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铁面判官(1/2)

加入书签

  “啊……”

  一声凄厉之极的惨叫把我惊醒,那声音从极远的地方传来,尖锐悠长,充满了痛苦和绝望。

  我睁开眼睛,呈现在我眼前的是粗大的铁条组成的栅栏,沾满了黑色的污渍和紫色的血迹,在幽暗的光线中就像是古董的包浆一样,凝聚了无数岁月的痕迹。左右两侧是巨石垒成的墙壁,同样沾满了紫色的血块和污渍,斑驳肮脏,让人心悸。

  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儿?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无法思考,就像刚刚从噩梦中惊醒一样。接着我现自己是实体之身,没穿衣服,手、脚、脖子都被粗大的铁环固定在身后的石壁上,身体呈“大”字形。我试着挣扎了几下,完全不能动弹,更不要说挣脱了。

  定了定神,我渐渐想起了之前生的事,我三剑杀死了刘一鸣,突然被一个牛头和一个马头的高大黑影用锁链扣住强行拖入黑暗中,但我想不起后来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在这儿。

  “牛头马面!”我猛地想起了许多神话故事中,阎王手下有两个专门抓人的差役,就是一个长着牛头,一个长着马头,难道是阎王派他们来抓我,我现在已经在地狱里了?

  不论是宗教的宣扬,还是民俗传说,地狱都是最可怕、最严重的惩罚之地。大锯切割,刀山穿刺,火海烧烤、油锅煎炸等等,而且受这些酷刑的人不会死去,要活生生的一直接受惩罚……许许多多关于地狱的可怕传说纷踏而来,恐惧和绝望像一只巨手把我的心脏攥紧,让我无法呼吸。

  刘一鸣杀了我,我杀他是理所应当的报仇,为什么他没有被抓我要被抓?虽然我做过不少坏事,但我也帮过不少人、救过不少人,无论如何比刘一鸣要好一点,更该下地狱的是他,我不服!

  我大声嘶吼:“有人吗?放我出去!”

  没人回应我,这里无比的安静,没有虫鸣鸟叫,连风声都没有。空气浊恶,牢房内充满了腐朽、血腥和死亡的气息,头顶上方小小的窗户投射进一股亮光,不是自然的天光,也不是灯光或火光,幽暗深沉,完全不像是在人间。

  “放我出去!”我再次吼叫。

  还是没人理我,死寂之中,似乎极远的地方有人悲泣。我凝神静听,那声音又没有了,,过了一会儿,不知从哪里又传来可怕的凄厉惨叫,让我毛骨悚然,心惊肉跳。

  我的灭魂剑呢?我感应不到丹田内的灭魂剑了,而且体内一丁点灵气都没有。这是被废了修为,还是这个世界的法则完全限制了我的能力?

  我很沮丧和绝望,之前的努力白费了,而且进了地狱,恐怕永远回不到人间了。玉瓷还不知道我被抓进了地狱,还在等着我回去,如果我不能离开这里她就永远等不到我了。而且之前我没有找到她,刘一鸣也不知道她去哪儿了,也许她是被青丘门或胡家残余的狐妖抓走了,正在等着我去救她呢!

  “有没有人在?”

  “放我出去!”

  “来人哪……”

  我歇斯底里地嚎叫,奋尽全力挣扎,然而都是徒劳,没有人理我,扣着我的铁环纹丝不动,再给我十倍的力量也不可能挣脱。

  从心灵到身体我都感到了极度的疲惫无力,不再挣扎了。不论抓我来的人是出于什么目的,肯定会见我的,不会让我在这里腐烂,留着点精神应付接下来的事,也许他们抓错了人也说不定。

  在漫长寂静的等待中,曾经的往事一件件在脑海中闪过。灵通道长和了因都再三劝过我,执著不悟会进入地狱,当时我没当一回事,感觉地狱非常遥远,结果现在真的进入地狱了,后悔已经晚了。

  时间似乎过得特别慢,每一秒都很难熬,但却在无流逝。我开始感觉干渴和饥饿,被固定在墙壁上的身体因为长时间不能活动而酸痛,甚至像用刀割火烧一样难以忍受。为什么把我锁在这里就不管了呢,难道把我锁在这里饿几十年不会死就是我该受的惩罚?

  窗户投射进来的一点微光没有生过变化,我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总之很久很久,我已经昏昏沉沉,从思想到身体都变得麻木。突然我听到了铁链抖动的丁当声,以及沉重的脚步声,那声音就像在敲鼓,一声声震颤着我的心灵。

  我勉力抬头睁眼,看到了两个高大之极的人影打开了铁门走进来,模糊中依稀可辨是牛头的模样。恐惧让我更清醒了一些,由于他们走近我也看得更清楚了,它们比我高了不止一个头,非常强壮,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