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真是的,r真是讨厌,总是惹人掉眼泪!!”抱怨的话还没有完,就被以吻封唇,将所有的感动所有的意外所有的看似哀怨的伪装尽数堵在唇齿之间。

  那是世上再普通不过的次深吻,在同时刻可以在世界各地同时发生。

  但却又不同,仿佛样的吻并不是落在唇上,而是吻进彼此的心里。

  白石藏之介低着头微微俯着身体,将生固定在臂弯里。舌尖温柔而灵巧地游走,浸润的唇瓣,轻抵牙龈而后灵活地探进生的口腔,轻碰细描的挑逗,沉默而深情的纠缠,瞬间夺走所有的呼吸。

  唇几经分离,而又再度重合,次次的留恋,几乎让两个灵魂都要重叠在起。

  两只布偶娃娃不知何时已经落在地上,彼此靠得很近,脸上的灿烂笑容像是在宣告世界上最美好的幸福。

  如果时光真的可以停留。

  那定要在样美好而甜蜜的时刻。

  所有的切,曾经经历的酸楚曾经有过的伤痛,还有无数甜蜜的岁月,都仿佛化作光芒四射的钻石,切割出的棱角,折射出爱情百味。

  而生的话,像是来自云霄之上的过度,让世界再次陷入几乎要令人窒息的幸福。

  “愛してるよ。”

  1

  章节63

  上海的夏总是让人窒息的热,并且带着厚重的湿气。

  高达367的温度。

  11岁的桃夭踩在小板凳上面,小手顺着纸面摩挲,努力地将桌子上的宣纸铺平整。

  已经11岁的小孩,身高却还和三年级的小学生差不多,站在平地上的话,仅仅比画桌高出个头多的距离。

  铺好纸,磨好墨,桃夭便开始画画。

  画的是桃花,却通篇用纯黑的墨色。压在枝头上的朵朵花,以及旁边伸出的枝桠和悬挂的树叶都是样的颜色。

  不同的只是深浅。

  深色的枝干,浅色的花朵,浓墨淡彩,虽有些怪异,却也合乎水墨的要求。

  窗外时不时传来小孩子们起嬉笑打闹的声音。在上海随处可见的弄堂里,样的情景绝不稀罕。

  闻声,桃夭情不自禁地转头,手里的蘸满墨的笔随着个摆动倏然颤,在纯白的宣纸上留下条斜斜的痕迹。

  “啊”目光转回来看到纸上已经晕染开的残留墨迹时,小孩忍不住轻呼声。

  国画还只是入门,此刻的桃夭还不懂得用笔法来弥补画里的瑕疵,只能撤掉染墨的画,重新换上新纸,专心致志的画画。

  再也不去看窗外的故事,不管热闹与否。

  再也不去听那些笑声,哪怕是那么明亮。

  窗外的世界,和无关。

  “夭夭?”门口传来清脆甜美的孩子声音,带着些微的宠溺。

  正费力地控制笔锋走向的桃夭闻声眼睛忽然亮,匆匆搁下笔就朝门口跑去。太过心急的缘故,从小板凳上跳下来的时候手不小心碰到旁的砚台,墨汁溅出,染小孩手漆黑。

  “筱颜姐姐!”顾不得去洗手间冲洗干净,桃夭就张开手抱住来人的腿。

  瞥到屋子里摆放着的笔墨纸砚,程筱颜微微笑,笑容里却又带着淡淡的心疼,“又在画画么?”

  “嗯!画的是姐姐上次教的桃花!筱颜姐姐来看~”

  “好。”

  桃夭半拖半拉把程筱颜拖到画桌之前,铺开的纸张上也溅上墨迹。

  “啊又脏”小孩方才的兴奋在看到星星的残痕时突然变成浓重的失望。眼睛里也没方才的明亮色彩。

  伸手,桃夭就打算再去换新纸。

  “嗯,画得很不错哟~夭夭学得真快!”程筱颜鼓励地揉揉小孩的头发。目光再次回落到眼前的宣纸上去。虽然是只由黑色浓淡铺开的画作,用笔着色还显稚嫩,但出自个十几岁的孩子之手,已经很难得。

  “可是已经脏”桃夭捏着衣服的角,声音里不无低落。

  学那么多年画画的程筱颜又怎会听不出?

