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边的帮主发出的,他已经被吓得屎尿齐流了,面无人色,傻子样的呆瞪着双眼,忽然发狂样的喊道:“我说我说,我什么都说。”

  ~第二百八十四章以死做饵成大计~

  ~第二百八十四章以死做饵成大计~

  “早这么说你的手下也不用受这么大罪了不是?”庞德慢悠悠的对哭天喊地的青山帮帮主道。凌厉的三角眼对着个手下递了个颜色,那个手下立刻会意,把半死不活的来在刑架上的护法解了下来。又有个大汉和他起把护法拉了出去。

  “好了,现在老夫已经为你清理了障碍。你就放心大胆的说吧。老夫保证老夫不会动手杀你。只要你回答的让老夫满意了。你想象早上的阳光是多么的明媚美好啊。你只要还想见到如此美丽的天空,那么你就要好好考虑怎么回答老夫的问题了。”庞德抽动着皱纹密布的嘴角,仍旧慢悠悠的,十分有耐心的模样。不过,若是有人贴到他的身上感觉下的话,定会大叫声,我的娘啊,怎么这么热啊?不会是欲火焚身了吧?

  要说其实也算是欲火,是庞德杀人的欲火。他表面上装的十分的悠闲,副吃定了帮主的模样,但是内心里却早就火烧火燎的了,恨不得钻到帮主的心里去寻找他需要的答案。“说吧。你们的人在京城的哪个地方?家里还有什么人?在哪里?”庞德咬着牙问出了自己罪担心的问题。

  帮主脸如死灰的说出了几个地方以及些庞德想要知道的问题的答案。说完之后,帮主死灰般的脸上闪过奇异的光彩,怪怪的盯着庞德。但是这种光彩只是瞬间的事情。庞德正在消化他说出的答案。没有注意到。身边的那些大汉都是杀人折磨人的料子,若是观察人那倒是不行,他们只会看人们痛苦,根本不会思考人们表情背后究竟是什么情绪和什么思想。

  所以他的表情几乎没人注意到,以至于庞德因此而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恩。

  说的很好。来人啊,送他去冷园。阿咪达定很久没有尝过人肉的味道恶狼。哼哼“庞德夜枭样惨烈难听的笑声,传到大汉们的耳朵里却是无比的悦耳,他们纷纷露出贪恋的表情。他们自然有种既让人痛苦又不让皮肉受伤溃烂的折磨人的手段。在把人送到冷园之前,他们可以好好的享受番了。

  “庞德!呢个老王八!断子绝孙!死无葬身之地!你!你娘在阴间也被千人骑,万人日!你妈”帮主恼怒庞德背信弃义,说是答应不杀自己,现在明显的是要把自己干掉。帮主顿时不顾切的大骂起来。还想继续骂下去的时候,这些大汉已经抓起根棍子塞进了他的嘴里。然他想骂也骂不出来。“哼哼。给他好好的上上课!”庞德阴恻恻的命令声,就急匆匆的出了地牢。却没有看见帮主在地牢理盯着他背影的疯狂眼神。他若是看见了,估计就会多留几个心眼。但是他没有看见,导致后面严重结果的发生,等到他跳脚大骂帮主十八代祖宗的时候,切已经晚了。

  “来福你去把黑鬼队召集起来。”庞德回到地面上就把自己的管家叫来,吩咐了依据很多都没有听到过的个名字。但是这个不知名的黑鬼队却不知道帮主庞德做了多少庞德不便出面却又不得不做的事情。来福听见黑鬼队三字,嘴角抽动几下,心里寒光呼啸。“是老爷。”来福作为庞德心腹管家,自然会参加了很多事情。

