需要他评论吧。

  想到这里我不由深深的叹了口气,忽然阵叮铃铃的声音炸裂般想起来,吓了我跳。心慌意乱的摸出,看到是金世泽来电。

  我不由皱眉,这才离开几分钟啊,怎么又打电话呢?

  刚摁下接听,就听到金世泽几乎吼叫般的声音:“它来了,它跟来了,元小姐,你快”话音到此戛然而止,阵滋滋的电流音刺耳的响起。

  我皱眉就要挂掉,就听到个阴冷的声音从里冒了出来:“嘻嘻嘻嘻”

  “这位小姐,你放什么呢,这声音有点渗人啊。”前面的死机从镜子里瞥了我眼,脸色有些铁青。

  我心里跳,连忙捏住了:“师傅,快掉头,我要回去!”

  尼玛刚才以为那古曼童跑了,没想到他竟然跟来了!就是不知道他是开始就打算跟过来,还是藏在金世泽帮金启明带的那些东西里混过来的。

  我回到了酒店,连忙跑到了金启明的房间阵狂敲,却没有人开门。

  “小姐,请问有什么事情吗?”被我敲门声吵出来的服务员戒备的看着我。

  “快开门,里面的人出事了!”我急切的拉着他,他皱了皱眉:“小姐,请问你跟里面的人是什么关系,我们不能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