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纵敌深入(1/2)

加入书签

  梦中的景历历在目,非常真实,我觉得这不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而是六铢衣以某种方式与我沟通,我不能不放在心上。{我们不写小说,我们只是网络文字搬运工。-但六铢衣可以不承认威胁我,却已传达了她的意思。

  “你知道他为什么叫大恶毒鬼王吗?即恶且毒,他比我更恶更毒……别以为宋玉瓷在王宫里就安全了,我要杀她易如反掌!”

  六铢衣的话在我耳边不停回响,扰得我六神不宁,一颗心七上八下。我不敢拿宋玉瓷的命来当赌注,只能按六铢衣的意思去做,那就必定得罪大恶毒鬼王,大恶毒鬼王同样也会拿宋玉瓷来威胁我。只有把宋玉瓷救出来,才能真正立于不败之地。

  第二天我开始收集一切有关大势城和王宫的报。

  大势城其实不是一座城,而是一组城,中央是圆形的主城,四周环绕着十二个独立的圆形副城。每个副城都有笔直大道通往主城,相邻的副城之间也有大路相通,快马一个小时就到,整体状如车轮。每个副城都驻有重兵,由大恶毒鬼王属下最厉害的十二恶煞统领镇守,能独挡一方,也能随时互相支援。主城与副城之间的空隙,最初是旷野,现在已经人满为患,十三个城和城外的人口数以亿计。

  大势城的贫富差距更悬殊,据说住在主城的全是权贵富豪,豪宅有如宫殿,奴仆成百上千。就连十二个副城也是寸土寸金,那些腰缠万贯的人都以能入住大势城为荣,这是名气和地位的像征,似乎在城内当奴隶都比在别的地方当奴隶高贵一点。而今住在城外的人,几乎都是为城内的人提供服务而存在,虽有贫富贵贱之差别,都属于低阶层,简单地说城外就是贫民区。

  按照规定,诸侯的军队没得到大恶毒鬼王的命令,是不许进入王室直辖区的。即使在特殊况下带兵进入“王畿”,也不能越过十二个副城,有史以来都没有诸侯的军队到达过大势城主城。我虽然受命保卫王畿,也不能进入,只能在外围驻守,距离大势城还有数千里之遥。

  强攻是肯定不行的,我们没这个实力,一旦我开始强攻大势城,跟随我的诸侯大多会反过来跟我为敌;暗救也行不通,连混进主城都有困难,就更不要说王宫了,我根本打听不到王宫内的况。

  我想不出解决的办法,只能暂时按原计划行动,主力军往大势城方向移动,边远地区没说放弃实际是放弃了。

  此后一个多月时间,我心有顾忌,缚手缚脚,被动防守。而断头谷鬼兵则势如破竹,又攻破了十几个诸侯领地,除了王畿和我特别保护的区域,遍地开花,到处都有鬼兵。

  大恶毒鬼王没有怪罪我,失去领地的诸侯虽然对我不满,也没人敢指责我,实在是断头谷鬼兵太强、太多了。平心而论,就算我全力以付,也不可能全面阻挡断头谷鬼兵,必须缩小地盘才能自保。

  此时与我联军的诸侯已经达到五十一个,剩下的九个当中,有五个是战死并失去地盘,在没抢回地盘前没人争这个名份。还有四个诸侯地盘处于我们的安全防线之内,不会受到鬼兵直接攻击,所以没有与我联军。但他们受我保护,还是要给我点面子,要兵给兵,要粮给粮。

  表面上全部诸侯都支持我了,但我只是给大恶毒鬼王打工,他们敬畏的还是大恶毒鬼王,只有我的亲信和少数几个诸侯是真正拥护我,还不到十个诸侯。如果我不能大败鬼兵,显示逆天的强大,诸侯们不可能抛弃大恶毒鬼王拥护我。不说我没这个能力,就算我有,我也不敢对断头谷进行致命打击,所以我处于两难之中,矛盾越来越尖锐。

  这么又过了几天,这天中午我与车追命、冯文轩等人正在中军大帐商量怎么打开僵局。外面突然响起喧哗声,接着一个浑身是血的人撞开守卫,冲了进来,指着我怒吼:“为什么,你为什么不来支援我们?”

  我认出了这个红脸膛大胡子的家伙是前不久才投向我的戊子侯,却不明白他在什么飙。我问:“怎么回事?”

  戊子侯吹胡子瞪眼睛,又是跺脚又是挥拳,嘶吼道:“昨晚半夜,断头谷鬼兵突袭,前所未见强猛,我连三次急报,以为你们立即会来支援,拼命抵抗待援,结果……结果你们一个都没来,我的精锐全部战死了!”

  我吃了一惊:“我们没有收到任何报告啊!那现在怎么样了?”

  “还能怎么样,敌兵已经杀入王畿!”戊子侯余怒未熄,“不可能三次急报都没有送到,要不是你故意的,就是有人玩忽职守!”

  我把脸一沉:“守护王畿是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