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致命的打击(1/2)

加入书签

  我极力抵抗着诱惑,心里不停地想着那次遇到的恶鬼,把东西吃进去又吐出来,再吃进去再吐出来的恶心场面,幻想着眼前的美食都是那恶鬼吐出来的东西。这办法还真有一点效果,让我对那些美食的渴望程度降低了一些,能克制着不冲过去。

  灵通道长见我不吃有些焦急,但他不能强迫我,就像刚才的“完形沐浴”一样,他动了强迫之念就会失去慈悲之心,法术的效果就没了。不论是佛教的超度,还是道教的超度,都是一种感化,那么只要我的意志足够坚定,他就奈何不了我。

  灵通道长就像是知道了我的想法,对我说:“抵抗是没有用的,我为你洗去伤痛和罪恶,饱食之后再上路,一身轻松才不会坠入恶道,这才是真正的解脱。你执意不肯接受,只是自讨苦吃,到时坠入饿鬼道、地狱道,就不要怨我了。”

  “我不走,你又能把我怎么样?”我狞笑,“以前也有和尚想超度我,我不还在这儿?只要我不肯走,你就没办法!”

  灵通道长叹息:“你错了,和尚度不了你,我能度得了你,即使度不了你,我也能强行把你送走,像你这样冥顽不灵的怨鬼绝对不能留在人间!”

  “那你就试试吧!”我邪恶凶狠的一面爆出来了,什么都不怕。

  灵通道长道:“和尚度不了你,那是因为他们只能以慈悲和愿力动佛光为你指引方向,无法调派神佛强迫处罚你,所以你可以抗拒。而我道教有无数鬼神听令调遣,马赵温关四大元帅,三十六天将,四值功曹,六丁六甲,各代天师、祖师、真人,各州各府大小判官鬼差,以及门神、灶君、山神、土地等等,有完整的机构和严格的制度,能查清你的是非功过。你不肯认罪悔过,照样能将你抓捕收监,审判处罚,你越抵抗,只会受到越重的处罚。”

  我有些吃惊,如果真是这样,他把我强行送走,我就完蛋了。仔细回忆我做人和做鬼的经历,好像佛教的佛陀、菩萨、罗汉之类,都是以慈悲之心救人、感化人,虽然能力很强却不会抓人进行三堂会审。刚才灵通道长说的那些鬼、神,在各种神话故事中确实是监察善恶、断人生死、违法必究的,我自己也亲眼见过鬼差和神将。如果说佛教神仙相当于慈善机构的话,那么道教神仙就相当于公检法,是有实权的执法者,不听话的鬼可以直接抓走!

  要说不害怕那是假的,但我还是很强硬:“你想要超度我,并不是真的同我帮助我,而是想要为刘一鸣脱罪。你要是把我强行送走,就是执法犯法,罪加一等,你们的神仙绝对不会放过你!”

  “胡说!”灵通道长非常生气,头顶的神光消失了,体内的气息全部回到丹田处。那些供品虽然还是我可以吃的美食,但诱惑力远没有之前那么强了。

  “我再给你一点时间考虑!”灵通道长强压怒气,“我意已决,不容你留在人间,你只能选择是接受超度解脱,还是押送审判,没有别的可能!”

  我破口大骂:“你这个老杂毛,臭牛鼻子,假仁假义,假公济私,要被天打雷劈!你可以欺负我,但你会有报应的,总有一天你也会被别人欺负,求生不得求死不得,让你选择是吃屎还是吃尿……”

  灵通道长掐了个法诀往下一压,把我按入玄武墨玉牌内,再用符箓和木印镇住,我又感应不到外面的况了。

  看来这回我是在劫难逃了,自始至终灵通道长都没有过让我留在人间“改邪归正”的想法,没有立即把我强制送走只是因为他心中有愧想要超度我。我越是想要留在人间,他就越觉得我不可救药,更加坚决要把我强制送走。如果我真的只有这两个选择,当然要选择被超度,可是我不甘心,难道就没有别的可能了吗?

  我没有逃走的可能,强大如老狐狸也不是他的对手,我一点点反抗的可能性都没有。那么我只能等别人来救,玉瓷如果知道我在这里,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来救我,怕只怕她根本不知道我在哪里,灵通道长不会让她知道的。

  除了玉瓷外,我只有杜平一个鬼朋友,杜平能力低微,现在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自保都有问题,怎么可能来救我?不能指望他。

  我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玉瓷身上,她现在有了不稳定的“特异功能”,也许能突然爆一下,知道了我在这里并来救我。只要她能找到这儿,冲进来揭掉道符一秒钟,我就能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