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墒悄愀嫠呶业模顾档哪敲纯隙ǎ ?br/>

  “其实我在开始就问你相不相信命运之说,而你却直对此避而不答,我所说的命应三劫却是因你相信为前提,如果你不相信,便可当我没说。”

  “但我最后相信了。”

  “所以你就变成今天这样了。”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其实很简单,你太过相信命运了,而没有真正想明白些事情,这从你不分人为天设就可见斑。”

  “那我现在该怎么办?没有办法渡劫了吗?”

  “本来你确实有的,只要你以平常心做人处世,这些所谓的三劫五难都不会给你带来死亡的结局,但有时你太谨慎了,致使草木皆兵,自生小劫;而有时你又太放纵了,致使自己身处险患还尚不自知。所以现在你自己已经对此无力挽回了。”

  “我只能等死吗?”

  “现在你也只剩二条路了,是你所说的等死,二是等活。”

  “什么意思?”

  “相信命运的人,生应劫无数,便会导致人与人之间,劫与劫之间相生相克。你妻子如果也相信所谓的命运之言,那她与你之间相生之劫已经用完,因为她已经救过你二次。如果真是这样,那你只有等死这条路了。”

  “那如何才能等活?”

  “如果你妻子不是相信命运之人,便无所谓相生相克之说,而你在入海之前曾经跟她通了电话,如果她不相信什么所谓的命运,她自不会翘首以盼佳音,而会从中看到所谓的隐患,那她也有可能来得及赶来救你。”

  “只能这样吗?”

  “只能这样。要嘛你就此沉海,死在命运的应劫之中,要嘛你至死坚持,等待个可能来得及赶来救你之人。”

  “那她会来嘛?”

  “不知道”

  迷离声音就此远远遁去,大海狂潮之中,片安宁。

  ——完——

  第九章 鬼影初恋上

  每个人几乎都有爱上或者爱着的人,情分先后,初恋词就此出现。

  初恋的所谓感觉说,人有不同,难以定性,但粗泛而论,初恋带给每个人的感受,不外二种,是足可温暖终生的感动,再便就是刻骨铭心虽死亦难平复的究心怨恨。其他种种即便与此有所不同,但实难再有其他突破,这二个极端在人世种种之间,从来都是如此的霸道而又蛮不讲理,让我们每每对此无对策。情难自堪!

  当终于苦度多年,阿非再次心有情念,结识了小灵之后,关于曾经那段初恋的回忆自此远去,当时那刻,阿非自以为是的以为这便成为他全新生活的开始,告别昨天,远离回忆,拒绝痛苦,放任自由,乃至永无阴霾

  个月后,阿非与小灵的感情日日生温,终于在阿非的连连恳求之下,小灵点头接受了他的求婚请求。而在这天,二人就来到市中心商贸大厦挑选应结婚用品。就在二人路欢笑,结帐而出的最后刻,阿非目光无意扫到个匆匆消失的身影,虽然只是短短的那刹那,虽然那个身影只是闪而过,虽然有太多的短暂和无意,但切就在那刻被这刹那的身影完全改变。

  就在小灵脸欢笑的扭头转走的时候,她才突然发觉直陪在自己身边寸步不离的阿非确纹丝不动的楞立当场,身行僵直,脸色呆板,双目之中却是片深深的惊恐与骇然。

  小灵阵惊疑,忙的走近,连连叫了阿非几声,却没得到丝回应,这才开始慌乱起来,却在这时,阿非扭头过来,楞楞的看着小灵,脸的不信与惊恐:“我,我看见她了,看见她了!”

  “谁?她是谁?”

  阿非只是自言自语的连连低喃:“我看见她了,我真的看见她了,我竟然又看见她了!”

  小灵连问几声她是谁,却发现阿非宛如根本听不到自己说话般,只是脸恐慌的低声说着让自己越来越莫名其妙的胡话。

  商厦之中,人来人往,却都只是稍稍朝着疑惑的瞟了二眼,无人过来细问详情,小灵虽是脸焦急,却在此时也突然乱了手脚,不知该当如何是好。忙的签字办妥送货手续,紧紧扶住阿成,走到外面广场喷泉找个清净位置坐了下来。

  阿非还在不停的连连自顾低声说着:“我看见她了,我真的看见她了,我竟然又看见她了。看见她了”

  “你真的看见她了吗?”小灵稍微平复了下慌乱的心绪,突然问出句让阿非有所感应的话来:“你看见她穿什么了吗?”

  “她还穿着我第次见到她时的那套衣服,黄|色绒服,领口绣着圈金色牡丹,还穿着那件米蓝牛仔裤,裤脚也同样绣着圈牡丹,圈黄|色的牡丹,我记的很清楚,牡丹颜色非常的鲜艳,非常显眼,当我第次看到她的时候,我就再也没能忘记。直到现在!我没有忘记,没有忘,她今天穿的还是那天的那套衣服,还是那套。点都没差,完全模样的衣服”

  “那你还记得她长什么样子吗?”

  阿非慢慢转头看了眼脸郑重的小灵:“我当然记得。”

  小灵朝着阿非抚慰笑:“那你刚才看到她的样子的时候,认出就是她了吗?”

  阿非微楞了下,脸困惑的看着小灵:“我刚才没看到她的样子,她就从我眼前闪而过,还正好是背对着我。但我肯定,那就是她,肯定是她。即使只是个背影,也绝对是她!”

