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禁足(1/2)

加入书签

  看着世子大人准备亲自护送自己离府,赵习晴的脸上习惯的堆满了狗腿的笑容,跟着凤言真也走出去书房,因为二人稍作耽搁,此时赵氏父子已经走远。

  看着低着头寻宝的赵习晴,凤言真已经快连叹气的力气都没有了,他已经可以预见自己的生活是何般模样,肯定会像赵青霖那般不停的反复叮嘱,小心的帮她善后。

  夕阳的余光倾倾斜斜的洒在赵习晴的脸上,她的睫毛随着心事的起伏在不停地轻颤,像是在剪接着日光,凤言真已经分不清自己是从何时开始对她动心,只是一切自然的像是像是冰雪消融、花开春暖。

  “习晴,我并没有什么要特别交代与你的,只是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如今天一般如此冲动,我和你父亲很害怕在皇上动怒时不能保你周全,毕竟那是万人之上的帝王,不容别人忤逆。”凤言真像是一个父亲一般语重心长的交代赵习晴。

  赵习晴今天已经被他们反复的警告了好多次,早已经意识到自己的给他们带了麻烦,只是今日并没人指责她,都是在告诫她说着他们的恐慌,怕以后万一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而无法保护她,她心中一阵阵涌起的除了愧疚便是感动,这是从前她从未体会过的。

  抬起头,迎着落日将自己罩进凤言真的影之中,赵习晴第一次用很认真的口吻说道:“习晴以后不会如此冲动,也不会在如此不管不顾,今天让你们担忧了,习晴以后会努力的不让自己变成需要你们去照顾的对象和负担,习晴希望可以帮助你们,可以和你们并肩站在一起。”

  拍拍她的头,凤言真会心的一笑,拉起她的小手继续朝前走去,“习晴,我们自有我们需要去肩负的责任与义务,这是从生下来就落在身上的重担,无法分担也不容推辞,习晴刚刚会说出这番话让言真很开心,但是言真希望习晴可以永远开心快乐,不要去计较考量不该你去关注的事情,你要对我们有信心知道吗?”

  被变相承诺了是吗?赵习晴心中不停的涌起粉红色的气泡,一个又一个将心中的空间塞得满满当当,不见一丝缝隙,一股甜蜜的感觉萦绕在心底,赵习晴低下头只是只是讷讷的回声好,便不再说话,任由自己的手被凤言真的大手紧紧的包裹之中,看着夕阳将二人的身影拉得细细长长。

  回到赵府,自然免不了被凤舞再唠叨一番,赵习晴暗暗下定决心以后要远离麻烦,最好随身带块创可贴把自己的嘴严严的封起来,省的给自己和大家找麻烦。

  随后的日子,赵习岚几次入探病,赵习晴都秉持远离麻烦的原则把自己关在院子里不再入,随着赵习岚每次从中回来时嘴角上扬的弧度,赵习晴知道肯定是凤然的身体恢复状况良好才让这位温婉的美人姐姐不禁喜形于色。

  推开窗,初春的寒意早已褪去,外面已经是五月的艳阳天,知了在树上已经开始向人们传递入夏的信息,赵习晴怅然的望着窗外一片生机盎然的绿,心中无比怨念。因为之前的冲动,加之凶手一直追查不到,所以她很可悲的被禁足了,而且已经一个半月了!

  已经一个多月没有见到世子大人了,赵习晴心中有着难以掩饰的思念,可是他和自己的父亲还有二位兄长似乎越来越忙,常常晚膳时间也不见自家父亲和兄长回府,很多时候他们都是在平乐王府呆到深夜或是干脆住下,弄得赵习晴总是心慌慌,害怕有什么难以预料的事情要发生。

  凤栖桐自然也难逃与赵习晴同样地悲惨命运,二位笼中的金丝雀就只能靠书信偶尔打发一下无聊的时光,只是凤栖桐告诉她,七月,他们的母亲平乐王妃要来京城避暑度假。

  这算是重磅消息吗?未来的婆婆啊,要不要好好的讨好一番,可是自己如此恶劣的名声只怕王妃只会跟她保持最礼貌而疏远的微笑吧。

  赵习晴有些颓败的靠在窗边,心中有些不安,凤言真此时如此繁忙肯定顾虑不到这些宅门之内的琐事,何况他只是说希望自己开心快乐,会尽量的保自己周全,可是他从来没有说过任何一句情人之间的承诺,没有说过喜欢自己,也没有提起过二人的未来。

  虽然几次三番之下赵习晴可以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