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然后慢条斯理c细声细气的说道:“当初那件案子yi者,有桑家传出来的账本;二者,有转运使大人家里的信函;三者,有老爷亲生女儿的指证;最后,还有老爷自己的供词c画押。铁证如山,不外如此。何况,老爷虽说自小念书,却不是什么名门望族,家中已经没有什么至亲的亲人挂念,更不要指望说能翻案。”

  “逝者”,少箬突然又笑了笑:“逝者已矣,若我没本事,我们母女死在这儿,也罢了。既然筠儿千辛万苦找来了。我总要为这些无辜的孩子们c为他们打算日后的路。”

  yi屋子的人——包括少筠c侍兰c侍菊c商天华c容娘子c老柴c莺儿,都没了话。

  许久之后,商天华勉强笑道:“大小姐何必这样说?如今我们要银子有银子,衙门里也有相熟的人。日后没准也能正经落个户籍”

  少箬看了看商天华,最后眼光落在少筠身上:“没错,正经落个户籍。可是再落户籍,对枝儿都是yi样的。她想堂堂正正做人,就不能姓梁;她想堂堂正正姓梁,就不能安安稳稳做人。她改姓桑,落在咱们家里,有你有阿菊阿贵扶持,有姑姑少嘉关爱,我很放心!”

  听到这儿,枝儿忍不住了,清凌凌的眼睛里蓄满眼泪,万分委屈的问道:“娘!你不要枝儿了!你不要枝儿了!娘!”

  少箬万分怜爱的眼光,身子却纹丝不动:“我的儿,往后你得叫我姐姐,你得叫竹子姐姐。你是我大房上正经收的女儿,将来能管着桑家的事务。”

  枝儿眼睛yi闭,眼泪如同清溪,她跪着爬上去,抱着少箬的膝头:“娘!枝儿不要你不要叫我改姓,我只做你女儿,我不要管事,我什么都不要!我往后乖乖听话,不叫娘伤心!我c枝儿yi辈子都不回去,永远和娘在yi块儿,好不好?好不好?”

  少箬觉得自己的眼睛很酸,可是,她没有眼泪,她的硬着心肠为她的宝贝女儿安排yi条至少安稳的人生道路——大抵母亲,宁愿剜去心头肉,求得儿平安——她努力挤出笑容来宽慰女儿:“枝儿,你听话。只有这样,你才能安稳过这yi辈子,用不着躲躲藏藏。你得c你得知足”

  枝儿晃着头,哭喊道:“我不要,娘,我不要!我c我c我yi辈子不回大明朝,娘,我们去穆萨沙那儿,我不要跟娘分开”

  少箬闭了眼睛。少筠闭了眼睛。心头像是伤口里被人撒了yi把盐,那种滋味,生不如死。

  商天华看着这两姐妹这副模样,心酸,不知如何开解。

  侍兰侍菊和容娘子,因为知道这yi路的艰辛,更因为知道日后的艰辛,也唯有陪着落泪的份。

  莺儿却是最知道少箬心意的,因此走上来扶着枝儿,忍泪劝道:“小姐,弘治十四年,家里出事的时候,你才满五岁不足六岁。今年十七年了,过了年,你就十岁了。这yi路,你不再是扬州府上同知老爷的千金,你该懂事了!你娘这番安排,道理都摆在这儿,你都明白的,是不是?你有心,你就会记得爹娘弟弟,其余的姓甚名谁,又有什么紧要呢?你不要哭,也不要难过,因为你娘比你更难过。”

  枝儿泪眼朦胧的看着莺儿,又看到自己的母亲恍恍惚惚的神情,心中已然不是愤怒或者委屈,yi种辛酸的滋味,悄然的淹没了她——那时候她无从知道,她已然过早的尝到了人世间这样复杂而难以释怀的辛酸——她没有再闹,可是眼泪怎么流都流不完!

  少箬看见枝儿泣不成声,却又不再吵闹,心中yi刺。她缓缓的离开圈椅,慢慢抱着枝儿,轻柔的抚慰她:“身体发肤,受诸父母,何况姓甚名谁呢?我的儿,与其因为这些而yi辈子受苦,不如换yi个身份。你也不要恨谁,你得明白,你爹爹贪污受贿,是确实的事,做错了,受罚,天经地义,跟旁人无关。只是我与你爹爹犯的错,你与你弟弟却是无辜的,我为你安排,只是不愿我与你爹爹的过错连累了你。你明白么?”

  枝儿只知道哭。

  少箬拿着帕子给枝儿擦了眼泪,浅笑道:“你再背yi次你爹爹教你的那句话!”

  枝儿抽泣着,咬了咬牙,有些含糊道:“存心有天知c笃行神明见。”

  少箬yi点头:“好!你记得这句话,我相信你yi辈子都记得!来!叫我yi声姐姐!”

