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天君放低了姿态循循善诱,“听话,跟我回去。而且杀死你师父的人不是我。”

  千鹤拉过云被蒙住脑袋向床榻里边挪了挪。

  天君叹了口气,“你想不想知道他是谁?”

  千鹤竖起了耳朵。

  天君见她没有反应,自言自语道:“他是故意激起你的怒火,引诱你冲破封印。魔尊钦原究竟意欲何为?”

  钦原?那个在赤水救过自己的男子?他是魔尊!?

  是他化作了天君的模样?

  记忆中那是个温润如玉不顾仙魔隔阂伸手搭救自己的男子,怎么会这样?是他杀了师父!?

  千鹤顿时觉得后背发凉。也许,从那时候他就已经盯上自己了,她还傻呵呵的送给了他赤练草跟他做朋友是她连累了师父,她才是切错误的根源!

  “千鹤,我是没有尽到个做父君的责任,能不能再给我次机会,让我好好弥补你。”天君低三下四的坐在千鹤身旁,“我已经失去了玄女,不能再失去你”

  重寻小官看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天呐!这还是那个天地共主睥睨三界的天君吗!?

  千鹤冷哼声不做理会。

  天君尴尬的咳了咳。他何时如此求过人,偏偏那人还不当回事。

  “千鹤刚刚经历了这么大的变故,天君还是不要逼得太紧。”冥王替天君解围道,“再多给千鹤几天时间考虑考虑,我会尽全力保护好她的。”

  天君思忖片刻,点了点头,“也好,我过几日再来。千鹤就交给你了,务必护她周全!”

  113身祭女娲石

  天君回了九重天,翌日,各种灵丹妙药纷纷从四海八荒涌入了幽冥司,将偌大个漓宫塞得满满的。

  千鹤言不发的呆坐在殿内。温若则在竹屋夜以继日的酿造孟婆汤。

  冥王跟她详细的描述了那日的场景,整个晋朝皇宫都被夷为平地,无数冤死的魂魄被带入幽冥司千鹤心里哆嗦,自己造的孽太深,这双手上沾满了无辜枉死的鲜血,就算天君肯原谅她,整个仙界也会视她为眼中钉肉中刺吧!不知道少典有没有被自己拖累

  “公主殿下,这是碧海的水菩提,你多吃些。”

  重寻小官将水菩提送至千鹤面前,恭恭敬敬的站在侧。自从知道千鹤是天君的女儿,天生神魔之力瞬间秒杀切,他做什么事情都变得小心翼翼,生怕眼前的这位大神不开心就拆了整个幽冥司。

  冥王笑着挥了挥手,重寻如释重负的退了出去。

  “你现在仙气不稳,要压制住魔性,得多进补些仙药。”冥王拿起水菩提递给千鹤,“你师父并不是天君所杀,他的仇定会报,并不急于时。你先将身体养好,不要随了魔族的意。”

  千鹤接过水菩提慢慢的咬了口。

  “钦原魔尊为何会知道我的身世?”

  冥王也觉得纳闷儿。钦原只是个妖尊,他曾是玄女的属下,知道千鹤的身份并不奇怪。只是,他那股神力从何而来?

  “千年前玄女私自窃取女娲石,扰乱了三界秩序,天君为此惩罚了她。可玄女却始终都不认错,念之差堕落成魔。”冥王瞥了千鹤眼,继续说道,“她统妖魔两界成为魔尊,钦原便成了她的手下。”

  “可他为什么要杀师父师父他”

  想到石仙人惨死的模样,千鹤忍不住哽咽。

  “你的师父并不是仙,而是个半妖。说不定连魔尊也不知道”

  当时钦原震惊的表情并不像是假的。这么说,他二人可能还有些渊源。以前也听说过些流言蜚语,说前任妖尊生活不检点,与个凡人有了孩子,难道就是千鹤的师父?那他跟钦原便是兄弟!可他又怎么会成了千鹤的师父?少典会不知道?冥王有些理不清思路。

  “虽然我不知道魔尊为什么要那么做,但有点可以确定,他想让你冲破封印坠入魔道!或许是想利用你称霸三界,或许是想替玄女报仇,不过这只是我的推测。”

  千鹤将剩下的水菩提吞入腹中。

  “我绝对不会让他如愿!他杀了我师父,我要让他血债血偿!”

