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并不想让你难过。我今天赶过来和你说这些,是因为我受够了欺骗,我们这些做妻子的,辛辛苦苦维持家庭,却遭到自己丈夫的背叛和利用。我们的丈夫,是在作孽呀,联邦法律规定,复制人是不允许苏醒的,但是他们为了决策力,却让卫霆的复制人苏醒了,最后,让我们的亲生孩子付出痛苦的代价。」

  她停了片刻,眼中闪着怨恨的可怕光芒。

  咬牙切齿地低声说,「这件事,我永远不会原谅登。」

  凌夫人感到股慑人的寒意,惊疑不安地说,「我明白你的心情的,可是,修罗将军也许也是有苦衷的,你也说了,当年的事情,做主的是他们的父亲」

  「做主的是他们的父亲,但是,他们自己也是事件的帮凶。你知道卫霆在审讯中遇到了什么吗?除了意料之中的拷打,还有轮暴!」修罗夫人盯着凌夫人的眼睛,像要看散她脆弱的魂魄,字顿地说,「他们对卫霆实施了强犦,全部!每个人!包括登,也包括你的丈夫凌承云。那个人,在极端的羞辱和滔天的仇恨中死去!」

  凌夫人四肢冰冷。

  她完全僵住了。

  「这是多么可怕的怨恨。可是,那些利欲熏心的人却只顾着权力,用复制人技术,让死去的人重生,让那个卫霆有机会报复我们。报复在我们的儿子身上!」

  修罗夫人说得越来越快,彷佛冰冷的子弹密集打在心脏上,绝望无情凄厉。

  「这是报应,你懂吗?军部害死了那个人,我的丈夫对那个人作出可怕的事,所以那个复制人报复修罗家。他让佩堂爱上他,甚至差点为了他丢掉性命。开始我完全无法理解,为什么佩堂会对个复制人痴迷到这种程度,佩堂是多聪明听话的孩子,可自从他遇上那个复制人后,简直就是中了邪。最后,我总算明白了,这是诅咒,是卫霆临死前对修罗家的诅咒!是我的公公,还有我的丈夫,是他们作的孽,却报应在我的孩子身上!为什么,为什么是我的孩子?!」修罗夫人的哭声终于压抑不住,爆发出来。

  她伏在凌夫人娇弱的肩上,泪水从脸上流下,沾湿凌夫人的病人服。

  「我恨登!我永远不会原谅他!是他,是他作的孽,害了我的孩子」

  凌夫人僵硬地任由她伏在自己肩上。

  修罗夫人在痛哭,而凌夫人,觉得那哭声也来自自己。

  她瞪视着前方雪白的墙壁,那是病房悬空屏幕出现的方向,不久前,她还朝着这个方向看见了丈夫从远程传递过来的笑脸,可是,现在那里是空的。

  片空白。

  云,他强犦了那个人。

  在军部秘密逮捕,审讯逼供拷打毫无怜悯和道德的轮暴!

  不,这不是她的云。

  她的云,即使有时候处理公务时铁面无私,即使有时候为了军部公务就忘了家庭,可是,他是个好人。

  他不会不顾廉耻的,残忍血腥的,和那些军部的畜生起,对个无辜的囚犯进行轮暴。

  去轮暴个遭到拷打,没有反抗之力的男人,那是多无耻的凌辱!多卑鄙,多残酷的人,才能做出这样令人发指的事情!

  而且

  而且复制人,不是和本体模样吗?那么,凌卫的长相和那个人应该也是样。

  云他怎么能面对天天长大的凌卫?

  他怎么能云淡风轻地对着那张脸,那张脸在被他凌辱时,应该痛苦地扭曲吧?那和凌卫样的唇里,在二十年前,有曾经向他吐出过奄奄息的哀求吗?

  他不会对自己当年做过的事感到恶心吗?

  他怎么能在凌卫叫他做爸爸时,理所当然,毫无愧色地颔首回应?