  关于黑鬼对的事情,甚至比庞彪知道的都要清楚。

  “爹。您要去哪里?”庞彪看见来福匆匆而去的背影,兴奋的盯着庞德,刚才什么黑鬼队的他可是听见了。他虽然不太清楚黑鬼队的事情,但是关于黑鬼队的名头在太师府里他可是不陌生。“哦。你想去啊?”庞德看着整天只知道钻女人裤裆的儿子,心里十分的不爽。为什么他就不能争气回?难道是我直太娇惯他的缘故?庞德几乎是立刻就确定这个理由。他小的时候自己的确是有些宠溺的过头了。

  但是谁让自己子嗣稀疏,人丁单薄呢?看来是需要历练他番的时候了。

  “恩。你今天夜里也跟着行动吧,不过,没有我的吩咐你不许下马车步!”

  庞德虽然想要历练自己的儿子,但是本能的他又十分的担心。所以不让他轻易出马车。“好啊。我定都听爹爹的。爹爹让我往东我绝对不往西。爹爹不让我下马车,我撒尿也不下!”庞彪有些傻逼夸张的奉承庞德。“好了,你去准备下。把那件解佩玲穿上。”庞德最后句话说的场的严厉。他口中的解佩玲是件稀世之宝,乃是天蚕丝加上阮玲玉巧夺天工而制成的件软甲。穿上身上,几乎刀枪不入。是保命的不二法宝。本是玲珑玉玉器行老板的件家传之宝。

  庞德不知道哪里得到的消息,派人拿了千两银子来购买。以这样的绝世之宝就是万两银子也不过分。他摆明了就是欺负人,明强。玲珑玉老板也是个牛脾气。不晓得,怀璧其罪的道理,更不懂,破财消灾的道理。硬是咬紧钢牙不卖。于是不久之后,他的商行就因为些莫须有的罪名被官府查封了。而家也被官兵给抄了。庞大的家产除了半入了国库,另半就进了庞德的私人腰包。当然还包括这件解佩玲软甲。更惨的是当时玲珑玉老板还有个如花似玉的女儿。

  当时的庞德也就人到中年,但是已经位极人臣,正是欲望极具膨胀之时,二话不说,就让人把那如花似玉的阮小姐送到了自己的炕头。谁知阮小姐和他爹是个模子里出来的,都姓刚。完全不给庞德面子。庞德当时个大老爷们,硬是搞不定这个少女。随后恼怒之下就把来福拉了进来。让他帮忙按住少女,而自己进行施暴。结果阮小姐看自己清白难保。绝望之下就在庞德要进入的时候咬舌自尽。

  庞德盯着少女迷人的下体,脸色阴晴不定,少女娇艳的红唇因为鲜血而越发的美艳。庞德阴骘的双眼爆发出摄人的寒光,等了来福眼,来福见鬼了般的窜了出去。溜烟不见了。至于那位少女怎么样了。据后来来福奉命来善后的时候,只看到少女衣服严整的穿在身上。他没有说什么,在个人把少女被到后山之后,终于忍不住好奇心,脱掉了少女的衣服。少女身上的惨状,让来福目瞪口呆,呕吐良久方才从新为少女穿上衣服。好长时间之后,来福眼前还经常出现少女狼籍的下体和胸前。

  从那以后他看见庞德更加的热情了,双眼睛里都是崇拜的目光。但是心里却冷冰冰的戒备着。

  庞彪听说让自己穿解佩玲软甲,惊喜非常。他可是给庞德求过很多次,说要穿上玩玩。,但是最后都让庞德给挡回去了。今天忽然让自己穿上。庞彪还无法相信的盯着庞德看了片刻,直到庞德恼羞成怒之后方才,蹦着去了庞德的藏宝室。那里收藏的都是庞德这几十年来搜刮的各种宝物。也包括那件解佩玲软甲。

  “庞府里可有什么异动?”富贵悠哉的坐在庭院里那颗最大的核桃树下,黄昏的阳光仍旧十分的热人,富贵懒洋洋的坐在那里,不想动弹。德广站在他的身后,要办笔直,面无表情。他的身边是另个跟班的,不是别人,流云是也。也是站在大树的阴影里,面无表情。对富贵的问话毫无反应。

