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妳爱我,不是吗?」他问。

  她缓缓地转头看他,依旧是面无表情,「是,我是,不过我不会跟你走的。」

  「妳」他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她既然将初次给了他,为什么不索性跟他远走高飞?「妳难道点想跟我走的意愿都没有?」

  她注视着他,语气淡漠:「没有。」

  他浓眉紧叫,神情郁闷痛苦。「我不信」

  「你信是不信都无所谓,总之我会嫁进季家。」说着,她拨开了他的手,披上了外衣。

  梵辛忽地端住她的脸,两只眼睛像着了火似的盯着她,「看着我的眼睛,说妳不会想着我!」

  她直视着他的眼睛,眼底有丝瞬间即逝的挣扎。

  「我会想。」她幽幽地说:「今天想明天想后天想,也许明年还会想,不过我总会忘了你的。」

  「敏儿」是什么样的女人会有道样刚强的决心及毅力?是什么样的女人能做出如此残忍而无情的决定?就为了让她爹高兴安心,她便要牺牲掉自己的爱情及生?她是傻了吗?!

  「梵辛,我再说次,你走,马上走。」她冷然地道。

  他眼底有千万个不解及迷惑,「妳当真?」

  她别过头,「你要是不走,我现在就去告诉我爹」深深地呼吸了口气,她续道:「说我跟你发生了关系。」

  「敏儿」

  「你猜我爹会如何?」她回头啾着他,似笑非笑地,「我爹会剑杀了我,因为我让他蒙羞。」

  梵辛心上震,惊愕地看着她那怪异的笑容。

  「你不走也行,就留下来帮我收尸吧!」她无所谓地说。

  「妳这是在威胁我?」他眉心锁。

  她撇唇笑,「你怎么说都行。」话罢,她起身系上腰带,「现在你走是不走?」

  他坐在床沿,神情苦闷挣扎。

  她性情刚烈,说到做到,他知道她是真的会那么做,只是要他放弃她却又是那般痛苦的决定。

  希敏望着烛台上几乎要燃尽的蜡烛,淡淡地像在说着别人的事般,「在烛火燃尽之前,你若没走,就等着帮我收尸。」

  梵辛心顿紧,那痛楚的感觉就像是心脏被撕裂成两半般。

  他不想放弃她,却也不想帮她收尸。爱个人不是拥有她而是要她好好地活着。

  尽管心痛尽管不舍,他知道该抽身而退的时候,还是得忍痛斩断那纠缠着的情丝。终于,他拾起衣衫,件件地穿上。

  她依旧面无表情地站在旁,由头至尾没睇他记。

  他看得出她是吃了秤陀铁了心,决计不会改变主意了。「我走」他无奈而悲哀地道。

  她没搭腔,只是垂下了眼。

  系上腰带,他提着随身的刀步向了房门口。拉开门闩的那际,他又回过头来。

  「敏儿,妳保重。」

  「不送。」她冷冷地道。

  梵辛眉头虬,沉痛地迈步而去。

  他离去后,希敏像是没了灵魂似的坐了下来。

  她目光涣散,神情缥缈,眼角隐隐泛着泪光。突然间,两行清泪自她倔强的眼眶中淌下。

  结束了,切都结束了。从今以后﹒梵辛是梵辛,而她是她,在她穆希敏的生命中,再没有梵辛这号人物。

  她庆幸自己把持住了她庆幸自己没有随他离去她庆幸自己没让父亲及穆家蒙羞

  「梵辛」她幽怨地低唤着他的名字。

  而这将是她最后次呼唤他的名字!

  上页返回夜叉目录下页

  |武侠小说|古典小说|现代小说|科幻小说|侦探小说|纪实小说|军事小说|外国小说|小说更新列表

  ?20052008潇湘书院版权所有做最优秀的小说站

  夜叉·第十章·黑田萌·潇湘书院

  小说分类导航:原创小说||武侠小说|古典小说|现代小说|科幻小说|侦探小说|纪实小说|军事小说|外国小说|更新列表

  潇湘书院→黑田萌→夜叉

  第十章  踏着东方刚亮的晨光,梵辛疾速地行走在远离威远镖局的路途上。他脚下未敢有丝迟疑,只怕稍有刻的犹豫他就会忍不住地又跑回穆家去。他将脑子放空,尽可能不去想任何事情,包占「穆希敏」这三个字。

  不知不觉地,他已经走了半天的路程。正午时分,他在县界的处茶栈歇脚。

  坐定,他就听见隔桌的两个江湖人物正在交谈着——!

