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没有对不起谁(1/2)

加入书签

  第28章没有对不起谁

  可他不是牛郎,她也不是织女,商述泽忽略不了这个事实,,他们,不想爱,甚至不相惜,所有的一切,似乎从來就只是他一个人在自导自演,而她,顶多是被动配合,

  原浅沒想到自己下手会那么沒有分寸,商述泽看到了她眼底的紧张害怕,却沒有上前安慰,

  安慰,换个时间吧,这个时候,他还需要别人安慰呢,

  “商大哥,对不起,”红红的眼,让人不忍呵责,原浅颤抖着伸出手,想要去触及自己给商述泽留下的那道伤,

  然而她在中途停下了,伤害,是她留下的,她又能如何去补救,商大哥,他会不会因此觉得她不识好歹,因此厌恶她反感她了,原浅胡思乱想着,而心头一抽一抽的,显然,这个猜测让她很难受,

  商述泽霍然间抓住了原浅探出的素手,再是将那莹白的手抵到了自己的侧颊上,“浅浅,会疼,”

  “对不起,对不起,商大哥,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只是……”拼命地晃着头,原浅想要为自己的做法找一个合理的解释,

  商述泽唇角浮起一抹淡淡的自嘲,旋即便是答道:“沒关系的浅浅,是我不对,是我的错,你很乖,沒有对不起谁,”

  对上了商述泽执着坚持的眸光,原浅忽地为方才自己心底的想法感到羞愧,她还以为,以为商大哥是在换着方式嘲讽她呢,可面对这样真挚的眸光,她哪里找得出一个让自己不相信他的理由,

  “商大哥,我……我去给你找药膏擦好不好,”触着商述泽脸颊的手心一刹那变得热火滚烫的,原浅觉得自己整个身子也跟着暖了起來,慌忙地想要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她蹩脚地开了口,

  商述泽看了一眼自己腕上的表,隐隐失落,“不了,浅浅,再过半个來小时我就要上机了,现在我得先赶去机场,”

  说完松开了按着原浅的手,任她柔柔软软的素手从自己的颊侧脱离,双手慢慢张开,商述泽看向了身前娇俏精致的小人儿,唇角兀然间勾勒出了一抹眩魅笑弧,“浅浅,临别拥抱,”

  原浅本想拒绝,然一想到此刻要离开了的这人,自己这一生兴许再也不会有机会与他相见,她的身子便不由自主地扑进了他的怀里,他的心跳平和而有节奏,听着很让人安心,有种不知所谓的情感,只一个拥抱的时间,便已悄然在她的心底扎了根,而她,恍若未觉,

  这一回抚上了她如缎的墨发,却沒有被她拒绝,不可否认,商述泽心底有股喜悦在漾开,骨节分明的手探入了自己的衣袋,下一刻,一对古典的耳环出现在了他的手心,小心翼翼地将耳环穿过了怀中人儿的右耳垂,他的指尖,还残留着小丫头小耳朵上细腻的触感,

  “商大哥,你……”原浅自是察觉了商述泽的举动,她不傻,即便一开始弄不明白这男人的想法,这会儿多少也该有些了解了,可是,为什么要是她,她不能,不能的……亦或者,是她想太多了,商大哥只是把她当成了一个小妹妹在宠爱,

  原浅更愿意相信是后者,可后者,连她自己都觉得牵强,沒有哪个哥哥会吻自己的妹妹的,沒有的……

  “浅浅,乖,别说话,”商述泽这时刻很有耐心,如法炮制地将另一个耳环戴进了原浅的耳洞里,末了他抬起头,俊颜上泛起笑意,“很漂亮,”

  原浅垂了头,不知该说什么,而一想到商述泽始终要在京城生活的,她更是心绪复杂,明明抗拒让他过度介入自己的生命,却偏偏要在这样离别的时刻生出贪念,浅浅,你不该这样的……

  “浅浅,答应我一件事好吗,”还有二十分钟的时间,商述泽不能再耽搁了,附唇到了原浅耳边,他飞快说了句什么,而后便道:“浅浅,还有几步路,你自己走进去,我该走了,”

  浅浅,在我下一次來到汉南以前,你千万不要爱上别的人,好吗,

  是下午三点多,原浅望着那快步而去的背影,恍然间觉得,,生命里头某一道异常绚烂的光热色彩,这一刻已远远离她而去,

  下一次,可是商大哥,你知道吗,这个世界上,人心,永远是最善变的,

  商述泽坐上了回京城的飞机,飞机在云层中逡巡而过时,他看到了窗外的云彩,纠结而漂亮,这里是千万米的高空,而那下方,不知有多少的风景繁华掠过,他知道,他其实并不多懂感情这种东西,可他也明白,,汉南,他在这个地方,有了牵挂,有了

章节目录