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意地抽出了五十块钱递给老板娘,说:「大姐,那就担待点吧,多少就这个意思了,这人都醉这样儿了,你看着办吧!」

  胖老板娘见人家给了五十,也就同意了。于是给他们安排到了间安静的房间。

  进了屋,秀莲往床上倒,说:「大哥~这不好吧?这~~~~」「哎呀,没事,大哥在这里你怕啥?」边说那个男的到是真着急就抱着秀莲啃,秀莲假装挣扎了下也就顺从了,把那个男的急的不行了,说:「妹子,就成全大哥这回吧,大哥见你就稀罕上了~」秀莲见这个家伙上套了,就装出副害怕的样子说:「那你可要轻点呀!

  」男人看行了,就扑上去脱秀莲的衣服。秀莲又把他拦住,男人还以为钱又少了了,那知秀莲用手指点了他下鼻子,浪笑着说:「看你着急屁样儿!快去把门叉上啊!」男人更加高兴了,马上叉了门,转身就把秀莲抱住了,先是阵狠亲,之后就用力地揉秀莲胸前的那对儿大奶子。

  秀莲终于被那个男人扒光了,赤裸着躺才床上。那个男的看的几乎要流出口水来了,急忙脱光了衣服就上。秀莲还假装良家妇女呢!双手捂住阴沪,不让男人上。男人已经很着急了,就很粗暴地拉开秀莲的手,把粗大坚硬的大鸡芭顶在秀莲的荫道口上。秀莲那里早就湿透了,男人很轻松地就插了进去。

  秀莲感觉那个男人的鸡芭好大呀!整个地塞满了自己的荫道。在男人的大力抽锸下,秀莲情不自禁地开始哼哼起来。男人越来越用力,可能是因为感觉偷情的原因,男人的速度很快,把秀莲弄的水大量地涌了出来。

  「哦~~啊~~啊~~~啊~~~大哥,快点哦~~啊~妹子不行了~~你好的呀~啊~~啊~~~要来了呀~~啊~~啊~~」在秀莲的滛荡的叫床声中,那个男人几乎都要射了,但那个男人似乎很会调剂自己的神经,从容地把秀莲反过身来,让秀莲跪在床上,撅着屁股,自己从后边。秀莲边用手撑着床铺,边扭动屁股,迎合着男人的鸡芭。男人扶着秀莲丰满雪白的大屁股,疯了样b,秀莲也浪浪地叫着:「哎呦妈呀~妹子不行了~大哥的大鸡芭的妹子舒服死了~快点儿~~在快点儿~我要~~我要啊~~」。

  不会,男的就受不了这种极大的刺激了,猛地抽动了几下就顶着秀莲的芓宫,疯狂地精。边射还边忘乎所以地说:「啊~啊~好了~好了~你要不是吗?大哥全给你了~~~全给你放到你的小马蚤b儿里了~~~」秀莲觉得那个男人的鸡芭在自己的荫道里狂跳着,大量浓热的液烫着自己的芓宫,把秀莲舒服的不得了。秀莲又夹紧了荫道来回撸了几下,把男人的液彻底地吸干了。

  男人倒在床上,没有多大力气了,鸡芭也迅速地软了下去。秀莲这个时候就装出害怕的样子,捂着脸装出要哭的样子说:「唔~~人家叫你了~~你还往人家那里头精~~要是怀孕怎么办?你要负责的~~~」边说还边把腿叉开,用只手分开荫唇,把正在往外淌着白白的液的阴沪给那个男人看,「你看看叫你整的!你要我怎么办啊!」。其实秀莲是在吓唬他呢,她在家的时候早就带了环了,根本就不可能怀孕。

  那个男人还是害怕了,他是害怕「负责」两个字。他边安慰秀莲,边从钱包里抽出百块钱来塞到秀莲的兜里,说:「妹子,大哥对不起你,这钱你就收着,买点药啥的。大哥还有点事,这就走了!」说完马上穿上衣服,出了房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秀莲躺在床上,拿着那百块钱,高兴极了,心想:「这可是个来钱的好道儿啊~还享受着了还有钱挣」。秀莲高兴完了就用卫生纸把阴沪擦了擦,穿好了衣服下地弄了点热水把自己好好洗了洗就上床睡觉了。

  后半夜的时候,觉轻的秀莲被走廊里声音弄醒了,接是自己隔壁房间的开门的声音,秀莲有点好奇:「这个时候还来人呢?」正好自己和隔壁的墙上有个不是很引人注意的小洞,秀莲就把眼睛放到小洞那里偷看。这个小洞刚好可以看到隔壁的床,她看到了屋里是两个人,个是老板娘,另外的是个胖大的男人,秀莲正奇怪为什么老板娘还亲自来送客人呢就听见老板娘的声音说:「咋地呀?今晚上还找小姐呗?包宿还是过站?〈部分东北地区的野鸡店暗语,意思是干下就走~~作者注〉」

  秀莲马上明白了:「哦!原来这是家有特种服务的地方啊!」又听见那个男人的声音传过来:「有没有新来的呀?包宿!」「有!当然有了,顺风新来了三个小姐呢~我给你招呼来看看?」「行,招呼吧」

  于是老板娘就出去了,秀莲心想:「哦!这个地方的小姐还不少呢!」,她又看了看那个客人,很奇怪地发现那个男人正把裤子解开,手里拿着个小药瓶往鸡芭上涂药水,秀莲心想这可能就是所谓的蝽药了,呵呵,今天可有戏看了!