  「原来东方大侠也是赶着去参加穆家跟季家的联婚之宴啊!」

  「你也是?」

  「当然,这可是江湖上的大盛事。」

  「传闻穆家小姐是个女中豪杰,功夫了得,而季飞鹏又是位少年英雄真可说是天造地设!」

  「呵可不是吗?」

  没听见还好,这么听他什么火气都上来了。

  什么女中豪杰,什么少年英雄?!

  明明是「两情不相悦」的对男女,却为了名声为了什么武林同道门当户对的狗屁观念而勉强凑在起,简直造孽!

  想起她昨夜在自己里的模样,他就无法忍受其它男人抱着她。

  是,男人是自私的是霸道的是有区域占领的天性的,就像深山里的野兽划下势力范围样。

  身为男人,他怎能忍受他心爱的女人被其它男人拥抱占有,他怎能忍受

  其它男人对她做他做过的所有事?!

  「不!」他陡地站起,吓着了邻座的人。

  搁下碎银,抓起长刀,他想也不想地朝威远镖局赶去。

  他要在她出嫁前带她离开,他绝不容许地嫁给别人,绝不!

  #  #   #

  婚礼筹备进入了最后的阶段,威远镖局上下都为了明天的迎娶而忙碌着。

  掌灯时分,大门外传来有人叫门的声音。

  「在下恒山梵辛,有事求见穆玉峰穆前辈。」

  镖局的护院闻声而来,「敢问阁下何事求见?」

  「烦请通报穆前辈,晚辈梵辛有要事求见。」他向前来开门的护院表明来意。

  那护院微蹙眉心,有点为难。

  虽说护院是听过梵辛的名号可亲眼得见这还是头遭。

  梵辛是垣山杀手谷的三大杀手之,而威远镖局向不跟绿林人士往来,这梵辛前来求见是为何事?

  不过人家都上门来求见,他也不好当面回绝。「梵爷请在这儿稍候,待我禀报我们当家的。」

  「劳烦。」梵辛抱拳揖。

  那护院掩上大门,旋身进去通报。

  #  #  #

  穆玉峰李萝穆希敏家三口正在用膳,护院突然前来通报。「当家的,门外有人求见。」

  「谁?」穆玉峰不疾不徐地放下碗筷,以为是前来祝贺的客人。

  「是」护院有点犹豫支吾地道,「他说他是恒山梵辛。」

  穆玉峰虬眉蹙,神情惊疑。「恒山梵辛?」

  自从那日茅屋别,这个人的名字就不再被谁提起,而他也不曾再出现过,为何为何梵辛挑在这节骨眼上出现?

  穆玉峰脸忧疑,眼底微带懊恼。「他有什么事?」

  「他说有要事求见。」护院五十地回答。

  「是吗?」穆玉峰眼尾瞥地觑着沉默的希敏,而她旋即心虚地低下头。

  梵辛为什么回来?他是脑子坏了吗?昨晚,她不是已经跟他说得十清楚,她说她跟他再也不会有任何瓜葛了啊!

