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大功告成!封玄武侯!姜离之太子(1/2)

加入书签

  返回国都的途中。

  沈浪舒舒服服地坐在马车里面。

  外面雪隐大宗师骑在马上。

  大傻骑在牛上,已经整整一天过去了,他还在回味昨天。

  睡觉竟然是这个滋味吗?

  真是太好了。

  沈浪手中拿着两只瓶子。

  左边的瓶子很大,差不多有一百毫升左右。

  这里面大部分都是雪隐大宗师的血液,就是几亿的蛊虫了。

  当然别看几亿蛊虫好像很多的样子,很多男人哆嗦一下子,也有几亿了。

  但奇怪的是。

  这一瓶子血液仍旧在沸腾。

  已经整整五天五夜了啊。

  沈浪本以为这几亿蛊虫肯定早死光了,结果却没有。

  它们仿佛真的吞噬到了某种力量,越来越猛烈了。

  而且这瓶鲜血的颜色也渐渐改变。

  大傻的黄金血脉精华是纯粹的金色,而这些蛊虫是紫色,雪隐宗师的鲜血是红色。

  这三种混合在一起,应该还是红色。

  但没有想到,里面的金色越来越多,越来越浓了。

  而另外一条毒蛊母虫,静静地躺在试管里面仿佛已经彻底冬眠了一般,尽管现在是春天。

  沈浪用x光扫描,然后试图在智脑里面找到相关的资料。

  结果完全没有。

  地球上完全没有这样的生物。

  至少沈浪的电脑资料里面没有。

  沈浪终于见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物种了。

  “姑姑,大傻放过那么多血,对他修为会有影响吗?”沈浪道:“毕竟我放了他两斤血,里面有很多血脉精华?”

  其实,仇妖儿放得更多。

  因为,她自己给自己放血。

  “微乎其微。”神女雪隐道:“因为他体内还能再生出来的。”

  沈浪道:“姑姑,大傻和仇妖儿身上的黄金血脉是怎么来的啊?”

  神女雪隐道:“应该是天生的,又或者从父母遗传过来的,这是这个天下最高的武道机密,我们还无法参破。”

  沈浪道:“钟楚客大宗师看过我的血脉,然后他说看不透。那您给我看看,我的武道血脉如何?厉害不厉害?”

  神女雪隐盯了沈浪一眼道:“浪儿,智者劳心,你才是最厉害的。”

  唉!

  浪也死心了。

  尽管神仙姑姑说得非常隐晦,但潜台词就是继续做你小白脸软饭王这个很有前途的职业,就不要想着练武了,废渣。

  “姑姑,你进来一下,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沈浪道。

  沈十三和黄凤本能地离开了一段距离。

  而且还朝着大傻使眼色。

  因为黄凤已经经历两次了,rén zhā沈浪公然在马车上睡女神。

  上一次是木兰女神。

  而这一次,竟然是神女雪隐。

  当然如果沈浪知道他的想法,一定会给她制造一条千年寒铁裤衩,让她一辈子当老/处/女。

  雪隐进入马车里面。

  空气中的香味顿时迷漫开来。

  淡雅迷人。

  没有像之前那样浓烈,仿佛喝醉酒一般。

  但却让人心旷神怡。

  沈浪道:“姑姑,你中了浮屠山的蛊毒之后,武功有没有改变?”

  神女雪隐点了点头道;“有改变,我的真气和剑气能够让人麻痹。”

  何止如此啊,沈浪呆在她的边上,吻着她的香气,脑袋都有些迷离,就仿佛喝醉了一样。

  沈浪道:“从某种程度上,这种蛊虫在您体内,反而是您的战斗力提升了。尽管这完全是意外。”

  神女雪隐点头道:“事实上不止如此,它还让我维持了近二十年的青春。”

  沈浪道:“冻龄?”

  神女雪隐道:“因为我入门比钟楚客早,所以我尽管比他年轻,但也是他的师姐。但就算如此,我年纪也不小了。十七年前我中了浮屠山的蛊毒之后,容颜就没有变过。”

  沈浪不由得举起瓶子里面的这几亿蛊虫。

  沈浪道:“姑姑你看,这一瓶子里面都是您的血,本来完全是红色的,现在竟然变成金色的了。这证明了什么?”

  神女道:“这些蛊虫在拼命地吞噬,然后改造,最后释放。”

  沈浪道:“我猜测,这些蛊虫之所以让您全身冻住,是因为它们不断地释放某种神经毒素。但这并不是因为它们体内本身会释放神经毒素,而是他们吞噬了某种东西,在体内消化改造成为神经毒素,然后释放了出来。”

  沈浪这个理论太大胆复杂了。

  以至于神女雪隐都不敢有什么定论。

  于是沈浪有了一个超级大胆的想法。

  这个瓶子里面本来只有一滴黄金血脉精华,但是经过了几亿蛊虫的改造之后,整瓶鲜血竟然都变成了金,尽管是淡淡的金色。

  那么是不是意味着这些蛊虫拼命吞噬黄金血脉精华,然后释放出更多的血脉精华,只不过要低一等?

  那么,沈浪有没有办法将这些蛊虫的神经毒素拔除掉,然后利用它们去改造一个人的血脉天赋。

  就算无法将你改造成为黄金血脉,但是却可以成为次一等的血脉天赋?

  对于武道而言,这个世界很残忍的,你没有天赋,你练武的成就一辈子都不会高。

  当然,沈浪这个想法非常疯狂,甚至是颠覆性的。

  有点像是现代地球,第一只克隆羊多利诞生的感觉。

  人为改造血脉天赋?

