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么奇怪的翅膀,会带着人飞?!

  凤起语看常宵微张着粉润的唇,眼神迷惑而略显呆滞,显得尤其可爱,再想到对方这些天来对自己的冷淡刻薄以及方才婚礼上眼看就要说出口的“同意”二字,心头醋意微生,顿时毫不客气地便低头用力吮吻住了常宵的唇瓣,舌头激烈而霸道地攻入对方口腔,狂野地汲取了其中甜美的汁液番,这才稍稍安慰了下最近欲求不满饱受煎熬的心。

  这个吻持续了似乎只有几分钟,又似乎有辈子那么久,总之就在常宵产生出自己会被对方就此吻死过去错觉的时候,凤起语总算放开了对方。

  满足地舔了舔唇,似乎又有点意犹未尽,再在常宵红肿的唇瓣上轻啄了口,凤大恶魔方才重新恢复优雅的微笑回答道:“宝贝,这是为了配合今天喜庆的氛围,我特意为我们俩的高空飞翔演出准备的特质滑翔机。怎样,够刺激吧?”

  常宵咬牙,狠狠点头:“是确实够刺激,刺激到我的心脏都要暴了!”顿了顿,“你是怎么混进山顶来的?”

  对于后面这个问题,常宵打从看到凤起语出现,便直很好奇。

  “我早天就混进来了,你忘记我会乔装了么?”耳根突然痛,凤起语的牙龈些微用力地咬住了常宵的耳朵,暧昧低沉的嗓音依旧危险而带着火般的炽热,“宝贝,你怎么直不往下瞧瞧呢?下方的景色很美,你不觉得这样的两人飞翔很让人身心愉悦么?呵”说着,搂住常宵的手开始不安分地暧昧抚摩起常宵的背部来。

  虽然隔着厚厚的西服以及里头的白色衬衣,但是那火热的掌心温度,却似乎依然能够传到常宵的肌肤里头。

  常宵觉得,自己被他触碰的地方,都似乎要燃烧起来了

  神色不由窘,略带羞恼道:“靠!别乱摸,控制好你的滑翔机,小心掉下去。”

  边警告凤起语,边心惊胆颤的扭头往下敲。

  这个时候,凤起语忽然驾驶滑翔机个侧身45度的灵巧漂亮转弯滑翔,滑翔机在耀目的森林上空划出道极为漂亮的精致银线,就连在山峰礼堂窗口心惊胆颤观看的众人都忍不住齐声喝赞了声好,但是常宵却登时吓得眼睛发直,非常没有形象地再度大声惨叫出口:“啊啊啊啊,混蛋臭鸟,回去以后老子定要你啊你!赶快给我降下去,降下去啊呜呜呜老子老子有恐高症啊!!!!”

  下方翠绿连成片的森林,以及细小如笔墨勾勒的道路,在常美人眼里,那已经不是象地毯和画作样美丽的存在了,而是种高度!!

  种恐怖的高度!!

  “你恐高?!”凤起语似有些诧异,“我记得你直很喜欢游乐场里的云霄飞车。”

  常宵闻言口气差点没上来,狠狠喘息几下才缓声骂道:“你有没有点常识啊,云霄飞车怎能跟跳崖比?这可是几百米的高度啊几百米,下面没有任何安全措施,万我们不小心掉下去那就直接摔成肉泥了,我&&&$$&&你这只害人的死臭鸟,我恨死你了,啊——!”

  机身个颤抖,常宵又是声惊恐地大叫,双手紧紧揪住凤起语的衣服,脸上表情会愤怒会惊恐,比戏台上的戏子还变化丰富。

  凤起语用力搂住因为害怕而暴怒的宝贝,心疼地轻拍他的肩背,本想轻声温柔安慰对方番,突然心中动,眸中闪过道思赋之光,脑中盘恒了会,收回到喉的安慰话语,反而略带轻蔑地调笑道:“宝贝,这么点高度,原来你就害怕了”

  “老子怕个屁!”常宵冲口就是句粗俗话语,完全是条件反射。

  凤起语微微笑,这个时候也不计较他的粗俗,只慢慢悠闲道:“宝贝,既然你不怕,那我们再在天空中转悠半日再下去吧!”

  “我”心中很想狂操凤起语十代祖宗再顺便给他点拳脚口水什么的,但是想到两人此刻的状态,常宵还是非常憋闷地把到喉的毒舌悉数吞咽了回去,憋着气嗡声道,“臭鸟,你要怎样才肯下去?”

  “你到底喜不喜欢我?”凤起语恢复正容,盯着常宵,样子认真的不像开玩笑。

  “啊?”常宵怔。

  什么意思?突然间这样问。

  凤起语目光灼灼地盯着常宵,那眼中的热度似乎要把他点燃:“我要你答应我,从今往后只许喜欢我个人,只许和我在起,只许和我结婚,只许吻我摸我不能摸别人,只许和我做”说了大堆让常宵瞠目的只许,然后近似无赖地慢悠悠总结道:“就这些,我的要求并不高。”

  常宵差点蹦起来,大嚷道:“要求还不高?!你这分明是威胁!赤裸裸地威胁啊!”