  冥王又给她递上碗荷花凝露,“你真的不想回九重天?”

  千鹤低垂着双眸。

  “钦原的灵力在我之上,我护的了你时却护不了你世。”冥王眼中闪过丝无奈,“虽然你现在的力量可以俯瞰三界无人能敌,但万步走偏,那可就是万劫不复,很可能三界就会毁在你手中!”

  突然“啪——”的声,千鹤重重的拍在冥王的肩头,嘴角勾起隐隐的笑意。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的了?”千鹤咧嘴笑,“你不毒舌损我两句我还真不习惯!哈哈——”

  “你”冥王气结,“真是犯贱!”

  “哈哈——”

  千鹤轻轻嘬口荷花凝露笑得合不拢嘴,弯弯的眼角掩盖住眼底的黯然。

  这厢聊得心情舒畅,仙界那边却是乱了套。

  结界突然被不知名的力量捅了个大洞!自从女娲补天以来还从未发生过这种事情,各路仙君望着硕大的洞口都是脸震惊。凡间的满目苍夷已经恢复如初,枉死的生灵也重新投胎,只是这洞究竟是什么妖孽在凡间作祟?

  太子沐华手握着女娲石心事重重。

  那瞬的神魔之力震动了三界,而这股不该存在于世的力量居然是来自凡间!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天君却让他们谁都不许离开仙界。直到现在,他跟众仙样,还都是头雾水面面相觑,只能静静的守在九重天。

  “石千鹤是我与玄女的女儿,乃天之神女。此番在凡间只为了历劫才误破了结界,并非有意为之。”天君面无表情的接过女娲石,“今日以女娲石补天,我愿亲自将其炼化。我儿犯下的过错由我来替她承担。”

  “父君!万万不可!”沐华慌忙上前,顾不上消化突如其来的消息,“炼化上古神器需要耗尽生修为,若真要如此,就让我来吧!”

  “天君三思!”

  “太子三思!”

  众仙纷纷跪下,只恨自己灵力不够,无法完成这炼化之事。

  “不必多说。”天君举起女娲石悬于半空,“我身为三界之主,出了这种事情自然责无旁贷。炼化女娲石虽然会消耗灵力,但并不至于毁我元神,届时我还会回归。只是我不在的这些日子,沐华苍梧,千鹤就交给你们照顾了,绝对不可以让魔族有机可乘。”

  “父君!”

  天边乌云滚滚,无数妖魔魅影从不周山蜂拥而至,直冲云霄。

  人黑发绿眸立于云端,抬头仰视了眼破损的结界,嘴角挂起肆意的笑容。

  “这天终于要来了!”

  沐华发现了不周山的动静,暗道声不妙,魔族挑在这个时候来侵犯,自己和苍梧顶多能与他打个平手,整个仙界只有天君能将他降服。若是此时天君灵力耗损,那岂不是任他逍遥!绝对不可!

  天君紧闭着双眸,女娲石在半空中微微晃动。

  众仙凝神屏气,眼看魔族接近,纷纷亮出了自己的武器。

  沐华突然纵身跃将女娲石握于掌中,而此刻女娲石顿时光芒万丈将他全全包围。

  “沐华!”

  “太子!”

  “夫君!”

  所有人都没有料到沐华会突然将女娲石握住。

  女帝嫘祖惊恐的瞪大了双眼,伸出去的手最终还是没有碰到他的衣角。

  他怎么可以他要让他的孩子出生就没有父君吗

  “沐华!赶紧回来!”

  沐华的灵力在点点被女娲石吸收,头青丝隐隐泛白。

  天君眼中惊起滔天巨浪,他知道,切都已经晚了。

  沐华嘴角溢出丝鲜红,“三界不能没有父君,就让孩儿来替妹妹偿还罪孽吧”

  “好个父子情深呐!”

  不远处传来声声不屑的啐声。

  114少典回归百音

  钦原立于云端,眼里满是嘲讽。

  当年不顾夫妻情分逼死玄女的天君,何时懂得了父子亲情!

  沐华已经完全与女娲石融为体将其炼化,九重天的结界又恢复如初,似是切从来都没有发生过。

  “我杀了你!”

  失去了自己最爱的人,嫘祖此刻已经杀红了眼。纵身跃,袭红袍立于魔族的千军万马之前。

  “胡闹!”