  “没关系哟~看姐姐施魔法!”程筱颜朝站在身边的小孩眨眨眼睛,而后拿起搁置在旁的画笔,笔锋微侧在砚台里舔些墨,目光微扫整幅画,随后缘着溅出的墨迹轮廓,信手勾勒出条树枝。

  再舔清水,添上疏松有致的树叶,最后用极淡的墨色添上花朵,几支怒放于枝干顶端,几支含苞于花蕾,欲放还羞。

  “好。”程筱颜放下笔,后退步打量下整幅画的构图,而后轻头露出满意的微笑,“夭夭来看看,姐姐的魔法怎么样~”

  寥寥几笔,就将方才散落于宣纸端的难看墨渍都隐去,桃夭站在旁看着,眼里不觉显露出惊羡之色,“姐姐好厉害!”

  听到小孩子毫不遮掩的夸赞之词,程筱颜笑得越发开心。

  虽然比起学院里专业老师的评,简简单单的“好厉害”三个字什么重也没有到,甚至它可能只是小孩子盲目崇拜的无稽之词,但此刻听来,却比外面的人的话要贴心许多。大概也是因为小孩子从来不假话,所以无论有没有道理,样的童言都让人觉得真诚的不含丝毫做作与虚伪。

  “等夭夭画得多,会比姐姐画得还好!”程筱颜把桃夭抱上小板凳,将毛笔蘸满墨汁,送到小孩手里,而后扶住的手,在宣纸的左上方留句题词。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的名字么?”桃夭看到左上角留白的纸面上娟秀的小楷,撇过头去问生。

  “嗯,夭夭的名字就来源于诗经句话哟,喏,句话翻译成现在的话呢就是,桃树含苞满枝头,花开灿烂如红霞。夭夭总有也会像桃花样,开得灿烂而耀眼。”程筱颜挑挑眉毛,眼睛里满满的笑意。

  “真的?”桃夭抬头,脸上的期待之情溢于言表。

  “当然!”程筱颜非常肯定的头,目光禁不住被窗外传来的波银铃般的笑声所吸引。

  再看看眼前的小孩,执笔铺墨,眼神里格外的认真。哪怕只能够到画桌隅。

  想要像桃花样盛放,对桃夭来又谈何容易。

  程筱颜忍不住又想起几个月前。

  那时候桃夭才刚搬到个弄堂里,每每下午放学小孩子们聚到起玩的时候,明明是同龄人的桃夭却只能站在自家的门口,巴巴地望着玩得非常开心的小朋友们。

  小孩不是没想过加入他们,但每每上前,却总会被为首的孩子阻挡,还脸的孤傲,“们不要和起玩,妈妈有病!”

  有病。

  多么讽刺却又多么现实的个理由。

  是的,有病。

  先性心脏病。

  治不好,还不能和同样年纪的小朋友在起玩,只能每呆在家里,对着同样的墙壁同样的桌椅,个人孤单的来去。对于个十几岁的小孩子来,是多么残忍的件事。

  直到程筱颜出现,桃夭的生活里才出现抹亮色。

  开始学画画,开始多微笑,开始对生活有所期待。

  每程筱颜到家里的那段时间,都是最开心的时候。

  即便是,因为色弱分辨不清颜色,即便的画纸上日复日都是墨色。

  样的开心感觉也未曾少半分。

  终于有人愿意陪,终于有人坦诚的关心。

  对于桃夭来,便是时间最开心和幸福的事。

  当桃夭发现自己变成只猫的时候,心里不无惊奇。

  但当第二眼看到在路边寻找着什么的东方君璇的时候,却只觉得兴奋。

  并不是程筱颜的模样,可桃夭就是没有由来的觉得就是程筱颜。

  熟悉的目光,熟悉的味道。

  绝对不会认错的。

  “嘛,那就叫小乖吧!”生轻抚着通身雪白的皮毛,露出温柔的笑脸。

  找到呢。

  在那个镀着金光的夕暮,在那个安静的大阪街头,在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