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木兰要吃浪爷!仇枭送死来了(3更)(1/2)

加入书签

  正当沈浪鬼鬼祟祟走到门口的时候。

  “嘎吱!”忽然门开了。

  一个女人走了进来,正是徐芊芊。

  你怎么变成这幅样子了?

  眼圈发黑,双眼充血,而且一副疲倦得要死的样子。

  沈浪低声道:“我们昨天晚上该不会发生了什么?”

  徐芊芊低声咬牙道:“你想得美。”

  沈浪道:“那药效这么猛,你是怎么过去的啊?”

  “呵欠,呵欠……”徐芊芊接连打了好几个喷嚏,然后本能地甩了甩手。

  沈浪朝着她的右手望去,竟然被水泡得发白,再看左手,也同样被水泡得发白,都出现褶皱了。

  靠,你真牛逼!

  沈浪不由得道:“你辛苦了。”

  徐芊芊咬牙切齿,道:“你再说一句,我就打死你。”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你这个小jiàn rén,之前在我玄武伯爵府的时候怎么不嚣张啊?

  “唉!”沈浪叹息道:“幸亏我们昨天晚上没有发生什么,否则我真的会愧疚的。”

  徐芊芊道:“你这个恶棍会愧疚?”

  沈浪道:“当然会愧疚,只不过不是对你愧疚,而是对我娘子愧疚。”

  “啊……”

  这个小jiàn rén真的上前一个膝撞。

  沈浪哪里已经受伤这么重了,她这一膝撞,顿时撕破皮一样的痛。

  其实,徐芊芊的力气用的很小,只不过是沈浪那太脆弱了而已。

  她现在的心绪万般复杂,而且将昨天晚上的事情视为奇耻大辱。

  昨天晚上她在浴桶里面所做的事情,简直就是噩梦,她这辈子都不愿意提起,恨不得直接从脑子里面彻底删除。

  结果沈浪还要一直提,一直提。

  结果,就把她惹毛了,直接报复了。

  沈浪道:“她……她呢?”

  现在沈浪连仇妖儿的名字都不敢喊出来,实在是……太可怕了啊。

  我知道我存了四十几年的处,我知道我非常渴望这一刻。

  但是这太狠了啊。

  这相当于什么,一个穷了半辈子的男人,每天都是喝稀饭吃白菜,从来没吃过肉,也没有食过半点荤腥。

  他真的很想吃肉啊。

  哪怕只是红烧肉也好啊。

  结果端上来是是超级奢侈的豪华大餐,几十上百万一桌。

  上万块一斤的顶级雪花牛排。

  一斤一头的超级鲍鱼。

  七八斤一只的超级龙虾。

  一千块一斤的狗爪螺。

  还有十几万一瓶的罗曼尼康帝。

  好吃吗?

  好吃!

  每个男人都想吃。

  完全是天下顶级美味。

  但是……你也不能全部塞到我嘴里啊。

  我明明已经吃不下,还要困住我的双手,不断往我肚子里面塞,差点死人啊。

  “将军在接待一个人。”徐芊芊道。

  “谁?”沈浪道。

  “怒潮城主仇天危。”徐芊芊:“他看上你了,打算纳你入府,正在向仇妖儿将军要人呢。”

  沈浪猛地一哆嗦,不会,太可怕了啊。

  徐芊芊道:“没错,就是纳妾的那个纳,你自求多福。”

  别说纳入府中了,就算让仇天危看到他的长相,沈浪也几乎必死无疑了。

  仇妖儿不认识沈浪,并不代表仇天危不认识,他或许是见过沈浪画像之类的。

  ………………

  白色城堡的大厅内。

  仇妖儿已经完全恢复了,依旧是之前的豪迈霸气。

  昨天的病痛,仿佛没有留下一点点痕迹。昨天晚上的疯狂,也仿佛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仇天危道:“妖儿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一定追查到底。那个厨娘舒淑一定活要见人死要见尸。那个幕后想要害你的人,不管来头有多大,我都绝不放过。”

  “嗯!”

  仇妖儿随口应了一声。

  仇天危道:“妖儿,接下来可能会有大事发生,我会率军出战,怒潮城需要交给你镇守。”

  “嗯。”

  哪怕这么大的事情,仇妖儿也只是随口应一声。

  因为对于她而言,镇守一个怒潮城完全是轻而易举。

  城主府城堡如此坚固,万夫莫开,若是有她坐镇还守不住,那真是可笑了。

  “对了,妖儿还有一件事。”仇天危道。

  “嗯。”

  仇天危道:“听说来了一个女大夫,医术非常高明,竟然治好了你的毒?”

  仇妖儿道:“义父,你是如何知道的?”

  仇天危朝着边上的侍女绿漪望去一眼。

  绿漪道:“xiao jie,那个给您下毒盐的厨娘舒淑不是已经被杀人灭口了嘛?我觉得这件事情必须禀报给城主大人,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所以我就将女大夫的事情也说了。”

  “哦。”仇妖儿淡淡道。

  绿漪为何要说出那个女大夫的事情?

  当然是为了报复。

  就是想要让仇天危要走那个女大夫。

  而一旦落入仇天危手中,任何女子只怕都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仇枭的那套折磨女人手法像谁学的?

  还不是仇天危吗?

  只不过这个海盗王收敛了很多,而且没有那么张扬。

  但那个女大夫落入海盗王手中,绝对会丢掉半条命。

  这个女大夫竟然敢多管闲事来给仇妖儿治病?那你就应该去死!

