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章:国君偏爱!木兰宝贝惊喜!(1/2)

加入书签

  这话一出,种师师的脸色顿时变了。

  从小到大不管到哪里,她都是颐指气使,为所欲为。

  父亲种尧还是严厉的,她还不是那么敢造次,但是在其他人面前完全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尤其是在宁元宪面前。

  种妃是她的亲姑姑,国君宁元宪对她的纵容还要远远超过宁焱公主。

  这种纵容不仅仅是因为疼爱,更多是因为政治因素。

  宁元宪需要种氏家族。

  当然,种氏家族也需要国君。

  种尧麾下的十万大军虽然对他马首是瞻,而且种氏统率西军已经超过百年。

  但是这支军队毕竟依旧是属于越国的,兵器,铠甲,粮草都是由越国提供,军饷也由国库支应。

  种氏家族当然也有私军,而且数量很多,但也只有一万人左右。

  而且百年以来,种氏家族或许傲慢跋扈,但在忠诚上却没有什么问题。

  虽然种尧和宁元宪的关系并不亲近,但至少宁元宪的每一道旨意,种尧都遵守,不但没有抗拒,甚至没有阳奉阴违。

  在这一点上,种尧甚至比宁元宪曾经的嫡系郑陀做得更好。

  臣子的本分种尧做得还是很好的。

  正是因为这一点,尽管宁元宪和种尧关系不亲近,但依旧信重。

  更加重要的是种氏家族在西军威信太高了,对抗楚国大军不能没有种氏。

  正是因为如此,宁元宪才对种师师有求必应,比对亲生女儿还要宠溺。

  现在宁元宪第一次正面拒绝了她,算是小小打脸了。

  种师师几乎呆了。

  然后,瞪大美眸朝着沈浪望去一眼。

  这是她第一次正眼看沈浪,原本还以为是什么阿猫阿狗呢。

  陛下竟然因为他而拒绝了我?

  这个男人竟然长得这么漂亮,比女人还要漂亮?

  不过种师师不喜欢这样的男人,她喜欢的是英姿勃发的男人。

  不但要长得帅,而且还要充满男子气概。

  比如像祝红雪这样的男儿,还有她未婚夫这样的男儿。

  原本种师师的未婚夫是三王子宁岐。

  当然了,种师师和宁岐关系非常亲近,如同亲兄妹一般。

  让她嫁给宁岐,她也觉得没有什么不好。

  后来因为某种原因,两个人的婚事不了了之。

  当然这件事情没有公开过,不管是两个人的秘密婚约,还是解除了婚约,都是保密状态的。

  原因很简单!

  因为近亲。

  宁氏长期和种氏联姻,之后接连出现了几对夫妇生出来的孩子有问题。

  宁岐的母亲是种师师的亲姑姑。

  这样的话两个人成婚,生下的孩子也有风险,如果是普通贵族家庭也就罢了。

  生一个孩子不行,大不了生两个,三个。

  但宁岐是王子,是要夺嫡的,不能冒这样的风险。

  所以种尧主动提出,两家依旧联姻,但是却把种莺嫁给宁岐,她和宁岐的血缘关系要远一些,已经超过了三代。

  而且种莺也更加端庄大方,更时候母仪天下。

  种师师这德行,确实不适合做王后。

  如此一来,种师师的终身大事就耽搁了下来。

  如今十九岁了还没有嫁人。

  当然了,这位镇西城的公主完全不愁嫁。

  哪怕他性格泼辣跋扈,但毕竟是越国西陲第一美人,和金木兰并列的东西明珠。

  而且种氏家族的权势远超金氏。

  所以追求种师师的男人成千上万,简直挑花了眼睛。

  如今好像终于有音信了。

  种师师就是来相亲的,听说对方男子的身份非常高贵。

  “你,谁?”种师师问道。

  “沈浪。”

  种师师美眸一睁道:“你就是沈浪?金木兰的赘婿?”