  凤起语呵呵笑,笑容充满了魅惑的味道,额头抵住常宵的,鼻梁贴着鼻梁,喷洒出的气息混着气息,双臂也愈加搂紧了对方,用尽量温柔低沉的声音蛊惑心爱的宝贝:“宵,我知道你也喜欢我的,不然你不会突然要跟女人结婚,这样的刺激我宝贝,不要再生我的气了,好不好?答应我吧,我会和你样,从今以后只喜欢你个人,只和你个人做,再不离开你,你说好不好?”

  常宵时被对方的温柔语调蛊惑到,差点就要脱口说好,临时努力克制了下,才别扭地岔开话题:“呃靠!你别咬我,好痒啊”

  “你要是不答应我,我就在空中边盘旋边和你做”凤起语突然邪邪笑,嘴唇又啃了常宵脖子几下,然后只手插到了自己与常宵下方紧贴的那个部位,轻佻地抚弄了几下。

  由于两人紧密地捆绑在起,下面的那个地方经过方才不停的摩擦,现在双方的状态都有点蠢蠢欲动的迹象。

  常宵耳根大红,脸上却彻底羞恼黑线。

  此刻对面前这只臭鸟,当真是爱极又恨极。

  这只嚣张到极点的臭鸟,他难道就不知道两人的头顶之上还有无数的婚礼来宾在观摩他们的空中表演,森林公园下方还围集着许多登不上峰顶的记者以及看热闹的游客吗?

  要真这样被他做得射了,那自己的脸直接丢到太平洋去了,往后还怎么板起脸做公司老大,怎么潇洒出入夜店,怎么自由自在地在这块可爱的土地上混?!

  真是只可恶的臭鸟啊!

  正犹豫要不要这么轻易就答应对方,还是提点什么条件先比较好,突然凤起语驾驶着银色滑翔机个急速翻滚,做了个比方才还要高难度的侧翻动作。

  下方越来越多围观的人群,以为两人是在免费表演高空滑翔,时间掌声雷动,呼喝声四起。

  当然,头顶山峰上的观看人群,则又是阵惊恐赞叹的尖叫。

  常宵声尖叫,脸色阵青紫变幻,手抠住凤起语的腰身,另手紧紧勾住他的脖子,憋了憋终于发急地大声开吼:“混蛋臭鸟!!老子同意了,同意了!你他妈别玩游戏,赶紧降落啊降落”

  妈呀好恐怖

  凤起语心内说了声抱歉,然后非常开心地在常宵唇上偷了个吻,没办法,为了得到狡诈的宵宝贝的许诺,不得不使点小手段啊。

  不然,宝贝不知道还要跟自己别扭到什么时候呢!

  银色美丽的滑翔机飞快地划过森林上空,朝着无人的空旷地带快速滑翔而去,瞬间只留给观看的众人个银色的背影。

  不得不说,凤起语操控滑翔机的水平,还真不是盖的,那叫个漂亮流畅。

  降落的过程,风在耳畔簌簌作响,发丝恣意飞扬。

  有几缕飘荡到凤起语脸上,凤起语直接用嘴含住,暧昧地拉扯勾舔着,并用火热的眸光看向常宵。

  常宵觉得耳根有点热,故意别转头,咕哝着“靠”了声:“卑鄙,用这样的方式威胁人”还勾引人

  凤起语眸光闪了闪,突然将下巴搁在常宵肩脖处,声音低沉道:“宵,今天你结婚我真的很生气。因为那个人不是我我好想杀了那个萧悦”凤起语眸中闪过丝危险的光芒,以及些些受伤和黯然。

  这刻,面对凤起语突然显露出来的脆弱,常宵突然噎住了。

  先前满腔的愤怒与不满,突然集体消散无踪,抬起手,轻轻摸了摸对方的短发,竟想将对方心底的不安脆弱和受伤,悉数抹去。

  这样个男人,这样个强大到让人感觉危险和害怕的强悍男子,竟然也会在自己面前示弱。

  常宵突然觉得,自己报复得好像确实有些过分了,对方再怎么强悍,也是人,也会受伤

  不过,要宵美人当着凤起语的面承认自己报复过火,小气的某宵还是有些别扭的。

  接下来的个礼拜,常宵和凤起语都没有再在公众面前出现,而奇怪的,各家报纸新闻杂志对于从宾客之间悄悄传播开来的神秘人劫走新郎事,也似乎突然之间失去了热诚兴趣,只是在报纸角落上寥寥几句便带过这个话题,似乎不愿多谈。

  常宵却清楚,给报纸施加压力的除了双方家族外,还有阎罗的份功劳,不然风波不会刚搅起还未弄出个小浪花就被其他琐碎事件快速冲击湮没,不留点痕迹,不过为了暂避父亲和大姐的愤怒,他还是打了个小背包,过了小段自由快乐的城市流浪生涯。

  当然,快乐流浪旅游的过程中,也有小小的烦扰。

  那就是,他因为上次的跳崖惊吓事件想小小的不理会某只臭鸟番,却直不能摆脱那只臭鸟追天遁地的追索和纠缠。

  尤其是最后那天,臭鸟终于忍不住出了手,将自己狠狠压在床上咳!虽然臭鸟的调情手段以及床上技术大有长进,但是被压的可是自己啊,虽然做到最后自己总是很嘿很销魂,但是,总是有那么点小小的不甘么

