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达到顶峰,听她这么说,我立刻走出厨房,几步走到门口,给她把将门打开,出于相同的情绪,她也在后面紧紧跟着,有那么小段,我们齐并肩往前走,那刻,我已知道,我已经伤害了她,她也已经伤害了我,就在门外的阴影从前折射在在我们脸上的时候,就在我们共同走过已经走过无数次的地方的时候,就在李小京淌着眼泪毅然大步往前的时候,我们已经互相伤害,对于两个曾经深深爱过的情人,走到这步,让我无论如何都始料未及,尽管我现在已被强烈的虚荣心和无法抑制的怒火极度充满,但我仍然清晰地知道,世上再也没有比这样的吵架更令人伤心的东西了,那是被完全压制的情绪所释放的层层伤害,那是两个人都对爱情再也无能为力的不可控制,是镶在生活底层里最极端的无可奈何,是嵌在情感岁月中最痛苦的真情实感。

  我站在门口,冷冷地看着李小京,她也同样冷冷地看着我,几秒钟之后,她哭着问我:“你会对你今天的所说过的话负责吗?”

  面对如此愚蠢而令人冲动的问题,我自然不会回答,只是告诉她:“等什么时候你觉得你错了,再回来。”

  “好!”李小京狠狠地看我眼,说了句让我冷彻心扉的话:“韩东,是你让我们毁了。”

  说完之后,她毅然走出房门,然后哭着下楼,我呆呆地站了好几秒钟,才听到她从楼下使劲踢开楼门的巨大声响。

  晚上,又是无数的怪梦从天而降,那是片大得让人恐怖的天空,无数的星星在半空中使劲地眨着眼睛,有的温柔,有的恶毒,还有的让人觉得莫名其妙,有瞬,她们是那么的美丽,那么的迷人,但可惜的是,这样的感觉只持续了会儿,就小会儿,就象是流星雨样短暂,随之而来的便是奇形怪状的各种各样陨石,从天呼啦啦掉了下来,掉到半儿的时候,全都变成了人的脸形,有美丽的,有丑陋的,有可恶的,有阴险的,有幼稚的,也有年迈的,总之,什么样的都有,全都那么让人印象深刻,历历在目,我缓缓得望着四周,看到那些脸形在树林里的枝条上,在地下的水坑里,在我的周围,在很多高楼的顶上,再往后,我忽然听到声声的叹息,听到痛哭,听到怪叫,听到呼喊,听到求救,还听到泪水滴在地上的清脆声音,仿佛还可以看到眼泪在地上摔得粉碎,象面平滑的镜子瞬间变得四下飞散——我从梦中惊醒,猛地坐起来,顿了顿,伸手拿过放在床边的手机,看看上面的时钟,已是凌晨三点整。

  第45节这不是个会产生纯爱情的时代

  坐了会儿,我慢慢平静,想再次睡去,但又怕再做类似的梦,时间,我感到孤独感到无助,感到种莫名其妙的惊慌,我仿佛看见了年迈的自己,孤苦伶仃,寂寞无聊,我感到异常的难受,身上还微微地出着汗,我挣扎着睁开眼睛,起床下地,窝在沙发里,会儿之后,又回到床上,依旧睡不着,也不想吃安定药,便再次下床,就这样反反复复,直到天明。

  从那天的事情之后,李小京好几天都没回来,吃住都在医院,期间我们也没有通过电话,我在我看,暂时的分别应该会有助于两个人情绪的平静,不过让我意外的是,几天之后,她却主动给我打了个电话,而且叫我觉得惊讶的是,她在电话里非但没有象平时那样大喊大叫,反而却表现得唯唯诺诺,小心翼翼地告诉我她们医院要组织去五台山旅游,问我要不要起去,不知为什么,我猛然间想起她电话里的那个男的,心里顿时阵大怒,斩钉截铁地拒绝了她,李小京在电话里迟疑了下,问我:“真不去?”

  “不去。”

  “为什么?”

  “不为什么。”

  “那干吗不去?”

  “不乐意,懒得去,不想去,管得着吗你?!”

  秒钟后,电话里传来“咣铛”声巨响,显然是李小京怒之下,把电话给摔了。

  她走后的几天,我把自己关在家里,吃喝拉撒都不出门,能写东西就写东西,写不出来就看电视,听音乐,实在没辙就蒙头大睡,那段,我的心情十分地不好,说不清到底是种什么样的感觉,觉得自己就是个非常彻底的失败者,有的时候我会莫名其妙的生气,直到牙齿咯咯作响,望着眼前杯子里的水,觉得就算现在里面放的是毒药,我也会毫不犹豫地喝下去,那样就会终止我的痛苦,让我短暂的安宁,但更多的时候是无聊,那种无话可说,没事可干的痛苦,干什么都干不到心上,做什么也觉得没劲,仿佛除了痛苦,这个世界上的其它就都毫无意义,那种感觉非常让人觉得难受,似乎惟有痛苦,与我常伴。

