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填埋了那么痛,那么闷。纸页上是泪水极有节奏的“啪嗒啪嗒——”声,每滴,都是像把无形的锤子,朝我胸口狠狠锤击。

  瑾枫得了心脏病,他得了最恐怖的心脏病,无法医治,等待的只有死亡

  瑾枫瑾枫,你知道我现在的心情吗?你没死,可是你得了心脏病瑾枫这不是比死更难过的事吗

  希望又破灭了,化为尘埃,消散在空中。

  如果能让我穿越时空回到过去,我定会选择相信你,至少我们在起的时间还能够再多些

  独留日记便是真相七

  ——我做了件蠢事,我把美美害死了,在人鱼岛瀑布的尽头,我把她推了下去。她进医院了,受了很严重的伤,忘记了所有人,如同个刚出生的婴儿,没有记忆。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坏,会想尽办法去伤害她美美,你定恨死我了,对我很失望吧

  可是当知道她失忆之后,我下子没了方寸。她失忆了,那熏怎么办?她怎么可以忘记她对熏的伤害呢?

  我又气又急又慌又难过,医生的话很显然,不管是恢复记忆还是失去记忆,美美都逃不过死亡。

  可是,既然没的选择,那就恢复记忆吧。

  ——好可恶,明明他才是主谋,可谁知道他居然后悔了。每次都是我在提醒他,叫他不要感情用事!我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算了算了,今天我已经没有那个力气去想了,烦死了,睡觉睡觉!

  ——祀沂太已经成了美美的男朋友,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有点生气,看到他们两个在起,我的眼睛在痛,心在滴血,可是我也不好说什么,我时时提醒自己,我的目的是什么。

  炎今天找过我,说想要放弃两年前的仇恨,他想要重新开始,我骂了他顿。唉,问世间情为何物,只叫人生死相许。

  熏,你在那里过的好吗?

  望着那行行秀气的字,我的心好痛,可是我没办法使自己去恨奈千冀因为他在我心里永远都是那个善良的男生

  奈千冀,我不恨你,是我自己太可恶,不怪你

  实在没办法再页页去翻看,因为心太痛了,我怕自己时承受不住就昏死过去,于是我翻到了最后页。

  最后页。

  膛目结舌,我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那页。

  最后页,夹着张照片,照片上是个女生,不容置疑,那女生便是我

  ——考虑了很久很久,很久很久,我终于下了决定,那就是告诉美美事实!我真的不忍心再继续欺骗她了,我狠不下这个心,我想要告诉她全部的事实,然后去自首!因为那次,是我推她下去的!

  日记本已经写到了最后,没想到里面回忆竟然那么多,美美,我想不到自己对你会狠不下心

  独留日记便是真相八

  我想好了该说的话,又想好了先去找炎,然后把这本日记本交给他,让他帮我转交给美美。

  这刻我才明白了自己的感情,我爱上了她,爱上了美美,那个害死熏的杀人凶手。可是我不知道究竟该怎么开口告诉她,因为我曾经还这么对她而我,也没资格去爱她,因为我是个坏人,是个大大的坏人

  美美,他应该已经把日记本交给你了吧,或许你此刻正坐在桌前看呢。我已经离开了,会想你的,你也要想我哦!

  美美,请原谅我的胆小,我的懦弱,我总是不敢当面跟你说这句话,那就是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我不乞求你的原谅,也不乞求你能给我,但我还是要告诉你:

  我爱你。

  灰色日记本掉到地面,我颤抖着身子蹲下身紧紧的拥抱自己。

  奈千冀,我从没有怪过你,你在我心里直是那个阳光开朗的男生,你是善良的,纵使你做错了事,我也无法使自己对你生气,更何况恨呢

  是我当初自己造的孽,如果当时能相信瑾枫,又怎会频繁害死这么多人呢?也许你就不会有今天这结局,或许更好,你与熏过的很幸福呢可是这切都因为我而破灭了,都是我的错,是我自己犯贱,是我自己作孽

  血泪,我的心在滴血

  “美美,下来吃饭了!”楼下忽然传来那个女人的声音。

  我充耳不闻,现在我哪还有什么胃口,我只想痛哭场

  “咚咚咚——”门外传来爸爸的声音:“沂太今天搬到我们家,你下来看看吧,再怎么说你们也是同学场啊”

  祀沂太?听到这个敏感的名字,我耳朵颤。

  站起身,打开门,我匆匆下了楼。

  “美美啊,以后沂太就是你哥哥了哦,你要叫他哥哥。”那个女人见我下了楼,赶紧上前为我跟他划清界限。

  绕过他,我径直走到桌前。

  “美美”祀沂太尴尬的躲闪开我的眼神,轻唤了我声。

  我用仇视的眼光紧盯着他,恨不得把他撕成碎片。

  骗子骗子,骗了我这么多,现在又来我家骗吃骗喝吗?