  凌夫人僵硬的彷佛失去知觉的身躯,发出阵碎裂似的剧颤。

  做了二十多年的夫妻,她忽然发现,原来她并不认识自己的丈夫。

  她泥雕木塑般的坐在床上,甚至连修罗夫人甚么时候离开都不知道,圣玛登星的太阳已经从地平线完全跳了出来,光芒万丈,普照大地,但这间病房,却彷佛被永远封死在冰冷昏暗的角。

  不知过了多久,有人再次敲响了房门。

  这次出现在门外的,是负责凌夫人治疗小组的马菲尔医生。他觉得这个消息由他来通知凌夫人,会显得圣玛登医院对凌将军的尊重。

  「夫人,我们接到通知,凌承云将军乘坐的飞船刚刚进入圣玛登星大气层,最多还有半个小时,您就可以见到您的丈夫了。」马菲尔医生带着点欣慰的语气向她报告。

  「叫他离开。」

  「夫人?」马菲尔医生愣。

  「告诉我的丈夫,凌承云,我现在不想见他。」凌夫人的语气,是马菲尔医生闻所未闻的冷淡和坚定,「如果他对我,还有点尊重的话,请他立即离开。并且,在我决定和他见面之前,不要再来打搅我。」

  这是报应。

  是卫霆那个男人对凌家的报应。

  凌家害死了卫霆,逮捕拷问逼供轮暴!

  而她的丈夫,明明知道事实,明明作出令人发指的事,明明知道那个人和凌家的仇怨,却堂而皇之地把那个人的复制人带入她的家,让她付出所有的爱和心血去抚养。

  让她的凌谦和凌涵,受到无法形容的痛苦和折磨。

  云,这是你,作下的孽!

  惩罚军部第七部绝望禁室上下完

  后记

  唉,可以说什么呢?顶锅盖,那个,爆部数了,还爆了字数,这次连后记都不敢写太长挠头

  凌卫的身世之谜,现在恐怕是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人也知道了。整个惩罚军服系列的大脉络终于展开,人物个性和目标也逐渐现形,只能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生存的目的和行事准则吧。

  善良的人在现实面前受到了严重冲击,不过,这也是成长的契机。哥哥是不会被打倒的,因为他虽然是复制人,但他是在爱的环境里长大的复制人呀!

  懂得爱的小孩,就算栽跟斗也会勇敢站起来,因为恶势力也许能猖狂时,但正面的力量才绵长久远,厚积薄发。

  祝愿我亲爱的读者们,也像哥哥和孪生子样,即使遇到磨难,即使有遇到真正疼痛的时候,也能找到振作的力量,看到前方的光明,最终可以享受到属于自己的,飞扬的人生。

  谢谢大家。

  弄弄爱你们!

  又爆了部数非常羞愧无助的肥猫弄

  特典

  家庭野餐

  凌夫人对将军家庭的众多传统中,最腹诽的就是军校教育了。

  凡是将军家的孩子,十岁后都要被带离父母身边,送到在另个遥远星球的军校学习,这据说是为了让将军的后裔避免受到长辈的过度娇纵而养成任性恶劣的习性,以保证家族能产生年轻有为的后继者。

  道理上虽说得过去,可是,只要想到孩子们年纪那么小就被丢到冰冷无情的军校训练,凌夫人柔软的心就常常暗中作疼。

  因此,大概是为了弥补,每次孩子们珍贵的假期里,她都精心为大家准备快乐的家庭聚会。

  「妈妈,我等下要出门。」凌谦旋风般地从后花园跑进来,在客厅丢下句话。

  头也不回地跑上楼梯。

  「出门?可是,今天我们要出去野餐,妈妈还准备了烤」

  「才不要!每次回来都野餐露营,腻死了,我约了朋友去奇幻乐园!让凌涵那根木头陪妈妈野餐好了!」凌谦头也不回地跑上楼梯。

  十二岁的男孩总有浑身使不完的冲劲,脚在楼梯上发出咚咚咚的震响,身影下子消失在二楼楼梯尽头。

  凌夫人看着二儿子背影消失的方向,无奈地摇了摇头。

  才去了军校两年,就像他们的爸爸样不恋家了。啊,不应该抱怨,丈夫和贪玩的儿子可不样,他在军部工作,是为了保卫联邦,才不得不暂时冷落家人。

  「我不去野餐。」稚嫩,但却有着种独特的冷静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凌夫人转身,看见同样也是十二岁的三儿子凌涵,端正地坐在饭桌旁的椅子上,用黑黝黝的眼睛看着她,「妈妈,我今天要完成教官布置的功课,不能出门。」

  「明天回来做不行吗?」

  「明天有明天要做的事。」

  这孩子,说起功课来,简直和丈夫谈及工作时神态模样,才小小年纪,哪里学到的老成呀?

