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不准走(1/2)

加入书签

  第29章不准走

  借着那淡薄的月色。商述泽将角落里两人的姿态尽数收入了眼底。不过眨眼功夫。他双手紧捏成拳。浑身的暴戾气息尽数散发。

  此刻商述泽眼前是这样一副情景:原浅半个身子倚在了夏弋阳的怀中。而她上身的衣物凌乱。甚至他能看到她的香肩欲遮还露。垫着脚尖。她主动吻上了夏弋阳的下颔。而她的手。正在夏弋阳的胸口附近游动。夏弋阳不知是在推拒还是在引诱她。这时刻他正试图抓住原浅乱蹭的一对素手。却越加引起了后者的依偎贴近。很快。原浅摸索到了夏弋阳唇齿的方向。她努力地咬了上去。带着小兽一般的蛮不讲理。

  该死地。商述泽冷冷地站在了一旁。心内则是有头恶兽在嘶吼。

  他想杀人。此时。此境。此地。

  许是察觉到了有人正望着自己。夏弋阳侧身挡住了商述泽看向原浅的眸光。而后低头在原浅耳边不知说了些什么。

  原浅目光迷离地朝着商述泽所站的位置看去。之后任由夏弋阳替她理好了衣裳。再才把她一把抱了起來。双手圈着夏弋阳的脖颈。原浅的喘息之声越加重了。

  “站住。”知晓夏弋阳已然认出了自己。商述泽冷不丁地出了声。

  原浅的意识有片刻的清明。迷糊之间。她只觉得有道声线似曾相识。

  “有事吗。商教官。”夏弋阳步子沒停。甚至还隐隐有加快的趋势。

  “你们在做什么。”问出这话时。商述泽周身直降了数个温度。

  原浅低低地嘤咛了一声。再便是不老实地在夏弋阳怀里扭动了起來。

  离得近了。商述泽这才发觉原浅的小脸红得有些不自然。稍一联想。他几乎是断言一般。“你给浅浅下了药。”

  风雨欲來。商述泽言毕猛地一脚踢出。直击夏弋阳小腹的方向。夏弋阳躲闪不及。险些便要把原浅给落下了。这般动静让原浅不由咬住了下唇。直至血丝在她的口中晕开。

  “浅浅。过來。”夏弋阳尚且勉强稳住了自己的身子。商述泽已是冷意凛然地朝着原浅喊了一句。

  原浅觉得热。身子像团火似的。有人在唤她。那人喊她‘浅浅’。带着怒意。她想不明白自己要不要过去。这会儿她只想有块冰给她抱着。其他的。她不想理会。

  “浅浅。我再说一次。你给我过來。”眼见原浅一张小脸红扑扑的。身子却是沒什么动静。商述泽不由加大了声音。

  夏弋阳开始害怕。他怕。怕自己怀里的人儿会经受不了商述泽的诱惑离他而去。不。不行。他绝不能把现在的浅浅交到了商述泽手里。绝不。

  “商教官。浅浅并不想和你离开。请你不要挡着我们的路。”夏弋阳说话之时刻意用大了力度。许是为了掩饰自己内心的慌张心虚。才一说完。他便将原浅越加揽紧了几分。一副绝不放手的姿势。

  原浅的大脑有一刹那冷静了下來。紧跟着她便听到了一道久违的声音。那一声……她原以为再也沒有机会听到的低沉磁性。

  “商……商大哥……”磕磕巴巴地这么喊了一句。听着倒像是什么温软的情话。原浅说得并不大声。却偏偏让在场的两个男人都听了个清楚。

  商述泽原本暴怒躁动的心绪。这下子方才停歇了些许。夏弋阳眸光一寒。转了身便要离开。

  原浅觉得自己的整个世界天旋地转的。眼花缭乱。她还沒看清楚眼前的形势。自己整个人已是落入了另一个温热的怀抱之中。“浅浅。别怕……”

  夏弋阳从未想过自己的身手在眼前这男人手中竟过不了五招。他虽不是在部队中长大的。但从小到大。该有的训练。他接受的绝对只多不少。即便把他放到了军营之中。要寻出敌手也还是要下一番功夫的。而现在。他竟然输得这么彻底。这么……毫无余地。

  不去管夏弋阳的惊愕挫败。商述泽抱着原浅快步离去。月色朦胧。夜风寒凉。原浅猫咪一般直往商述泽身上缩。口中还不时倾吐出一两声低低魅人的呻吟。

  进了车里。顿时两人身周温暖了许多。商述泽拍了拍原浅的脸。想让她开口说说话。“浅浅。你怎么样了。”

  “唔唔……热。脱……掉……”额际有汗水摇曳逶迤。顺着她的颊侧沒入了她的颈下。原浅嘀咕了几句后。双手开始不安分地撕扯起了自己的衣物。

  商述泽将她的衣服一扣。好脾好气地劝道:“浅浅。别脱。会着凉。我带你去医院。”

  说罢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