  “有了。自从早上给他送去两人之后。太师就没有消停过。他们说,今天庞太师十分的焦躁,而且出动了许多隐秘的力量。这些力量他是不会轻易动用的。尤其是管家来福活动最为频繁。看来他是庞太师心腹没有什么疑问了。”德广把王准和他那情人传回的消息说给富贵听。

  “恩。好啊。他不动手我还要想办法催他动手。如今他自动暴露实力。很好啊。走,今夜咱们就去看场好戏。”富贵仍旧沉稳的坐在软椅里,这张椅子是他自己画的图纸,找的木匠制造的。虽然没有现代的老板椅爽。但是也聊胜于无了。

  “是。主人!”德广弯腰答应。

  “老爷。那个小兔子国师也欺人太甚了。您就不能给他面子!你看看,今天多少人看咱们笑话。”老管家仍旧在抱怨上午安国的软弱。安国无语的看了自己的老管家眼,今非昔比啊,老弟。不是老爷我不想嚣张不想发飙。关键是发飙之后,后果我承受不了啊。还是回家老老实实的看别样表演吧?也是退出舞台的时候了。

  “老爷就打算现在退出?”老管家听到安国的心声样质问。“那能怎么样?

  人生数十寒暑,俗世如云烟,也就须臾片刻。正也罢邪也罢,也就眨眼间。老夫已经看破世事,决心归隐。你不要再劝了。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把天儿地儿的伤势养好。“安国今天上午就是想做最后搏,看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没有?然而结果是令人失望的,但是也让他松了口气。他虽然恨富贵反复无情,卑鄙无耻。但是他相信富贵并不是个十恶不赦之人,这样的人是无法进入先天境界。这点他十分的清楚,尤其是富贵送回了奄奄息的两个儿子。让他更加的坚信这点。所以他方才有这个退隐的决心。所谓看破世事,都是放屁,骗人!有几个是真正的看破世事。

  人说,达者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这个穷就是说的安国这样的失势了,没有了争斗的实力。只好退出的情况。老管家蠕动几下嘴唇,。障悻的闭嘴。这个老头也是个雄霸人物。刚强犦躁,吃不得亏。若不是安国压着,他指不定惹出大祸呢!

  “他们醒了没有?”安国下了马车,就吩咐老翟把碧玉狮子和血珊瑚送回寒冰室。同样这里也是安国的藏宝阁。不过,里面最多的却是兵器,和兵法。其他的则是些被人孝敬的珍贵之物。而碧玉狮子与血色珊瑚无疑是里面的压轴之宝。

  大儿媳妇铁贞兰,强打精神,此时是午后十分,夏日里人都懒洋洋的。她也不例外,本来因为丈夫的受伤而心力憔悴。本来强打精神坚持着不睡。但是坐在床前就慢慢的迷糊了。听见公公的问话。她急忙醒过来。脸蛋微红,并自责道:“我怎么就睡着了。请公公责罚!”“我没有怪你。累了就去休息吧。这里我照看阵。”安国问他们醒来没有,不过是下意识的动作。看眼就直到他们醒来没有。

  “儿媳不累。刚才休息了阵,现在已经好了。况且弟妹等会就过来了。公公年龄大了,又忙碌了上午。还是公公去休息吧?”铁贞兰看到安国灰败的脸皮,就知道事情不顺利。乖巧的没有询问。“哎!那就辛苦你们妯娌了。”安国确实感觉到累了。从昨天去打猎开始,他就没有停止过焦虑。狂欢夜对于他这个老头来说,已经吃不消了,又黎明立刻巴巴的去等富贵的大门。结果被凉了上午,这是心里精神肉体上的几重压力。老头是真的吃不消了。晃晃悠悠的回了自己房间去睡觉。

