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这无异于告诉黛娜发生了什么事情,她正处于危险之中。

  詹德已经彻底丧失了理智,他把她当做了通往神圣能量的通行证。

  和詹德在起的是个矮胖身材面色茫然的小个子男人,直到詹德转过身开口说话,她才知道这个人是谁,他和历史书籍上的照片竟然有那么大的差异。

  “罗素!把设备拿出来。”

  科学家淡然地将麻醉枪扔到了边。

  罗素急忙跑开了。

  黛娜知道附近没有飞机或是在地面行驶的车辆,她没有见到任何物件。难道他们就直待在这里等待吗?她无法想像詹德怎么能预知她会在这里出现,也许他的力量已经超过了她。

  罗素带着几件设备回来了。它们和地球的洛波特技术产物以及洛波特统治者制造的物件截然不同,它看起来就像水晶的光轮和彩虹涡流,而且如史前文化矩阵样发出微弱的嗡嗡声。

  詹德笑了,“我敢打赌,它甚至比你在外星人母舰上看到的还要紧凑得多。和它相比,那些也不过是粗糙的玩具罢了。”

  他用她无法领会的方式将这些物件装配起来。“我有足够的时间研究史前文化矩阵,你知道,足足等了那么多年!”这个设备似乎在变形折叠,它的光环具有种不规则的外形。

  詹德笑着说:“洛波特统治者和人类竟然为了区区个史前文化矩阵相互毁灭了对方!而真正的症结就是你,黛娜——还有你的宿命,它将要把你的能量引渡到我身上!”

  他伸出手,将某个由纯色光线组成的节点触在她的额头上。它附着在额头上,尽管全身麻痹,她仍然觉得彻骨的寒冷。

  “你的能量还会增长。它将会超越史前文化!它将会无可匹敌!不过,”他的腔调变得既平淡又冷酷,“旦把它从你的体内取走,它就将属于我,任我随意驱策。”

  他看了看四周,“史前史化单元在哪个?”

  罗素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詹德挥手就把他打了个仰面朝天。

  罗素爬动几步,像只挨了打的猎犬赶忙跑开了。回来的时候,他带着支约有英尺长的棱镜,这是支细长而又散发着炽热光芒的棱镜。

  黛娜竭力和那股麻痹感对抗,但她无法摆脱或是战胜它。詹德早已谋划得滴水不漏。他已经预见到了这天,所有的力量都将归他所有。他拿起那支史前文化单元准备把黛娜的天赋转移到自己身上,而她却在这刻想到:她看到的幻象,那只凤凰,究竟又是什么呢?

  她知道,这辈子就算完了,詹德要把她体内至关重要的基本物质取走,没有了它,她就会像干瘪的果实那样死去。

  他把棱镜和剩余的奇怪部件组合起来。“在同个地方集中了那么多的史前文化能量,”他笑了,“甚至对我来说,那也需要相当长的时间才能搜集到,真是有趣的军事供给。我正需要这般能量把你的力量转移到我身上。”

  那个仪器发出的光芒更加耀眼了,罗素跪倒在地上,蹲伏着把脸藏进沙子里。

  詹德怪异的嗓音流露出激动的情绪,“首先,把史前文化能量充实到我的身上;然后才轮到黛娜?斯特林!”

  那道光已经亮得让人难以忍受了。

  詹德似乎在膨胀和成长。如果詹德成为神般的人物,整个宇宙将会遭到什么样的结局?黛娜开始害怕起来。

  这时,她听到声吠叫。

  波利!由于全身麻痹,她甚至连话都说不出来。

  传粉兽晃晃悠悠地跑了过来,它坐在地上,脑袋歪在侧,伸出舌头打量着詹德。它差点无法成为注册的外星生物,因为它有些可怕的毛病。

  他的放大形态正在震颤。很快,他就扭曲震动起来,他的设备像地震中的灯塔样摇晃。罗素平躺在地上,用手捂着自己的脑袋不住地哀号。

  黛娜感觉到最后个幽灵消失不见了。随着他们的消失,最后具史前文化矩阵——连同那个地区的史前文化储备也被转移了。

  詹德嚎叫的嗓音充满了痛苦和恐惧,这种可怖的声音使她想起过去的日子。亮光把他吞没了,传粉兽仍然坐在那里观看。矩阵内的史前文化变成了生命之花

  也许是巨量史前文解释放的缘故。无论如何,黛娜觉得整个世界离她而去,她又次看见了过去的幻象,那只凤凰。而且,这次她也看见了佐尔。在恍惚中,她知道了洛波特战争爆发的原因,以发最终的结局——就是那只凤凰。