  枝儿闻言眼睛yi闭,两行清泪冉冉浸湿脸庞。她喘了两口气,yi咬牙:“姐姐!”

  少箬大舒yi口气,浑身yi松,几乎全部的重量都压在了枝儿身上

  少筠看着少箬怔忪的样子,心里很是难受,勉强忍着咳嗽,伸出手来握着少箬:“姐姐,若是十分难受,告诉筠儿好不好?或是哭yi场,让你自己好受些。”

  少箬扯了扯嘴角,又舒了yi口气,反握着少筠说道:“你不必担心我,多操心你自己罢了!”

  少筠抿嘴:“这几个月真是辛苦姐姐了!我好多了,昨日容娘子还说我吃多了,人也胖回来了。”

  “这么说,我心头大石又放下了yi桩。”,少箬点头:“既然你好些了,好些事情,我还是交到你手上!”

  少筠略低头,然后招呼商天华过来坐。然后方桌上最后yi个位置,少筠让侍兰来坐,侍菊则站在少筠身后伺候着。

  少箬等众人都坐好了,便说道:“枝儿这yi桩,只做了半拉子,余下的还得指望着你这位二姐。筠儿,辽东我已经让廖志远大人c程大都督帮忙,报了病亡,再给枝儿造了个流民孤女的身份。余下的,你得想法子在户部的鱼鳞册上,给枝儿添上yi笔,让她正经入了桑家,这事就算是成了。”

  少筠点点头,想了想又问道:“箬姐姐,我听你这话的意思难道我该进yi趟京城?”

  少箬笑笑,然后示意侍兰。侍兰则说道:“是呢!这里头好几件大事。yi则,巡边的张英正大人提过了,既然是鞑子挑衅在先,大都督又大败鞑子,实在是有功,还是该进京面圣。见见内阁的大人,亲自说yi说,比他传话有用得多。第二件事么,跟海西女真有关。经过这yi仗,穆大人真看明白了,鞑子太厉害,他孤悬关外,被人吃了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因此想借这个机会向朝廷示好,若是朝廷也能在海西设立官署,日后再有这样的事,朝廷也不能袖手旁观,海西也多个保障。我自己思量了几日,若朝廷真的设立官署,咱们又想继续在海西煎盐,这yi关,也是迟早要过的。”

  “还有第三件事,就是想法子给枝儿办个户籍。”,少筠补充了yi句,然后再问道:“兰子,还有么?”

  “还有!”,商天华接话:“二小姐,两淮出大事了,你还是进京呆上yi段日子,省得京里没人c没消息,耽搁了事情!”

  少筠挑眉,看着商天华。

  商天华微微叹气:“今年辽东打仗,蓟州和宣府也不消停,国库空虚呀!”

  少筠嘴角yi扯:“国库空虚?还有什么?还有海盗走私私盐,越发猖獗?”

  商天华yi哂,也不知道究竟是笑或是叹:“你说的没错!辽东用兵,银子百万计,国库不足,从各地库银调拨。若是减别的地方的库银,我是不知道有什么后果,但是减了两淮两浙哎!盐使司手里没银子,盘铁草荡自然不维护,也不会有银子来收灶户手里的余盐。可是,为了北边的军饷,灶户的盐课不减反增,再加上海上私盐泛滥,官府又追缉得紧,因此几乎就逼出民变来!从五月至今,两淮两浙的消息,没有yi桩消息是好的!”

  少箬叹气,侍兰侍菊也叹气。可是,少筠轻轻yi笑,她很清楚,这里头,到底有几分是她推波助澜的结果!

  “这么说,商爷你的意思是朝廷总的想法子来应付这yi次的国库空虚?”,少筠有点而慢条斯理的。

  商天华深深叹了yi口气:“只怕还得指望着开中盐!可是我知道的消息,许多盐商今年都没有进辽东,反而聚集在京城,就想看看朝廷究竟拿出什么方略来。我掂量许久,我拿不准朝廷究竟会怎么办。只是今年的第yi道开中令已经下来了,比去年早了足足yi个月。可见朝廷虽然也在想法子,可是只怕也不会丢掉开中呀!”

  “开中?开中怕是不顶事了!”,少箬大皱其眉:“眼下就是缺银子,两淮两浙维护盘铁草荡要银子c官府收余盐要银子,北边打仗,要的还是银子。可开中yi进yi出却是不见银子的,这可不是能解燃眉之急的法子!折色纳银,只怕就要成了常例了!”

  “常例?”,侍菊立即就嗤笑开来:“那也得两淮两浙有盐可折呀!要是盐仓里正正经经有盐,开中商人就能兑换,连开中也不怕了!就可惜连盐仓里的盐,皇帝都拿了赏人,不然就是贪官拿来当残盐低价卖了,折色纳银,它也纳不到银呀!”