  夜幕降临,暑气消退,天空并不怎么明亮,而是有些灰蓝。有星星,也有月亮,却是离人太远,照不到地面,隐隐约约的隐藏在云层之间,让大地蒙上层朦胧的夜色,眼睛看什么都不太真切。但是庞彪仍旧十分的兴奋,这股兴奋就仿佛看到了梦寐以求许久,却无法触摸的佳人,忽然就玉体横陈在自己的面前,那种悸动和狂喜,是压制不住的。

  他和庞德坐在同辆马车里,同行的还有辆马车。那辆马车外表看去和普通的马车没有区别。其实也就很普通的高级马车。只是里面的人很不普通,在他的身边,也就是马车的身边,除了批焦躁不安的黄骠马之外,就没有任何人了。

  庞德的车子走在前面和他保持五米的距离,来福驾车。那那辆马车根本就没有人驾驶,话说也没有人敢驾驶,里面做的人已经呼之欲出,不错他就是阿咪达。在他的身后是百个黑衣满身,黑衣蒙面的士兵,他们手里拿着的是鬼头刀,双眼射出的是幽魂火,在黑夜里有些幽幽的光芒。走在最前面的来福根据庞德吩咐的地方方向,驾驭着马车。

  个醉汉喝酒误了时间,醉醺醺的直闯队伍中来。他们每次出征都是三更半夜,这个时候人是很少的。不宜被人发现。这个醉汉是个意外,其实这样的意外他们也每次都会遇到。只是他们从来都没有暴露过。这个醉汉在进入黑鬼队之后,这些黑鬼眼里的蓝光忽然射出尺许长来。只听阿咪达车里低沉的啸了声。那些黑鬼立刻嗷嗷叫着张开了血盆大口,露出了森森钢牙。醉汉还在嘻嘻哈哈的笑着,就感觉身上忽然万蚁啃噬般的痛苦,喉咙里还没有大吼出来,就听见自己的喉咙里,呼哧呼哧的大喘气,原来喉管已经被人咬断。他立刻就陷入了沉默远处处高宅上,有三个人影,成品字型站好。“你们两人别离开我身周两米范围。马车中那人武功高的离谱。就是我也需要全神贯注应付。你们出了这个范围就会被他感知。只是他的功夫十分的诡秘,看来是邪道高手。”“那个人”流云忽然低声惊呼。但是转眼间那醉汉已经尸骨无存,只有那个酒壶还在地上滴溜溜打转。

  “爹,我怎么听到外面有奇怪的叫声?我”庞彪还未曾动手,就被庞德拉住,双眼寒光四射道:“来时怎么说的,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许踏出马车半步!”看到老爹如此疾言厉色,庞彪缩缩脖子,做回了车厢。庞德当然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样的事情他也不是第次遇到。但是他不想自己的儿子接触这些。有自己人承受就可以了。

  马车很快就到了帮主口中所说的地方,路上也就没有在遇到像醉鬼那样的倒霉鬼,大队人马悄无声息的包围了这处在京城里只能算作小门小户的宅院。还待要进攻号吹响,里面已经灯火通明,人声鼎沸。人飞身到了屋脊之上,双目如电,满脸胡须,双招风大耳,身形高大,铁塔般矗立在房顶上,双手卡腰,声若雷鸣道:“来者何人?快快通报姓名?否则,莫怪寇爷辣手杀人!”

  此人出口,众人就明白他是个罕见的高手,就算是坐在马车里的庞彪看不见人影,距离如此之远,仍旧把那人喊话听得清楚,雷鸣虎啸般在自己的耳边。庞彪哆嗦了下,好个汉子!