  你疯了吗?

  但对于沈浪而言,这应该是一个化学和生物过程。

  目前仅仅只是一个幻想。

  距离成功应该还很远,至少他现在连这种蛊虫是什么都不知道。

  也不懂得它的原理。

  但是,它们在神女雪隐体内的时候,确实给她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神女雪隐道:“沈浪,你的想法很大胆,甚至我连想都没有想过,我总觉得这一切都是天注定的,根本无法改变。但或许正是这样,你才是你,智者劳心,奴役万人。”

  沈浪不由得幻想,一旦自己的计划成功,那该是何等牛逼啊。

  自己身边的人,血脉天赋嗖嗖地往上升。

  星球大战里面的绝地武士天赋高低,也完全是看血液里面有多少迷地原虫来着。

  不过,那一天还比较遥远。

  沈浪道:“姑姑,有没有一种武功适合我这种没有任何底子的人练?比如说凌波微步,比如神行百变?”

  神女雪隐道:“你说的轻功吗?”

  沈浪羞赧道:“圣明无过于姑姑。”

  神女雪隐道:“有是有,但也需要长年累月,也需要内力和真气的。你练习了用处不大,和随便乱跑没什么差别的。”

  沈浪好不甘心。

  凭什么啊?

  韦小宝那个废渣都可以练,我却不能练?

  神女雪隐柔声道:“智者劳心”

  好了,姑姑你别说这句话了。

  第一次说的时候,沈浪还觉得有点骄傲。

  但是听了好几遍后,就仿佛是你虽然长得很帅,但是能力太弱,所以不能来我们会所上班。

  而就在此时!

  雪隐雪嫩脖子上的可爱绒毛忽然猛地竖起。

  全身迸发出强大的真气,将沈浪全身都笼罩起来。

  黄凤和沈十三飞快地冲了过来,保护在沈浪的左边。

  凤,算你还有点良心,就不给你打铁裤衩了。

  十三道:“主人,有敌人!”

  沈浪已经听到了。

  轰轰轰轰

  激烈的马蹄声,几乎天摇地动。

  前路,后路都被堵住了。

  两边的山坡上,也马蹄声充斥。

  前后左右,四面八方被围。

  沈浪打开了马车的窗户,只见到整个山谷入目之处都是马贼。

  乌央乌央,不计其数。

  这里已经过了苏氏家族的领地范围,已经是天西行省的白夜郡境内。

  竟然出现了这么多马贼?

  三千?

  五千?

  每个人都有一匹马?

  整个白夜郡的驻军加起来也没有这么多。

  甚至整个天西行省都督府加起来的骑兵,也未必超过五千。

  越国西部的骑兵,绝大部分都集结在镇西大都督府手中。

  天西行省。

  从某种程度上比天南行省更重要。

  但是天西行省的最高长官却不是大都督,而是中都督,也就是比艳州下都督高一个级别而已。

  只要是行省都督,不管上中下都可以称之为总督。

  但是天西总督和天南总督祝戎,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因为整个天西行省,真正的大都督只有一个,镇西大都督府,镇西侯爵种尧。

  威武公卞逍是太子太保。

  镇西侯种尧本应该册封为太子太傅,但他支持的是三王子,所以担任的是太尉。

  真是为难国君了,太尉这个官衔取消了好多年,又拿出来用了。

  卞逍担任枢密使,种尧就不进枢密院了,而是让弟弟种鄂进入枢密院担任副使。

  总之,这两个人处处别苗头。

  言归正传!

  整个天西行省有两个巨头,镇西侯爵种尧,镇远侯苏难。

  所以,天西行省总督自然势力就弱了下去。

  也正是因为复杂的情形使得这片区域境内,竟然出现了这么一大股马贼。

  呵呵,马贼?

  谁信啊?

  越国东部第一巨盗苦头欢厉害不厉害,加起来不到千人。

  而你三眼邪,竟然有四五千骑。

  说给鬼听啊。

  前面山头上,有一片悬崖,如同刀锋一般。

  然后一人一骑,冲上了悬崖顶端,眼看着就要冲悬崖冲了下去。

  那人单手拉住缰绳,直接将千里马拉得跃起,活生生停在了山顶悬崖的尽头。

  此人身穿金甲,黑色头盔,额头上画着第三只眼睛。

  这就是大盗三眼邪。

  沈浪将手伸出,招了招手。

  “嗨,你好。”

  当然,隔得这么远,也不知道三眼邪能不能听到。

  “呼呼呼”

  几千马贼开始呼吼咆哮。

  让人心惊胆颤。

  沈浪使团区区百人,完全被包围得水泄不通。

  就是此人,远远不断地在越国抓捕奴隶,卖去给羌国。

  当然,他做的生意还远远不止如此。

  苏难号称三千平方公里领地。

  五千私军?

  真是糊弄鬼啊。

  沈浪道:“停下来做什么?继续过去啊!”

  顿时,他麾下的一百名武士战战兢兢,继续前进。

  悬崖上的三眼邪目光盯着沈浪。

  只要他一声令下,就可以将沈浪麾下的一百名武士杀得干干净净。

  整个空气,仿佛彻底凝固了。

  但是

  他没有任何动作。

  就这样,沈浪的百人使团穿过了这片山谷。

  忽然,三眼邪对着沈浪,手指划过喉咙。

  割喉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