  然后,种师师围绕着沈浪,上上下下看了好一会儿。

  “金木兰不但武功烂,眼光更是不行,怎么挑中了你这样中看不中用的小白脸?”种师师道:“看来她这辈子是永远也追不上我了,长得没有我美,身材没有我好,现在嫁的夫君更是远远比不上我。”

  接着,种师师不再看沈浪一眼,转而想宁元宪大发雌威。

  “陛下,我不管,反正那个北苑猎场我要定了,你给谁都没用。”

  宁元宪道:“师师啊,那个北苑猎场我确实给了沈浪和宁政让他练兵用的,是正事。要不你换一个地方,要不然我把西苑庄园给你住好不好?那可比北苑猎场舒服多了。”

  为了哄这个小祖宗,宁元宪也真是没法了。

  西苑庄园确实条件好得多了,算是宁元宪的避暑圣地来着,里面亭台阁榭,风景秀丽。

  原本能够住到西苑庄园种师师是满意的,但是现在她不能忍了。

  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人能够和我抢东西。

  宁焱就算是公主,小时候还被我打哭了,然后东西被我抢走。

  你区区沈浪一个小赘婿又算得了什么?

  你金氏家族就算得了怒潮城又怎么样,加起来有几个兵啊?孤悬海外,根本不在权力核心,又有什么了不起的?

  想要和我争?没门。

  种师师直接坐了下来,翘起二郎腿,玩弄着手中的黄金鞭子。

  “哼,您给了他也没用,我大不了去抢回来便是了。”

  这话一出,国君顿时无奈了。

  对于这个无法无天的小祖宗,他还真没有办法。

  毕竟不是自己的女儿,不能管教得太过。

  种氏势大,但又忠诚国事。

  若种师师强行抢夺,还真没有人能够奈何得了她。

  这个丫头吃软不吃硬。

  种师师朝着沈浪道:“陛下被北苑猎场赐给你了,那你就去住,你就带人去。你前脚去,我后脚就带着军队冲进去霸占了,然后将你们赶出来,你们又能怎样?我有两千人,你有几个人?咱们打一场,杀个血流成河?”

  “胡闹,胡闹!”宁元宪呵斥了两句,然后立刻声音软下来道:“师师,那个北苑猎场有什么好的,荒废很久了,西苑庄园舒服多了。”

  “不,我就要北苑猎场。”种师师冷道。

  然后她直接起身,朝着外面走去。

  “我这就带兵去占了,看你这个赘婿又能怎么样?”

  沈浪道:“慢着!”

  种师师道:“如何?想要认输服软?没门!”

  沈浪道:“听说你打伤过我娘子?”

  种师师道:“是啊,将她打吐血了又怎么样?她武功太差,能怪我吗?”

  沈浪道:“那你听说过我的武功吗?”

  种师师道:“废柴,人渣,银样镴枪头,睡女人的力气都没有,天下像你这样的废物不多了。”

  沈浪道:“恭喜,全部说对了。”

  种师师看了沈浪好一会儿道:“那你还有一点可取之处,至少知道自己是废物。”

  沈浪道:“既然你想要北苑猎场,我也想要北苑猎场,那咱们比武定夺如何?”

  “比武?”种师师道:“金木兰血脉太废,几年前就不是我的对手,现在就更加不是了。之前她十招就输了,现在撑不过三招就要被我打吐血。”

  沈浪道:“不是我娘子和你比武,是我和你比武。”

  这话一出,在场几个人全部惊呆了。

  你,沈浪和种师师比武?

  别开玩笑了啊。

  你沈浪手无缚鸡之力,连和女人睡觉的力气都不大够,真正是废渣一样。

  种师师虽然蛮横跋扈,但血脉天赋高,加上对练武还算热爱。

  她的武功那是真的高。

  几年前,她确实打败了金木兰。

  再往前几年,她甚至还打哭了宁焱公主。

  所以她用半根手指头就可以轻而易举击败沈浪。

  不,半个指甲盖就可以。

  “真的?”种师师美眸大亮。

  沈浪道:“真的!你我比武,谁赢了北苑猎场就归谁。”

  种师师道:“什么时候?”

