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刺猬刺(1/2)

加入书签

  商述泽在学校里转了一圈到底是找到了原浅彼时她正和夏弋阳在校园里一棵大树下的石椅上坐着而她手中捧着个饭盒夏弋阳则时不时和会她说上几句话

  可恶可恨怎么又和那男生走得那么近了商述泽想自己此刻的心情该说是嫉妒懊恼的吧

  “浅浅快期末考试了考完试后你有什么打算吗”手中拿着罐啤酒夏弋阳饮上一口后问了一声

  原浅静默片刻这才斟酌着道:“我妈妈身体不太好我想在家里陪着她顺便看看能不能在附近找份临时工”

  说到了工作原浅也便随之想到了自己欠商述泽的那笔巨款低低一叹息她眉眼之间颇有些疲倦这日距离前些天的造谣事件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星期一切看似都回到了正常的轨迹上可她知道还是有些变化了的不说远的单是自己班上同学的表现便可见一斑以往她和班里的同学算不上热络但也绝不到争锋相对的地步然如今除了同宿舍和周围几个关系好的班上其他人看到她时似是总有意避开她到底做不到心如钢铁因而难免会觉得有些受伤

  可也只是有些罢了一直以來她都奉行感情是互相的的法则别人不喜欢她她或许会稍稍失落但也不至于影响她的生活不喜欢便不喜欢吧她和他们本也不怎么熟

  至于上次那个淋了她一身湿的女生也在事情过后找她道歉了虽然是心不甘情不愿的道歉想來是夏弋阳给对方施压了吧原浅放下餐盒接过了夏弋阳递來的面巾纸

  “这样啊希望伯母的身体早日恢复健康”夏弋阳听完原浅的话也只能换了套说辞只他的眉宇之间总还有点失望的韵味

  “夏学长怎么啦不高兴”原浅这才想到夏弋阳大概不是无缘无故问她这么个问題的见他这时刻有些小郁闷她不由笑道倒是真切的笑意夏弋阳这段时间沒少开解她她也难以把他当作一个陌生人看待了

  “唔伯母的身体为重原本我是想邀请浅浅跟我一起去三下乡的学生会组织的活动说到西北的贫苦地区去旨在帮忙改善下大西北的教育和学生的生活条件虽然我们能做的有限说到底也是杯水车薪但总也要帮着做点改变的不过浅浅沒空的话那就我和部门里其他一些同学去了”说着又是惋惜想來是因为他有段时日不能见到原浅了

  原浅却是在听到夏弋阳这般说法后心念微动大西北吗确实是很落后的地方她曾不止一次看到电视上的报导相较之下他们这边的孩子真的是要幸福多了

  “夏学长要不这样吧我回家和妈妈商量一下如果时间不很长的话我也可以去的只是你也知道我妈妈的身体状况摆在那里所以要是到时候我因故得先离开的话你不要生气”说完恬婉笑了笑斑斓柔和的笑痕看着只让人觉得美好灿烂

  夏弋阳心口一动竟是被这笑意给桎梏住了呼吸半响他才恋恋不舍地移开了视线“浅浅你可以放心不会去很久的两个星期左右年前我们就会回來而且如果你跟着一起去的话我可以让认识的叔叔帮忙照看阿姨这样有什么事我们也可以及时收到消息的”

  话題至此原浅算是放了心收好了饭盒她站起身朝着夏弋阳道别道:“夏学长你先回去吧公司里也需要你当然你也要好好休息”

  这段日子和夏弋阳走动得多了原浅也知道他如今是有在家族里的公司挂职的而且还是个地位不低的部门经理夏弋阳读的大四在学校除了要做个论文以外其实也不多忙至于实习他在家族里的公司工作除了少数几个公司高层倒也沒什么人知道他实际上是太子一党

  “浅浅我记得我跟你说过喊我的名字就好你总是不长记性呢”叩了一下原浅的额头夏弋阳故作无奈实则心底却是失落的喊名字和喊学长这个称呼代表的意义到底不同她还是不能完全把他当成可以信任的人啊

  “夏学长叫学长不也挺好的好了我要走了”说完抱着饭盒便走开了原浅的脸色是再正常不过而她身后骄阳似火的男子则是将啤酒罐丢进了垃圾桶唇间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