  不过,她向是开明的母亲。

  「好吧,你们就去做你们爱做的事好了,妈妈不勉强你们。真是任性的孩子」凌夫人叹了口气,然后露出丝微笑,「不过,幸亏还有凌卫,他是定会答应去野餐的。本来帮你们准备的食物,现在全部归凌卫了,你们可不要嫉妒。」

  凌涵愣了下,下意识地问,「哥哥也回来吗?」

  「他的假期比你们晚天,星际班车不晚点的话,中午就应该到了吧。等他到,妈妈就带他去美丽天然的山谷里野餐。你们呀,就知道虚拟游戏乐园和功课,点也不明白大自然才是最可爱的。」

  「哥哥也去野餐?」头顶上忽然传来声音。

  凌谦的小脑袋在三楼走廊上探出来,正脸惊喜地往下看。

  不会,他噔噔噔地从楼上连蹦带跳地下来,「妈妈,我也要去野餐!」

  「你不去奇幻乐园了吗?」

  「可是妈妈说大自然才最可爱啊。」

  「不是说野餐腻死了吗?」

  「野餐是腻死了,可我参与的目的是为了陪妈妈呀。」凌谦扑到沙发上,搂住凌夫人的脖子,大言不惭地大声宣告,「天伦之乐最重要!」

  凌涵在旁,沉着地发言,「妈妈,我也去野餐。」

  「嗯?那功课怎么办?」

  「教官还布置了项野外作业,刚好可以利用野餐的机会做。合理地同时完成两件事,符合我学到的统筹时间学的应用。」凌涵的回答没有丝毫破绽。

  本正经的小脸,其实非常可爱。

  不知道为什么,原本不想去野餐的小家伙,忽然对野餐充满了难以解释的热情,凌谦更是跑进跑出帮妈妈准备野餐食物,凌涵则静静地坐在饭桌旁,把野餐地点的地图从通讯器里调了出来,认真考察了遍。

  然后,两人跑回自己的房间,换了适合在野外穿的,非常神气的野外套装。

  门外的喇叭声响,他们几乎同时从房间里跑下来。

  管家打开门,出现的却不是他们期待的身影。

  「咦?」

  「爸爸?」

  凌夫人也正从客厅赶过来,发现是丈夫回来了,惊喜地轻叫起来,「不是说今天没有空回来吗?」

  「难得孩子们放假,我想,还是尽量赶回来吧。」凌承云走进门,「很巧,在嘉里星补充燃料时,发现凌卫待在星际航班中转站等待下趟航班,我就把他顺便也带回来了。」

  在凌承云高大的身影后,个有着修长双腿的少年也跟着进来,手里提着个小型行李箱。

  「妈妈,我回来了。」凌卫看见凌夫人就绽放了阳光般的笑容。

  「哥哥!」凌谦跑上去,像猴子样挂在凌卫身上。

  弟弟的热情让凌卫有些适应不了,只能手足无措地站着。

  自从去军校读书后,和弟弟们的接触更少了,何况,这几年在镇帝军校,他越来越明白上等将军在联邦意味着什么,身上流着凌承云鲜血的这两个弟弟,将来会是和他完全不样的重要人物。

  如果以为自己是他们的长兄,就把自己和他们视为同类人,和他们肆无忌惮地玩成团,那也太没有自知之明了。

  「凌谦,不要赖在哥哥身上。哥哥刚刚到家,很累呢。」凌夫人说。

  「不!我要哥哥抱。」

  「这孩子真不听话,你已经十二岁了,以为自己还是三岁小孩子吗?」虽然骂着凌谦,但凌夫人的脸上带着欣慰的笑容,看见亲生儿子对养子这么亲热,心里隐隐的担心都不翼而飞。

  看来怕孪生子会欺负并非亲生子的哥哥,至少这种担心是不必要的。

  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