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木,可以自由伸缩,还可以加持法力,当然宇哥我是不会告诉你,这是我在淘宝上淘来的,正宗二手货,没办法,宇哥我现在穷的都快要吃土了,还,没有用传说中的搅屎棍,充当桃木剑,就已经是土豪般的奢侈生活了。

  “哼哼,这可是你他娘的,非常逼老子出绝招的!”宇哥我甩了甩刘海,手里紧握着我从淘宝上淘来的二手货桃木剑,脸装逼的说道。

  “叮叮叮叮~”那个旅舍凶灵,似乎被宇哥我的话吓到了,发出逃窜的声响。

  “嘿嘿嘿,还想逃?对不起,晚了!”宇哥我见这之前还嚣张跋扈的旅舍凶灵,现在乖乖地想要逃走,那叫个爽,颇有种翻身农民做土豪的感觉。

  “桃木沾血诛杀鬼邪,灵犀点万物灭,,敕!敕!敕!”宇哥我忍着疼痛,啮破无名指尖上的口子,逼出了滴血2

  这里要说明下,宇哥我只所以采用无名指上的血,是因为无名指连心,乃是心头血,古人云:心头之血,至纯至净,至阳至正,可诛鬼邪。

  说着,宇哥我便是挥下了手中的桃木剑,本以为这下,便可破了这旅舍凶灵的鬼阵,可以回到现实世界了。

  然而,事实的真相却是让宇哥我想骂人。

  那柄宇哥我给予厚望的二手货桃木剑,竟然竟然断裂了~

  “你妈!”宇哥我真是日了整个动物园了,这尼玛人与人最基本的信任还有没有了,淘宝淘来的玩意,真尼玛坑爹啊!

  无限春光

  ?宇哥我看着碎成两半的廉价桃木剑,其实开始宇哥我心里是拒绝的,但现在却是崩溃的,心里只觉得拔凉拔凉的,很是不爽。

  “尼玛,这还能不能让人好好玩耍了!”宇哥我脸悲愤,这年头真尼玛坑爹,这耍个剑竟然都会碰到这种事情,真尼玛是不是以后宇哥我喝个水都能塞到牙了?

  然而,未等宇哥我从悲愤之中醒悟过来,走廊的就开始闪烁个不停,诡异的气氛简直让宇哥我紧张到喉咙之间。

  宇哥我现在连唯的武器都没了,只好安安静静地坐下来,正打算点个小烟抽着,却是听到阵渗人的声音传来:“在走廊抽烟是不道德的!!!”

  宇哥我这下子整个人都不好了,这个鬼知道即便宇哥我现在没有了武器,奈何不了它,但它也奈何不了伟大的宇哥我,随意故意吓人,这尼玛吓宇哥我这事也就算了,反正宇哥我已经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了,天天被鬼吓,早已生出强悍的免疫力了。

  但现在听到这个鬼的声音,宇哥我就再也淡定不了了,尼玛,把宇哥我困在这个鬼地方,还不让宇哥我安安静静地抽个烟,当个安安静静地美男子,这还让不让人淡定了?

  “你他妈给老子滚出来,你这丫的是什么意思啊?几个意思啊?人与鬼之间基本的节操还要不要了?你不安安静静地当个鬼,还他娘的在走廊抽烟不道德?我道德你老母啊!我草!”宇哥我作为史上最有素养的地狱鬼判也不是什么好欺负的角色,这丫的竟然敢禁老子的烟,老子就不怕给它来个轰轰烈烈的‘鸦片战争’,告诉他娘的,宇哥我也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

  或许是这个鬼也没有想到宇哥我会这么粗鲁地开口骂人吧,最后竟是再也没法开口了,四周竟是安安静静的。

  但宇哥我却是丫的贱人,旦开启了斗嘴模式,就喜欢瞎哔哔个不停,最后也许是这个鬼也无法忍受我的嘴上炮轰了,干脆道亮光,将宇哥我带入现实空间1

  宇哥我觉得自己的眼前道亮光闪过,接着便是晕倒了!

