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回去吧(1/2)

加入书签

  《军婚晚爱》最新章节

  嘻嘻哈哈了一阵后。商述泽抓住了原浅的手。再是放到唇边亲了亲。“小丫头。阿姨什么时候回來。”

  “妈说她可能不回來了。商大哥。在我毕业前。我都得赖你这了。你可不准嫌弃我。”原浅说着勾住了男人的颈子。再是将脑袋搁到了商述泽的胸前。“外公身子不好。不过他说。只要妈妈留在原家。他就会很好。现在妈妈能陪在她心心念念的家人身边。浅浅觉得这样也不错。”

  说完想了想。原浅补充道:“商大哥。等浅浅毕业了。浅浅想去京城那边工作。这样浅浅能就近照顾妈妈。你说好不好。”

  “好。”商述泽原只安静地听着小丫头的说辞。这时刻唇角斜起。他接着道:“等你毕业了我们就结婚。在京城结。我们的家人都在。浅浅。这样好吗。”

  说着修长的大掌轻抚过原浅的后背。商述泽末了点了点头以示肯定。

  原浅莞尔。心内起了坏心思。她抓了抓男人胸前的衣服。调皮道:“不好。浅浅才不要嫁给你。哼。”

  这样的求婚方式并不烂漫。原浅说完安静如前。心底却是无奈。。原來自己也是个俗人。也会奢求着有个浪漫的求婚仪式。这男人。不是故意的吧。就这么草草打发她了。

  想了想。原浅的郁结又是消散开去了。其实两个人在一起。何必注重太多礼节的东西。彼此心心相印。如此已足够一生回味。

  商述泽懊恼这丫头的不解风情。眼见着她这般不听话的态度。他敲一把原浅的脑门。再是从裤袋里取出了个盒子來。

  心形的盒子才打开。一枚玫瑰型钻戒便展现在了两人眼底。商述泽将原浅的左手抓住。之后一手将钻戒取出。“坏丫头。不答应也不行。我就要定你了。谁敢反对我和谁急。你要敢反对……”

  后面的话沒有说完。商述泽觉得原浅是聪明人。不需要他说那么清楚。原浅耷拉着小脸。看着男人将戒指一点一点套进了她的中指。

  朝原浅脸上亲了一下。商述泽这才心满意足地放开了她。“多漂亮。等结婚了给你换个更漂亮的。”

  原浅脸上沒什么反应。心底其实很欢喜。握拳。她将戒指比到眼前。好一刻眼底化开來满满的暖意。仰头。她眸光晶亮地看向了商述泽。“商大哥。谢谢你。”

  “笨蛋。”商述泽将这丫头的脑袋压到身前。再是恶声恶气了一番。

  原浅却是在他怀里咯咯笑出了声。不安分地乱动了一阵。成功地勾起了男人的**。薄薄的裙子被撕开。撕拉一声。原浅还未來得及反抗男人的暴政。自己整个人已被推倒在了沙发上。“坏心的丫头。既然你精力这么旺盛。那么不如我们來活动一下。”

  沙发这片狭小的空间里有凉风吹來。窗户处的窗帘放着。自然也不担心有人会偷窥到。连前戏都迅猛急促。男人熟稔地拨弄过女子身上的敏感点。使得身下娇羞婉转的小人儿软绵绵地沒了反抗的气力。修长白玉般的腿被抬起。男人的炽热长驱而至。幽穴处泛开來点点汁液。越加使得男人的前行畅通无阻。

  一手斜斜地垂着。另一手抵在了男人的肩口。身下被填满带來的轻微胀痛刺激了女子的神经。原浅半响抿唇。想将那些羞人的话语全部抵制在喉口之中。

  商述泽一手摸索着和原浅垂下的手紧扣。他身下猛然发力。两人体内汹涌的快感海浪般迭起。

  潮起。高高翻滚的浪花顶端是某种名为欲 望的触感。潮落。湿热撒入小人儿体内。越加冲击得那通道湿滑。

  原浅羞愧地闭了眼。任由男人吻上她的眼睛。才想说声“别再弄进去了”。然男人已是放心地拍了拍她的素脸。“安全期。我给你算了。”

  “坏蛋。”原浅忿忿别开头。而商述泽埋下脑袋。咬上了她漂亮的锁骨。身下蛰伏的怒龙似有成长的阵势。原浅觉得不适。微微撑开了腿。男人见状低笑了笑。再是将她胸口的饱满朝中间挤压。形成一道愈加幽深的沟壑。

  “真漂亮。”湿热的舌尖从那深而紧的沟壑中舔过。男人再抬起头时眼底微微带上迷醉。

  “放开呀。疼……”不经意间对上商述泽的豹眸。原浅登时无所适从了起來。身子动了动。她忸怩不安分地磨蹭动了男人的**。

  唇齿衔住了一抹绵雪。商述泽再是用手桎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