  爸爸冷不防干咳了两声:“你们现在就是亲人,以后可要好好相处啊。”

  “对啊,是亲人,所以要好好相处,绝对不可以做出什么过分的事哦”那个女人也在旁起哄。

  顿饭因为对面坐着的那个人我没了胃口,匆匆扒了几口,我放下筷子站起身:“我吃饱了。”

  “再盛点吧。”爸爸在旁用眼神示意我坐下,我无视掉,转身便上楼回房间。

  “这孩子。”隐约传来爸爸的埋怨声。

  血泪,我的心在滴血二

  坐在床头,我眼神空洞的盯着窗外。

  以后爸爸便不是我个人的了,他还是祀沂太的爸爸不是我个人的了

  “美美。”门外冷不防传来爸爸的声音,我愣,旋即开了门。

  “进去说话。”他把我推进房间,脸凝重表情的坐下了身。

  我抬起头,声音有些疲惫与疏离:“有事吗?”

  “对不起。”没想到等到的却是这句话。

  我蹩紧眉目,不解的凝视着他。

  只见他重重叹了口气,之后沉重的开口:“沂太知道了你的事。”

  我惊。

  他继续说道:“你知道他搬来这里的原因吗?他是因为你,他只是想要照顾你。”

  祀沂太想照顾我?哼,谁要他猫哭耗子假慈悲,我还没死呢!

  “爸爸只是很感激他。他可是求了我好久,他说,他不去学校了,接下来的日子他想要直照顾你。”爸爸心平气和的解释:“我不知道你们只见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可是从今往后你们便是兄妹,是亲人,爸爸这样讲,你懂吗?”

  我点了点头。

  我当然懂,他只不过想要我以妹妹的身份去面对他,而不是柒美美可是,我能够做到吗?我连对自己的信心都没有我实在是没办法原谅他

  “也许你还在记恨爸爸,可是爸爸也老了,多个人照顾你难道不好吗?我看得出祀沂太眼里的认真,他是真的想好好照顾你”

  我忍不住打断他的话:“我个人可以的,我不需要谁的照顾!”

  “你!”爸爸时气的语塞,良久,他倏然站起身:“有些事情我希望你自己能够好好想想,思量思量下别人的良苦用心。”话落,他推开门,气冲冲的走了出去。

  我说的过分吗?

  血泪,我的心在滴血三

  祀沂太真的在我家住了下来,偶尔见到他,我都只能选择躲避。然而今天因为爸爸有事出门,便在临走前吩咐祀沂太陪我去买菜。

  他是故意的。

  “咳咳”祀沂太感受到空气的尴尬,忍不住干咳两声。

  我装作什么也听不到,个劲往前走。

  “喂。”没想到祀沂太竟然挡在了我前面,我抬起头,恨恨的盯着他。

  他眨巴着眼睛,极不自然的扭头说话:“我可是好心陪你去买菜,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这样对他?那他对我的伤害呢?难道他就不好好反应过吗?

  忍不住嗤笑了声,随即我又冷声道:“如果你不想去的话你可以原路返回,不要尽给我添乱!”

  “说我添乱?”祀沂太顿时气的大叫:“你以为我很想陪你去吗?”

  “既然你不想去,那就不要跟着我。”话落,我把推开他朝前走去。

  “你给我站住!”谁想祀沂太竟狠狠拽住我的胳膊,我吃痛的倒吸了口气。

  “你到底想干嘛?”

  祀沂太得意地扬了扬眉,轻佻的说道:“你叫我别跟我就不跟吗?告诉你,我偏要跟着你。还有”未等我反应过来,他抢过我手中的菜篮,得意洋洋的朝我扬了扬:“它现在在我手上,所以你是甩不掉我的!”

  我嫌弃他了,没想到他还是跟以前样幼稚,霸道,蛮不讲理!好吧,你自找的,到时候可别怪我欺负你。

  斜视他眼,我冷冷的回应句:“随便你。”

  他顿时兴奋的拍了拍我的肩:“放心,我不会做逃兵的。”

  血泪,我的心在滴血四

  菜市场

  “喂,你还买?”祀沂太抽着嘴角,盯着早已严重超载的菜篮不敢置信的对我说道。

  我白了他眼,付了钱把手中的胡萝卜扔到篮子里。

  “你!”