  女人的第六感总是特别灵的,李萝下就心有里肯定,梵辛此行定是为了希敏。她睇着希敏,什么都没说。

  穆玉峰霍地起身,「我去见他。」

  「峰哥」李萝担心他见了梵辛恐怕会发生争执急忙想跟随而

  「妳留下。」穆玉峰阻止她,眼睛却是望着希敏,「别让敏儿出来。」话罢,他旋身走了出去。

  为免婚事生变,他是绝不会让希敏再见到梵辛的。

  来到大门口,护院立刻打开了大门。穆玉峰冷冷地望向门外,只见梵辛伫候在门外。

  「穆前辈。」梵辛抱拳揖。

  「梵少侠有何指教?」他语气疏离地道。

  「晚辈有事相求。」梵辛说。

  穆玉峰拈须笑,但那笑容是不由衷地。「梵少侠曾有恩于小女,若老夫做得到的定帮忙。」

  梵辛撇唇笑,「穆前辈此话当真?!」

  「老夫言而有信,绝不食言。」他说。

  「那好,」梵辛黑亮的双眼直视着穆玉峰,毫不畏缩地道,「我要带敏儿走,请穆前辈成全。」

  穆玉峰震,而旁的护院也是两眼发直。

  「你你说什么?!」他震怒。

  梵辛脸上依旧沉静,「我要带敏儿走。」

  穆玉峰强压着满腹的愠恼,「难道你不知道敏儿明日便要嫁进季家堡?」

  「我知道。」梵辛点头,「就因为知道,我才非带她走不可。」

  「狂妄!」穆玉峰沉喝声。

  梵辛并没有因为他的发怒而退缩,「我今天是非带她走不可,如果前辈硬是阻拦,就请原谅晚辈失礼了。」

  「哼!」穆玉峰重重哼出鼻息,「你以为对敏儿有恩就能为所欲为,做出这种无理又狂妄的要求?」

  「我带她走是因为我爱她。」梵辛毅然地说。

  穆玉峰虽然早看出梵辛对希敏有情,但当他这般大胆直接地说出口时,他还是震惊不己。

  「放肆!」穆玉峰大喝。

  希敏明天就要嫁人,而梵辛居然挑在前天到镖局来捣乱,简直是不把他穆玉峰放花眼里。

  想带希敏走!门都没有!

  他女儿不嫁则已,要嫁也得嫁给名门正派;如果他穆玉峰的女儿跟了梵辛这种绿林杀手,那他穆家的脸岂不丢尽?

  「前辈,敏儿根本不想嫁给季飞鹏。」梵辛半又说。

  「你知道什么?」穆玉峰忍住不出手,要不是碍于他的身分,他绝不跟梵辛在这儿瞎耗。

  「晚辈常然知道,因为是敏儿亲口说的。」梵辛既然来到这儿,就不会语多保留,「敏儿她爱的是我。」

  穆玉峰眉头虬盛怒地道:「简直胡说八道!」

  旁的护院听他们来往的谈着,脸上的神情是既惊愕又忧心。

  就在这时,镖局其它的镖师们也纷纷闻声而至——

  「穆前辈,」梵辛又抱拳揖,恭敬地道:「我今天是绝对不会举独离去的。」

  「你」穆玉峰声线颤抖,气到极点,「你休想在我威远镖局无理取闹,走!」

  「如果没有带她走,我就不走。」梵辛执意地道。

  穆玉峰恶狠狠瞪着他,「你不走,老夫就撵你走!」话落,他忽地向梵辛出手。

  他出手,立刻引起所有人的惊呼。

  穆玉峰是希敏的爹,梵辛只敢防卫,不敢主动攻击。这来往的过招之中,穆玉峰并没有在他身上占到丝便宜。

  穆玉峰向来是好面子的人,当然不甘如此,于是出招更是迅捷凶猛。

  「不行,得去通知夫人」旁的护院见情形不对,急忙向不知情的李萝通知去——─

  #      #       #

  正当穆玉峰打得脑昏眼花,怒火攻心之际,李萝与希敏忧心地赶了出来。

  「峰哥,别打了!」李萝见穆玉峰打红了眼,不觉惊悸。

  她不曾见过穆玉峰如此失去理性,他向来沉得住气,如今却如此暴躁?

  那梵辛年纪虽轻,但武功造诣却毫不逊色;穆玉峰的功夫在江湖上已算顶尖但在交手间并末占到上风。

  「峰哥」她想劝架,可却不敢趋前。

  「梵辛!」旁脸色铁青的希敏忽地大喊,「不准回手!」

  梵辛眉心拧,当下跃退离,远离盛怒的穆玉峰。他看着希敏,神情凝重地道:「跟我走敏儿。」

  她望着他,没有立刻答腔。眼尾扫,她发现她爹娘及镖局里的人都瞪大着眼睛看她。

  「你走。」众目睽睽之下,她不能迟疑,她不能犹豫。

  「敏儿,我今天无论如何都要带妳走。」他坚持地道。

  穆玉峰出声沉喝:「敏儿,叫他走。」他两眼如着了火般地瞪着她,

  「告诉他,妳明入就要嫁给飞鹏。」

  希敏看着她爹,又看看她娘,欲言又止。

  「敏儿!」穆玉峰气极败坏地喝道,「还不说?!」

  梵辛突然的出现教希敏的心瞬间动摇,她该开口叫他离去,可她却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