  小灵轻松喘了口气,定定的看着阿非:“非,你还知道我是谁吗?”

  “你是小灵啊。你怎么突然问我这么奇怪的问题?咦,我们怎么坐在了这里?我们刚才不是”

  小灵忙的打断:“别想购物的事,非,你快回答我,刚才你突然看到的那个她到底是谁,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模样,现在究竟在哪里?”

  阿非目中片迷茫错乱:“小灵,你在说什么啊?哪个她啊?她?!”

  小灵看着阿非目光又突然有沉沦迷失的意象,忙的拉起阿非:“非,我们走吧!”

  回去的路上,小非终于从阿非断断续续的讲叙之中,知道些关于那个她的点信息,刚才阿非看到的那个人就是阿非的初恋女友,小云。三年前二人本处热恋之中,却因为个可小可大的误会,小云时想不开,自此消失在阿非的视线之外。直到个月后,阿非才从友人口中得知几天前,小云心愁郁结,伤怀欲绝之下,选择了跳河自杀。当阿非路死奔来到小云家中门前的时候,却被小云父母拦在门外。最终也没得见到小云最后面,而从此阿非便背上了这不可冰释的永久骂名,那三年之中,阿非只能每日独自人孤守小屋之中,不敢外出,也不想外去。虽不负罪,却深深后悔,难得生趣,却又只能苟活。直到三年后的今天,切渐近风止尘消,却没想到,在阿非刚想重新过活的初开始,小云却在绝不能出现,也绝不会出现的地方,就这么突然出现了。

  小灵工作在精神病院,知道在这个时候,自己最应该做的不是去刨根问底,而是应时时把握住阿非的心念脉动,让他有所回忆而又绝不能深险其中,保持清醒却又不能太过清醒。好在小灵颇有经验,路下来,虽然从阿非口中得到的信息并不是很多,却也最终把阿非安安全全的送回他住的小屋之中,并在阵抚慰之后,让他沉沉睡去。

  在阿非睡熟的这段时间里,小灵开始仔细回想在这路之上,阿非所说的切有关小云的任何事情。想到最后得出的唯结论却是:这次发生的所有事情恐怕只能是阿非的次眼误,除此之外,别无其他可以解释的理由。

  第二天,阿非从梦中醒来的时候,就看到趴在自己腿边,寸步未离,守侯夜困倦睡去的准妻小灵。阿非轻轻从床上下来,刚想移步,小灵却已被吵醒:“非”

  阿非扭头笑:“把你吵醒了?”

  “没什么,你这是要去哪?”

  阿非指了指左近:“卫生间,尿急。”

  小灵恩的笑,点了点头,起身准备早饭。

  饭桌之上,小灵突然停住手上的筷子:“非,今天你感觉怎么样?头还晕吗?”

  “什么感觉怎么样?我直好好的啊,我有头晕过吗?”

  小灵轻轻笑,夹了口菜:“没什么,昨天你回来的时候又点头晕的样子,怎么?觉起来你都忘了?”

  阿非放下筷子,定定的看着小灵:“小灵,如果我不说,你会不会觉得我是有事故意瞒你?”

  小灵夹了口菜放在阿非碗里:“每个人都有些秘密,你不想说,对你,对我,可能都是件好事。”

  阿非目中闪过道痛苦:“当年的那个误会,我想要解释,但小云却从不给我机会,我是即恨自己,又恨他人,而今天的现在,可能又会是另个难以解释的误会。但我却要谢谢你,小灵,谢谢你给我这个解释的机会。”

  小灵微微笑:“不管是什么事情,只要它发生的时候,我们抱有丝宽容,抱着丝珍惜,就会多分机会,多分相知。这点就是我在疗养病院工作这么长时间最深的体会。对待病人我尚且如此,对待爱人我当然更应该这样。”

  阿非脸感激的看着小灵,微微点了点头:“可惜,当年只是个很小的误会,却导致出个如此惨痛的结局。现在想想,我当时放弃的太早了,如果我当时再去多争取几次可以解释的机会,也许今天就不会有小云怨灵的存在。”

  “小云怨灵是不是真的存在也暂且不说,非,如果你想说的话,可以把你当年最想说出的话解释给我这个局外人听听,或许这对你来说,心结会稍微松动些。”

  “当年,我就住在这个房子里,那天已经是很晚了,我正准备睡下的时候,有人来敲门,看却是我当年高中的个女同学,由于她也在这个城市工作,我们平常也时不时有点联系。这次纯粹是因为她飞机晚点,而她又单身人,不敢轻投附近旅店,便来寻我,想请我帮忙介绍个相熟的旅馆。就在我带她出去的时候,小云却在这时不知何事过来找我,由于当时我跟那位同学走的比较近,而且谈的还比较开心融洽,在小云看来,好似我们俩刚做完什么见不得人的丑事,我送她出来样。反正就在我突然看到小云的时候,她就突然扭身跑开了,我当时就心中有点怀疑,忙的追去,却在最后,被她堵在她家门外,从此,我们就再没见过面,直到她跳河而死,我也没被允许去参加她的葬礼。”

  “你意思是你根本没有亲眼看到小云的最后眼,所有这些后事都是你个朋友告诉你的?”

  阿非痛苦的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