  不会,隔壁的门开了,老板娘领进来三个女的,有两个大约二十三四岁,挺年轻,样子也说的过去,打扮的很艳;另外个和秀莲觉得和自己的岁数好象差不多少,挺丰满,身材也不错,眼角眉梢里透着股风马蚤,还拿眼睛给那个客人使眼神呢!

  客人走近了三个女人,向三个女人看了遍,把那个岁数大点的拉说道:「就是你吧!」那个女人浪浪地的笑了就偎依在那个男人的怀里,但让秀莲奇怪的却是老板娘还不走,后来才明白:客人又拿出百块钱交给了老板娘,老板娘才脸笑容,送走了其余的小姐。

  秀莲直在往里偷看,心想:「这里的价格包宿~包宿大概就是宿?百还可以」。只见那女人依偎在那个男人怀里边用手隔着裤子摸那个男人的鸡芭边问那客人:「大哥,我觉得那两个小姐好象都比我年轻漂亮啊,你怎么相中我了呢?」

  那个客人也用手摸着那个女人的大奶子边说:「呵呵~我看你马蚤呗~还给我使眼神呢~~看你就是个马蚤b~」

  「马蚤不马蚤你咋知道呢?」女人笑着问那个男人,边继续熟练地摸着那个男人的鸡芭。

  「哈哈~闻出来的!~~别逗了,妹子你叫啥名?这儿我常来我咋没见过你呢?」

  「问我呀?叫我孙萍好了呀!我以前不在这儿干,以前在别处了的,这不才来吗!」女人说,「哎呦~大哥!你的鸡芭好大呀!妹子怕~~~」孙萍被客人搂在怀中,孙萍是坐在客人大腿上,却扭回头去,根香舌,伸在客人嘴里,半闭着眼,那份马蚤态真是浪极了!

  客人用手去拉孙萍的上衣,孙萍就喘着气,使得那对奶子颤抖着,自己反手,把手伸进客人的裤子里去握客人的鸡芭,然后把屁股在客人怀中扭,猛的站了起来,双勾魂的媚眼向客人飘着。客人忍不住的站了起来,脱去了上下的衣服,根粗大的黑鸡芭早就翘了起来。

  仰身在床上,孙萍也已经把裤子脱了下来,孙萍那对奶子又大又白的直颤微,屁股很圆也很大,却翘得很高,阴沪上长着撮细毛,阴沪倒是鼓鼓的。

  孙萍往客人怀里投,那鼻子里就是:「嗯哼~~~~哼嗯~~~~」的发着急促的声音,像是那b已经浪得再也忍不住似的。客人说:「别着急,我得先看看你有病没有!」孙萍浪浪地说:「我有啥病呢?都是带套儿壳的,不信你看呐!」说完就把大腿抬的高高地叉开了,还用手把两片大荫唇大大地扒开给客人看。秀莲还纳闷呢怎么有病还要这样看呢?之后自己马上就明白了——是不是就是人家说的性病呀?这个时候客人已经仔细地看过了孙萍的阴沪,才放心了。孙萍说:「咋样儿?老妹儿没事儿吧?你怕啥?老妹儿壳炮儿向来都戴套儿的。来吧~」

  客人那里经得起这股浪声音,急忙把孙萍放平在床上,就马上压了上去。

  孙萍却拦住了客人,拿出来个东西说:「别忘了戴套儿啊!」。秀莲知道这个是避孕套,但说实在的自己还真的没有用过呢!孙萍边浪哼着,边握了大鸡芭,熟练地把套子套在客人的大鸡芭上,之后握着鸡芭到了荫道口上,客人狠劲的往里,孙萍浪哼了声「哎哟!」,便抱双脚勾住了客人的小腿,那高翘的屁股,连转带挺的阵比阵快,阵比阵紧。

  客人顶了鸡芭,由着这浪女人筛,孙萍那滛声浪语的叫着不停口,只听见孙萍叫道:「亲~~~~亲~~~~哥哥~~~~好大鸡芭~~~~死妹妹的小马蚤b了~~~~亲~~~~哥哥~~~~快~~~~快~~~~小~~~~妹的~~~~小马蚤b~~~~~~~~」