  我无视他,换了个摊位。

  祀沂太紧跟在我身后,小声嘟囔了句:“我知道你是故意的。”

  知道就好。

  转了个弯,不想却与来人撞了个满怀。捂着头抬眼,那人却已经走远了。

  撞到人了还不道歉,不过这个背影怎么好熟悉

  “你傻了?”祀沂太不知道何时绕到我前面,两手空空。

  “菜篮子呢?”我皱眉,咬着牙问道。

  祀沂太扯了扯嘴角,满脸的春风得意:“看后面。”

  我这才发现他身后紧跟着两位女生,而那只消失的菜篮,此刻便被她们提在手中。见我直盯着她们,俨然有些不好意思了:“嘿嘿,你好啊”

  我阴沉着脸,抬起头望着罪魁祸首:“就知道招惹花花草草。”

  祀沂太倒是不以为然,环抱着手,掳了掳额前的头发,惹得身后两位女生连连尖叫:“怎么样?现在知道我的魅力有多大了吧?”

  我用鄙夷的眼神丢给他两个白眼,转身就走。

  “喂,你哪去啊?”

  左拐右拐,我甩掉了那个家伙。

  真是丢脸,丢到家了。

  转了个弯,不想却被脚下不明物体绊的差点摔倒。

  血泪,我的心在滴血五

  咦?是个人?

  好奇心驱使着我前进的步伐,蹲下身,我拍了拍他的肩:“同学,你没事吧?”

  地上的人儿低着头,只手捂着胸口,看来是心脏病病发吧。原来心脏病痛的时候这么难受,瑾枫,或是南宫炎他病发的时候是不是也那么痛

  轻叹了口气,我摸出手机:“我帮你叫救护车,你再坚持下。”

  “啪——”我话刚说完,那个男生竟然掌拍掉我握着的手机,电板掉了出来,躺在冰冷的地面微微震颤。

  我膛目结舌的瞪大眼珠,眼睁睁望着他低着头,捂着胸口艰难的站起身往与我相反的方向走去。

  这人竟然不领情?

  我顿时气的上前拽过他,他的身子就被我轻而易举的拽了回来:“我好心帮你叫救护车,你干嘛摔我瑾瑾枫”后面的话停顿在我嘴边,我哑然的盯着眼前那张熟悉的俊脸。

  他笑了,张如白纸般的面孔犹如朵即将凋零的昙花。

  心痛的宛如把尖锐的刀子,刀刀在早已伤痕累累的心口处划过,我浑身止不住的颤抖,眼泪颗颗从我脸上滑落下来。

  他这是在躲我吗?想在丢下我个人吗瑾枫,你太残忍了

  他虚弱的伸手掳顺我弄乱的发丝,声音轻如空气:“你已经知道了?”

  “为什么要骗我那么久?”

  掳着发丝的手微微震,许久,缓缓滑落了下来:“你不是已经知道了”

  我咬咬唇,狠狠抹了把眼泪冲他大吼:“你是不是又想丢下我?是不是又想像两年前样悄无声息的离开我?然后独留我个人为你流泪,为你伤心难过?!是不是是不是?”

  血泪,我的心在滴血六

  他上前步轻轻拥住我:“不,我不会离开你再也不会”

  “骗我骗我!”我哭喊着大声质问:“那你刚才为什么要躲我?你说啊,为什么?”

  你又想骗我,如同两年前骗我了我你死去的消息,我知道,你又在哄我了,瑾枫瑾枫你为什么总要让我又爱又恨呢

  他更用力的拥紧我,不停的向我解释:“不是的不是这样我只是不敢面对你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

  我在他怀里拼命地摇头,心痛的说不出句话。

  “美美我直爱着你,终究还是狠不下心去恨你每天晚上梦里的你直喊着我的名字,瑾枫瑾枫我心痛的失去方向看到街上对对情侣,我就想起我们以前在起的日子,甜蜜,温馨可是这些都回不去了我太自私,被仇恨蒙蔽了双眼,把应该属于我们的那两个月遗忘在了过去对不起我无法原谅自己,我恨我自己好恨”眼泪从他眼角滑落下来,颗颗砸向我的心。

  我拼命地摇头,揪住他衣服大声喊道:“不要说了!不要再说了!”

  我又何尝不是呢?我从未有怪过你,只怪自己当初太愚昧无知,害死了熏,害死了你,最后也害死了我自己你不知道我的心,它在滴血,你看到我的眼泪了吗?它变成了红色,那是从我心脏流了出去,瑾枫你能看到吗

  血泪,我的心在滴血七

  “现在该涨潮了吧”瑾枫整个身子压在我身上,气若游丝道。

  我哭着拼命点头:“涨潮了,涨潮了”

  心在锥心刺骨般疼痛中麻木,我紧紧地环抱住他,任凭泪水浸湿他的衣衫。我听到他微弱的心跳声,听到他虚弱的开口:“我想去看大海”

  “不!”听到他的要求我毫不犹豫的拒绝,挣开他的怀抱我俯身拾起手机:“我得叫救护车,你必须去医院。”我感觉自己的手在发颤,泪水模糊了我的视线,我听到敲在数字键上“啪嗒啪嗒”的声音。

  “美美。”没想到瑾枫又把手机夺了过去,皱着眉,痛苦的说道:“不要叫救护车,不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