  天君双眉紧锁,在钦原出手之前便将嫘祖关进了锁仙塔。

  不能让她这么胡来!

  “哈哈,原来九重天的神仙个个都是胆小之辈!天君,你根本不配主宰三界!”

  钦原笑得愈发猖狂。

  他今日来本就没有想挑起战端,只是想看看仙界神仙慌乱的表情!现在时机还未到,自己需要忍住冲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还差最后剂猛药。只有他死了,她才能真正堕落成魔万劫不复。

  等不及了啊玄女,终于又能见到你的笑靥了我等这天,已经等了千年

  紫苏在天界众仙中扫视了番,心中释然。

  还好她不在蛮荒之境,也许才是最安全的

  魔尊带着众妖魔风风火火的撤回了不周山,众仙猜不透他心里打着什么算盘,只是被魔族叫骂“胆小之辈”,众仙都是气得七窍生烟。

  “天君,魔族对仙界如此不敬,怎能就这么让他回去!”

  “太子殿下为了修复结界牺牲了自己,我们怎能让他蒙受羞辱!”

  天君紧握着拳头。

  “传令下去,两日之后扫平不周山!”

  众仙心中雀跃,届时定当让魔族跪地求饶!

  是夜,月如钩,天君渡过三生河,驻足在漓宫殿外。

  不知她会不会愿意跟自己回去

  天君心中前所未有的忐忑。

  他从未想过玄女会有了他的孩子,也未料到她居然会耗尽修为将千鹤的灵力封印。这才是她羽化的根源吧为了让千鹤过上普通人的生活,她不惜牺牲自己,可最终还是未能如愿玄女,在你心中,我竟是如此不近人情吗连个偿还赎罪的机会都不肯给我

  “天君?”

  声呼喊打破了天君的沉思。

  “你回来了。”

  “是。”

  “你早就知道了对不对?”

  来人神色微愕,想也瞒不下去了,便低头答道:“是。”

  天君许久不语,跟随那人而来的黑白无常也静静立在身后。

  “我们进去吧,她看到你会很开心的。”

  天君推开殿门,夜明珠柔和的珠光铺洒了地,千鹤听到动静悠悠转醒。

  夜色中,道熟悉的身影立于眼前,满屋子的珠光都比不上他的丝笑靥。千鹤仿佛听到了心花怒放的声音。她强压制住内心的喜悦,冷冷道:“你过来做什么!”

  少典愣,脸茫然的看向天君。天君只是拍拍他的肩膀,便无声的退了出去。

  少典见天君嘴唇微动,是说“劝她回九重天”。

  自己在凡间的记忆依然存在,待回归仙位之后他才明白,原来,花离洛便是千鹤,恐怕最后那毁灭天地的力量便是她吧。自己在凡间爱上的女子竟跟千鹤八分相似,司命真是会捉弄人。也难怪千鹤今日待他会如此冷淡。

  少典掀开云被,兀自钻了进去。

  做仙可以无耻,但没想到他居然无耻到这种地步!

  千鹤想也没想便脚将少典踹下了床榻。

  “哎呀——”少典吃痛的揉了揉膝盖,“都说日不见如隔三秋,怎么娘子还将为夫踢下床呢?”

  千鹤咬牙,“我才不是你的娘子!”

  少典含笑,“娘子这是吃醋了么?为夫就是喜欢看你脸醋香的模样。”

  吃醋!?自己竟然吃娘亲的醋!天呐,谁来救救我!

  千鹤几欲抓狂,少典还以为她这是在埋怨他在凡间爱上了其他女子。但他是下凡历情劫,不来几朵桃花也太对不起司命的命格了。

  “你”千鹤咬着下唇,扬手掀,巴掌甩在少典脸上,“你爱的明明是我娘亲,为何还要来招惹我!?”

  少典顿时石化了。

  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手心火辣辣的疼,少典的脸颊应该更疼吧。千鹤有点后悔自己的举动。

  “娘子何出此言?”

  千鹤气结。还好意思问!

  “你你梦里面和我的娘亲卿卿我我,还不算是喜欢吗”

  少典回忆了番,似是想到什么苦楚的事情。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做那样的梦,明明喝了孟婆汤,怎么还会有这样的记忆。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