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选择(1/2)

加入书签

  “玉瓷!”

  我竭力呼叫,却没有出声音,也不知道自己在哪儿。

  宋玉瓷面带温柔圣洁的微笑:“不要害怕,不要担忧,只要你的信念还存在,你就存在。信念是最强大的力量,能跨越一切障碍,不会被任何能量催毁,释放你的心灵,任意变化,随心所欲。”

  我并不在乎其他事,急切问她:“你在哪里?”

  我还是听不到自己的声音,但宋玉瓷却回答我:“我在你心里,与你同在。”

  她在我心里,可是我又在哪里?我很迷茫,到底生了什么事,怎么会变成这样了?

  宋玉瓷道:“你就是无量国的新任国王,亿万民众信任你,敬重你,他们的信仰就是你的力量之源,每时每刻他们都与你同在,你看……”

  我恍惚看到了无量国全境,看到了每一个诸侯的地盘,看到了每一个城镇村庄,看到了每一栋房屋,看到了屋内屋外每一个人,看到了每一个人都在想什么做什么。有少数人是黑暗的,没有与我产生感应,绝大多数人身上都在出白光,如同亿万颗星辰在光,所有光芒都汇聚到了我身上。

  咦,我看到自己的身体了,就是那亿万点光芒聚成的,也像是我身上出光芒照亮了他们,每一个都是我的影子,我的分身。

  那个光芒聚成的我越来越清晰,我的思想就在那身躯之内,四面八方无尽的白光却开始变黑,最终完全变得黑暗。然后我清醒了,现自己还站在黑水晶宫殿里面,还在原先的地方,一步都没有移动过。

  六铢衣也还站在原来的位置,披散着长盖住了大部分脸,但还是能看得出来有些憔悴和疲惫。她身上没有黑气,宫殿里面也没有黑气,似乎只是我做了一个梦,什么都没有生过。

  左侧传来貔貅打喷嚏的声音,我没转头就“看”到了它正从墙壁之下站起来,甩了甩头,摇了摇尾。它看看六铢衣又看看我,然后走到我后面,瞪着六铢衣,一副敢怒不敢的样子。

  貔貅被打飞是真的,那么我所经历的也是真的,可是我身上没有一点血迹,衣甲也是完整的,显然没有被扯碎过。到底生了什么事?

  “你可以走了,在大势城王宫前等我。”六铢衣的声音有些低沉,好像还带着一些疲倦与落漠。

  我站着没动:“你……好像还没有把我吞噬。”

  “呵呵……”六铢衣出了一阵苦涩的轻笑,“你真的以为我除了邪恶就没有别的了?我最痛恨背信弃义的人,最看重忠贞不移的人,这是我最初选择跟你结盟的主要原因。那么我现在又怎会因为你对宋玉瓷忠贞不移而吞噬你?”

  难道刚才她不是吞噬我,而是在助我觉醒信仰之力?如果真是这样,她完全可以直接对我说,何必装得那么可怕,刚才的一切可不像是在开玩笑。或许她曾想吞噬我,却现我对宋玉瓷坚定的信念无法摧毁,或者被感动了改变主意放过我……

  不,如果她刚才真的想要吞噬我,貔貅已经被打死了,不会除了打个喷嚏什么事都没有。那么在动手之前,她就没想要杀我,如此说来,我在白光之中见到的宋玉瓷并非宋玉瓷,而是她变成的?

  我心里一片混乱,弄不清哪个是真,哪个是假,也有可能是我潜意识中不想知道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我想要说声谢谢,但又觉得不妥,结果什么都没说,默默转身走了。我不了解她,她却是了解我的,所以我没必要说出来。不论她是出于什么目的,她帮了我很多忙是事实,走出山洞时,我心里有那么一些感激、歉意或者遗憾,就像苏紫衿离开我之后。

  人非草木,孰能无?只是这种感代替不了真爱,真爱只有一次,只有唯一,付出了就不能收回,不能替换,像飞蛾投火般不惜一切。

  骑着貔貅向上飞时,根本不需要我和貔貅力逼开黑气,黑气自动远远退开。这不是六铢衣在护送我,而是我身上自然散出的能量和气势,如今我有信心,我能呼风唤雨,移山倒海,不论有没有杀死大恶毒鬼王,我都已经是这个世界的至尊!

  回去的速度更快,到达大势城上方时天还没有亮。从高空看下云,四面茫无边际尽被黑气淹没,只有一个圆形的主城露出来。现在留于主城内的全部是六铢衣属下能显现法相的人,灯火寥寥,不知数量有多少,中央的王宫还是一片黑暗,一点灯光都没有。

  无边的黑气突然涌动起来,如万倾波涛涌动,从四面八方往中央集中。这种气势和力量无法用语来形容,就好像大海中间被捅出一个巨洞,所有海水往洞里面流。地面黑气的快速涌动,迅速影响了高空的气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