  “喂,大色狼,你醒醒!”我隐约听到有人在喊我,便是挣扎地睁开了双眼。

  映入宇哥我眼帘的是个清丽脱俗的大美女,此刻正按着我的胸口,股清香扑鼻,爽得宇哥我那是不要不要的。

  “许小妞,我这是怎么了?”宇哥我还记得自己是在看到了那道亮光,便是晕倒过去了。

  “哼,你问我,我问谁啊!谁知道你是怎么回事呢!就看到你这个大色狼打算推开浴室的门,偷看小冰冰洗澡,也不知是不是你好色成性,精虫上脑,最后连老天都看不下去,所以你就晕倒在浴室门口了,哼,活该,死色狼!”许韩香这个心机婊真是口上不留人啊,副看‘傻逼’的眼神真是让宇哥我怀疑自己是不是把她给了,竟然这么恨我!

  “你丫的能不能说点好话啊?”宇哥我揉了揉脑门,副很不爽的样子说道。

  不过正当宇哥我觉得气恼的时候,却是发现自己看到了许韩香的春色了。

  由于许韩香现在穿着松松垮垮的睡衣,而且压得我比较紧,所以胸口的春色就全暴露在宇哥我的眼皮底子下了。

  充满青春气息的胸脯随着她呼吸的节奏跳动着,很是诱惑,从宇哥我的这个角度甚至可以看到两颗粉红色的小葡萄,宇哥我差点就把持不住低下头啃咬了,不过尚未完全明灭的节操让宇哥我硬是坚持下来了。

  不过,虽然不能动手,但眼睛看看还是必须的,这可是大饱眼福的好事啊,宇哥我作为史上最有节操的地狱鬼判怎么能错过了!

  许韩香好像是察觉到了宇哥我的丝不对劲,便是疑惑地问道:“喂,死色狼你在看什么,副色眯眯的样子!”

  “好白!”宇哥我下意识地说了这么声,然后立马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连忙改口道:“没没看什么!”宇哥我嘴上虽是这么说,但眼睛却还是忍不住盯着那饱满的胸脯看2

  许韩香脸的不相信,于是顺着我盯着的方位看去,却是发现自己的胸部竟是被宇哥我看了个精光,立马用手捂住自己的胸口,张俏脸立马爬上了红晕,娇嗔道:“色狼!”

  宇哥我占了许韩香这小妞的便宜,自然是不好说什么了,只是‘嘿嘿’地坏笑了两声。

  帮班导捉鬼

  ?

  俗话说:做人真的是不能太装逼,装逼必定会遭雷劈,从头劈到。

  作为史上最无节操,最为下限的地狱鬼判的我,实在是无法理解这句话的真谛,这不装逼失败了。

  本以为在这宾馆开个房,晚上还能够大享传说中的双飞模式,但残酷的现实却是让宇哥我夜孤枕无眠,许韩香小辣椒夏冰俩小妞自己丫的把席梦思床霸占了,留给宇哥我的却是冰冷的沙发,那叫个心塞啊,宇哥我这心里觉得拔凉拔凉的,却也是无计可施啊!

  宇哥我跟这俩妞丫的斗起嘴来实在是边倒的架势啊,最后宇哥我竟然是安安静静地被她们骗到沙发上睡了夜。

  看着两大美女就躺在床上,自己还不能上去颠龙倒凤,这简直是逼人挥刀自宫啊!

  宇哥我突然想起句好诗:问君能有几多愁?恰是群太监上青楼!

  宇哥我现在就是这种感觉了,真尼玛心酸。

  不过作为史上最有爱心的地狱鬼判,宇哥我最终还是忍着孤单与寂寞,安安静静地当了回柳下惠,柱齐天奈何无处发泄啊!

  旅游回去之后,宇哥我小辣椒夏冰还有许韩香那个心机婊就迎来了期末考试了。

  这学霸不懂学渣的苦啊,这俩女学霸简直是催人泪下,竟然还说总算是要考试了,看着这俩妞脸兴奋的模样,宇哥我的心就碎成了二维码了!

  “尼玛,还有木有天理了!”宇哥我只想对着苍天怒号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