  “正是这话了!”,侍兰立即附和。

  少筠又是yi声轻笑,打算众人的议论:“商爷,这yi回辽东打仗,你私底下弄到了多少粮食?照往年的惯例,若换成盐引,能换多少回来?”

  商天华愣了愣,却皱着眉说:“五月朝廷就召集边商给辽东运粮了,竹子手里有银子,我再好几处地方有人脉,这里头二小姐知道的越少越好,横竖我自然不会辜负二小姐的心思。要说换盐引,你放心,只要你yi声令下,yi定能叫你点头满意。”

  少筠颔首,转头看着侍菊:“叫小七跟随开中盐商北上进京,与我会面。”

  侍菊答应。

  少筠又转向侍兰:“这段日子你再跑yi趟金州所,仔细嘱咐吴二哥他们,保证晒盐妥当。这yi面得了银子,立即还给廖志远,别欠人家的,余下的银子全部不要动,留着日后有用。”

  侍兰也答应了。

  这时候少筠站起来:“既如此,大家准备准备,择日进京。”

  作者有话要说:逐鹿辽东的最后yi章。下yi段落应该是最后yi个段落:倾天。

  如果注意看我布局的同学们,应该可以看得到少筠所有的棋子基本都已经排布妥当,就等开启了。銮战京城,是倾天第yi步。

  c234

  宏泰穿着yi件小小的淡蓝色右衽夏袍,半短不长的头发正经用发带束起,整个人看起来端庄而趣致。他看着侍兰双手递来的yi炷香,转头问同样穿着淡蓝葛麻衣裳的少筠:“娘,泰儿要给谁上香?”

  少筠朝宏泰笑笑,然后接过侍菊递来的香,接着走过来拉着宏泰,yi并在yi个牌位前跪下,然后祷告道:“哥哥,三年光阴如梭,当日你在这儿托付给我的宏泰,而今已经这般模样。但愿你在天有灵,觉得安慰。”

  少筠祷告完,将香交还给侍菊,侍菊将香插在香炉上。

  香炉中轻烟袅袅,清香也袅袅,模糊了香炉前的康青阳的排位。

  宏泰睁着滴溜溜的眼睛,满眼不明的看着少筠。

  少筠转过头来,嘴角噙着的yi缕笑容,浅淡,柔和,如同春风拂柳:“泰儿,这儿是京城的南边。你爹爹三年前在这儿殁了。你乖,给你爹爹上柱香,跟他说说话。”

  宏泰仍是明眸似水的看着少筠。少筠好笑:“在辽阳的时候,你不也问过娘,别人都有爹,你为什么没有?”

  宏泰庄重的持着香,茫然看了看前面的牌位,又扭头向少筠点头,满脸期待的问道:“娘,泰儿的爹在哪儿?”

  “在天上。”

  宏泰没了话,睁着眼睛,似懂非懂的样子,yi直到最后,他扁了扁嘴,泫然欲泣:“娘爹爹是不是不回来了?”

  少筠想了想,郑重点头:“是不回来了,但却不是不要你了。他走的时候,最放心不下的,还是泰儿。”

  宏泰抿抿嘴,掉了眼泪,却学着少筠的样子祷告:“爹爹,泰儿跟您说话泰儿很想你”

  少筠笑开,然后教他:“先生教你给长辈见礼,你还记得么?你把香交给兰子,然后规规矩矩的给你爹爹见礼。”

  宏泰极乖,将手里燃了yi半的香交给侍兰,然后正正经经行了yi个三跪九拜的稽首之礼。少筠看得十分满意,亲手将宏泰扶起来,教导道:“泰儿长大了,懂事了!娘十分欣慰!日后无论去到那里,都该记得惦记你爹爹!等回了家乡,你爹爹入土为安,你还得记着清明重阳的祭奠,明白么。”

  宏泰半懂不懂,却很郑重的点头,又有些疑惑的问少筠:“娘,咱们不回辽阳了么?”

  少筠摇摇头:“辽阳不是泰儿的家乡,泰儿的家乡在南边,是天下最富庶的地方c扬州!日后泰儿回去了,就不怕没有亲人疼爱你了!你的祖父祖母c姑姑,都在扬州呢!”

  宏泰歪着小脑袋想了yi下,突然冒出yi句来:“泰儿跟着娘!”

  少筠笑笑,亲自拉着宏泰,任由侍菊扶着出了这所已经破败的连屋顶都坍塌了的茅舍,回到马车之上。

  侍菊见马车有些逼仄,因此笑着哄宏泰:“小少爷,咱们呀跟着小紫坐到后边的马车去,可好?yi会呀,小紫领着你倒京城的大栅栏去,那儿有面人,有纸鸢,还有好多辽阳见都没见过的好玩c好吃的。好不好?”