  就在常宵小小快乐偷闲期间,萧悦终于大胆出柜。

  而且,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她的事情突然被报纸暴露出来,迅速占据了众人的眼球,掀起新轮的谈话热点。

  等常宵优哉游哉地回到自家别墅,开了手机,接受过父亲和大姐的雷霆轰炸之后,日子重新又回复了平静安宁。

  当然,由于此时身边多了个人,因此生活似乎还多了点点趣味和温馨。

  回家的这天,天气很晴朗,蓝天上还有几朵轻柔的白云在飘。

  家里景物依旧,只是墙头的蔷薇花和庭院里的杂草,似乎长势有些太疯狂了。

  常宵舒服地躺在暖日闲庭的舒适躺椅上,头上顶着轻薄的遮阳伞,耳中听着别墅外头梧桐树上隐隐传来的知了鸣叫声,鼻子里嗅着夏草被拔出而流出的草汁的青青味道,边舒服地喝着加了冰块的爽口冷饮,边笑眯眯无比享受地望着对面那个正爬在墙头扶梯上,认真修剪过于茂盛蔷薇枝条的某个出色俊逸男子。

  啧啧~!

  美人呐,真是个超级大美人呐!

  绝色的容貌,矫好的身段,优雅的动作,从容的表情,高贵的气质啧啧~!怎么看,怎么都看不厌啊!

  尽管只是在做园丁修花匠的粗活,可是从凤起语手中做出来的动作,就是那样行云流畅,那样富有韵味,那样极具欣赏的美感!

  只是随意个丢弃花枝的动作,竟然也优雅气质到让人心生嫉妒,无形中充满了种吸引人的魔魅之力,种仿佛会让人沉溺进去的磁性魔力,让观者不能轻易移开视线。

  如果说,以前的凤起语还有刻意压抑收敛自身的魅力,但是如今没有了心事完全放开的凤起语,那眼眸唇角轻松含笑的温柔表情,简直简直就是只勾引人不偿命的大魔头大妖孽啊!

  常宵目光灼灼地盯着墙头的那个身影,忍不住咽了口口水,心中无不羡慕嫉妒,又有几分暗自的得意。

  嘿嘿,这个人,现在是我的了

  只属于我的臭鸟,我的

  目光从凤起语的脸颊,慢慢暧昧地移过胸膛,移过腰身,移到凤起语的胯下,突然个漂移,又转到了凤起语完美结实的臀上,当看到那条隐约的性感股沟时,常宵突然觉得口舌有点干燥,血液有点鼓动,心中的某样东西似乎要燃烧

  今天的臭鸟,为什么看起来这样温柔感性呢?

  似乎,呃很好说话很好欺负的样子呢!如果,咳如果能把这家伙压在身下,恩,先,再,再这样子再那样子翻

  常宵的下身突然硬了起来,完全不受控制地急速充血勃起。

  就在常宵想入菲菲的滛靡时刻,凤起语突然回头,冲正发花痴的常美人微微笑。

  常宵顿时浑身又是阵酥麻火热,赶紧仰头喝了大口冷饮,挥了挥手假装四顾自语道:“哎呀,这天气真够热的”

  眼睛瞄来瞄去,最后还是忍不住瞄回了凤起语的胯下。

  恩,臭鸟的那里很平静啊,随意散发荷尔蒙自己却不勃起

  似乎从常宵的小小不自然动作中读出了什么,凤起语眼眸微微眯,危险光芒闪,随即唇角勾起个弧度优美的玩味笑容。

  磁性的嗓音似乎比往常更低沉动人了些,带着几分夏日里蛊惑的热度,冲常宵眨了眨眼,道:“宝贝,你真的很热么?热就脱掉衣服吧”身子动,利落潇洒地跃下扶梯,随意地丢下剪刀褪掉白手套,在边上水池里洗了洗手,然后朝常宵微微笑着走了过去。

  阳光下,凤起语的黑色短发随着走动带出的微风轻摆,柔亮而充满男性的刚柔气息,明亮的眼眸就象黑曜石样耀眼迷人,带着无与伦比的致命魔力和隐约的侵略危险暗示,那轻松走过来的优雅而充满力量的颀长身影,落入常宵眼中,不知为何也多了种异样的心情感受。

  常宵觉得,此刻自己浑身的燥热又盛了几分,热血开始澎湃。

  只瞬间,这个看似很温柔很好欺负的出色男人,便似乎现出了他真实的强悍本质——那是头危险的暗夜之豹。

  纵使在这样明晃晃的大太阳下,还是明显带给人种受逼视的身理以及视觉上的危机感觉。

  喉结滚了滚,随着那个身影的逐步靠近,常宵的心跳有些加速和慌乱。

  低头浅咳了声:“那个,咳我突然觉得,庭院里还是种几株葡萄树比较好,这样可以边摘葡萄边在藤架下纳凉”被对方灼灼的眼睛看得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