  孙萍的眼儿微闭,唇儿轻咬,不停嘴的叫床,客人动都不动的压在孙萍身上浪哼浪叫的周身在动,动得客人的大鸡芭阵阵的舒服,不由主的用手去捏孙萍的肥奶。

  孙萍却又发出了浪叫:「大鸡芭哥哥~~~~妹妹~~~~乐死了~~~~~~~~」

  这声浪叫,却叫死了客人,原来客人已经「噗!噗!」的射了精。

  客人软瘫的拔出鸡芭,孙萍立刻从边拿出了纸擦干净阴沪,立刻坐起来,用纸把客人鸡芭上装满了液的避孕套擦在了纸上,放在了床边,之后懒懒地说:「大哥,妹子困了呀,睡觉吧~」

  「什么?睡觉?我花的钱可是包宿的钱呀!你要再陪我玩!」男人有些气恼。「你看我的鸡芭还不是当当硬呢吗!啥时候软了咱们就啥时候睡觉!」孙萍看着客人的凶样有点害怕,就顺坡下驴地伸手摸男人的鸡芭,果然还很坚硬地立着,就浪笑着说:「大哥你可真厉害呀!还硬着呢!既然大哥你这么说了我也就陪你到底,让大哥好好乐和乐和!」

  秀莲看着隔壁的活春宫,心里也是痒痒的,但转念想顿时茅塞顿开:自己不正可以在这里干活吗!还有什么不可以的呢!离租屋还不远~可以白天来晚上在家嘛!秀莲越想越高兴,在隔壁男女的快乐喘息中激动地打算着下步棋。

  -----------------------------------

  六新生活

  第二天早起来,秀莲就按自己的第步计划开始了。

  她开始和旅店的老板娘开始套近乎,说自己老公没能够,不能养活自己,所以昨天才和那个男的到旅店来的。老板娘看样子不是个很让人讨厌的人,对秀莲也很理解,看秀莲也是个风马蚤的性子,看模样很不错的,没准儿是个摇钱树呢!

  就劝秀莲到自己的旅店来做小姐。秀莲也就半推半就地答应了,但和她说好了条件,自己只有白天能来,晚上不能来,老板娘同意了,说要是晚上来就好了能多挣不少钱呢。老板娘特地给了秀莲个传呼机,在当时传呼机在哪个小地方还是很贵重的东西呢,秀莲也很放心了,两个人约定好了有客人的时候缺小姐就传呼秀莲。

  秀莲高兴地回了租屋,开始计划自己的生活了。传呼机是不能让刘健看到的,放在震动挡上,就放在腰间。晚上和刘健干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的秀莲就觉得刘健的鸡芭好象不如那个男人的鸡芭过瘾似的,刘健射了两次之后秀莲还是没高嘲,大概是心理作用吧,秀莲就让刘健给她舔b,终于还是在刘健的舌头下秀莲舄了身子。

  就这样,秀莲就在这个小旅店开始了皮肉生涯,在这种偷偷摸摸的生活中,秀莲还是应付的很好的。旅店的客人还不少,天下来秀莲也能接个三五个客。

  秀莲的活儿好,客人有的时候就专门找她,这让老板娘也很高兴。在旅店的这段时间里,因为年龄上的接近秀莲和孙萍成了很好的朋友,没什么事情的时候两个人总在起聊天。在很短的时间里秀莲和孙萍学会了了如何避孕防治性病以及怎么快让男人精的方法。在孙萍的教导下秀莲从来不给客人交,孙萍说这是最危险的。

  孙萍这个人是离了婚的女人,按她的说法是男人没有个是好东西。秀莲有的时候也琢磨这些事儿。秀莲现在已经和刘健有点闹别扭了,方面是刘健已经玩够了这个风马蚤的婶子了,也没有太多的钱供两个人生活了;另方面秀莲自己也赞了不少钱,觉得没什么必要再和刘健这样偷偷摸摸地过下去了,自己又不是缺少男人。

  在很大程度上改变秀莲生活轨迹的是个男人,年轻的男人,对秀莲来说也是个快乐和伤心的开始。在个阴雨的上午九点多,秀莲的呼机有了震动,秀莲几乎不用看就知道是旅店要自己过去。临走的时候她都没有化妆。秀莲到了旅店就被老板娘拽到自己的屋子里说:「今天接了个新客,岁数不大,还挺俊的呢,看了好几个小姐都相不中,我才把你找来了,会儿你看看行不行?」秀莲点了点头,老板娘就把秀莲带到了客人的房间。

  客人是个岁数和刘健差不多的小伙,人长的很精神,秀莲看就迷上了:双大眼睛,双眼皮,眼睛里好象是含着什么东西:多情而忧郁。个子和秀莲差不多。秀莲就这样放肆地看着那个小伙。秀莲感觉到那个小伙的眼睛好象是亮。随后那个小伙就拿出烟来递给秀莲,秀莲叼在嘴上,小伙边给秀莲点火边回头对老板娘说:「好了,大姐你出去吧」

  老板娘心领神会地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