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却像人偶般了无生机,仅剩的点生气,微弱飘渺,仿佛阵风便能吹散。侍女连忙介绍:“魔徒大人,这位是妖后娘娘,听说大人驾到,特来探望。”

  芫心忙请她进屋。两个侍女将案几摆放好后,立即退出,并将门轻轻带上。没有想到,在这个处处点头哈腰的王宫中,妖后倒是最有风骨的个。请记住我们的网址:她款款落座,优雅地示意芫心坐在身边,然后,优雅地伸出只手。芫心茫然地将手递上去,妖后轻轻握住,微微叹息:“好多年没有见到人类了2”

  芫心圆睁着双眼睛,尽量制止自己缩回手的冲动。妖后的手虽然柔软细嫩,但是极凉,是种沁入骨肉的凉意,完全没有正常人类的体温。妖后放开手,温和地笑了:“隋姑娘,请用餐。”

  芫心缩回手,迫不及待拿起筷子。不得不说,厨子的手艺很不错,饭菜很快被扫而空。妖后以袖掩唇,轻轻笑了:“隋姑娘,我的手艺,还过得去吗?”

  芫心咽下最后口饭,有些吃惊:“妖后娘娘,你亲自做饭?”妖后轻轻点头,低声道:“这匪幽谷中,只我个凡人。妖族进食的东西”她微微皱眉:“他们不需进食五谷。这些年,我总是自己做自己吃,无趣得很。隋姑娘喜欢,我很高兴。”

  芫心默然,对这个死气沉沉的绝色女子,心生同情。匪幽谷终年不见阳光,也没有绿树红花,王宫中的侍从妖女都形状奇异,妖王又垂垂老矣。不知她个孤独的凡人,这些年是怎么熬过来的。然而看妖后气度华贵优雅,显然不需任何同情。芫心不知说什么好,气氛有些僵硬。

  妖后却面色淡淡,似乎自己以凡人之躯置身妖道,并不是什么怪事。她长出了口气,微微仰头,看着布满尘土灰垢的房梁,卦出神,头上似金非金的古拙簪子上,张着翅膀的彩蝶微微颤动。良久,她轻叹声,好像才从梦中苏醒,低声问道:“燕国,变成了什么样子?”

  愣了下,芫心才反应过来,妖后娘娘问的,是人界的某个诸侯国。不知为何,她无法说自己不记得,仿佛拒绝这位娘娘的提问是件非常残忍的事,只得绞尽脑汁,拼命回想关于人界支离破碎的知识。过了好久,她才丧气地答道:“燕国我实在没有听说过”妖后美丽的脸灰败又颓丧,嘴角却牵出凄楚的笑意:“几百年了,个国家,早该灭亡了。”

  她明明很悲伤,却镇定地讲起往事。她本是人界燕国国主的姬妾。妖族孱弱,但妖王之子夜穹天却是个异类,不但法力高强,而且野心勃勃。

  五百年前,魔尊在不羁山中重建燃宵宫,抵御仙道进攻,顺便也庇护了妖道3夜穹天为了向魔道示好,将她从燕国掳到匪幽谷,本意是要将她献给魔宫宫主,以巩固魔道对妖道的照拂,结果妖王眼看中了她,无论如何不肯将她献出,只催着夜穹天再去找个美人代替。可是夜穹天从人界带她过来,期间经过数座仙山,避过仙道弟子的重重追杀,历尽艰辛,殊为不易,眼见妖王如此色令智昏,夜穹天十分恼怒,拂袖而去。他本就是行踪不定的人,从此更是在匪幽谷消声觅迹。妖王不以为然,对她非常好。后来,她便生了夜蓝姬

  芫心恍然大悟。原来夜蓝姬是妖王和凡人的女儿。怪不得夜蓝姬说自己法力低微,原来她是半妖出身。所谓半妖,即是妖和人的后代。她的思绪被妖后轻柔的呼唤拉回:“隋姑娘,你可不可以,帮我把这支簪子取下来?”

  妖后正指着头上那支似金非金的古拙簪子。簪子上,张着翅膀的彩蝶微微颤动。芫心对那支古朴美丽的簪子很感兴趣,听她这样说,立刻动手去拔,想拿到手里仔细看看。却没有料到,使出了吃奶的劲儿,簪子依然纹丝不动。

  妖后低低叹了口气:“还是不行。”芫心不明白:“不行什么?”

  妖后凄然笑:“其实我,早在蓝姬出生时就死了。只是妖王怜惜,用上古妖术拘了缕残魂在我体内,留得线生气。妖道曾经风光之极,最后却只剩下两枚风花雪月的上古法器:勾魂和夺情。我头上的这支簪子,便是拘住残魂的法器——勾魂。”她的眼睛越过芫心,看向窗外,看向更遥远的地方,更古老的时代,嘴角的微笑变为无奈和期望。

  “妖王对我,着实看重。可是,我还是日日夜夜都想将勾魂拔下,得到个解脱。姑娘,你明白吗?我该怎么办?”芫心不能回答这个问题。她以前认为自己仙不仙魔不魔的,无家可归挺可怜,却不知还有人比她更可怜。生无可恋,连求死也不能。

  临走时,妖后淡淡微笑:“隋姑娘,能来同你说说话,我很高兴。”季末回来时,见芫心的脸色有些不好,伸手来拭额头:“不舒服?”