  宏泰蹙了小眉毛,想去,又恋恋不舍少筠。少筠拍了拍他的小脸蛋:“泰儿去吧!京城可大,比辽阳大多了,你去瞧瞧,回来告诉娘,这里都有什么。”

  宏泰听了少筠这样说方才朝侍菊点头,侍菊得了令,立即把宏泰抱了出去。那边指挥仆人收拾物品的侍兰,这时候也回到车上,交给少筠yi个小包袱:“趁着方才祭奠的功夫,我打发小紫出去把三年前典当在这儿的东西赎回来了。”

  少筠接过包袱,解开。等看见那已经泛黄发黑的绢布,少筠伸出手指来,轻轻摩挲着绢布上丝丝缕缕的丝线:“小七和清明,到了么?”

  侍兰点点头:“到了,同几位盐商yi起,住在京城最好的客栈,来福客栈。小七已经悄悄给咱们送给信了,只看竹子想在哪儿c什么时候见见他。”

  “程大都督什么时候进城?黑子yi块儿来么?”

  侍兰摇摇头:“大都督,封疆大吏,正二品的朝廷大员,排场着呢,约摸比咱们还晚两日才能到。黑子不能来,毕竟努尔海卫初平,还得有可靠的人在哪儿盯着。”

  “海西那边这回打算用什么人进关?”少筠又问。

  侍兰皱了皱眉:“恍惚是穆阿朗的哪个儿子吧。他们的书表得靠建州官署的属官转送,只怕来不得这么快。我却不十分担心这yi处,只是万爷那yi处万爷自努儿海yi役之后,怕巡边御史查到蛛丝马迹,已经立即将几百车的东西运到北边去了。这yi下已经八月了,还不曾听闻他们进关的消息,我着实担心出了北山女真之后,鞑子会蓄意报复。”

  少筠叹气,担心他,仿佛是潺潺流水,日日夜夜,无穷无已。可是,自己实在不知道还能多做些什么。只能往好处想吧!他应该也不至于再遇到什么危险吧!yi则万钱手边有稀奇古怪的海盗,二则鞑子这yi仗损失的可真正是精锐中的精锐,就算要报复,短时间内只怕难以纠集那么多精兵强将。她深吸yi口气,略过这yi节,微笑道:“用不着着急,他那个人,深不可测,未必有事。眼下程大都督尚未入京,咱们不宜有太多的举动。等程大都督来了,京城热闹了,咱们再凑那个热闹还不迟。”

  侍兰正要答应,侍菊yi骨碌的钻进了马车,有些发愁的:“竹子,小少爷那个脾气哟!原先哄得好好地,回到那车里不干了!逛街也非要扯着你呢!我和小紫都哄他不住,答应他了,说是你也会陪着他走走大栅栏呢!”

  侍兰被打断,又想起方才宏泰的模样,不由得笑道:“泰儿呀!跟他爹yi个脾气,少了竹子yi时半刻也不能够的!”

  侍菊撇撇嘴:“粘人也罢了,只不要从娘胎里带来那股子孤僻也罢了!”

  少筠微微叹气:“阿菊这句话在我这儿说也罢了,别叫枝儿听见。那孩子日后回去,不知道她怎么过了自己那yi关。”

  侍兰侍菊同时都沉默了,谁都知道,京城之行,将最终确认枝儿姓桑。只是,始作俑者如今堂而皇之的窃姓为梁,也难怪枝儿yi个十岁的小姑娘心生愤恨!

  许久之后,侍菊叹气,又有些发狠的说道:“我倒真想看看这位梁大小姐这日子究竟过成了什么神仙模样!横竖小七在江南上来,他yi准能知道,如今的朝廷节妇过的什么日子!”

  侍兰听了这话,罕有的幸灾乐祸:“是呢!我也真想看看!”

  少筠看着两人模样,心里有些啼笑皆非。但她不是圣人,想到梁苑苑,她确非心如止水。也正正因为始终不是堪破看破的心如止水,她苦心孤诣奋发向上,就为了日后有yi天,亲眼看看这yi些人究竟有什么下场!

  想到这儿,少筠微微yi笑:“既如此,就逛逛吧,瞧瞧京城里头的繁华热闹。”

  京城到底繁华热闹,辽阳跟来的几个仆人没怎么见过世面,几乎瞠目结舌。宏泰高天绿地见得多,人却见得少,因此也玩疯了。少筠看见宏泰高兴,也顺势放话让丫头小厮们都逛yi逛。

  侍兰担心丫头小厮们不够懂事,忙令跟着自己的大丫头翠翘同两个年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