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好好改(1/2)

加入书签

  夏弋阳一句话才说完。(百度搜索:,看小说最快更新『雅*文*言*情*首*发』不知从哪儿钻出來的杜鸢晴便是扑上前來。一脸热切。原浅下意识地将自己搭在夏弋阳臂上的手收了回來。再才稍稍退开了点距离。

  夏弋阳侧了身。于是杜鸢晴只能抱住他的侧面。抬眼扫见原浅之时。她立即脸色不愉了起來。“弋阳。为什么她也在这里。”

  坦坦荡荡地兴师问罪。倒衬得原浅有些小家子气了。可是。这股正室对上小三的莫名赶脚究竟是从何而來。原浅顿了顿。眸光探向了正一脸不耐的夏弋阳。

  夏弋阳低声吼了句“放开”。之后杜鸢晴果然乖乖松了手。那两人争执几句过后。夏弋阳拉过原浅的手便往外去。

  方才三人所在的地方造成了不小的动静。好在这时刻夏擎天开始讲话了。好事者们的视线这才从那地儿被拉了走。

  夏弋阳带着原浅去到了会场外头。两人绕着会场外围逛了一大圈。但他们若真消失太久却是不行。再次回到宴会现场之时。场上已有不少人在共舞。想起了许久之前假面舞会上的遗憾。夏弋阳一鞠躬。探出一手。“这位小姐。我是否有荣幸邀你共舞一曲。”

  原浅迟怔着沒接受。便是在这时。夏弋阳低声说道:“浅浅。那次我想请你跳舞。你沒答应。后來。我看到你和另一个男人在一起。坦白说。那会我心内实则又恼又失望。现在正好有机会。你能不能给我一支舞。就当了全我的一个心愿。”

  犹豫须臾。原浅到底是点头答应了。两人从未一起跳过舞。这次合作起來却是极有默契。及至舞曲落幕。他们相互一点头。这才将彼此的手分了开。

  不远处的杜鸢晴嫉恨地看着夏弋阳身侧的娇人儿。好一刻她才勉强撑起了张笑脸。踱步至这两人身前。“弋阳。你们刚去哪了。我找了你们好久呢。”

  “鸢晴。有事吗。”既然对方闭口不提之前的事了。夏弋阳自然也不会多事再去扫了彼此的兴致。

  “弋阳。『雅*文*言*情*首*发』你能不能陪我跳支舞。我们已经好几年沒有一起跳过舞了。”不难看出。此际的杜鸢晴眼底是带有希冀的。那样的热切和不安。恰恰说明了眼前这男人在她心底有多重要。

  原浅并不去干涉这两人的对话。他们之间的事。她一个外人无须管那么多。可惜这女子这般痴恋着夏学长。只怕会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杜董事长很‘凑巧’地走到了三位晚辈的身边。“弋阳啊。鸢晴一直念叨着要和你多些机会相处呢。叔叔还记得以前你们俩的合作可以称得上是天衣无缝的。说起來叔叔也有多年沒看到你和鸢晴共舞了。想必你这次会让叔叔满足一下眼福的吧。”

  杜董事长都说到这份上了。夏弋阳也只能递一个抱歉的眼神给原浅。而后递出手给杜鸢晴。

  原浅不经意一仰头。便接收到了杜董事长鄙夷的眸色。不自觉地眨了眨眼。她随后便是二话不说往角落退了去。看起來。她來这里到底是不招人待见的。不过杜董事长的心情她倒也可以理解。毕竟夏学长也沒说明白她的身份。不清楚情况的人确实容易误会。

  自然地。原浅也不会因为一个陌生人表现出來的恶意而产生任何的自我质疑心理。无关紧要的人。理他们做什么。小喝了点饮料后。原浅眼前一暗。却是一个人挡住了她。面有冷意。她下一刹便是直直站起。“夏先生。有事吗。”

  这个夏先生。是夏军覃。当初他在原浅的庆生会上动了手脚。这一点。原浅还是记得的。

  夏军覃远远眺望了一下夏弋阳的方向。再才邪气凛然地提了下唇角。“原师姐。看起來堂哥对你不够上心呢。瞧。他和别的女子勾搭到一起了。”

  原浅潜意识地不喜欢‘勾搭’一词。皱了下眉。落下声“我还有事。先走了”后。她往旁边走去。想着要绕开这个名义上是她学弟的人。若是要论起阴谋算计。这个人恐怕能当她师公了。

  夏军覃不着痕迹地挡到了原浅身前。像是沒看见后者对他的嫌恶一般。“原师姐。你是堂哥的女朋友。”

  “我不是。我们只是同学。”本也无意和不相干的人解释太多。然话即将出口之时。原浅还是选择了澄清。以讹传讹不是什么好事。她也不该让夏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