  庞德心里大骂,龟孙,给老子玩这手,你以为就这些人能做什么?老夫还不放在眼里!庞德以为这是青山帮里隐藏的高手,那什么帮主在骗自己。但是人都已经到了这里,即便是有些出入,也要把事情办了!“阿咪达。他就交给你了。

  其他人,给我上!“庞德在马车里怒喝声,并没有出现,直接下了命令。

  后面的马车霹雳啪啦,无声而碎裂,伴随狂暴的劲风,阿咪达瘦小的身体炮弹般飞射而出,出手就有如此威势,寇进心里凛然,知道遇到了生平罕见的高手。不敢怠慢,立刻把功力提到了十二层,全身真气凝而不散,掌托天,掌撵地,招天地合,瞬间把自己的威势催发到顶峰。寇进脚下稍微用力,立刻也飞瀑般飞出,竟然轻盈如烟,和阿咪达在空中相遇。立刻传来砰砰啪啪的空气真气爆裂声。

  只是寇进不明白他铁掌帮到底是得罪了什么人,惹得如此高手深夜偷袭。若非他们暗哨精明,还真给人打个措手不及。寇进庞德都不知道他们已经大意的落入了别人以死来设置的圈套里。两人在空中拳脚来往,雷鸣轰轰。地上的黑鬼队却不受空中的丝毫影响,那木质大门在黑鬼队手里几乎纸糊的样,瞬间就支离破碎,黑鬼洪水般流进宅院里,里面留守的铁掌帮弟子,纷纷怒叫着迎上。而其他的地方也很快就被黑鬼队攻破,已经四处合围铁掌帮的弟子。

  今天可以说是铁掌帮弟子最悲愤和惨烈的日,他们平日里赖以为傲的铁掌,拍在这些人的身上,就好像拍在了山石或者败葛上,根本无法引起他们丁点反映,在铁掌帮弟子疑惑的瞬间,那摆设般在黑鬼队手里的鬼头刀,瞬间出击,砍出道劲风,那弟子的人头立刻滚落地上。黑鬼立刻扑上去,吃大肉样的生吞下去,鲜血淋漓,脑浆四溅。目睹此等惨烈之事,那些没有遭遇劫难,仍在抵抗的铁掌帮弟子,立刻惊吓欲死,心惊胆寒,甚至有人不顾切的呕吐。但是就在他们呕吐或者后退的时候,鬼头刀再次无情的砍下,滚落地面的人头更多起来。

  但是也有十几个黑鬼被铁掌弟子里的高手拍碎了脑瓜子,只是拥有拍碎人脑瓜子功力的毕竟在少数。最令他们恐惧的是那些被拍烂脑瓜子黑鬼,仍旧不顾方向的胡乱挥舞手里的砍刀,看住人,仍旧是重伤。立刻有不少机灵的弟子,看铁掌不行,急忙找来刀剑,运起全身的功力,把黑鬼的四肢头脑统统剁下来。方才解决了个黑鬼。只是这样的杀人效率实在是太低,远远抵不上他们杀戮铁掌帮弟子的速度。

  转眼功夫,铁掌帮百十名弟子已经死伤过半!尸体却少有完整的,都是血肉模糊,甚至还正被黑鬼啃食。空中的寇进已经无暇顾及地面。空中的对手,出手狠辣,招招要命,更何况出手鬼气森森,招式诡秘,稍有不慎立刻就会被对方狠辣的出手攻陷。他心里暗暗叫苦,虽然无暇分心。但是地面传来的惨叫声,他还是可以听得见。不知道得罪了各路恶鬼,经验遇到这样的惨祸。

  “你是谁?站住!”坐在马车上的来福,忽然看到个少年杀气腾腾的奔他而来,他立刻惊恐的大叫。他们的人已经都派进去杀敌了,也是托大,他们每次出动黑鬼对都是五万个不利,所以就没有留下什么守卫。庞德看着直面色阴晴不定的儿子,心里叹口气。忽然听到来福的叫声,庞德心里惊,难道有漏网之鱼。

  “啊!”来福声渗叫就跌进了车里面,滚进了庞德的怀里,庞德抵挡不住冲力,和庞彪起跌进了车厢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