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不管她见到的是不是事实,她非得要找他问个明白。

  “这”小厮对她与封乐水的事情早有耳闻,两人之间的情事在凤天城闹得沸沸扬扬。

  上官府八姑娘大胆的向总管求爱

  砰!个拳头朝小厮的眼窝子击去,不让他有丝毫的考虑与思考。

  “哎哟,我说八姑娘您”

  “快说,要不然下刻就是你的左眼。”她抡起拳头,摆起十足恐吓的架式。

  小厮退后几步,颤着声音道:“封总管他他不在府里,他在稍早前往城西的布行了。”

  不在凤府?她皱眉收回自己的拳头。

  城西的布行!她决定前往,然后与他当面问个清楚。

  上官小萸以最快的速度来到城西的布行,门口正围着群看热闹的乡民,每个人都在交头接耳。

  她硬是推开乡民,亲眼见到封乐水正让裁缝师傅寸量着他的身高。

  见到这幕,她的心几乎是碎了。

  他真的改变主意要娶莫嬷嬷的小孙女吗?

  那她呢?他教她怎么办呢?

  “咦?”与封乐水同来到布行的凤小倾,眼尖的见到上官小萸,于是放下手边的工作来到她的面前。

  上官小萸没心情与凤小倾耍着嘴皮子,双眸子直盯着封乐水。

  封乐水也听到外头的马蚤动,见到上官小萸,脸上先是惊讶,然后则是放下手上的东西。

  她以为他要与她面对面好好谈,没想到他却是转而往布行里头步去,连见上面都不想。

  “封乐水!”见到这幕,她的心好疼好疼,可脚步还是没骨气的想要追上他的背影。

  无奈却被凤小倾带来的大汉挡,无法再往前追去。

  “让开!”她瞪着凤小倾,语气冰冷的道。

  “我不再让妳接近封乐水。”凤小倾这次当起坏人,那坏人的嘴脸摆得非常真实。

  “我有事要和他谈谈。”上官小萸咬牙切齿的开口,“我要见他,让开!”

  “妳就行行好,给凤府几天安宁,等到婚礼过”凤小倾不知道这句话就像是火上加油般,惹得上官小萸就像只小母狮发威。

  “住口!”她冷瞪着凤小倾,“他不会娶任何人的!他是我的!是我的!”她拼了命也不会让他去娶其它女人。

  啊?凤小倾微微的皱了眉,最后转转双眸,末了扬起抹邪坏的薄笑,“可是这几天就要举行婚礼了,妳再阴止也没有用呀!”

  “我说过,封乐水是我的!”上官小萸大吼着,“就算他要成亲,我定会将他抢回来。”

  上官小萸紧握着粉拳,双眼泛起了红润,快哭的模样教人不舍。

  “呃妳该不会”在众目睽睽下要落泪吧?凤小倾活了这么多年,头次见到她频频掉泪的模样。

  比谁都还要来得逞强的上官小萸,竟然会为了封乐水落泪,若不是爱惨他眼泪已击溃了她的自尊她的逞强。

  她的世界开始绕着他转,没有他她甚至学不会该如何呼吸

  因为他是水,她是鱼。

  原来她不能失去的人,就是他!

  “让开!让我见他”上官小萸的语气难得软弱下来,有着求饶的味道。

  凤小倾觉得自己的捉弄好象过分了点,最后有些心虚的道:“我想他应该从后门走了。”

  上官小萸听,眼泪又止不住的滑落脸颊。

  下刻,她头偏的转身离去。

  凤小倾有些傻眼,不过最后还是提着裙角,急急忙忙的往布行里头步去。

  封乐水沉着张俊颜,见到凤小倾,薄唇似是欲言又止。

  “你真的不想见她?”莫名的她竟然想为上官小萸说话,见着自己的对手哭得这么凄惨,连她都心软了。

  “还不是时候。”他沉着声音,双手紧紧的握着。

  凤小倾嘟起红艳艳的小嘴,在他的身边绕了圈,最后扬起使坏的笑容。

  “她刚刚哭了。”她很坏的告诉他刚刚的情况。

  他没有答话,只是将拳头握得更紧。

  “而且还是当着众人的面前哭。”她又加了帖猛药,像是故意要折磨着他。

  “我听见了。”他将黑眸瞪向她,意思是要她住口别再说下去。

  听见上官小萸又哭他的心未尝不难过?但是为了要让她明白,他是个有感情有自主的男人,不可能事事都顺着她胡闹任性。

  以往。他忍受她无理取闹的行为是因为他甘心辈子都因在她的身边。

  但现下不同了,他选择离开上官府,决心已表明要打披这样的关系,他不再是她可以任意丢弃的玩物。

  目前最重要的是——

  他想要她明白除了他之外,这辈子不会再有第二个男人,让她如此刻骨铭心。

  “哈哈哈”凤小倾忍不住很坏心的大笑地出声,“她竟然以为凤府与上官府联婚,要娶莫嬷嬷的小孙女的新郎倌是你!”

  这下他的脸色全变了颜色。

  “也难怪她误会。”她笑得好开心,没想到捉弄人这么快乐,“若是我!肯定也会哭得淅沥哗啦的。”

  “够了。”他板着脸孔,“等婚礼过我会与她好好解释。”

  凤小倾望着他的背影,副无所谓的耸耸肩。

  只是她想

  上官小萸应该不是那种逆来顺受的姑娘家吧!要她坐以待毙的接受事实,除非太阳打从西边出来。

  过几天,肯定又会有场好戏可以看了

  对!她就是不愿与命运低头服输。

  尽管大伙儿都不跟她站在同阵线上,就连长工也不愿配合她再上演击昏绑人的计画,她还是不会放弃封乐水。

  当她知道上官府与凤府要联婚时,她原本打算待在大门口,等待封乐水上门迎娶。

  但左等右等,新郎倌竟然没上门迎娶,反倒是花轿直接送入凤府,连新郎倌的面都没见到。

  她心生不悦,但依然极力表现镇定,决定不上凤府闹事,要冷静想想对策好计画下步该如何走。

  于是她女扮男装的越过凤府的高墙,小心翼翼的溜进凤府。

  奴仆为她指引了个方向,新郎倌正在里头等待着拜堂。

  她加快脚步,前往新房的方向。欲来到门口时,她又犹豫的停下脚步。

  若是她突然与封乐水见面,他会不会再逃离她的面前呢?想到上回平心静气想要和他谈,他却避而不见,就让她的心疼痛不已。

  而且今天又是他的大喜之日,她又破坏了他的好事,这辈子休想再取得他的原谅了

  可是若不破坏这场婚礼,他就要成为其它姑娘的夫君了。

  不要不要她不要!她用力的摇着头,望着那紧关着的门扉,心横的决定,就算把他击昏她也要将他带走,不让他顺利与其它女人拜堂。

  嗯,击昏?目前好象只有这样的个好方法。

  于是她左顾右盼的寻着四周。

  正好有名喜娘经过,手上捧着支秤,那是等等新朗郎要为掀起头盖的工具。

  “给我。”她抢过喜娘手上的东西恶劣的命令,“新郎说这支秤就先放在他那儿,等会儿妳再准备支。”

  “可是”

  “别多嘴。”她瞪了喜娘眼,“快下去帮忙。”她挥挥手,要喜娘快离开,别碍了她的事。

  喜娘面有难色,但最后还是摸摸鼻子走。

  见喜娘走远,上官小萸秤秤手上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