  芫心趴在桌上,偏了偏头,避开他的手:“执度使,你的法力,是不是很高强?”“叫我季末。”季末的嗓音中含着执拗,执拗中又带了丝撒娇的意味。

  芫心诧异地看了他眼,小心翼翼挪远了些:“既然执度使下令,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季末,你的法力是不是很高?”“小芫心以为呢?”季末挨上前来,俊美脸庞含了迷人的笑。

  芫心不得不再挪挪:“我想应该比妖王厉害吧?那你能不能,把妖后头上的簪子拔下来?”季末不动声色:“为什么?”

  “妖后只是个凡人,数百年前就该去了,可是妖王用法器勾魂拘了她的魂魄,使她如同行尸走肉般活着。她心求死”芫心带着期待看向季末:“如果可以,何不成全她?”季末扶额,低笑道:“勾魂乃妖道仅存的上古法器之,可逆生死,拒轮回。妖王对这位娘娘的看重,可见斑。如果我将勾魂拔去,妖后倒是解脱了,可魔道如何向妖王交代?”

  芫心鼓起腮帮子。这个她没有想过。季末看她气馁的样子,哈哈大笑:“小芫心,有赖妖王慷慨,我们才能拿到竖亥鼎。你应该站在妖王边的。”说罢又拉起芫心的小手,柔声道:“天色已晚,你好好休息,我需先去藏竖亥鼎的幽靡之地探。”

  芫心挣开他的手:“你去你去。”季末脸幽怨:“幽靡之地妖瘴浓烈,不小心就丧命其中。小芫心,我全是为了你,你竟没有丝挂念吗?”

  黯淡的光线下,季末倾身向前,几丝乌黑的碎发拂上俊美的脸庞,随着他的呼吸微微起伏,甚是撩人。白皙优美的手慢慢覆上芫心的手背,温热的触感,幽深的眼眸,全是不可言说的暧昧。欢迎访问小说楼,小说楼免费基地!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温馨提示:按回车r键返回书目,按←键返回,按→键进入。

  第二十章情障

  ?芫心窘得猛然起身,呯的声凳子倒地。小说楼

  “哦,哦,你,你,保重,保重。”她飞快窜到门边将门打开:“时候不早了,执度使快去快回!”季末懒洋洋直起身,脸上的情愫已踪影全无,仿佛刚才的情深款款只是个错觉。

  第二天的正午时分,季末从幽靡之地返回。匪幽谷内依然不见阳光,四下里灰扑扑的片。不同的是,地面上开始有淡绿色的烟雾如水般缓缓漫过,空气中有种香甜的气息,好闻,肯定比霉味好闻。“这是什么?”芫心不解。

  季末看看脚下流淌的绿色烟雾:“这是妖瘴。幽靡之地妖瘴浓烈,宫主以宿明之火封了几百年。我们要去到幽靡之地,必须经过宿明之火。这不是凡火,绝非你我可以经受。”他的面上似有忧色:“昨夜我将火减退,想不到今晨妖瘴就流了出来。”芫心看看脚下淡淡的绿色,宽慰道:“除了香点,似乎没什么害处。”

  季末示意她看帮宫女侍从。背上长了翅膀的,翅膀变得大而漆黑;裙子里露出尾巴的,不止局限于个尾巴尖儿,而是又长又粗毛茸茸乱摆。

  “魔道对妖瘴不甚敏感,这点点,不会对我们造成影响。请记住我们的网址:只是苦了这些小妖,只怕到了晚上会现原形”芫心哆嗦了下:“那我们还是快走吧!”

  季末微笑,从怀中取出枚精致的珠钗。钗头的暗色珍珠攒成小小的茧蛹状:“竖亥鼎取出时,需用心头血镇缓。用这个取血,不会那么痛。”说罢轻轻将珠钗插到她的发髻间。芫心道谢。白皙优美的手没有收回,手心向上,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芫心装作没有看见,大步向前。季末低笑声,紧随其后。王宫距离幽靡之地甚远,即使有飞腾术,也要耗段时间。路闲谈,芫心慢慢得知了妖道的兴衰荣辱史。

  妖道眼下虽然败落,但在若干年前还是很威风的。妖族血脉古老,有很多从远古时期就开始修炼成妖,那时候仙道魔道还未成气候。可惜天地万物都逃不脱个世道轮回1蜉蝣之生死,不过昼夜;草木之枯荣,只需春秋;凡人之轮回,大约甲子;而个族群的兴衰,用了千年来完成。

  千年前,妖道的横行无忌终于触怒天道,避居天界的神族破世而出,派遣百万天兵下界诛杀,道行高的妖族都死在那惨烈的战役中。小说楼神族重归九天之上,劫后余生的妖族日子却并不好过。在以后漫长的岁月里,仙道不断追杀清剿妖道余孽,终于迫使妖族低下曾经高傲的头,与蒸蒸日上的魔道结盟保命。命暂时是薄了妖族在魔道的羽翼下好歹有了休养生息的机会,些素质低的妖魔还因为留恋人间的繁华,没有少惹出祸事。

  可惜好景不长。五百年前魔王殒命,魔宫被破,魔徒妖族都惶惶如丧家之犬,没了容身之所,处处被仙道追杀。动荡混乱的局势下,苦难从食物链的最低端向上蔓延,虽是妖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