  “对了xiao jie,听说那个徐芊芊竟然是怒江太守张翀的儿媳啊,而且听说已经死了啊。”绿漪又道:“现在怎么又活过来了,而且还出现在您的身边,真是太巧合了啊。”

  这话,又是无比阴险。

  绿漪的目的依旧很明确,想要引起仇天危的注意,将徐芊芊和那个女大夫一起霸占。

  仇天危对这句话仿佛没有听到一般。

  对于徐芊芊这个女人,他是有兴趣的,但却是利用的兴趣。

  对她的女色?

  说句实话,仇天危什么都玩过了,除了极个别女人他充满了志在必得,其余的他也没有什么特别渴望了。

  仇天危道:“为父在海上纵横多年,风吹日晒,加上多次大战,多多少少都有些内伤,所以这个女大夫能不能割爱。”

  仇妖儿道:“那义父的割爱是什么意思?”

  仇天危眉头一皱,这个仇妖儿就是这么耿直,完全听不懂人话的。

  仇天危道:“为父想要将她带入城主府,一个高明的大夫非常有用,当然你需要治病的时候,我随时可以派她过来。”

  仇妖儿摇头道:“不行。”

  仇天危不由得一愕。

  拒绝得这么直截了当?

  我可是你的义父啊,可是怒潮城主啊,也算是你的主君啊。

  向你要一个女大夫,你都不答应?

  “哦?为何啊?”仇天危道。

  仇妖儿道:“因为我们睡过了。”

  顿时……

  大厅内一片静寂。

  仇妖儿说出这话的时候,一点扭捏都没有,就好像说我吃过了一样。

  你可是女神啊,你可是女霸王啊,怎么一点矜持都没有呢。

  连绿漪也惊呆了,忍不住道:“主人,她……她可是一个女的啊。”

  “嗯。”仇妖儿。

  仇天危目光闪烁了一下,道:“既然如此,就当作我没说,哈哈哈!”

  然后,他开口道:“我不带她进城主府,但你让她出来给我看一眼总是可以的。”

  “不行。”仇妖儿又直截了当道。

  顿时,仇天危的脸色都有些变了。

  这个义女一而再,再而三地顶撞他。

  尽管她不是刻意有心的,完全出于本能,但这更加严重啊。

  “为何啊?”仇天危寒声道。

  仇妖儿道:“因为经过昨天晚上的疯狂之后,这个大夫身体受伤了,身体和面孔都不能见人。”

  大厅内又是一片静寂。

  玩得这么疯?

  你仇妖儿武功逆天,她……该不会是被你弄死了。

  既然义女已经开口拒绝了,那仇天危也不好再坚持。

  接着,仇枭转移话题,安慰仇妖儿。

  毕竟接下来的大战,还需要她镇守怒潮城。

  “昨天仇枭做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我会派最好的大夫给你受伤的那些女武士治疗,如果有个别不治,我也会给足抚恤金子。”仇天危道:“昨晚我知道那个畜生所做作为后,立刻就要去抓他,打算当着你的面打断手脚。但是这孽畜逃得快,已经出海了。”

  仇妖儿道:“他毕竟是我弟弟,这次就算了,但如果再有下一次,就休怪我下手无情了。”

  仇天危道:“下一次?那不用你动手,我自己就打断他的手脚。”

  仇妖儿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那为父便告辞了。”仇天危道,起身离去。

  仇妖儿送了十步。

  走出白色城堡后,仇天危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目光闪烁着极其复杂的光芒。

  他为了专门来索要这个女大夫?

  当然不是为了她的美色,也不是对她产生了什么怀疑,甚至也不是为了她的医术。

  而是为了别的事情。

  而这些事情,是绝对不能说出口的。

  仇天危可比仇枭想象的更加复杂危险。

  …………

  仇天危走了之后。

  绿漪道:“主人,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啊?我真是该死,应该一直呆在主人身边的。”

  仇妖儿道:“绿漪,你跟我来。”

  然后,她带着绿漪来到了她的房间。

  进去之后,见到沈浪此时正捂住裤裆低声惨叫。

  而沈浪见到仇妖儿,某个地方本能一阵哆嗦,又是一阵抽痛。

  然后,关于昨天晚上无数的回忆全部涌上心头。

  完全没有想到啊,你竟然是这样的女野兽。

  如今的仇妖儿看起来,风轻云淡,霸气豪迈,就仿佛昨天的一切都没有发生。

  但是,气色反而好了很多。

  穿着丝绸袍子的她,身材依旧好到让所有女人绝望,那秒杀级的曲线,哪怕现在看了,沈浪都石了一下。

  然后又一阵疼痛。

  他甚至有一种错觉。

  这裙子里面的身体,他曾经享用过?

  真是非常不真实啊。

  这就仿佛你看了某个超级女明星的电影,然后在睡梦中和她xx了。

  醒来之后,再一次看到她的电影,再一次看到她傲人的身姿,依旧充满了期待和神秘感。

  毕竟只是在梦中xx过而已,只会让内心更加渴望。

  可是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不是梦啊。

  只能说仇妖儿女霸王太强大了。

  哪怕已经睡过了,依旧如同梦幻一般不敢置信。

  关键是发生了昨天晚上那样的事情,你不应该尴尬吗?你不应该觉得不好意思吗?

  但是从仇妖儿的表现看来,一点点异样都没有。

  就仿佛昨天晚上她什么都没有做过。

  可是沈浪脑海的记忆中,仇妖儿做的事情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比那些特殊电影还要特殊。

  否则沈浪会这么惨?

  而此时的绿漪,望向沈浪忽然发出了一声惊呼。

  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