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苟

  合,表面上乃是惨遭蹂躏,而那董四却直袖手旁观,无半分动作。自认孟守礼

  已死,仓惶在酸梅汤中下毒诬害小菊,而董四便在梁上,却适时未曾瞧见。她穿

  戴衣物找寻小菊前来认屍,其间未曾耽搁时辰几多,那烛火便即熊燃,且值此

  发不可收拾。

  昨日在堂上,自己已然脱罪,无需借董四洗脱嫌疑,偏偏在此时那廝撞入公

  堂。待自己无奈之下按原定计较诉出遭孟守礼迫害事,期盼借此博得众人怜悯,

  而这董四却恰逢当时说出孟守礼未曾饮汤之事,将自己複又置身嫌疑之中。最后

  落得知县算计,被诈出口供。

  这桩桩件件宛如历历在目,方氏不禁深悔自己好生愚鲁,世间怎会有如

  此多的巧合?

  此时骆文斌见其师甚喜虐滛,当下探身自旁机括所在取过个託盘,递向

  孟安,言道:「恩师,此间尚有许多事物,可供您老享用以为助兴!」

  孟管家眼见託盘之上趁着十余枚银针两根带刺蒺藜棒,更有把剪刀几只

  蜡烛,当下已明其意,不禁笑道:「文斌,你这里倒是应俱全,想来尔在此间

  享乐恐是不少吧?」

  骆知县笑而不答,乃将託盘放於方氏肚腹之上,取过枚银针,同时另只

  手抓起妇人只玉||乳||,将||乳||肉狠狠自指缝中挤出,突地用银针贯穿在方氏那颗艳

  红||乳||头之上。

  「呃——」少妇声惨叫,胸膛剧痛钻心,身子悸颤不已。

  「嗯,实在受用!」孟管家亦自轻叫声,却是因方氏疼痛惊悸之下,蜜岤

  剧烈收缩,给之带来快慰欢愉所致。

  孟安敛起妇人另只妙||乳||依样为之,享受之余言道:「少奶奶,你既已将死,

  这肉身实则无用,便於我尽情享用了吧。作为答谢,老夫且说个秘密於你知道

  如何?」言罢竟然停住身下r棒动作,使手敛起方氏密唇之上那粒艳艳蚌珠,用

  银针将之刺破贯穿。

  少妇哪受得此等酷刑,若说方才被二男前后夹攻恣意滛乃是地狱,此时周

  身最为敏感三处为银针刺穿更是锥心,直是生不如死。剧痛之下身子战栗不止,

  面前金星乱冒,脑中更是阵阵轰鸣。

  点滴血迹自少妇三处隐秘溢出,更增恶人滛欲快感。孟管家手捧美妇人柳腰,

  面猛力挺送面言道:「其实孟守礼之所以中毒身亡,并非因为舔舐你此处所

  致!」

  此语宛如惊雷,只将妇人自几欲昏厥之剧痛中惊醒,方氏螓首本被埋於骆

  文斌胯下,虽口不能言目不见物,然双耳却仍聪慧,闻听之下立时阵悸动,拼

  着周身仅存丝气力疯狂抖动,几欲从骆知县两腿间挣脱,其心中震撼可想而知。

  骆文斌见状立时扼住女子喉咙,更使手在妇人胸膛上重重捶打,口中骂道:

  「贱婢,莫要妄动,你家老爷正在兴头,坏了好事叫你生不如死!」

  眼见方氏执拗不过之下发出阵阵低声哀鸣,孟安色手突自妇人胯下掠过,将

  粘在手上些许蜜汁涂抹方氏小腹之上,言道:「少奶奶有所不知,砒霜虽毒性猛

  烈,然掺和在汝滛液之中便为其稀释,毒性亦自减弱,根本无法致人死命,嘿嘿!」

  骆文斌接道:「不错,恩师虽未曾猜测出汝用何等法子毒杀,然他老人家却

  恐此事并非万全,故此暗中使出手段,祝你臂之力!」此时孟管家抽锸更迅,

  大开大阖之下直将整根阳物不停向妇人体内捣去,面滛面续道:「那

  那孟守礼非死不可,老夫为以防万,与骆老爷商榷,假借宴请为名,暗中早已

  定下孟守礼那廝死期!」

  「嗯——好生畅快!」骆知县此刻亦自舒爽不已,料来精关不消片刻亦自难

  守,乃奋力向妇人喉咙深处挺送,直到那破关而出之时,便将肉胫死死抵在方氏

  梗嗓之中,面射出元阳面嘘喘着言道:「恩师恩师深通医理,命我备下

  虾蟹蚌螺等海味,更以葡萄美酒相辅,兼之孟守礼此人甚喜食用樱桃。海味与樱

  桃在胃中混合,功效等同於砒霜。虽不若砒霜猛烈,然加上葡萄酒促进血流加速,

  毒发身死便是理所当然之事了,哈哈!」

  「我二人确非杀人啊!」孟安得意狞笑之际接道:「宴请席间令之饱尝海味

  乃是人之常情,推杯换盏足饮美酒更不触犯刑律,至於那廝喜爱樱桃,餐后食用

  不忌,那是他自家事情,怪不得旁人。故此,那孟二公子乃是食物中毒,意外身

  亡而已。只不过杀人重罪由汝承担,大火起因亦自为世人公认,今后再无人疑心

  到我等身上便是了,哈哈哈哈!」言罢倡狂大笑起来。

  其实孟安焉能不知孟守礼习性,而那樱子乃是其与董四二人串谋,是时运抵

  孟府交予孟守礼的,故此这切当在孟管家意料之中,且是有意为之,目的便是

  不动声色取孟二少性命。值此方氏方才大彻大悟,更深悉此「梦魇罗刹」之可怖,

  真是杀人於无形,羚羊挂角不着半点痕迹。

  此时骆文斌已将液射入方氏喉咙,眼见妇人头颅后仰,喉结不住蠕动,已

  被迫将这许多阳精尽皆灌入肚中。他志得意满之下阵蔑笑,这才放脱妇人上身,

  提上裤子言道:「恩师在此慢慢享用,徒儿先行告退!」

  孟安知他实为有心相让,不忍悖其好意,乃将那印有「亚圣族谱」实为记载

  烟土贩运网路之花名册递过,言道:「徒儿且去,尔身为县之长,当有甚多公

  务缠身,为师亦自不便相留,且将此物妥善保管,尽快按册索迹运转起来!」

  骆文斌双手接过躬身为礼,这才阔步而出,俨然副正气凛凛模样,仿若从

  未做过半点亏心之事般。

  「少奶奶,汝那毒杀之计实在不敢恭维,故此奴才斗胆替您解决此事,想来

  您老不会怪责吧?」孟管家待知县走后,乃自託盘之中取过根蒺藜棒,在方氏

  面前晃,言道:「少奶奶与人通,按律当判赤身骑在木驴之上,绑锁钉身游

  街示众,受那木锥穿身之苦。然老夫念及与少奶奶相识场,便将那钉身酷刑删

  去,更免除汝赤身游街的羞辱,只是这锥刺之邢倒难省去,还望少奶奶原宥!」

  言罢抽出r棒,竟是对着方氏下阴,将那满是棘刺的木棍塞了进去。

  妇人为二男淩辱,更听得这许多真相,心中惊诧激愤已到极点,直想高声狂

  叫。然时下境况乃不允许,只得高扬脸面向孟安望去。但见这往昔谦卑畏缩貌不

  惊人之中年男子,此时却恁的意气风发,双细小眸子放出凛凛寒光,正是韬晦

  多年之证明。

  观此情形方氏不禁豁然省悟,昨日公堂之上,便是此人再从旁诱导,暗中

  协助骆文斌步步将自己定成杀人凶犯。

  若不是孟安汙指自己乃滛妇,她与孟守礼秘事怎会曝光?若不是其从旁挑

  唆,常婆何至身死,那自己毒杀之法怕是便为其点破,她方氏恐成不了替罪羔羊!

  若不是其适时道破,使董四出现变得顺理成章,推翻小菊误杀之事,知县便无借

  口向自己发难!若不是其步步引诱,她方氏又怎会宛如出於自然般,将自身杀人

  前情过往,尽数和盘托出!

  时值此刻,方氏才深深体会到面前这其貌不扬之男子,是何等可怕何等阴险,

  然如今为时已晚,怕是自己死也不能瞑目了。

  正自悔恨,突见恶人手持物向她昭示。妇人定睛观瞧,见此物甚为狰狞,

  其状宛如男子具,然周身遍佈尖刺,端的是可怖非常。

  若被此等物事插入体内,想来难有活命。

  当下妇人面现惊怖,不住摇头惨哼。怎奈恶人早将方氏当做泄欲肉具,完全

  不顾其死活,竟在美妇满面乞怜之色下,恶狠狠将那物戳入了方氏阴沪之中。

  「呃——」妇人立时声嘶厉惨吟,下体奇痛锥心,鲜血止不住自密道之中

  淌出。

  孟安滛笑大作,乃将r棒前端顶在方氏后庭之上研磨,使滛液血渍涂抹其上,

  问道:「少奶奶可曾受用,相较之下那孟守礼是否太过温柔,辜负了您大好青春

  美体?莫不如让小人为您破开这菊蕾花径吧!」言罢面露狰狞用力将阳物向妇人

  菊门顶去。

  值此绝境,妇人唯盼速速便死,抑或就此昏厥,总好过这般惨遭淩辱滛虐,

  只可惜那肉洞之内刺骨剧痛无时无刻不将之自眩晕中拉回现实,被迫间饱受着无

  尽折磨

  知县为报孟安提携之恩眷顾之情,将滛美妇之乐拱手让出。此时已天光大

  亮,其独自款步行去,转过花厅向前院便走。

  突地迎面急匆匆奔过人,见大老爷在此立时赶来,口中急道:

  「贤弟贤弟,不好了,那」

  骆文斌眼见此人乃是自己表兄董四,见他性情这般浮躁难免心生不悦,怫然

  道:「兄长且稍安勿躁,此乃县衙府邸,有话慢讲莫要失了分寸!」

  董四这才醒悟自身不识体统,乃肃立调息,待气息匀称这才续道:「贤弟,

  那丫鬟小菊受不住愚兄及众差役轮番蹂躏,下体流血不止,此时业已断气了,

  这」想到自己荒唐之举,害的女子丧命,董四不由得面似苦瓜,神情甚为

  难堪。

  闻听小菊惨死,骆知县倒无半点彷徨,面上尤现平和之色,撚髯笑道:「我

  当有何大事,原来不过是死了个女囚!兄长无需这般大惊小怪。且命人将屍身

  悬於监牢梁上,我叫师爷拟个本章报请知府衙门,便说她畏罪自尽也就是了。至

  於女屍下身,我等可称其小产所致,料来无人问究!」

  便在此时,前院行来人,正是师爷孔方舟。见他到来,骆知县微施眼色,

  那董四立时会意,快步去了。

  「大人,大人!」孔师爷见知县在此,立刻疾步赶到,面带喜色口中言道:

  「大人,昨日巧断奇难,县中百姓无不感我皇及老佛爷圣明,委骆老爷您做本县

  之长,众乡亲乃联名为大人送来匾额副,此时尚在前院!」

  「哦!」知县闻听欣然点头,言道:「速速引本县前往!」言罢二人前

  后,向师爷来处而去。

  此时偌大前院之中簇拥着甚多百姓,更有四个年轻力壮之人手托副横匾,

  乃用红绸掩盖。

  众人见青天驾临,立时欢道:「骆老爷到了,骆老爷到了!」当下两苍然长

  者排众而出,走到知县面前抱拳为礼,人言道:

  「骆老爷执掌本县乃是我等洪福,这年多来造福方实在辛劳,众乡亲无

  以为报,昨夜特联名定制此匾,数十匠人更连夜赶造,乃为我等心中青天大老爷

  贺!」言罢挥手,那四名壮汉便将匾额抬来骆文斌面前。

  那老者撩开红绸裹盖,露出堆灰樟木匾框上,四个斗大裱金正楷——明镜高

  悬!

  知县暗道:「确是辛劳,时方才本县尚在方氏那美妇身上辛劳良久!」然口

  中却谦逊道:「不敢不敢,众位乡亲父老,本官代天牧守乃是分所应当,何劳大

  家如此抬爱,使不得!」众百姓自是不依纷纷进言歌颂,另老者见人声嘈杂,

  乃挥手止住,旋即转身言道:「骆老爷乃是我辈心中青天父母,自到任以来解民

  倒悬令本县百废俱兴,评断疑案使沉冤昭雪元凶授首。不但为官清正廉洁,更言

  传身教大家做人之道理,实为天下等的好官。今日我等呈送此匾只是聊表寸

  心,还请您万勿推辞啊!」「这这」骆文斌心中得意,面上却摆出副

  为难神色。

  孔师爷看在眼里,此时上前步言道:「大人,此乃万民赤诚百姓爱戴,况

  人心为重,还望大人勿再推诿,受了众人美意吧!」眼见架势已足,骆知县方似

  盛情难却般,向四下众乡亲敬?,言道:「列位父老在上,请受下官拜!

  大家如此看重,本县却之不恭只得愧领,今后当肝脑涂地上报皇恩下报万民,请

  乡亲们拭目为证!」

  众百姓纷纷跪倒,口称:「青天大老爷,青天大老爷!」此后骆文斌更将这

  许多乡亲送出县衙,这才回转。

  眼见院中除师爷及若干衙役之外再无旁人,知县方才对那匾额之上「明镜高

  悬」四字露出阵蔑笑,吩咐道:「既是明镜高悬,尔等便将之高悬正堂吧!」

  言罢再不曾看那金匾眼,转身向后进走去。

  「大人受万民爱戴,可谓实至名归,便是这桩无头公案亦在几个时辰之间

  告破。时方才众乡亲均言大人,公正赛过包龙图,清廉胜於海刚峰,英明不让狄

  阁老,智计堪比宋提刑。实乃不世出的清官能臣,说是百官楷模亦不为过!」师

  爷紧随其后,待二人行至后院,上前几步阿谀道。

  见知县微笑点头未有言语,他又自袖筒中取出册递来,言道:

  「大人,此乃孟守礼被杀孟府大火案具结奏报,请您批阅,小人也好着

  衙吏呈送州府!」

  骆文斌单手接过,打开之后未及细看,便丢还孔师爷,淡淡言道:「此间须

  得改上改!」

  孔方舟尚且以为其中文辞有欠斟酌,或是案情叙述不明,乃战战兢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