  “三天后!”沈浪道。

  种师师兴奋无比:“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然后,种师师飞快跑了。

  她害怕宁元宪会阻止。

  她看沈浪第一眼就不顺眼,就有一种想要将他打死的冲动。

  听说他是金木兰的丈夫之后,这股冲动就更加强烈了。

  无它!

  因为她不爽金木兰和她齐名。

  什么镇西城公主,什么玄武城公主。

  什么东西明珠!

  在种师师看来,她就是独一无二的,比谁都更加美,比谁都更加厉害。

  你金木兰凭什么和我齐名?

  但是金木兰的美貌和身材,确实绝顶。

  正是基于这个原因,种师师一见到木兰就找她麻烦,几年前还打伤了木兰。

  总之这个女孩不看她绝美的脸蛋还有超级火爆的身材之外,简直就是一个人厌鬼憎的东西。

  宁焱的祸害是装出来的。

  而这个种师师,是真的无法无天。

  作为木兰的丈夫,沈浪当然要为娘子报仇,狠狠教训一下这个无法无天的女孩。

  ………………

  种师师走了之后。

  国君严肃下来道:“沈浪,你确定没有疯吗?”

  沈浪摇头道:“没有!”

  国君道:“就为了北苑猎场吗?这丫头是来相亲的,呆不了多久。”

  沈浪道:“和谁相亲?”

  国君道:“大炎帝国的贵人。”

  沈浪道:“大炎帝国哪位瞎了眼睛?竟然瞧上了她?”

  国君没有回答。

  但事实是真的很多男人喜欢种师师,因为长得实在太美,身材太火。

  沈浪道:“陛下,我不仅仅是为了北苑猎场,关键是要为我娘子报仇,种师师几年前曾经打伤过我木兰,心疼死我了。当时我就发誓,一定要报仇。”

  旁边的黎隼大公公不由得想起了苏氏家族。

  就因为苏剑亭割了苏佩佩一剑,沈浪就灭掉了苏氏家族。

  种师师打伤了木兰,那这个深仇大恨还了得啊。

  都说咱太监心眼小,你沈公子的心眼大概连芝麻粒都塞不进去。

  “胡闹!”宁元宪呵斥了一句,道:“种师师是来相亲的,用不了几天就会走,你这几日离开国都避一避,你回家一趟,你离开家半年多了,家rén dà概也很想念你了。”

  在国君看来,一百个沈浪也不是种师师的对手。

  大宦官黎隼斟酌道:“沈公子,种师师的武功比尊夫人强,也比宁焱公主强。”

  沈浪道:“我知道,就凭我这手缚鸡之力的身体,一百个沈浪也敌不过她半根手指头。”

  讲真的。

  木兰宝贝和沈浪恩爱的时候,还要小心翼翼的,唯恐自己忘情的时候弄伤了沈浪。

  在木兰眼中,自己这个夫君真的仿佛一个精致的瓷器一般,要小心翼翼呵护着,唯恐一不小心碎了。

  “但是,我能赢!”沈浪道:“她曾经把我娘子打吐血,那我也要将她打吐血。”

  大宦官黎隼道:“沈公子,我知道你有很多手段,但是高手之间的比武瞬间定胜负。甚至还等不到你施展手段,种师师就将你击倒了,而且这个女孩无法无天,恐不会手下留情。”

  沈浪当然知道。

  一旦比武开始,不到五秒,种师师就能瞬间击倒沈浪。

  但是……

  沈浪会更快。

  种师师刚刚靠近她,甚至还来不及出手,就会中招。

  最多01秒!

  除非种师师武功高到逆天,能够用内力真气组成一道空气墙。

  但她还不到这个级别。

  国君宁元宪问道:“你确定?”

  沈浪点头道:“我确定!”

  黎隼大宦官道:“沈公子,这件事情你是不是再斟酌一下,太冒险了。万一出了什么差错,造成的后果就无法挽回,这个女孩出手狠毒,不会留情的。”

  沈浪道:“绝对不会有什么万一。”

  黎隼道:“沈公子,你是干大事的人,不必为了这么一点点小事而冒险,种师师这样的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