  到了第三天的下午,也在五台山的续峰打电话把我从睡梦中叫醒,遮遮掩掩地告诉我,李小京这几天正和个新分配去的男的玩得火热,不但登山的时候起结伴,而且那男的心甘情愿地为李小京跑前跑后,大献殷勤,咋咋呼呼说了半天,特地嘱咐叫我注意点,别叫李小京真跟那个家伙跑了,听到最后,我把将电话掼掉,坐起来呼哧呼哧地喘气,想了半天都不得要领,也不能断定事态的进展,脑子里片模糊,杂乱无章,到了后来,我冲进卫生间,把淋浴拧开,在里面冲了个澡出来,才稍微好些,为了避免更大的空虚和烦躁随之而来,我赤裸着身体跑到客厅,伸手把音响开到最高,点着根烟使劲抽了几口,胃里阵痉挛,恶心地差点吐出来,这才想起天还没吃饭,左右转了转,什么也不想吃,便穿了衣服出门下楼,沿着人行道慢慢往前溜达,也没有明确的目标,就这么个人走着,看看两边的行人,努力地转移注意力,走了不到两站地,越走心里越搓火,越想越烦躁不堪,只好走到边上打车,吩咐司机开到影都,也不看哪个厅演什么电影,随便买了张票就坐了进去,电影却个镜头也看不到心上,出去到马路对面的肯德基买了几包薯条和杯可乐回来,吃了半天,把剩下的放在沙发下面,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睛,慢慢听电影里的配乐和人物对白,听着听着竟睡着了,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从噩梦中惊醒,起来之后浑身上下都酸困不堪,点劲儿也没有,慢慢挣扎着起来出门,又沿着原路走回了家,路上我都打不起任何精神来,把手机设置为拒接任何来电,进门就脱掉鞋子,飞快地躺到床上,怕下子睡不着,就吃了两片儿安定,努力使自己沉沉睡去。

  在依旧无法摆脱的梦中,李小京微笑地和个男的站在五台山上拍照,山上的微风吹过,李小京的纱巾忽然被吹掉,那个男的赶紧跑着去捡,系列混乱的画面之后,纱巾又回到了李小京的脖子上,那个男的因为跑得太快而让野草划伤了脚,李小京蹲下来替他检查,瞬间,我看见在他的脚上,竟然穿着我的花袜子,我气愤无比,从地上抓起块石头就跑过去砸他,可是,随着我拼命地跑,他们却离我越来越远,越来越远,我越跑越生气,越跑越着急,边跑边哭,最后,眼看着再也追不上了,我绝望地摔倒在地,手使劲地抠着泥土,伤心地放声大哭。

  醒来后的第二天,也就是李小京即将回来的那天,我已经感到度日如年,浮想联翩的情情景和被背叛伤害的气愤与伤心在我的脑海中腾腾烧起,嫉妒的心理越来越盛,我浑身上下都仿佛充满了压抑和愤怒,我想极力地控制自己,但却始终无法克制,我在地上连连转圈,脑子里想着近半个月来李小京对我而再再而三的刺激和打击,逐渐地,这种愤怒转化成种莫名的憎恶和讨厌,种极其冲动的报复式心理慢慢升起,不知道是怎么地瞬间,我开始绞尽脑汁地考虑如何才能平息我内心里熊熊燃烧的怒火,几分钟之后,我做了个今生最愚蠢的决定,那就是,要用最狠的方法来叫李小京感觉到我的痛苦和伤心,总之,这种阴暗的心理已经叫我失去理智,已经叫我彻底发疯,我拼命地告诉自己,我要自己心情好起来,我要不惜代价地叫自己的心理达到平衡,我不要难受,我不要伤心,个劲地告诫自己,我要快乐,我要高兴,但整整天,我都在极度郁闷与胡思乱想之中度过,到了下午,我的心情越发混乱,还有说不出来的烦躁不堪,在胡乱吃了些东西之后,我坐到沙发上,下定决心,开始给刘婷打电话。

  电话响了几声,刘婷怎么也不接,后来干脆就拒绝接听,我顽强地遍又遍地拨过去,执着地打个不停,最后,刘婷接起来,低着声音告诉我:“我在车上,和李小京在块儿。”

  我装作没听清,开始在电话里和她闲聊,她显得极不自然,匆匆说了句“再说吧,”就马上挂了电话,我又重新拨过去,就这样反复拨打了好几次,等待的铃声共响了快二十声的时候,电话被接起来,我说:“刘婷?”

  电话里沉默了会儿,没人说话,我继续问:“刘婷?”

  几秒钟之后,里面传来了李小京的声音:“是我。”

  “说吧。”李小京坐在沙发上,平静地跟我说。

  “说什么?”我点燃根烟,问她。

  “有什么说什么。”她从车上接完我的电话,直到用钥匙打开门进来,前后只花了不到两个小时,这时,她正穿着件我以前从来没有见过的,显然是新买的绿色棉布恤,坐在沙发的角里,面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