  随着那道炫目的亮光渐渐淡去,黛娜发现自己可以略微动弹了。看来不是詹德用的麻醉药剂量不够,就是她体内的能量增长所致。黛娜波利和哀鸣的罗素都盯着詹德所处的位置,关注着到底出现了什么。

  在某种程度上,他达成了自己的心愿。

  从来不曾有过这么大的朵生命之花可以与之媲美,它不但空前,而且绝后。它扎根在沙土当中伸展着它的花瓣,那是株漂亮的珊瑚色三重花朵。至于詹德,目着仍然没有点迹象,也许她在中央盛外的花朵的细节和形状上看见了他的脸。但那也可能只是她的想像。

  而他那件奇妙的设备则消失得踪影全无。

  她发现自己的力量正在滋长,但它全都集中在摇动的双膝上。她听她声哭喊,忙抬头看,只见罗素高声尖啸着,像只发疯的猿猴冲下了山丘。他径直冲向那片废墟,她没有阻拦。

  黛娜抬起只脚,直到自己单膝跪起,孢子往她周围飘荡,种奇怪的想法冒了出来,也许詹德的命运只是史前文化当中的某堂课,那是种惩成,用以平衡她所得到的力量。

  她发现自己哼起了歌,接着她才发现那是支十六世纪的圣歌。她的父亲十分喜爱这支歌曲,她的天顶星母亲也认为它包含着诸多睿智的成份。这件事是罗尔夫?爱默森把这首歌教给鲍伊和黛娜的时候告诉她的。当时她还是个小女孩,她又把这首歌教给了康达布朗和利克,他们都坚待认为,它的歌词和曲调再恰当不过地展示了宇宙的真理:

  和蔼地带着我,光明,

  在黑暗的环绕当中

  带着你和我前进。

  夜很黑,我远离家园,

  带着你和我前进,

  使你跟上我的脚步,

  不用叫我看那远方的情景,

  这步对我就已足够。

  第二十六章

  现在,我们的奴仆——洛波特统治者已相继死亡

  现在,我们所有的史前文化能量也即将耗尽

  现在,塑造力调转了矛头,我们在因维德人和地球人面前屈服

  我们的冷光遗失在宇宙之间

  最终我们看见

  留在后面的人无畏地面对黑暗

  而我们自身也明白

  这正是哭泣的缘由

  ——摘自洛波特长老的死亡之歌

  黛娜伸出手搂住波利,疲倦地回到了逃生舱。罗素朝着废墟跑去,转眼已经到了英里开外,几乎连跌跌撞撞疯狂奔跑的影子都看不见了。传粉兽舔了舔她的脸颊。

  引擎尖利的哀鸣引起了她的注意,她抬起头,看见艘攻击艇正朝她飞来,它的飞行姿态很不稳定,看起来就像要头栽到地面上似的。

  她躺倒下来,等待发生最糟糕的事情,但那艘飞船却调整了姿态,路颠簸着在她身边停住了。她这才想起自己没有携带武器,但现在她已经无处可逃,再加上她身心俱疲,丝毫觉不出害怕——也许,她想,那些事情再也弄不明白了。

  攻击艇的舱门开,出来的却不是三重生化机器人的先头攻击部队,她的第十五小队从里面钻了了出来,此外还有诺娃缪西卡和大群克隆人。

  “该死的,菲利普斯!”安吉洛?但丁十分激动,“我倒是想看看,你怎么驾驶外星飞船来个更漂亮的着陆!现在我们活着从里面出来了,不是吗?”

  “我要说的就是,”希恩用种厌烦的口气说,“即使戴上拳击手套,我都会比你干得更出色。嘿,黛娜!你成功了!”

  难民们都待在后面,她的队友以及缪西卡和诺娃都拥簇在她周围,此外还有玛丽?克里斯托和丹尼斯?布朗。她朝他眨了眨眼,“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

  “我们收到了你从逃生舱发出的语音传送信号。”安吉洛说,“不过后来,引擎和所有的系统突然全都自动关闭了,我们只好靠紧急的备用动力降落。”

  “你该让玛丽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