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迟(1/2)

加入书签

  “好啦好啦。”王诗贝喝了口咖啡,“好姐们儿实话跟你说,其实呢,是苏因姐打电话告儿我你来了美国的,让我来陪陪你呢。”

  “哦。”

  “哦什么呀你,你看见没啊,都倍儿关心大小姐你呢。”说着她身子前倾,两只手捧住苏以的脸,“你们俩怎么搞的啊?天儿天的不消停,赶紧的安安分分的吧,看看你姐姐我——生活够美好。”

  “啧。”苏以打开她的手,“我还不知道你?你那时候折腾的也不比我少啊,不知道谁哭着往我家跑的……”

  “哎哎,”王诗贝打断她,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跑什么偏啊你,不准扯开话题。说,怎么打算的?”

  “也没想怎么着,”苏以转头,看向玻璃窗外的异国街道,“就想着好好跟他谈一次,放明了说亮话。”

  她低头笑,嘲讽又无奈,“他说得对,我们都离不开对方的。”

  还有小小苏。

  两人吃了晚饭才分开,王韶辰那家伙又来要人了,这小两口,真真是腻歪毙了。

  街道上幽黄的灯光蔓延到发顶,有暖暖的感觉,像阳光。苏以手口袋,脚下踢着一块小石头走走停停。出手机,屏幕很平静,今天反常的没有往日的林总报备电话,因为太忙所以忘了么?那就打过去好了。

  拨通后等了很长时间都没有人接,苏以撇撇嘴,掐断电话。

  这么忙哦。

  踢着小石子,不知不觉就到了别墅门前,苏以不可思议的回头看,这么远的路她竟然用脚走回来了?低头小腹,小小苏,你有没有累到?

  不到家没什么事,一到家就感觉到腿酸,今天跟王诗贝在街上溜达了一圈儿,刚刚又一路走回来,腿不酸才怪。

  门虚掩着,看来是留心给她留的门。进到屋内,Beata迎上来。

  “苏小姐,您回来了。”

  “嗯。”苏以换上拖鞋,左右看看,喃喃,“还没回来……”

  Beata不愧是经过训练的职业老资格保姆,立马说话,“林先生还没有回来。”

  苏以应了一声,径直上楼梯,“我先回房了,你去休息好了。”

  苏以上到三楼进房间,踢开拖鞋,慢慢躺倒在床上,她总算意识到自己是个准妈妈了。

  房间里没有开灯,窗帘也没有拉上,足足一整面墙的落地窗洒进一世的幽黄,是寂静,还是寂寞?

  苏以昏昏沉沉的就要睡着,突然听到窗外的汽车引擎声,忙跑到窗前,结果真是失望透顶,不是心念的那个人,是隔壁邻居家的男主人回来了。

  苏以低头看看踩在厚地毯上的脚丫子,自嘲的笑笑,苏以啊苏以,你是有多不长出息啊。

  躺在地毯上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简短的铃声响起,显示有彩信进来。伸出去要打开彩信的手指突然就犹豫不决起来,搁置在空气里,颤不得。从心底里散发出来的气息,牵制着她的神经,她有些怕。

  怕虚无的感情敌不过现实。现实那样惨烈。

  苏以一屁股坐到床上,不就一破彩信,谁怕谁。想着就打了开来。

  是天气预报。

  苏以不自觉的长吁了一口气,还好。她向后直直的仰躺在床上,突然感觉哪里不对劲,拿起放在手边的手机,打开那条彩信,拖到最下方,就是这个祸首,一张照片显示在众多城市的天气预报后面。

  苏以只看了照片一眼,就像是烫手山芋一样缩手,手机掉到了地毯上,纯正的澳洲羊绒地毯很厚,手机摔上去一点声响都没有,固然是没有摔坏一点儿地方的。

  像是没有看到手机掉下去一样,苏以逃命一样夺门跑到楼下,下到最后一阶楼梯时一个踉跄,幸而扶住了柱子没有摔倒,柱子旁边的古董花瓶却是噼里啪啦摔到地上,裂了一道大口子。

  Beata闻声赶出来,“苏小姐,您要出门吗?”

  苏以也不回答她,没看见人一样从她身边擦过,跑到门口,使劲的扭动门把手,以往轻而易举就可以打开的门锁,现在却是怎么也打不开,越急越乱。

  Beata走过去,给苏以穿好鞋子,又给她披上厚厚的风衣。见着苏以这样反常,却也不好多问什么,“我来帮您开。”说着打开了门锁。

  门刚打开,苏以便冲了出去,已是晚上近九点的时间,她招了辆车,连英文都忘了说,直接用汉语,“去机场。”面对着美国司机疑问的脸庞,苏以急忙改口英文。

  一路灯向后推移着,那一点一点的光源慢慢晕成一抹抹光影,苏以眨眨眼睛,倔强的抬手用袖子擦干眼泪。她想她现在不需要什么掏心掏肺的交流了,什么谁也离不开谁,在看到照片的那一刻统统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